鬼志通鉴 第三百三十三章 又遇故敌
作者:张道仁的小说      更新:2017-11-07
    可转手间两人在地上蹲了好久,那锥子上的蓝色汁液却是一点变化都没有出现,到是三儿捧着那晶体的手都是已经酸了,张仁山在一旁看了老半天眨巴了几下眼便是道:“这有什么变化吗?”

    “好像……没有!”三儿摇着头他也不想就这么否定掉,但过去了这么长的时间后依然没有任何的变化这可就是有点说不好了。

    张仁山等着实在有些心烦便是摆了一下手将三儿拉开了些而后道:“得了……我看这晶体八成是因为坏了,所以根本就不会跟这些蓝色的汁液再有什么联系,要我看咱们实在不行就把那往下去的路重新在挖出来吧!”

    “挖?你能挖得了嘛!?那都是被岩石堵住的,要是没有什么利器凿开,就是你有在大的气力也未必能撼动那里一分,再者说了那地方可是在洞口之下的,里面的妖物一看有人过去,且不说会不会攻击,就是出阵风咱们都得赶紧躲着来”三儿摇着头不是太同意张仁山的意见,可张仁山感觉这事情现在也只能按照他的意思这么来,毕竟要是上去无门,那就得往下使劲。

    没等三儿再说什么话,张仁山便是从地上抄起了那锥子而后几步走向了那地面的凹坑处,三儿瞧着张仁山不言不语的就要开干,赶紧便是站起了身而后重新收好了那破裂晶体道:“你赶紧给我停下,你这人怎么不听劝呐!”

    “不是……那你想个办法出来,咱们总不能就这么一直待在这里吧!?”张仁山眉头皱着将那锥子的一头放在了地上道。

    三儿其实也挺头疼这问题的,刚才两人也试着要往上去了,但由于那妖物的原因这上去的路现在是暂时无望,可要说重新下去,三儿还是有些不太情愿,毕竟这上来的一路都是如此艰辛,随意的就这么放弃掉,那可是真叫人心生悲凉。

    又是陷入了沉默,张仁山可是真的不愿意在等了,看着三儿迟迟没有说话,他便是再一次的转过了身而后走向了那地面的凹坑处,三儿见再也拦不住张仁山了他便是只好先跟着其一块而行,主意他是怕万一出了事情,张仁山一个人难以支撑。

    随着两人离着那凹坑越来越近,顶部的洞口中便是忽然传出了一阵低吼之声,那声音就如同老猫打鼾,不仅难听还十分的扎耳,这让张仁山和三儿都是惊了一下,立住了身子张仁山便是回头看了看三儿,三儿站在其身后也是露出了一丝惶恐和不安,但由于害怕那妖物突然现身攻击两人,三儿也没敢做出多大的动作,只好是晃了晃手而后示意张仁山先往后撤。

    可张仁山哪里肯就这么作罢,摇着头便是又转过了身子继续朝前走,三儿一瞧张仁山不管不顾的就往前去,心中立即便是急躁了起来,可他又忌惮洞口中的妖物不敢大声的去说话,无奈间他是只能几步追到前去想把张仁山拦下来。

    可还没等三儿到地方张仁山却是忽然自己站住了,而后伸手指着三儿的背后轻声道:“别动!”

    三儿被张仁山吓了一跳脚下就是一软,赶紧停下了身子而后站立不动,张仁山一瞧三儿停下了便是摆着手自己又走向了那凹坑处,三儿一看张仁山竟然是为了将直接逼停才开口说话的,他这心头上便是一气定了定神三儿是打算接着追上张仁山,可就在此时张仁山却是已经到了那凹坑处,抬起头他先是看向了那顶部的洞口里面,随着那妖物的低吼声不断传出,张仁山也是跟着紧张的咽了口唾沫。

    没在考虑那么多张仁山便是抄起手中的锥子打算将地面上的凹坑重新开阔出来,但此时三儿却是从其身后赶到了开口道:“你先别动手,那妖物就在咱们上头,这要是惊扰到了,那可是得出大事的。”

    “有什么的,咱们又不是没有经历到”张仁山满脸都是不屑,反正两人现在的情况已经不能再糟糕了,多一件事情和少一件事情,在张仁山看来已然是无关紧要。

    三儿一看劝不住张仁山了,他也是只好把手一甩而后站身到了一旁,替着其盯着顶部洞口的动静,张仁山见三儿不在阻拦,他这心里便是稍微的安稳了些,毕竟要是做任何事情前,老是有个阻碍摆在那里,那可就有点让人闹心不是。

    随着三儿站开到了一侧,张仁山便是挥动了两手使出了一身的蛮力,一锥子下去便是将那堵住地面凹坑的岩石尽数击毁了,散落而下的碎石,翻滚撞击的响声,那是在这岩洞中不断的回荡,三儿听着声音立即就是紧张了起来,他的两眼是死死地盯着那顶部的洞口以防那妖物突然出现伤到两人。

    张仁山瞧着地面那凹坑真的被直接凿通了便是赶紧对着三儿道:“这下咱们又可以重新回去啦!”

    三儿由于一直在盯着上面的动静,他也是没有去注意张仁山那边的情况,在听见了其的话语之后三儿便是轻声道:“那就好!不过咱们就算是能回去之前的地方,但你想要做些什么啊?”

    “呃……”张仁山愣了一下三儿这问题还真的是考住了他,两人起初来这上头就是为了能从这里寻找到出路,虽然现在是找到了但由于那妖物的原因,两人现在也暂时出不去,可要是往回走张仁山还真的不知道能够去做些什么事,要说是再去找条路来,但等着找到另一条离开这地下的路,那可就不知得是猴年马月的事情了,思来想去张仁山是忽然想起了刚才的事情便是一转头对着三儿接着道:“咱们可以重新去外面拿一些晶体进来啊!”

    “嗯……这也是个挺好的事情,不过咱们谁下去啊?”三儿看了看周围这岩洞虽然被其铺满了光亮,但要是两人一块离开,万一那妖物从洞口里面爬身而出,将这岩洞的入口重新堵死,等到那个时候两人即使想要上来都无路可寻了。

    张仁山听着三儿的话也是没有明白其到底是什么意思,可既然提到了选择张仁山便是不假思索的回答道:“你去吧!”

    “我?”三儿都愣了,他以为张仁山会说他自己,没想到这次张仁山却是忽然转了口,叫自己出去他留下。

    “对啊!你出去吧!我留下把风”张仁山晃着手中的锥子而后是看向了三儿道。

    三儿眨巴了几下眼没闹清楚张仁山是怎么想,不过既然他愿意主动留下这也不妨是个好事,动着身子三儿便是走到了那刚刚被张仁山重新凿开了的凹坑边,反身往里去钻时,就听两人的头顶上是忽然传出了一阵抓挠之声,张仁山感觉到了不妙便是对着三儿道:“赶紧走!我顶着。”

    三儿现在可不敢再耽误下去,钻身便是往下一路爬行,等着他到了那凹坑的另一头,就听上面是传来了一阵撞击之声,而后就暂时的没了动静,三儿心里还是十分担心张仁山的安危,可他现在又不敢轻易的重新爬回去,毕竟事情还没有办完。

    点着脚三儿便是从那凹坑中爬身而出,升起了脚下云朵他是朝着左右看了看,周围那星星点点的透明晶体依然健在,而且照比两人刚来的时候还要更为通透,里面的蓝色的光芒也更为明亮,没在去想那么多三儿便是飞着云到了一块透明晶体的下头,伸手变出一个凿子,三儿是对着那透明晶体周围便是一通的乱敲,岩石碎裂而下,三儿用手中的凿子轻轻地一抠便是将那透明晶体从岩石中取了出来,随手晃了晃,里面的蓝色汁液缓缓而动,就好像是在欢迎三儿过来一般,到也是没有多做担搁,三儿取了那晶体便是赶紧往回飞,毕竟张仁山还在上面盯着,要是时间长了,指不定他能做出些什么事情来。

    可就在三儿接近那凹坑口的位置时,一个身影便是从其中闪动而出,三儿立即就是愣了一下,可脚下的云朵他却是忘记了停止,等着飞到了近处了三儿才是赶紧停了下来,瞪着眼睛瞧了瞧,还没等三儿看清楚那身影是谁时,就听那闪动的身影开口道:“三儿你还愣在哪里干什么,赶紧过来帮着我一把啊!”

    三儿一听是张仁山的声音立即便是驾着云冲了过去,等着他到了地方才是瞧见,此时的张仁山几乎浑身上下都是伤口,而且有的地方皮肉都已经翻开了,里面的骨头清晰可见,也不清楚刚才上头都发生了什么事,三儿便是呆在了一边不知该怎么办好。

    张仁山一看三儿又不动了只好是用手挂着那凹坑口而后大声道:“别愣着了行不行!赶紧的……我这两手都要废了。”

    三儿听见了话语从愣神中逐渐的缓了回来,动着脚下云他便是凑到了张仁山的一旁而后道:“这、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你这身上的伤难道都是那妖物打的吗?”

    “别提了……三儿咱们得赶紧先离开这顶部,要不然迟了可就要糟糕啦!”张仁山站在了三儿的脚下云上,反身坐好后他便是看了看自己身上的伤口,不过由于现在张仁山的身子能够快速恢复,这些皮肉之伤对于张仁山来说都是小意思而已,忍了一会儿的疼痛,逐渐的这些伤口便是慢慢地愈合了,三儿驾着脚下云一边极快的飞着一边是回头对着张仁山道:“你到是说说那上头到底都发生了什么事啊?”

    “三儿……我现在终于知道为什么那蝎子能够随时的跟着我们跑了”张仁山一手揉着自己的胳膊而后是看向了那高处道。

    三儿听着话只感觉到了一阵的莫名其妙,自己明明问的是上面都发生了什么事情,可现在张仁山的回答却是驴唇不对马嘴,思来想去三儿便是缓住了脚下云的速度而后回过头看了看张仁山道:“你……到底是谁?”

    “我……能是谁啊?三儿你有病吧!”张仁山听着三儿的话气那是一个不行,三儿听着话嘴角便是一乐道:“嗯……你是张仁山不假。”

    “不是……你……”张仁山都有些傻了,三儿说的话简直让他无奈。

    三儿驾着脚下云在确定了这个张仁山是真的后他这心里也是稍微的安稳了点,绕着地下空间的顶部三儿是稍微的飞了一阵而后是又一次的对着张仁山问了跟刚才同意的问题,张仁山这回也是没有说别的,低着头他便是将三儿离去后上面发生的事情讲了出来……

    三儿在从那岩洞里出去的时候,张仁山那边就是发生了最为可怕的事情,那妖物由于被两人惊扰到了,直接是从那岩洞顶部的洞口中冲了出来,两只利爪挥舞如风,要不是张仁山反应够快在加上他灵敏异常,换个别人都得被那双利爪直接撕扯成碎片了,随着那妖物的两只利爪逐步逼近,张仁山在这岩洞中能够活动的空间可是越来越小,而且这妖物明显比之前又要精明了很多,它应该也是注意到了那被张仁山重新凿开的地面凹坑,每当张仁山借着闪躲要往那凹坑旁去时,这妖物都会立即缩回他那利爪,用以阻挡张仁山钻进那凹坑中遁走,过了一阵之后张仁山是被这妖物彻底逼急了,抄起他手中的锥子便是直冲着这妖物的利爪迎了上去,可这妖物就好像无所畏惧了一样,两只利爪轻轻地一合而后奋力一拍,一道劲风顺势而出,张仁山被风一顶自然冲击的劲头便是小了很多,这妖物一看张仁山被自己的劲风缓住了势头,两只利爪便是直接冲了过去,这一下来的突然,张仁山也没办法想着闪躲,只能是架起那锥子而后暂时挡住了一只利爪的扑击,可一只是挡住了,而另一只却是没有任何的阻拦,这一爪下去,张仁山的后背就是皮开肉绽,鲜血飞溅之时,张仁山顶着疼痛便是抽动手中的锥子,狠狠地一发力是将那锥子直接穿透了那袭击了他后背的利爪,这一下那妖物也是受不得疼,哀嚎了一声后,那两只利爪便是飞快的往这岩洞的顶部洞口里面缩,可张仁山现在都已经杀红了眼,哪里肯就这么放过这妖物,单手提着那锥子,张仁山甩着后背上流淌而下的鲜血,便是追了过去,等着他到了那洞口的下面,这妖物的利爪也正好缩回到了一半,没有太多去想,张仁山抬起手来便是将那锥子狠狠地扎进到了那洞口当中,随着几滴蓝色的汁液流淌而下,那洞口当中便是传来了一阵又一阵的恶嚎,那声音就好像是被人踩了尾巴的猫一般,张仁山由于后背受了伤,实在不敢再做担搁,他正要通过那凹坑往下爬的时候,那顶部的洞口忽然便是炸裂了开来,一个硕大的身影顶足而立,一对螯钳晃晃荡荡,烟硬的甲壳在提灯的光亮下不断的闪着金光,张仁山盯着瞧了两眼立即就是倒吸了一口凉气,这东西正是追着两人跑了多久的烟甲蝎子。

    三儿听到了这里就是一愣看了看张仁山而后道:“烟甲蝎子?它是怎么到这里面的?难不成是从上头挖下来的?”

    “我当时也挺奇怪的,可之后我下来的时候才是注意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我一直带着的那锥子不见了”张仁山摊开了两手对着三儿便是道。

    三儿一听眨巴了几下眼而后道:“那锥子不是被你去用来扎那妖物了嘛!兴许在这烟甲蝎子出现的时候,正好将那锥子炸飞到了别处,你只是没有瞧见而已。”

    “哼……要是真的跟你说的一样就好了,我刚才说的话不是胡言乱语,那锥子跟这烟甲蝎有着一丝联系”张仁山摇着头眼睛是看向了那高处,三儿也不知道张仁山这是怎么了,不过看着他身上的伤口几乎已经痊愈,三儿便是转过了云头朝着那地下空间顶部的凹坑口而去。

    张仁山一看三儿又往回飞了,他赶紧便是翻身从云上站了起来道:“你这是准备做什么啊?”

    “回去看一看啊!要不然还能做什么啊?”三儿轻描淡写的说了一下自己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张仁山一听就是狠狠地一拍三儿的肩头道:“可别……那烟甲蝎子还在里面呐!咱们要是现在回去不就等于自寻死路嘛!”

    “放心……我估计上面已经没事了”三儿看向了张仁山也不管他还会说什么,驾着云朵三儿便是一路往回而行。

    张仁山一看劝不住三儿了,只好是呆住在了一边嘴中嘟囔道:“完了完了完了!这人是疯啦!”

    “你才疯了呐!你自己听一听咱们上头的动静,要是烟甲蝎子和那妖物还在打,那这上头还能如此安静平稳吗?”三儿慢慢地降下了速度,飘荡间便是到了那凹坑口的一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