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志通鉴 第三百二十八章 透明晶体
作者:张道仁的小说      更新:2017-11-02
    等着三儿离着那大块晶体越来越近张仁山只是一阵的奇怪,三儿从刚才起就是一直没有回答他的话,走了这么半天张仁山终于是憋不住了开口对着三儿便是道:“你到底打算做些什么啊?”

    “等一会你就知道了”三儿驾着云便是一路继续往前而走,张仁山待在一旁也是不想再去说话了,三儿要是想说那是肯定会直接告诉自己,可刚刚的话语三儿是明显在提醒张仁山,他对此事也是没有什么把握。

    随着那云朵逐渐离进,三儿便是降低了速度,抬起头看了看那支离破碎了的大块透明晶体,张仁山之前的那一击几乎是把这晶体彻底摧毁了,残留在岩石上的也只剩下这晶体的一小部分,至于剩下的去了哪里,三儿几乎都不用再去合计。前前后后的转了转三儿是扭着头对着张仁山道:“你这劲头也太大了,之前这可是好好的一块大晶体,现在你看看都成落地的马蜂窝了——全是破烂。”

    “这……这你不能怪我啊!我那个时候哪里知道这晶体中的东西没有什么毒,现在它碎了我也没辙啊!要不然你把它重新变回来!?”张仁山一脸尴尬的看了看三儿而后道。

    三儿也不想去管他摇着头是将脚下云压低了一点,而后是看向了那晶体伸入进岩石里的部分,可由于那其中缺少光亮,三儿也是看不清那晶体在岩石中到底是个什么样子,张仁山站在一旁闲晃,他也是不知三儿都想到了些什么,可看着一脸认真相的三儿,他也是没办法去轻易的打扰,在云朵上来回来去的走了一阵,张仁山正想着要不要坐下稍微歇息一下时,三儿却是一转头对着他道:“仙儿你过来下。”

    “干什么啊?”张仁山瞧着三儿的样子心头是升起了一阵微妙的感觉,不是害怕也不是恐惧,这种感觉他自己也说不好,总之就是很让张仁山难受。

    三儿看着张仁山迟迟不肯过来只好是一抬手指了指两人上面的那残破晶体道:“你过来帮我照下亮!”

    “哦……这事啊!你早点说”张仁山一听三儿要自己做的事情原来是这个,立即是心上一松而后走了过去。

    随着张仁山的离近,三儿便是赶紧抬头瞧了瞧,岩石顶部上那大块晶体所留下的深坑凹洞,就好像是一个天然地洞口,可其中由于还残留着那晶体的一部分,所以里面还有什么别的存在,三儿也是不太知晓,毕竟这岩石层之上便是那沙土断层,要是此处晶体的上头也是跟之前那处一样,那到时候两人就真的得往下而去了。

    又是皱着眉头苦想了一会儿,三儿才是对着张仁山道:“仙儿用你那锥子捅一下这坑里的晶体。”

    张仁山本以为三儿就是找他来照亮的,没曾想还要做体力活,实在无奈间他是只好转过了身,而后从云上抄起了那锥子,准备往那凹坑中捅上一捅,张仁山一边用那锥子对着凹坑中发力一边是开口道:“三儿你这到底是要做什么啊?”

    三儿看了张仁山一眼便是抬起了手指着那顶部的凹坑道:“我们在那边的时候,我忽然就想到了一件事,就是这大块晶体为什么会在此处的中心位置,如果说它是因为大而在此处的,我想这应该不是个理由,因为这周围的任何地方都可以出现这种大块的透明晶体,而你看现在咱们的四周除了这里之外几乎就全都是小块的晶体,根本不见稍微大一点的出现,那么也就说这大块晶体是被特意安排在此处的或者说是只有这地方能够放下这么大的透明晶体,仙儿你想一下如果说这地方要你来安排晶体的位置,那为什么要在这中心点放一块最大的透明晶体?”

    “呃……为了好看?”张仁山暂时地停住了手而后是望向了三儿。

    “嗯!这也可以算是个理由,不过这么大的透明晶体就出现了一块,你不觉得这也是有些影响美观吗?”三儿望着周围那些小块的晶体而后道。

    “说的也是……那或许是为了能够辨别这地方的最中心,所以才特意在此处放下了这么大一块晶体作为参考”张仁山想了想便是立即又换了一个理由道。

    三儿瞧了瞧周围而后是转过了脸开口道:“作为参考?仙儿要是按照你的意思,以这中心的晶体为参考的话,那咱们周围的这些小块晶体应该是很有规律的被铺开,可是你现在看一看,咱们的四周这些小块晶体,几乎就是随意而来,有些互相间的距离不是太近就是太远,你说这大块的晶体是参考?还是作为其它用途啊?”

    “这……得了!我是不猜了,三儿就直接说你的想法吧!”张仁山摇着头看着三儿也是不想再说话了,毕竟他提出一个观点立即就会被三儿否决掉,倒不如就听三儿一个人去说,这样也免得一直受气。

    三儿看了看张仁山嘴角便是一笑道:“你看我就想让你动动脑子,你这怎么还不干了……好吧!我就跟你讲一讲,我来这里的路上就想到了一种可能,你说这大块晶体会不会就是为了能够堵住此处的出口,而特意铺设在这最中心的?”

    “不可能……谁会用这晶体堵口啊!?再说了这么大块,这不也太招人怀疑啦!”张仁山摇着头可是不太相信,其实最主要的是他想像三儿刚才一样反驳几句,用以来杀一杀三儿的威风。

    三儿一听张仁山的话便是立即道:“可不可能的……咱们暂且先放下,我就是说这事情,仙儿你有没有听过一句话,叫真作假时假亦真!”

    “有啊!不过这跟我们说的事有什么关系啊?”张仁山眨巴了几下眼便是看了看三儿道。

    “哼……不是太有关系,但却也是很有道理,这大块的晶体放在此处,就是想营造出一种假象,好让来到此处之人产生一种迷惑感,因为咱们都知道一点,要是想隐藏一条通道的话,肯定是会将其放置在一些隐蔽之处,不可能就会如此大摇大摆的放在明面之上,但这地方就是用了这一点才会让你和我身陷其中到了现在也没有找到出路,因为那隐蔽的道路口就在这大块晶体的后面”三儿抬起头便是看了看那凹坑中已经被张仁山用锥子砸碎了的残余晶体。

    张仁山听着话也是随着三儿瞧了一下,可他总感觉不是太像,但又没有办法否认掉,到了最后他是只好对着三儿道:“既然这样的话,那咱们就进去看一看呗!”

    “进去是可以不过……”三儿的话并没有说完,慢慢地升起了脚下云后他才是接着道:“我现在最担心的就是这晶体的后头到底有多大的空间,要是那道路太过狭窄咱们可是很难立即爬出去的。”

    “这有什么难的……三儿你等着我进去看上一眼不就可以了”张仁山说着话就想要往那凹坑里面钻,三儿是死活的给拦了下来,等着张仁山重新站回了云上三儿才是开口道:“你这不要命啦!这洞口后头到底有什么咱们还不知道,你就想要往里面去,你先在一边待会吧!我拿别的东西试一试。”

    “这有什么别的东西啊?”张仁山看了看脚下的云朵,除了他手中的锥子外,两人身上也是没有什么东西能够探那凹坑的。

    三儿望了张仁山一眼便是道:“就你这脑子,还能记住些什么!在一边老老实实的看着吧!”

    张仁山一听三儿的话心头便是很不服气,正要开口说上几句时,三儿是忽然手中一抖,一根火把便是直接飞舞而出,随后三儿便是对着那凹坑狠劲的往其中一抛,火把升腾的火焰是把那凹坑中照得透亮,随着火把往上而去,三儿是赶紧抬起头稍微的看了看,可就在三儿观察那凹坑里面的情况时,那本来还燃烧着的火把却是忽然间熄灭掉了,就好像是被什么东西打熄了一般。

    三儿稍微的愣了一下神而后是赶紧往后撤了两步对着张仁山道:“仙儿不太妙啊!那上头好像有东西!”

    “什么东西?”张仁山可是不惧这些事情,听着话与便是抄着那锥子走到了三儿的前面。

    三儿刚才只是往那凹坑中瞄了一眼,到是没有瞧见里边到底有什么,可那火把却是实实在在的熄灭掉了,实在讲不好顶部到底有何物,三儿是只能磕巴道:“这这这个……它它它……我也不知道啊!”

    “你这……说的都是什么啊?我问你那上头到底是何物?”张仁山可是有点急了,他到不是生三儿的气,而是因为这事关两人的生死,要是不谨慎的问清楚那可会有生命之危的。

    三儿在一旁也是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好,等了好半天他才是道:“仙儿我也没看清楚,不过我拋进去的火把是真的在中途熄灭掉了。”

    “熄灭了?灭了很正常啊!你刚才拋的力气那么大,那火把能不灭才怪呐!”张仁山一听三儿是因为这事情就吓得往后直缩,他这心中也是稍微的平衡了点。

    三儿可是不像张仁山这么想,因为火把这种东西只要上头的燃烧物没有被彻底淋湿或者燃烧殆尽,几乎是不会立即熄灭掉的,可刚才三儿拋进那凹坑中的火把却是在中途就忽然不亮了,这明显就是那凹坑里面有什么东西将那火把打灭掉。

    张仁山看着事情也不大便是转身要走到一旁,可三儿却是上手拦住了他道:“仙儿那里头肯定有东西在,咱们可不能轻易的就放松警惕。”

    “你这就是大惊小怪,要不然你就试着往里面再扔一根”张仁山可不管那么多,反正他是没看见那火把到底是怎么熄灭的。

    三儿一听张仁山的话便是只好又走到了那凹坑旁,而后抬起手又变出了一根火把来,顺着两手上的力道又是往其中高高的一抛,随着那火把光亮飞舞而上,张仁山这次也是跟着三儿一块往里头观瞧,可过了一小会儿那火把便是笔直的往下而落,丝毫没有熄灭的样子。

    等着那火把出了凹坑掉落下去之后,张仁山便是看向了三儿道:“三儿你不是说……里面有东西在熄灭火把吗?我这怎么什么也没看见啊?”

    “不可能……刚才明明就……你等着我再扔一根试一下”三儿有些不太相信,因为刚刚的事情就发生在他的眼前,直觉在告诉三儿这凹坑上头肯定有问题。

    张仁山立在一边瞧着三儿的样子他也是没有任何的办法了,一手抱住那锥子而后是开口道:“这样三儿!你再变出来一根我帮着你扔。”

    “你!?”三儿斜眼瞧了瞧张仁山,他到不是怕张仁山坏事,而是担心他气太大会将那火把甩到别的地方去。

    张仁山一听言语就是知道三儿信不过他,甩着头他便是开口道:“你赶紧的!还信不过小爷我怎么地?”

    “我信!不过你劲头得小一点,别直接把那火把甩碎了!”三儿稍微叮嘱了一番而后是一抬手又变出了一根火把来,等着他将那火把交给张仁山时,就是只听一阵风声从耳旁一扫而过,张仁山便是将那火把直接拋进到了那凹坑里面,随着那火把极速而上,三儿和张仁山都是安静地又抬起头稍微看了看。

    光亮晃动之间,那火把是在坑洞里面越飞越高,最后都变成了一个小亮点,三儿眨巴了几下眼便是一侧身对着张仁山道:“我不是叫你小点劲头嘛!你这怎么还用这么大的力气。”

    “我小了啊!刚才我都收了好些力了,要不然那火把还没等我扔进去就得变成两截了”张仁山可是一脸的无辜,他是真的收了力道之后才拋出的那火把,可就算是这样那火把还是飞出了老远。

    两人抬着头看着那凹坑里面已经只剩下豆大光亮的火把,三儿是只好无奈的摇了摇头而后道:“你这扔的……咱们能看见个什么啊!?”

    “看不见就看不见吧!反正这凹坑后头现在肯定是有路走的,你看我拋出的那火把,不是飞了这么远嘛!”张仁山还挺是得意望着三儿便是笑着道。

    三儿都要被张仁山气疯了,拋出这火把本来是为了给两人探一下那凹坑里面是否平安的,三儿是没打算用以来探路,可现在却是叫张仁山直接给拋飞到高处去了,盯着瞧了几眼三儿也是没辙了只能是自己亲自动手,又变出了一根火把来而后重新甩进到了那凹坑里面,随着新的火把而上,光亮照射间在那凹坑之上一块类似硬甲壳般的东西便是映入了三儿的眼中,这一下三儿便是炸了毛对着张仁山便是道:“仙儿那上面肯定有妖物!”

    “哦……在哪呐?”张仁山由于那火把的事情已经是不想再去看那凹坑了,而三儿刚刚的发现自然也是被张仁山完全的避过。

    “就在那上头!”三儿伸手指着那凹坑里面,可由于他扔的火把都是比较近的位置,在他去叫张仁山的时候,那火把便是已经掉落下去了。

    等着张仁山再次过来往上一看,那凹坑里头便是又陷入了漆烟的状态,摇着头张仁山只好说开口道:“我说三儿你到底要我看什么啊?”

    “不是……它……你再等一阵啊!”三儿一瞧那火把已经掉落而下,便是立即有往那凹坑里面拋了一个,结果这次火把照射而上时,却是根本不见了那硬甲壳的身影。

    张仁山站在一边翻了翻白眼道:“三儿要我说咱们就直接进去好不好,你在这里都折腾这么长时间了,你是不是不想出去啊?”

    “我想啊!可是那上头真的有东西在,咱们不能冒然前往的”三儿一脸的焦急望着张仁山是想着要解释。

    可张仁山现在根本是不想再听三儿说这些事情了,毕竟他到了现在也是什么都没有看见,伸手暂时推开了三儿,回过脸张仁山便是开口道:“你行了吧!这有什么妖物,我瞧你这就是最近被惊吓多了,有那么一点风吹草动你就觉得是什么危险,你等着……小爷我直接上去探他一下,不就全都清楚了,干什么在这里磨磨唧唧老半天。”

    “仙儿你……你听我一句话!那上头真的……”三儿现在是有口也说不清,张仁山脾气一来也是不听劝阻,三儿这头连话都没有说完他便是直接要往那凹坑里面爬。

    三儿看着张仁山要以身犯险便是立即上手抱住了他而后道:“不成……我不能就这样让你过去,仙儿你这回不听也得听,这凹坑上面绝对有东西在!”

    “你还来劲了是吧!你跟小爷我比力气”张仁山一看三儿抱住了自己便是赶紧动手要挣脱掉,可就在两人纠缠的时候,之前那被张仁山高高抛起的火把却是已经重新落了回来。

    耳听得一声脆响,而后两人顶部的凹坑中便是立即传来一阵低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