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志通鉴 第三百一十八章 游船过水
作者:张道仁的小说      更新:2017-10-23
    满淌着脚下最近变浅的泥水,两人是又回到了地下之水较为浅显的位置,抖了抖浑身沾满的污泥和脏水三儿便是回头看向了张仁山这边开口道:“看了要是再想要往前去的话就得一边游一边找寻出路了。”

    张仁山到是没有说话稍微的点了点头而后便是轻轻地甩了甩自己满裤子的脏水,环眼看了一下四周三儿是轻轻地一扭头捡了一个还算是比较干燥的位置便是手中一点在那地面上升起了一个火堆,温暖的火光逐渐燃起,张仁山和三儿便是赶紧靠了过去,稍微烤了烤身上的潮湿了的衣物,张仁山便是一侧头开口道:“三儿现在咱们该怎么办?这要是再往前去,我这头可是很难办啊!”

    三儿伸着手在那火堆旁是拧着自己的裤脚,听见了张仁山在一边的嘟囔三儿便是稍微的一偏头看向了他道:“这有什么难办的?你也不是不会游泳。”

    “这我知道,我这不是有这个东西在手嘛!”张仁山说着话便是掂了掂自己手中的那锥子。

    三儿坐在地上拧完了裤脚的水便是看了张仁山一眼而后道:“这也是个事……要不然你把那锥子扔了?”

    “扔了?三儿你别闹了,这东西要是扔了那咱们之后要是真的用到此物,那可是真没地方找去”张仁山摇着头一手是抱在了那锥子上道。

    “那这可就没办法了,要是想接着走咱们就只能是游水过去,要不然这地方也没有别的路可行了”三儿一边说着话一边是用眼扫了扫周围,除了离着两人不远的那大片水域外,剩下的地方基本都是一地的烂泥巴。

    歪着头张仁山也是没在说什么了,看了一眼手中的锥子他是对着三儿道:“对了……你能不能把这东西变小些啊?”

    “我?”三儿一听张仁山叫他把这锥子变小,就是直接愣在了地上,思考了良久三儿是对着张仁山接着道:“这个……我还真不清楚,要不然……我试试看?”

    “行啊!你来试一试”张仁山二话没说就是同意了,伸手递出那锥子便是摆在了三儿的眼前。

    低头瞧了一眼三儿是眼中一狠伸手对着那锥子便是道:“变!”

    可随着话音出去,这火堆前摆着的锥子却是一点也没有改变,张仁山站在一旁看着三儿抬手又放下,放下又抬手,折腾了好几轮之后却是没有任何的收获,偏偏头便是坐在了一边的地面离着那火堆是稍微近了一些,享受着四周的温暖他是开口道:“三儿你这行不行啊?要是不行就别试了。”

    “你在等一等,我这再试一下”三儿听着话心中是多出了几分不服气,暂时用话语按住了张仁山他便是又对着那锥子好一番的折腾。

    试过了无数方法可到了最后三儿也没能将这锥子变成张仁山想要的模样,实在有些无可奈何三儿是只好对着张仁山道:“你这拿回去吧!我是没招了。”

    “看来这玩意咱们就得扔掉了,要不然我这也没办法游水啊!?早知道这地方会有这么些的水,咱们就应该在外面做艘船而后带进来”张仁山摇着头是看了看锥子而后自言自语道。

    三儿坐在一边望了张仁山几眼,听着他的话语便是微微一笑道:“你这想的到挺多,要是真的做艘船出来,咱们该……等等……对啊!我怎么没想到呐!咱们……咱们可以……”

    张仁山在一边看了三儿一下,他的话语已经是凌乱的很厉害,张仁山也是不知道三儿到底想说什么,摇了摇几下那锥子张仁山便是伸手拍了拍三儿道:“你这到底想说什么啊?你先冷静一下然后再说话。”

    “哦!就是那个……我想说什么来着?哦!对了……仙儿我们可以不用游着走啊!”三儿脸上都是泛起了微微地笑意不住的点着脚道。

    “不用游?那该怎么过这片……”张仁山稍微停了一下看了两眼三儿而后接着道:“你不会是想飞过去吧?三儿我看咱们还是换个别的招数好了!”

    “什么飞啊!我是说咱们可以坐船过去”三儿回头看了看那片偌大的地下水域而后对着张仁山道。

    “坐船?这地方哪里有船啊?”张仁山晃着头是望向了远处。

    三儿听着话就是气不打一处来,两手往张仁山的肩头一搭他便是开口道:“怎么就没有船呐!?我这可以直接变一艘出来的。”

    “哦……对啊!我这……那咱们赶紧的吧!”张仁山一听自己终于可以不再抛掉锥子划水而过,这心中也是很为高兴。

    三儿也没有多做停留,一转身便是站到了那水域边,而后游到了一处还算比较深的位置,手中微微一抬一艘小船便是直接出现在了这水面之上,荡漾之间三儿是对着还在岸边的张仁山招了招手,张仁山自然也是没有说别的,几步进到水中便是淌到了三儿的身边,两人翻身上船之后,三儿便是再一次的手中一点,这水面上的小船竟然自己缓缓而动了。

    张仁山坐在了船头扭身是看着自己的身后,三儿到也没有说别的身子往船边一靠,而后是看向了远处道:“怎么样?这回可是轻松不少吧!”

    “行……不过这招可是得多亏了我提醒,要不然咱们还得不知在这水里泡多久呐!”张仁山听着话赶紧是往自己身上揽着功劳。

    三儿也是没想去管他,摇了摇头而后道:“嗯……这事情都是你的,我不跟你抢。”

    “什么叫抢啊!?这事本来就是我的主意”张仁山嘴角带着几分笑意,他是知道三儿不会跟他计较这些,嘴中也是找了几分意思回来。

    三儿斜眼看了看张仁山也是不知说他些什么好了,现在两人在船上一待想着做些别的事,可也没有能发挥的地方,所以也就只能聊天说笑了。

    扯了一会功劳张仁山说的嘴巴都已经干了,三儿在一边望了几眼而后道:“你就不能先歇会吗?从上船开始你这一路都是在不停的说这说那,你不觉得累我都听累了。”

    “不说话咱们就这么闲待着啊?”张仁山侧过脸瞧了一下三儿而后道。

    三儿一听张仁山的言语就是微微的一笑眼光一扫嘴中便是言道:“那就闲待着好了,我是不想再听你在那里说这说那的了。”

    “好好好!我不说话了”张仁山把头一偏一句话语都是不再去提。

    三儿一看张仁山已经不说话了,心头便是稍微静了下来,晃着脑袋他便是瞧了瞧两人现在的周围,船下幽深的地下水,几乎是深不见底,照比之前三儿探过的地方已经是又多了一层,伸出手来轻轻地点了一下水面,冰凉刺骨直透人心,三儿赶紧缩回了手臂而后好好的暖了一下手指,看着周围的水面,涟漪波动间小船是带着两人缓缓而行,三儿在上船后就是将一盏提灯放到了船头用以照亮,可船尾处他却是忘记摆放了,张仁山坐在船头边随着小船移动也是借着那提灯不断的看着四周,以防这水里忽然冒出什么东西来。

    等着小船行了一段距离后,三儿才是注意到船尾还没有光照,手中一动他便是又变出了一盏提灯安放在了船尾的位置,随着光亮升起张仁山在前头便是无意的回看了三儿这边一下,本来他只是被那突然亮起的提灯光照惊到了神,想着看看怎么回事的,可等他瞧见那是由于三儿的缘故时,便是也没在想着要去仔细观察,匆匆地瞅了一眼张仁山便是把头转了过去。

    三儿这边安放好了那船尾的的提灯之后,便是把身子往船尾一靠,看着坐在船头的张仁山道:“怎么啊?前面有什么东西没有?”

    “你跟我说话呐!?”张仁山侧过脸看了看三儿嘴中便是询问道。

    “废话!这里就咱们两个,我不跟你说话还能跟谁啊?”三儿气得都乐了,摇着头也是拿张仁山没辙。

    这边张仁山一听三儿的言语也是微微的一笑刚要开口的时候,就听在空中忽然是有人搭话道:“不是还有我嘛?”

    “谁?”张仁山反应极快听见了话语后,他便是赶紧从那船头一震身子站立而起,两眼发出了恶狠狠的凶光。三儿在一旁瞧着张仁山的样子都是觉得可怕到不行,可等着他要开口说话的时候,一个身影却是从这小船之上一闪而过,空中慢慢悠悠地飘来一句话道:“你们最好是加快些速度,那东西可是要追到了。”

    “什么东西啊?”张仁山抱着那锥子,听见了言语后便是抬起头看了看上面,可毕竟那人影已经离去,任凭张仁山之后再怎么去问,就是在无回应了。

    晃着身子三儿是偏头看了看张仁山而后道:“行了!别在折腾了,那人已经走了。”

    “那到底是谁啊?难道是那假狐狸!?”张仁山侧过脸看向了一边的三儿询问道。

    “这个我也说不好,不过看样子应该是它,咱们这一路基本上它都是在的”三儿眉头稍微的一皱想着之前自己在那泥土方上的感觉,便是没有再去说别的了。

    张仁山望着两人的头顶稍微的一拧身子便是又坐回到了船头开口道:“三儿你说之前一直把我们推下云的会不会就是这假狐狸啊!?”

    三儿眨巴了几下眼,到是没有去说这事情,其实话语都不用再讲,踏云的事不是这假小月做的又能是谁,往着一旁稍微退了几步三儿也是坐在了船尾处,看着张仁山嘴巴一张道:“你就别先想这事了,咱们还是好好合计一下刚才那话语是什么意思吧!”

    “什么话?”张仁山稍微的愣一下,刚才那人影离去时虽然是留下了话,但张仁山可是压根就没想着去听,他当时是不断的用眼睛去找那说话的人在哪里。

    三儿在船尾一听张仁山的言语就是明白其根本没注意到那人影到底说了些什么,摇着头无奈间三儿是只好对着张仁山又重复的说了一次,等着说完了话张仁山才是赶紧点头道:“这……还用商量!?三儿肯定是那妖物要来了呗!”

    “哪个妖物啊?”三儿回头看了张仁山一下点了点船尾的提灯道。

    “这个……就是咱们在这地下遇见的那个妖物”张仁山不懂三儿问这话是什么意思,但他还是按照自己的分析稍微的讲了一下。

    三儿回身看了一下船后又是转过脸来道:“仙儿我感觉来的妖物应该不是那个而是那蝎子。”

    “不可能……咱们都到这里多久了,那蝎子也是没有出现,我感觉就是那丑到不行的妖物”张仁山摇着头是不同意三儿的话。

    三儿也不想和张仁山去争这事情,转着头是看向了周围开口道:“咱们也别管来的是什么了,现在最关键的就是我们该怎么办?这地方可是这片水域的最深处,要是我们在这里翻了船,那可是没办法立即回到岸边的,而且来的妖物都是体积庞大的家伙,而且能力都在你我之上,路上咱们还能好些,可这水中……仙儿你说咱们该怎么办?”

    “呃……跑呗!”张仁山稍微的思索了一下,立即是干脆的回答道。

    三儿听着话语就是笑了一下伸手点了一下两人坐着的小船而后道:“我早就想到这点了,可现在我是真的没辙,这小船现在就是以最快的速度往前去了,你要我再快也是没办法的。”

    “这就是最快的速度?”张仁山看了看身下的小船,悠悠荡荡慢的就跟蜗牛爬一样,焦急间他是一转头又对着三儿道:“你这开玩笑吧!?这船也太慢了!”

    “没办法……我都试过了,没用的”三儿看向了远处而后对着张仁山道。

    “那这……”张仁山想着叫三儿再用些别的方式,加快一下小船的速度,可他这话还没来得及说出口,两人周围的水面便是一阵的翻滚波动,瞬间是炸开了无数水花,恶臭的污泥裹挟着大量的污水是从这小船周围的水面之下翻腾而上。

    眼看着情况不妙张仁山是一把便将三儿拽到了身前道:“赶紧变些桨出来,咱们加速划着走。”

    三儿被张仁山拽着身子虽然脸上有些不悦,但至少张仁山说的话没有什么错,两手一转三儿是直接变出一对船桨,两人各拿一副后是卯足了劲开始划水为小船加速,随着小船逐渐离远,那水中翻起的泥浆也是逐渐的被两人抛离在了后面。

    逐渐远去后两人也没敢停歇,奋力的划了好久,张仁山抽出空来便是回头看了一下,阴沉的水面好似又恢复到了平静,可隐藏其中的危险却依然还是存在的。

    随着小船越来越往深处而行,两人便是越来越觉得四周开始便得压抑,由于这里是地下的缘故,两人头顶是一点光亮都没有,全凭着船头船尾的两盏提灯照亮,可在这幽深的地面下头,这两盏提灯就像是星辰大海中的两个孤星,光亮微弱到难以照全周围的情况。

    憋着眼睛张仁山手中是一刻也不敢停下,这水中之前的状况,明明白白的就是在告诉两人,之前的那妖物或者烟甲蝎子现在已经是找到两人了。

    随着小船离开的越来越远,等到了最后两人也是看不见了那泥浆翻滚的地方,三儿稍微停了一下手而后是拍着张仁山道:“咱们先歇一歇吧!我这都快把两手累脱力了。”

    “歇?三儿咱们可是在逃命啊!你还有工夫管这事”张仁山累的满头大汉,但手中却是还是紧抓着那船桨不放,三儿听着张仁山的话语便是微微一笑道:“可以歇息的……你就放心吧!”

    张仁山不懂三儿这是怎么了,刚想要劝他一下,三儿便是直接松开了那船桨,而后坐到了一边,张仁山惊讶之下赶紧是想着要将三儿抛开的船桨稳住,可没曾想三儿脱手而出的船桨现在却是正自动的在帮着小船提速。

    张仁山在一旁都是看傻了,眨巴了几下眼他才是点头道:“我说你这为什么敢歇息了,原来是有招可以偷懒,你赶紧把我这也变了。”

    “好好好!等着……”三儿说着话便是一抬手对着张仁山用着的船桨便是点了一下,等着张仁山把手松开的时候,那船桨也是跟三儿用的一样,开始自己在一旁为小船加速划水。

    到也没有去想别的张仁山是赶紧坐到了船尾,看着船头的三儿开口道:“先就这么跑着吧!要是再来我们就再费些力气。”

    “放心吧!我估计那妖物是没办法追上我们的,毕竟这里是水中,就它那体积一但进来这里,可是不知得被多少水流阻挡前行”三儿脸上几乎没有任何的愁容,这事情本身就是可以考虑着来的。

    张仁山在一边听着话嘴巴中便是冷哼了一声道:“你就乱说去吧!我看到时候那妖物追来,你还能怎么办!”

    三儿也没想着回答笑了笑便是靠在了身后的船板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