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志通鉴 第三百零七章 夜不能寐
作者:张道仁的小说      更新:2017-10-23
    迷迷糊糊的三儿眼前是一阵的发昏,可脑子却是十分的清醒,稍微侧头看了两眼,张仁山坐在一边也是开始打起了瞌睡。

    黄沙之地的夜晚几乎跟到了寒冬没有什么分别,要不是两人生了火恐怖都得被周围的寒冷活活冻死,万幸的是到了晚上周围没有什么风丝,这生起的火堆也是安然无恙的可以燃烧,要不然那可就有些要费事了。

    三儿稍微睁开了些迷糊的双眼强撑起手是拍了拍张仁山的肩头,张仁山坐在一旁呼噜都已经起来了,被三儿一推便是立即恍了一下神惊醒着道:“怎么了?那蝎子又来啦?”

    “没有……只不过我为什么这么困呐?”三儿将搭在张仁山肩头的手重新收了回来而后道。

    “这……这事情你问我,我也是不知道啊!兴许是咱们这一白天都太累了,所以闲下来后就发困呗!”张仁山被三儿问的莫名其妙,想了些理由便是回了话过去。

    三儿听着言语也是打起了几分精神晃了晃头而后道:“不对……咱们现在是在梦境中怎么可能还会犯困,这里面……有问题。”

    张仁山在一边看了看三儿微微地站起了身,刚要说上两句时他是又一屁股重新坐回到了地上,三儿以为张仁山是没有站住正要上手扶他一下时,张仁山却是摆着手一脸焦急地对着三儿道:“这这这不对啊!我这怎么使不上力气了呐?”

    “什么?”三儿没懂张仁山是什么意思,撑着手臂是往其身边稍微移了移而后接着道:“使不上力气?你不会是刚才睡糊涂了吧?”

    “谁睡觉了!我就是闭上眼稍微歇息一下,不过三儿我现在真的使不出什么劲来”张仁山眉头紧皱着看向了三儿便是道。

    三儿听着话语也是尝试着动了动自己的身子,一切还算正常只不过就是不停的犯困,稍微抖了抖手三儿便是对着张仁山道:“你别闹了,我这都没什么事,你这能有什么的。”

    “不是……三儿我这真的没有骗你,我刚才起身的时候脚下都是直发软,这肯定是出什么事了”张仁山见三儿不相信自己说的话,只好是又撑着身子重新地站起身,可这次张仁山却没像刚才一样重新坐回到地上,而是直接躺下了。

    三儿在旁一瞧也是一惊,赶紧爬到了张仁山的身边而后道:“你这到底怎么了?”

    “三儿……我这腿好像没知觉了,你帮我看一看”张仁山伸手指了指自己的双腿,三儿赶忙是凑到了近前撩开裤子稍微往里一看,张仁山的两腿已经是变为了一片烟褐色,就跟缺了血一样,稍微用手一摸触感冰凉没有任何温度,就跟死人腿似的。

    震惊之下三儿立即是离开了些而后对着张仁山道:“没没没……什么事!就是你坐久了,可能腿麻了吧!”

    “是是是吗?那我怎么感觉不太对呐?”张仁山动着身子就想要起来瞧上一瞧,可三儿却是急忙拦住了他道:“你就别乱动了,都说自己使不出力气,你还不省着点来。”

    “哦……也是”张仁山听着三儿的言语便是又重新躺回到了地面上。

    看着张仁山重新躺下三儿也是暗暗地送了口气,到不是三儿不想叫张仁山知道他的双腿已经废掉,而是现在这种情况发生的太过突然,你要说是一点一点出现这种状况,三儿也是能够接受得来,可现在这就是忽然一下,别说是三儿能不能承受了,就张仁山这种脾气只要是知道自己双腿已废,那肯定是会受不了的,吵闹这都是小事,三儿就怕张仁山做出什么极端的事情来,到时候别两人还没找到出去的办法,就因为这事情留在此地了。

    咽了口唾沫三儿看着暂时安稳的张仁山,想着要怎么跟他去说这事,可琢磨了好半天三儿也是没有想出什么好一点的说词,到了最后三儿也是没办法了,这事情也没招去拖着,只要天一亮不用三儿讲,张仁山就算再笨只要他一动就会发现得了,眨巴了几下眼三儿是又拍了拍张仁山正要告诉他腿的事情时,假小月却是忽然又出现在了两人眼前。

    随着身影而下脚还没落地这话语便是先到了:“我说你们也是够胆大的,这地方的晚上你们也不找地方躲一躲,我要是不来你们可就真的没办法出去了。”

    “什么意思?”张仁山听着话音稍微侧头看了看,见是假小月又来了他便是想着要站起身稍微防备一番,可就在张仁山一动的那一刻,三儿是赶紧上手摁住了他道:“仙儿你别乱动了,我来就行。”

    “你?好吧!我还真不想乱动,躺着这地方太舒服了”张仁山见三儿急躁的要替自己上前便是安然的又重新躺回到了地面上。

    三儿稍微抹了一把头上的汗水,现在要是让张仁山知道自己腿的事情,那可是不知得多么糟糕。

    稍微抬起头三儿也是尝试着从地面上爬起了身,到也没有什么不适感,转了转身子便是开口道:“您老又来做什么啊?咱们不是还没把那东西解决吗?”

    “的确没有,不过在解决那东西之前,你们先把命保住再说吧!”假小月一边说着话一边是轻轻地把手一抬,一道犹如灰烬般的烟气是将两人团团围在了其中,张仁山一看周围起了烟尘便是以为这假小月要对两人出手正要挣扎起身时,三儿却是低下手来对着其摆了摆而后道:“别担心!”

    “别担心?三儿你……”还没等张仁山把话说全,两人便是被那灰烬般的雾气直接一裹,而后飘飘摇摇的就飞到了半空中,随着假小月手中一摇两人便是被直接重新送回到了那黄沙古城的一间破败的房屋中,摇着头三儿是先看了看左右,虽然没有了外面那吵杂的风声,但周围残破的墙壁还是让三儿直接认出了这是什么地方,假小月踏着脚是站到了地面瞧着两人便是道:“行了,这地方算是比较安全了,不过你们两个可千万别从这里出去,等到白天再说。”

    “哦……那先谢谢您老了,不过我还得问您一下,为什么要带我们来这呐?”三儿看着假小月便是带着笑意的问道。

    “为什么?你说呐!”假小月说着话便是将张仁山的一条裤腿直接掀了起来,犹如烟炭般的坏死的腿部便是直接暴露在了张仁山的眼前,三儿在一边都傻住了,他最不想的发生的事情,结果还是发生了,随着一阵惊喊张仁山是赶紧用双手狠狠地拍了拍自己的双腿道:“这这这……到底怎么一回事啊?三儿你不是说……我……”

    看着语无伦次的张仁山,三儿也是感觉有些闹心稍微一瞪眼便是看向了那假小月道:“您老到底是什么意思?”

    “我就想告诉你们,这地方的晚上可是不能轻易的暴露在月光之下,能找地方躲就找地方躲”假小月说完话便是一个闪身准备飞走,可它刚离开一阵便是又扭头回来道:“对了……他的腿没事的,只要到了白天就能直接复原,不过你们可是得小心了,过了明天如果你们还没有寻到出去的路,那我可没招在保着你们了。”

    三儿听着话语便是偏头看了看走了一半又回来的假小月,稍微点了一下头也是没有说什么,假小月到是也不想多待,一晃身子便是又消失在了两人眼前,张仁山坐在地上也是听见了那假小月的话,虽然心中稍微安稳了不少,但他还是一脸的愁容,三儿在一旁看着张仁山知道他还是有些难受便是一句话都没有去说,残破的屋中也是安静了好久,直到天上都已经开始泛起了鱼肚白,张仁山才是开口对着三儿道:“我这腿什么时候能动啊?”

    “快了吧!?假仙姑不是说到了白天就能自行恢复嘛!咱们不用着急再稍微等一等”三儿随着张仁山靠着身后的残墙坐在地上道。

    “三儿你说实话,之前在那火堆旁时,你是不是早就已经……”张仁山没有把话说出来扭着头是看向了三儿。

    三儿也不想多说别的事实就是如此无需多做狡辩,叹了口气三儿是点了点头道:“我那个时候的确是知道了,不过我当时主要是怕你情绪失控,所以才几次三番的阻拦。”

    张仁山听着话也是没有再说别的稍微抬起一只胳膊便是拍了一下三儿的肩头道:“你以后这事情就直接说,我还是能挺得住的。”

    “得了吧!你要是能挺得住,刚才被那假仙姑掀裤腿的时候怎么还失控的大喊了一声呐?”三儿侧头看了看张仁山开口问道。

    张仁山听着话脸上是立即尴尬了一下伸手挠了挠头便是道:“这个……我我我……我是怕那假狐狸动手伤人,我喊声话吓吓它不行嘛!”

    “可以……可以……勉强接受”三儿一脸坏笑的点了点头,张仁山看着三儿的样子也是跟着笑了两声。

    随着太阳再次升起,张仁山发烟的两腿也是跟那假小月说的一样,由乌烟一片逐渐的透出了几分血色,到了最后也是变回了原本的样子,在三儿的搀扶下张仁山是靠着墙壁慢慢地站了起来,晃了晃两脚感觉一切正常,张仁山便是在这残垣断壁中稍微地活动了一番,三儿在一旁安静地瞧了一阵看着张仁山恢复如初便是道:“好了吗?”

    “行了!我这又活过来了”张仁山迈着两腿在三儿面前是上窜下跳。

    “行行行啦!你这跟个猴一样,动来动去的干什么,要是好了咱们赶紧接着走吧!”三儿被张仁山晃的直眼晕,实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张仁山也是傻傻地笑了笑而后道:“我这不得好好适应一番啊!你腿要是坏了,也得跟我一样。”

    “我腿可坏不了”三儿摇着头便是伸手扒着一侧的残墙破口往着外面稍微看了看,风沙暂时未起周围也是平静的厉害,迈着脚三儿正要从这破口中爬出去时,张仁山却是在其身后忽然一拍大腿道:“糟糕!咱们把那东西又忘在地上了。”

    “什么啊?”三儿侧回头看了看张仁山疑惑的问道。

    “就是……那个……棍子!”张仁山一时间还想不起那东西到底叫什么,只好是随便说了一个形状相近的东西。

    “哦!那锥子是吧!没事……咱们有个专门送货的在,丢了也不要紧,指不定什么时候就给咱们送过来了”三儿也是懂了张仁山在说什么脸上微微一乐便是道。

    “可也是……你说那假狐狸到底是什么来路啊?它之前又要打我们又要杀我们的,可昨晚却是又来救我们,三儿我怎么感觉这里头有点奇奇怪怪的”张仁山看着三儿眼神中也是充满了疑惑。

    三儿稍微叹了气摇着头是从那破口中爬了出去,等着张仁山也是从中钻出后三儿才是开口道:“这事情……我也没闹明白,不过咱们也得多亏了人家的照顾,要不然咱们两个昨天晚上就得都死在外面了。”

    “说的也是……那现在怎么办啊?是找那蝎子还是怎么着?”张仁山晃着头看了看两人的周围,无数残墙遍布明显两人现在是又回到了那黄沙古城。

    三儿也是没想到两人能够再次回来,看着周围既熟悉又陌生的断墙残垣便是道:“蝎子的事情咱们现在还没办法解决,不过既然咱们又回来了,那就不如先看看那盆地再说。”

    “也好!反正咱们想找那蝎子也没地方能找”张仁山听着三儿的话便是稍微地点了点头,两人便是一转身开始沿着周围的断墙朝着古城深处而去。

    摸过了几处废墟三儿和张仁山便是又到了那巨大的岩石盆地旁边,俯身往里一看,这盆地之中已经是灌了不少的黄沙,不过由于现在周围的大风已经停止了刮动,所以流向这盆地中的黄沙也是逐渐的停住了,站住了脚张仁山是偏头瞧了瞧,原本两人下去这盆地中就是飞往高处才行,这次要是还想下去,也得跟之前一般。

    到也不用张仁山开口去说,三儿便是将脚下云一点带着张仁山便是飞往了半空,两人往着下头看了看,这岩石盆地里面的建筑几乎有一大半都已经被黄沙掩埋,再想进去都是难上加难,不过好在周围的风停了,也是有些建筑还露在外面,驾着脚下云三儿便是带着张仁山轻轻地落在了这盆地中还没有被黄沙掩埋的地方,两人刚一从那脚下云上下来,就听周围是忽然传来一阵撕裂之声,就好像有哪里崩塌了一样。

    晃着头张仁山赶紧是看了看两人的四周,可怎么瞧都是没有什么发现,正不知声音来源时,这黄沙之地上空便是又传来了大风呼啸的声响,闻得声音三儿是赶紧一拉张仁山打算带着其从这盆地中飞身出去,毕竟此处已经没有像之前一般安稳了,可就在三儿伸手去拉张仁山的那一刻,这盆地的地面却是忽然一阵抖动,一只螯钳破土而出,张仁山和三儿都是看得傻了,这烟甲蝎子早不来晚不来偏偏等到这个时候出现,这简直就跟雪上加霜一样。

    情况紧急三儿也顾不得那么许多了一拽张仁山的衣襟便是带着其从这盆地中冲了出去,可等三儿刚一飞到半空,一阵狂风便是直接打在了两人身上,摇晃之间三儿也是没有稳住那脚下云,带着张仁山一块两人便是一头又扎回到了那岩石盆地里。

    好在三儿飞得也不算太高,两人摔落而下后地上还是较为柔软的沙土,虽然没有受到什么伤,但现在的情况也是不容乐观,那烟甲蝎子随时都有可能破土而出,到时候两人就算想跑都没办法从这里出去了,踉跄的从黄沙上站起身,张仁山是赶紧走到了三儿的身边,伸手一拉便是将其从黄沙堆里拽了起来。

    两人看着那从地下露出的螯钳,虽然紧张万分但现在可由不得慌乱一寸,稍微镇定了一下三儿便是对着张仁山道:“看来今天的恶战在所难免了,仙儿一会等着那蝎子出来咱们就兵分两路,它那体积太过庞大,我们要是分开对付它,它肯定没办法照顾周全,只要你我找到它的一个软肋咱们就有机可乘。”

    “这事你就瞧我的吧!老子我早就想跟这蝎子过过招了”张仁山站在黄沙堆上摩拳擦掌的跃跃欲试。

    三儿看着张仁山虽然知道他天不怕地不怕,但这毕竟是个庞然大物,不跟那地龙一样可以勉勉强强的去对付,焦急间三儿想着劝张仁山两句叫他多做小心以免出事,可就在他要开口的时候,张仁山却是伸手一指那从地下钻出来的螯钳道:“三儿你快看看,这是怎么了?”

    三儿听着话语便是立即转过了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