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志通鉴 第三百一十四章 永无止尽
作者:张道仁的小说      更新:2017-10-23
    等着两人都到了地面,全都是不约而同的往上看了看,高处现在已经是一片混沌,由于地下没有光线的缘故,现在两人的周围只剩下了三儿手中的一盏提灯还在照亮,低头又是看了看身下的地面,三儿是发现这地下空间的底部,并不是岩石而成,反而是大块大块的泥土,而且有些泥土上还长有青草,就好像这地方之前有过光照一般,实在想不透这点三儿是一偏头看向了张仁山道:“仙儿来瞅瞅这是不是杂草啊?”

    张仁山正动着身子晃在一边盯着周围的动静,听见了三儿在叫他,张仁山便是赶紧走了过去,低头瞧了一眼地上他也是稍微的一惊开口道:“这地方怎么还会有草生出来?难道之前这里通着外面?”

    “有这种可能……不过现在咱们还先别妄下定论,等着走走看再说吧!”三儿在确认自己没有看错后便是一动身子朝着四周走去。

    张仁山看着三儿又动了便是赶紧跟着一块而行,毕竟现在要是想在这地下活动,那除了三儿手中的光照外就再也没有别的可以照见东西的方法。

    沿着脚下的泥土三儿是缓步行了一段,一阵沁人心脾的芳香是突然飘荡到了两人周围,张仁山提起鼻子一闻便是扭着头对着三儿道:“这什么东西这么香啊!?”

    三儿听着话音也是转着脸稍微用鼻子闻了一下,有些像是花香但却又没有花香那么浓郁,可到底是什么东西散发出来的三儿还是真的不清楚,摇着头也是有点些许的无奈三儿便是对着张仁山道:“估计应该是这地下的某种东西,不过这事情你问我也没有用,这梦境中怎么怪异都不足为奇。”

    “说的也是……不过这香味也太浓了吧!我怎么感觉咱们掉进香料里了”张仁山这边刚把话说完,三儿这头还想着要他小心些时,两人的周围却是忽然的一阵晃荡,而后从泥土中是升起了无数类似水缸一样的东西。

    两人看着就是一惊赶紧是抱团站了一块,望着周围不断的从泥土中钻身而出的水缸类物体,张仁山便是把那锥子抱在了两手上,毕竟这东西怎么说也是一个尖利之物,虽然体积颇大但现在也是一件好武器。

    谨慎防备了一番之后,周围就是在一次的显露了沉静,两人站在一块是互相瞧了瞧,也是不敢轻举妄动可看着周围密密麻麻大小不一的水缸类物体,三儿是轻轻地咽了一口唾沫,脚下便是往前稍微点了点,刚要动身迈出一步,张仁山却是在一边一伸手拦住了三儿道:“你这不要命了,没看见周围都是这东西嘛!”

    三儿摇着头抬起手是轻轻地拍了拍张仁山拦着他的手臂而后道:“你放心我这自有分寸。”

    说话间三儿是一个侧身从张仁山的身旁站离了开来,等着三儿走到了一个水缸前,两人的周围也是没有发生任何的改变,看着四周没有什么危险张仁山是先将那锥子重新扛在了肩头上,慢步走到了三儿的身边,张仁山便是轻轻地拍了拍三儿的肩头道:“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三儿扭回头看了张仁山一下也是不知他到底是什么意思。

    张仁山见三儿没有听懂便是接着开口道:“我问你这东西到底怎么样?”

    “哦!这个啊!就是一些土方子,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不过在远处看还真挺像水缸的”三儿晃着手里的提灯便是将其悬在了一个土方之上,张仁山偏头看了一下还真的跟三儿说的差不多,这从地下供出来的泥土几乎都是沾着一点方方正正的感觉,不过稍微离远一些看就直接变了一个样。

    环顾了一下周围三儿便是皱起了眉头,两人现在的身旁几乎都已经被这种土方给堆满了,要是想接着走的话,就必须从这些土方上头而行,可这些东西出现的过于突然,要是真的有什么隐藏在其中,那两人可是真的没有任何退路,站在原地思考了良久三儿才是对着张仁山道:“看来必须得从这些东西上面趟过去了,仙儿你可是得惊醒着点啊!”

    张仁山站在一边早已经踏到了一个土方之上,等着三儿的话语过来时他都是已经在周围晃荡了好一阵了,稍微地一点头张仁山便是开口道:“这个……没事!我看还行没什么危险。”

    三儿这边也是没去看张仁山一下,听着话语传来他才是感觉到了一丝不对,等着他回头去看时,张仁山正站在一边的土方上对着三儿这边傻乐。

    实在是不知该说点什么好,三儿是只能摇了摇头而后也迈步走到了这些高于地面的土方之上。

    手中提灯晃荡三儿是稍微的稳了一下,看着离着自己不远在那些土方上不住窜动的张仁山,三儿是只好劝说道:“仙儿你别乱动了,咱们脚下的东西还不知道稳不稳得住,要是其中那个塌陷了,你掉下去的时候我可不去拉你啊!”

    “放心吧!我这都试过了,全都挺结实的”张仁山一边说着话一边是狠狠地用脚跺了跺他身下的土方,虽然泥土飞溅,但这土方却是依然没有任何松动的迹象。

    随着两人越走越远,周围地上的土方就是越来越多,而且有些地面基本是一整块的升了起来,就好像被什么东西从下头狠狠地推了一把一样。

    瞧着那高出了自己一头的地面,三儿是不得不跟张仁山换了一个方向接着走,可沿路又行了一段,两人才是发现,四周每隔一段距离都会有一个土方照比周围的要凸出那么一小块,而且离着这土方不远的地方就是一整块高于两人的泥土地面,沿着这样的规律三儿是一边在前头走一边细细地数着数目,张仁山虽然不知道三儿在干什么,但他也注意到了这土方的不同之处,等着又行了一段,三儿是忽然站住了脚而后一回身对着张仁山道:“仙儿,咱们有没有走回头路啊?”

    “回头路?没有吧!?我们不都是一直朝着前头而行的吗?”张仁山听着三儿的话语便是回头看了看,一路过来踩着的土方上都是只有一串向前的脚印,并没有往后的迹象。

    三儿也是稍微地晃了晃头,眨巴了几下眼便是道:“那这可就有些不对了,这地下到底有多大啊!?”

    “什么意思?三儿你是不是看出什么来了?”张仁山听着言语立即是对着三儿询问道。

    三儿也是没有不打算告诉张仁山的意思,听着他问便是回答道:“我刚才一路数着那土方过来,到了现在已经是整整好好第五十块了,要是我们没有走回头路的话,这地下空间几乎已经是有咱们那后山大小了。”

    “这么大?那这地方到底用来做什么的啊?”张仁山抬着头是看了看周围,密密麻麻的土方到处都是,升起的泥土地面也是不尽其数。

    “用来做什么的我是不清楚,不过咱们要是想从这里出来,可是有些难了”三儿望着前面依然没有尽头的土方,要是在这么走下去,两人可是不知得走到什么时候,就算是这梦境中不会累死人,但这种无用之功做来也是毫无意义。

    暂时的停住了脚三儿是扭着头看了看两人的后面开口道:“仙儿要不然咱们先往回去点?”

    “为什么啊?”张仁山不知道三儿想要做什么,随着他的话语便是回身看了看。

    “我也不知道,不过我总是感觉有哪里怪怪的,算了……你要是不同意咱们就接着往前走”三儿到也不是必须往回去,他只是忽然升起了一阵奇怪的感,就好像现在两人只是在原地踏步一样。

    张仁山听着三儿的话也是眨巴了一下眼而后赶紧两步窜到了三儿的身旁道:“先别动了,三儿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啊?”

    “没什么意思!我就是感觉……感觉咱们好像在不断的原地踏步,没有朝着前面行进一下”三儿眉头是稍微皱着,眨巴了几下眼是看了看周围。

    三儿听着话语便是笑了一下道:“这不可能啊!三儿你还是别去数那些土方了,我看你这都数的快疯掉啦!”

    “不是……这个问题,我就是……算了!咱们接着走吧!”三儿摇了摇头张仁山的话语其实也没有什么错,那土方不断的重复出现,三儿数来数去还真的是有种原地踏步的感觉。

    又是往前行了一段,三儿脚下是一阵的酸疼,张仁山在其身后感觉还是很好的,至少比在那黄沙地上要强些,稍微有些累了三儿是一回头对着张仁山道:“咱们先歇一下吧!我这走的脚都疼了。”

    “也好!我这也是有些不想在动了”张仁山对于这事情到是没有什么急切之心,三儿的身子骨毕竟比他弱,行起路来自然是停停歇歇的,反正都是已经习惯了,张仁山也就是不再多说话语。

    停住了身子三儿是寻了一块土方暂时的坐了下去,张仁山由于本身就不算太累,他想着要坐一下可又是闲不住,晃荡着身子便是在一边闲逛着。

    离着两人不远的地方正好是有一块凸出来的土方,张仁山这边看着三儿已经坐下了便是动着身子走了过去,低头看了两眼那凸出来的土方,上头也是没有什么不同之处,手中发闲张仁山便是用那锥子轻轻地捅了捅,随着几块泥土被锥子剥落而下,那土方上便是被张仁山扣出了一个小坑,低着身子张仁山便是瞪眼往里头瞧了瞧,这土方里面基本就是一些烂泥块,实在无趣间他便是又走回到了三儿的身边。

    三儿这头一直坐在一旁,看着张仁山对着那凸出的土方连捅在抠,虽然想着叫他停下来,可三儿也是无心去管这事情了,等着张仁山回身过来,三儿便是开口道:“怎么样?那里头都有什么啊?”

    “啥也没有……全都是烂泥巴”张仁山稍微地抖了抖那锥子,将其尖部的沾着的泥土是甩落了下去。

    三儿听着话语便是微微地笑了笑,摇着头是从地上站了起来而后道:“行了……接着走吧!”

    “你歇够啦?”张仁山一边将那锥子重新扛在肩上一边是看向了三儿道。

    “嗯!”三儿稍微地点了点头瞧向了远处道。

    “那行吧!”张仁山也是没有再说别的了,等着三儿站稳身子后两人便是继续朝着前头而行。

    一路看着旁边不断出现的凸出土方,张仁山也是觉得挺奇怪的,这地下空间虽然之前两人在上面看时就已经瞧出了其占地很大,可现在这地面的范围却是实在太过广阔了,就好像这地下空间是把整个黄沙之地的地下都侵占了一样,稍微甩动了一下由于抱着那锥子而后酸疼了的手臂,张仁山便是对着还在前头走动的三儿道:“这地方也实在太大了吧!三儿你说咱们现在是不是都已经走出那黄沙地了。”

    “不知道……不过要是这么一直没有尽头的话,我估计咱们应该是肯定能走得出去的”三儿举着手里的提灯头也没回的是继续朝着前方而行。

    张仁山听着话语嘴巴是稍微的一憋道:“这地方得亏是在梦境里,要不然真要是到了现实中,这样大的地下空间可是不知能用来做什么了。”

    “那能做什么啊!无非就是用来装一下宝物,活着干脆在这里坐落了一个地下村”三儿摇着头便是轻声地回答了一下张仁山的话。

    可张仁山本来就是随口一说的没想着叫三儿回答,现在一听话语过来了,他只好是尴尬的哼哼了两声,又是行了一大段的路,张仁山和三儿都是已经看得麻木了,周围不断重复的土方,现在就好像是一个标志,只要两人看见一次就意味着又行了一段。

    走动来走动去,张仁山这心头开始变得烦闷起来,这周围无风无景,除了满地的泥巴和土方外,就再也没有其它的东西,更别说是什么危险,虽然没有事情发生对于现在的两人是件不错的好事,但毕竟张仁山是个闲不住的人,只是这么漫无目的地往前走,他是真的有些受不了。

    心中有些憋闷张仁山便是对着前面的三儿道:“咱们要不然爬到那些高处的地面上看一眼吧!”

    “怎么了?仙儿那地方我们爬上去做什么啊?”三儿听着身后张仁山的话便是扭着头停住了脚。

    张仁山眨巴了几下眼望向了已经停下不在走了的三儿而后道:“我就是……没事了接着走吧!”

    三儿看了张仁山一下也是没有说什么,转过了身便是继续朝着前面而行,张仁山看着三儿又走了嘴中是深深地呼出了一口气,他其实也不想这样,可刚才这一路过来两人基本都是没有一句话语,实在憋闷间他才是找了些话来说。

    三儿在前头走其实他这心比张仁山还要烦,这路一直不到尽头,还有多少要走三儿也是不知,前方会不会有危险三儿也是没办法去判断,几种疑虑加在一块搅闹的三儿是不得安宁。

    沉闷的又是行了一段,张仁山是实在有些受不了了,身子一动便是狠狠的用脚跺了一下那地上的土方,三儿在前头感觉到了身后的震动便是感觉回过身看了两眼,瞧着张仁山一点事也没有他便是开口道:“刚才怎么了?”

    “哦!没事就是那个……我踩重了”张仁山眉头稍微皱了一下看向了三儿解释道。

    “踩重了?仙儿你这也太大劲了吧!”三儿看了张仁山一下,又是好好的回忆了一番刚才那地面的震动,基本就跟人摔在了地上一样。

    张仁山也是笑了笑开口道:“我这不是扛着一个锥子嘛!”

    “哦!也是”三儿听着张仁山的话又是瞧了一眼那锥子,稍微地点了点头便是回过了身,正要往前接着走的时候,张仁山却是一伸手拽住了三儿的肩膀道:“三儿你看一眼旁边的那块土方,我怎么感觉咱们好像来过这里呐?”

    “你这说什么呐?我们怎么会来过这里”三儿轻轻地放下了张仁山拽着他肩头的手,而后是转过了身道。

    “不是……你看上一眼”张仁山伸手指了指在两人旁边凸出来的土方。

    三儿也是无奈了只好是跟着张仁山的意思,走到了那凸出的土方前,上眼一看三儿也是愣在了原地,这土方之上正好是留着张仁山刚才用锥子挖出的小坑,里面的泥土都是没有干透。

    稍微往后站了一下三儿是赶紧晃着眼睛看了看周围,远处昏暗一片,四周也是朦朦胧胧,张仁山站在一侧扛着那锥子便是开口道:“三儿那是不是我刚才捅过的方泥巴?”

    “好像是……不过咱们怎么会……等等……难道说我们一直是在不断的重复走一样的路,所以才会没有尽头,可这也不可能啊!”三儿眉头皱着嘴中是不住的嘟囔道。

    张仁山听着话脸上却是忽然的一阵轻松,转着身子便是坐在了地上,摆着手是叫着三儿走到他的身旁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