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志通鉴 第三百章 黑甲蝎子
作者:张道仁的小说      更新:2017-10-23
    盆地中之前由于两人和那地龙的激斗已经是掀起了不少的沙尘,可现在由于那地龙钻身到了地面之下,这些飘荡的沙尘都是逐渐的平息了下来,张仁山一拳打在地面之后,站在原地等待了好久都是没有看见那地龙重新冒出头,他正奇怪之时三儿却是在半空中高喊道:“仙儿你看那边。”

    话语过来张仁山赶紧是一扭身子抬头看了一眼三儿,只见其正伸手指着盆地的远处,顺着三儿所指的方向张仁山远远地眺望了一下,只见那地龙正破开黄沙甩着头冲了出来,张仁山见状赶紧是最好了准备,以防那地龙的冲撞之力。

    可稍微等了一小会儿,那地龙却是根本没有对张仁山这边有什么动作,反而是在那黄沙地上不断的扭动着身子,随着这地龙每一次的摇晃,四周的岩石高坡都是不住的往下碎裂,稍微瞧出了一下苗头飞在高处的三儿便是一转身子落在了张仁山的身边道:“咱们要不要过去看一看啊?”

    “先等会再说”张仁山也是有些好奇,但他又怕这是那地龙生出的诡计目的就是想将两人吸引过去。

    站在地面两人也是无事可做只能是看着那地龙在远处不住的翻身折腾,随着那地龙身躯摇晃来摇晃去,被它溅起的沙尘也是随着风吹到了两人旁边,三儿看着那些沙尘过来了便是一伸手拽了张仁山一下,而后两人便是飞身到了稍微高一些的地方,好能避开那些沙尘的吹袭。

    脚下云飘飘摇摇三儿是看了看远处那地龙,身子扭成一团就好像痛苦万分一般,实在有些搞不清状况三儿是只好对着张仁山道:“这地龙到底是怎么了……仙儿你之前用了多大力道啊?”

    “没用多少啊!难道是因为我在它身上开出了两个洞,让这鬼孙子受了内伤?可也不能啊!之前它可是带着半残的脑袋还和我们斗呐!”张仁山也是摇头不解,可现在两人又不敢轻易地过去察看,只能是飘荡在半空瞧着那依然翻着身子不断甩着脑袋的地龙。

    由于高处的黄沙大风没了残墙的阻挡,吹袭的也是越来越厉害,三儿几次驾云都是险些被那大风吹落到别处,实在难以保持身子不动张仁山便是对着三儿道:“我看咱们先下去吧!这上头也是够呛能在飞了。”

    “也好……这高处实在有些危险,不过咱们要是到了地面可得小心些”三儿一边往地上落着一边是对着张仁山嘱咐道。

    张仁山也是清楚这其中的厉害自然是不用三儿来提醒,等着脚下刚一沾地他便是立即警觉的站在了一边,三儿收起了脚下云也是和张仁山站到了一块,两人现在的位置其实离着那地龙已经不算太远,可为了谨慎起见三儿还是没有叫张仁山靠过去,两人站在一侧也是静静地瞧着那地龙的变化。

    随着时间过去了好久,那地龙也是不再折腾了一抖身子便是飞快的窜向了盆地高处,张仁山和三儿一看立即是明白这地龙要做什么,不由分说张仁山便是一拍三儿的肩头道:“赶紧的……那鬼孙子要跑!”

    三儿也是知道现在可是不能就这么轻易的放过那地龙,连忙把头一点便是升起了脚下云准备带着张仁山去追那往盆地高处窜动的地龙,可还没等两人飞身起来,就听地面下头传来一阵巨大的响动,而后岩石盆地的边缘便是传来了一声炸裂,一个犹如螯钳的东西从黄沙下面直接升腾而起,狠狠地是钳在了那地龙的身子上,张仁山和三儿站在那脚下云上边都是看得呆住了,这从地下升起的螯钳足有两三间自己家院落那么大,什么东西能有这种体形,不知该跑还是该进张仁山只能是一把先点醒了惊呆的三儿而后道:“赶紧往下落,估计是有更恶的东西要出来了。”

    三儿被张仁山轻轻地一点立即是回过了神看着眼前那无比巨大的螯钳便是赶紧将脚下云落到了地面上,两人重新站回后便是向着身后退开了好远。

    这边两人找着地方躲避,而那地龙却是没有这么幸运了,身子由于被那螯钳钳住根本是动弹不得,实在没有任何的办法这地龙也是拼出了最后的力气,嘴中一含一大团的绿色烟气便是直接被这地龙吐到了那巨大的螯钳上,随着绿色烟气飘荡到了那螯钳之上,一瞬间便是腐蚀掉了一大块那螯钳上的硬甲,可这螯钳实在是太大了,地龙吐出的绿色烟气只能腐蚀掉这螯钳外面的甲壳,根本没办法伤到里面,身子依然是被那螯钳死死钳住,这地龙也是没有任何脱身的办法了,只好把头一偏用它那残缺了的蛇嘴去撕咬这巨大的螯钳,可这巨大螯钳就连那腐蚀的绿色烟气都不受,何况这地龙的撕咬了,没试了几下这地龙便是彻底放弃了挣扎。

    随着岩石盆地下头的响声越来越大,又一个巨大的螯钳是破开沙土从地面下头升腾而起,张仁山和三儿本来以为他们的位置足够安全,可一看这又多出来的一个螯钳,两人全都是一愣,等回过神时张仁山是赶紧单手一拽三儿而后飞快的跑向更远的地方,随着两人跑越远,身后那岩石盆地就犹如翻开了的水锅,崩裂声、沙土陷落声、狂风吹袭声、几种声音夹杂在一块根本是没办法分得清,也是不敢回头去看,张仁山只能是带着三儿一路往前疾奔,等着到了一个差不多的位置,张仁山才是敢稍微停顿一下,转过身子两人是向着后面仔细的瞧了瞧,只见那岩石盆地之前立着高塔的位置,已经是裂成了两半,一个犹如半个岩石盆地大小的烟甲蝎子正从那裂开的地方往外探着头,至于那地龙也是被这蝎子的一只螯钳死死钳住,嘶吼声此起彼伏可又能有什么用,这地龙已经是陷到了绝境。

    张仁山和三儿稍微看了看虽然是出了一口松快气,但这烟甲蝎子到底是好是坏两人却还是不知,万一这蝎子将地龙解决掉后再来对付两人,那可就真的要出人命了,不说是这烟甲蝎子的体积,就是它那一对巨大的螯钳张仁山看着都是有些发虚,实在不知如何是好张仁山只能是一偏头对着三儿道:“三儿一会要是这蝎子冲着我们来了,咱们就赶紧跑。”

    “你这话说的,难道你还想跟它打不成吗?”三儿感觉张仁山说的话就是废言,这足有半个岩石盆地大小的烟甲蝎子两人根本是不可能前去交手的。

    张仁山也是感觉自己有些说错了便是尴尬的一笑而后看向了那烟甲蝎子的方向,地龙此时已经被那烟甲蝎子牢牢地钳住,任凭其怎么折腾都是无用之功,烟甲蝎子在那地面上的断裂处观望了好久才是慢慢地爬了出来,一抖身上沾着的无数沙石,这烟甲蝎子的毒尾便是露了出来。

    高而挺立在黄沙大风中这蝎子尾就如同一座耸立的烟色石塔,张仁山和三儿互相看了看也是不敢说别的了,这烟甲蝎子的尾巴就足有一间房屋大小,真要是交手估计没有几下两人就得被这烟甲蝎子直接收拾掉。

    这边两人还站在远处观望着,那烟甲蝎子却是螯钳一动将那地龙送到了自己的面前,另一只螯钳顺势而上也是钳住了那地龙的尾巴,一个拉扯这地龙的身子便是直接被两只螯钳拉成了一条直线,稍微停顿了一下这烟甲蝎子便是把尾巴一低而后对准这地龙的身子便是狠狠地一刺,只在一瞬间地龙原本还撕咬着那螯钳的头便是立即垂落了下来,稍微用两只螯钳晃荡了一番,这烟甲蝎子便是将那地龙活生生地扯成了两截,而后递到了自己的面前开始咀嚼了起来。

    张仁山和三儿看了两眼都是身子一阵发凉,那地龙怎么说也是跟两人搏斗到了现在,可这烟甲蝎子却是轻轻地一下便是轻易地解决了,实在不敢多待张仁山是立即对三儿道:“咱们赶紧走吧!我估计这蝎子吃完那鬼孙子该吃我们了。”

    “行……”三儿没有多说别的,一动脚下便是拽着张仁山要飞出这岩石盆地,可两人还没来及动,一个身影便是从半空中直接落到了两人身边。

    张仁山和三儿本来就被这烟甲蝎子惊得够呛,现在忽然从空中来了一个人,两人都是警觉了万分,正要仔细观瞧那从半空中落下的人时却是听其开口道:“你们这祸还没闯够啊!怎么还把这东西放出来了?”

    “它它它……”张仁山磕巴了好几下都是没能说出话,好在三儿还是有些冷静便是开口道:“这东西可不是我们放出来的,是那地龙惹的祸。”

    “嗯!?你不是被我……”来到人正是之前两人见了几次的假小月,它瞧见三儿完好无损也是有些吃惊。

    “这您就别管了,现在这蝎子反正是出来了,您要是想找谁惹的祸,您最好是先叫这蝎子住嘴,要不然那闯祸的家伙可是马上就要被吃了”三儿伸手指了指那烟甲蝎子而后对着眼前的假小月道。

    “不是你们吗?”假小月也是有些不太相信,可看着三儿不断的对着那烟甲蝎子指指点点,这假小月也是只能转头看了过去。

    张仁山在一旁听着那假小月的话便是稍微平复了一下心情而后道:“我们?我们要是有那能耐就不会被那鬼孙子追着跑了。”

    “算了!跟你们说这些都没用,反正这东西已经跑出来了,你们可是得替我解决掉,对了!我刚才正好将一些破东西从那黄沙中翻了出来,看一看是你们的不?”假小月说着话便是一扬手将一根锥子和半截手臂甩在了地上,张仁山低头一看便是赶紧道:“这……你到底是干什么的啊?”

    “我?哼……”假小月看了两眼张仁山而后一努嘴接着道:“我干什么你们不必知道,总之这地方不能有凡人的杂物。”

    “这是杂物?”张仁山一边伸手捡着自己的胳膊一边是看向了那假小月,三儿也是知道这其中的事情,毕竟他都死在过这假小月手中一回,赶紧一拍张仁山的肩膀三儿便是对着那假小月道:“您老可是真会甩事情,这大蝎子您叫我们去解决,您不会是打不过才叫我们去送命的吧?”

    “你……行!我不跟你们这两个杂碎多说废话,打不打得过我自己知道,你们要是想从这里出去,就把这东西的事情给我解决了”假小月说完话便是一个闪身不见了踪影。

    张仁山在地上刚把手臂重新接好,看着那假小月直接走了便是立即嘟囔道:“这他娘的是什么人啊?我们还得听它说话,杂碎?我看你才是杂碎呐!”

    三儿在一边稍微摆了摆手眉头一皱便是开口道:“行了啊!你就少说两句吧!在这梦境中咱们还真的得小心点它,这人咱们暂时还惹不起。”

    “不是……三儿它到底什么来路啊?”张仁山听到此处便是稍微愣了一下,三儿的话语充分的说明了他知道这假小月的一些事情,要不然三儿也不会这般的去言语。

    “什么来路咱们一会再聊吧!那蝎子好像已经注意到我们了”三儿赶紧一伸手便是拽着张仁山要往高处而去,可张仁山正等着自己的手臂重新长好被三儿这么一拽身子立即是一个踉跄,直接是摔在了地面上,三儿看着张仁山摔倒便是上手去扶,可就这么一会儿的工夫,那烟甲蝎子便是吃完了那地龙,转着头看向了两人这边。

    两只巨大的螯钳上下挥舞,身下一动这烟甲蝎子便是直接冲向了两人所在的地方,眼看着那烟甲蝎子急奔而来,三儿便是死命的拉了张仁山一把,而后是脚下一点踏云而起,张仁山断的那条手臂已经是重新长好,在飞走的一瞬间他还不忘将那锥子重新拿在了手里。

    两人高高飞身而上,可那烟甲蝎子由于体形太大,两人都飞到了半空也是没能逃开那两只螯钳的范围,随着一阵疾风扫来,三儿是赶紧动身躲闪,张仁山站在其身后不住的偷瞄着下面,螯钳挥舞过来时他便是指挥着三儿去躲避,就这样极快的飞了好久,两人才是勉强的跟那烟甲蝎子拉开了一段距离。

    稍微松了口气张仁山便是转着头对着三儿道:“赶紧走吧!现在那蝎子好像暂时追不上我们了。”

    “嗯!”三儿答应了一声便是又加快了一丝飞动的速度,两人正以为已经摆脱了那烟甲蝎子的追击时,黄沙下面却是一阵翻滚之声传来,一节蝎尾陡然而立,直接是挡在了两人的正前方,张仁山和三儿一看全都是傻住了,想不到这烟甲蝎子虽然在地面上行走困难,但只要钻地之后那是比任何东西都要迅速,勉勉强强避开那烟甲蝎子的毒尾,三儿正要转个方向继续飞奔时,一只巨大的螯钳是从地面直接升腾而起对着两人的脚下便是夹了过来,眼看着要中招三儿是一个急闪躲到了一旁,不过这螯钳实在太大,即使没有夹到两人,那掀起的气浪也是将张仁山和三儿从半空中掀飞到了地面上去。

    刚刚砸落在地张仁山是立即翻身而起,奔到了三儿的一边一伸手是将其从地上拉了起来,两人也是顾不得那么许多了,随便找了个方向便是先一路跑了过去,可那烟甲蝎子就像是认定了两人一般,在其身后那是紧追不舍,由于身形巨大这烟甲蝎子行动起来便是掀起了层层沙土就好像是海边翻滚的浪花一样。

    张仁山和三儿也是没有时间回头去看,只能是闷头朝着眼前一路狂奔,等着差不多了张仁山便是对着三儿道:“赶紧飞起来。”

    三儿听着话语脚下立即是升起了云朵带着张仁山就准备再一次的往高处而行,可那烟甲蝎子就跟事先知道了一般,立即两螯钳一动是在半空中形成了一道旋风,两人还没等飞多高便是被那螯钳形成的旋风重新刮回到了地面上,眼看着那烟甲蝎子就要到达两人身旁,张仁山是实在没有别的办法了,只好对着三儿叫道:“我去拖着它,你赶紧跑。”

    三儿一听张仁山的言语便是一个闪身冲到了他的面前而后道:“你疯啦!这东西你怎么拖,那地龙都没办法跟这蝎子打,赶紧跟我接着跑吧!”

    张仁山看了两眼三儿而后一转身子便是道:“跑……我可是不再跑了,在怎么逃这蝎子也能追到我们,三儿你身子弱脑袋灵,先走也是能想出一些办法来,我这边就拖着它,等你有了办法咱们在一块解决这东西。”

    “你别废话!先走什么……你就是想叫我能够脱身罢了”三儿不管张仁山是否愿意伸手一拉便是强拽着他继续朝前而行。

    两人身后那烟甲蝎子已经是逐渐临近,身形巨大遮天蔽日这烟甲蝎子每移动一步黄沙之地的地面都会跟着其颤抖一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