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志通鉴 第二百九十五章 身陷沙城
作者:张道仁的小说      更新:2017-10-23
    张仁山一直在搜索着可以通往这岩石盆地中的道路,可他都走出去了好远却是一无所获,瞧着在那盆地中高矮错落的房屋建筑,焦急间张仁山也是没有任何的办法,晃着头他是只好又回到了三儿的身旁,想着跟其商量一下要不要两人分头朝着这盆地两侧转一转。

    三儿此时正在思考这盆地到底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建筑,根本无心去管张仁山的事情,等着人到了他的旁边三儿才是稍微注意到了张仁山的动向,转过脸三儿是看向了张仁山开口道:“怎么了?”

    “这地方好像没有下去的路啊!”张仁山伸手指了指两人前方的那硕大的岩石盆地道。

    “不可能,这地方这么多的房屋之前肯定是有人住的,要是没有上下的阶梯那人怎么从这里头出来,你肯定是没看见再好好找一找”三儿感觉张仁山说的话实在可笑,这盆地幽深往下,要是没有上下的路,人在里头不就得憋死了,再说了这地方终归是在黄沙地的深处,食物饮水必然是首要的问题,这岩石盆地虽说没有外面的沙土侵袭,但里面的人要是想生存就必须先解决吃喝这两件大事,自然这盆地是肯定通着外面的,不可能没有上下的地方。

    “我找了啊!好像真的没有”张仁山摇着头目光是看向了自己的身后,他也是感觉挺无奈的,毕竟自己刚才都快绕着这盆地一圈了,可就是没看见有任何能下去的地方。

    三儿可是不相信张仁山的言语,身子一动便是伸手对着张仁山摆了一下道:“你就没好好看,这地方肯定有上下的通道,得了我陪着你走一下吧!”

    张仁山本来就是想叫着三儿一块陪着他寻找的,现在一听三儿自己要求去寻下去这盆地的道路,张仁山可是乐得自在赶紧点头答应了。

    两人不由分说便是开始绕着这古城废墟中的岩石盆地走了起来,一路上张仁山的嘴就是没闲着,毕竟他之前也是走过了一段,看见了什么他就跟三儿好好的说上一说,就好像他是这地方的老熟人一样,三儿可是不想听张仁山在一旁的瞎嘟嘟,随便应付了几声便是低头看着那下面的岩石盆地寻找着可以进到其中的地方。

    走过了几处稍微凸起的地面,三儿忽然是感觉到了一丝不对,正要扭回头看时张仁山却是贴了过来道:“三儿你看那下头好像有的房子还是完好的。”

    “哦……哪几间?”三儿被张仁山一句话打断了思考便是开口询问道。

    “就这几间”张仁山伸手指了指两人一旁的那岩石盆地里头,三儿是顺着张仁山的手指方向稍微地瞧了瞧,只见在那盆地中有那么几间房屋还真的是跟张仁山说的一样,保存的非常完好而且看着就跟刚刚建立起来的一般,稍微盯着瞧了一会儿,三儿便是点了点头道:“看来这地方应该是这片黄沙地中最为安全的所在了,这盆地中的房屋几乎没有受到多少风蚀的损害,要不然也不会到现在还这般挺立完好。”

    “就是……三儿你说这地方到底是什么人建造的?难不成这梦境中之前还有过辉煌?”张仁山掂了掂手里的那锥子而后是看向了远处道。

    “这个我就不清楚了,不过假仙姑不是告诉我们这地方之前的确是座大城,但是后来被黄沙吞没了嘛!”三儿摇着头他也是没办法回答张仁山的话,但至少他是知道这地方肯定是有人建立起来的,而不是什么虚假的幻影。

    抬头稍微看了看半空,三儿想着要是在找不到下去的方法他就打算带着张仁山冒险踏云飞到那盆地下头去,可稍微朝着半空看了一阵三儿就是把这种想法打消了,黄沙之地的半空几乎全都是飞舞的细沙,要不是这盆地周围有大量的残垣断壁阻挡,这地方早就得被这半空中的沙砾埋进地下了。

    眼看着也是无奈三儿便是伸手推了张仁山一下道:“走吧!咱们还得想办法下去呐!”

    “我知道啦!”张仁山正站在那盆地边往着里头探望着,在听见三儿叫他后便是转过了身子跟着其一块又在这盆地周围开始寻找能下去的路了。

    风声见缓三儿也是稍微停顿了一下身子,抬头看了看天上便是回身对着张仁山道:“机会来了……仙儿你赶紧抓住我。”

    张仁山可是不知道三儿是什么意思,但他又不知道该怎么问,无奈之余张仁山便是伸手抓住了三儿的一只胳膊,这边张仁山刚刚站稳,三儿那头便是脚下一踏一朵白云便是从地上直飞而起,带着两人便是一飞冲天,张仁山之前也是没少跟着三儿飞了,不过这次三儿飞起的实在有些太过焦急,由于速度太快张仁山可是被三儿惊了一大跳,不过他紧抓着的手却是依然没有松开。

    稍微离地面高了些,三儿是转头看了看下面,黄沙之地绵延无边一眼几乎是看不见尽头,除了满地的黄沙外就剩下黄沙了,根本是没有别的东西,偏头间三儿又是看了看刚才两人待着的那座古城废墟,岩石盆地深陷其中位于这古城的正中心,这盆地有些像是一个天然的湖泊干涸之后的样子,不过由于这岩石盆地现在被大量的房屋覆盖,之前到底是什么模样三儿也是看不出来了,不过这古城废墟的样貌三儿还是大概能瞧的清,围着这岩石盆地这黄沙中的古城废墟是成东西走向的,基本在沙地上是画出了一条长长地直线,南北两侧建起了两面高耸的岩墙正好是护住了这古城中的一些建筑,但只可惜由于时间过长和风蚀日晒,这古城除了那岩石盆地外面,四周的建筑几乎都已经损毁殆尽了,张仁山和三儿来这里之前也是没有注意到这么多,现在飞到了半空三儿才是能看见这古城的全貌,美不美观暂且放到一边,三儿看着脚下那古城废墟就是一阵的奇怪,问题依然是没有任何的改变,就是这古城废墟到底建来是有什么用,既然是在梦境那做什么都是手到擒来,就连三儿对这里一知半解的人也是能看出了个大概,可这黄沙中的古城按照假小月的说法,就是一点一点建立而成的,可梦境中怎么会有这样的东西存在,三儿就是闹不清这一点才是苦恼万分。【】

    张仁山一直是用手攥着三儿的一只胳膊,他几次都想要攀到三儿的那朵云彩上,可每回都失败了到了最后张仁山也是不想再试了摇着头便是对着站在那白云上的三儿道:“我说咱们还得在这里悬着飞多久啊?要么赶紧下去要么去别的地方,你赶紧拿个主意行不,我这两只手都快麻了。”

    “仙儿你别着急我再想一想”三儿眉头皱着他现在可是不想就这么再次落下去,毕竟这古城的疑问还留在他的脑海中,如果不解决了三儿可是得闹心死。

    张仁山一听还得在这云彩边挂一阵便是立即开口道:“那也行……不过你得先把我拽上去吧!我这都要攥不住了。”

    “差点把这事给忘了,你先等会啊!”三儿一边说着话一边是将张仁山从自己脚下的云彩边拉了上来,等着他坐稳后三儿是低头再一次的看向了下面。

    张仁山手上是松了劲便是偏头看了看地上,瞧着那之前两人待着的古城废墟便是对着三儿道:“这到地方好玩啊!怎么感觉有点像个盒子呐?”

    “盒子?”三儿听着张仁山胡乱的言语便是赶紧又一次的低头仔细地瞧了瞧,只见那黄沙地上的古城废墟修建的模样真的就如同一个首饰盒一般,那凹陷在地面下的岩石盆地就如同那首饰盒盖上的镶嵌之物,点缀在其中不失华贵但又不会影响美观。

    摇了摇头三儿也是无话可说了,看向了张仁山不知该怎么表达好,张仁山此时正摇着自己两只酸疼了的手看见了三儿在瞧着自己便是开口道:“怎么了?我身上有什么不对吗?”

    “没没没什么!不过……”三儿说到这里就是直接停住了,可张仁山见三儿欲言又止脑中一动便是胡乱猜忌道:“三儿你有什么话就赶紧说吧!是不是我又做错什么事了?”

    “不是你不是你!”三儿一边思考着下面那古城废墟的事情一边是嘟嘟囔囔的回答着张仁山的话。

    听着三儿的言论张仁山更是觉得自己办错事情了赶紧开口道:“三儿你可别这样啊!真的……我要是做了什么错事你赶紧说咱们赶快解决掉。”

    “没有……不是你的事情,我在想咱们脚下这片古城”三儿见要是自己不给出解释张仁山是不会罢休便是只好开口道。

    听到了三儿的话张仁山是一扭头看了看两人身下而后道:“这古城?”

    “对就是这古城!”三儿稍微肯定了一番而后道。

    “这古城能有什么问题不就是在梦境中嘛!”张仁山对此是毫无兴趣看了两眼之后便是一转头道。

    “你……”三儿想着解释一下可还没等他再说别的,一阵狂风袭来带着大量的沙石便是直接打在两人身上,这下来的突然三儿是一点防备都没有,两人差点是被这大风吹落到地上去,稍微站稳了些三儿是一转头顶着那狂吹而来的大风对着张仁山道:“仙儿你抓紧了咱们得赶快下去。”

    张仁山也是知道情况紧急两手一发力便是狠狠地抓进了三儿脚下的那朵白云中,三儿看着张仁山已经稳当便是一转身脚下一点而后冲着那古城中的盆地便是极飞而去。

    半空中的狂风吹袭的是越来越狠,三儿在降落间有好几次都差点没被这狂风吹到别处,好在这吹来的风暂时没有之前那般激烈,要不然两人可是没办法能在这半空中稳住多久,随着高度的降低,两人赶在这狂风变大前是总算落到了那盆地当中,脚下刚一沾地两人便是赶紧从云彩上跳了下来,张仁山伸手扑了扑自己身上的沙土,晃眼看了看半空道:“这破地方老是这么刮大风,怪不得这古城被荒废了,有点什么吃的刚到嘴都得是满口的沙子。”

    “行了你就别抱怨了,咱们能平安落下来都是万幸了”三儿抖了抖自己头上沾着的沙砾而后是对着张仁山道。

    “我看咱们是走不了了,这外头的风一刮起来就没完没了,我就说刚才咱们就得抓紧离开此处,你就是不听啊!”张仁山可是得理不饶人听着三儿的话便是回口道。

    “我错了行不!你就别嘟囔我了”三儿砸吧了下嘴也不想听张仁山的话。

    稍微抬了抬手三儿是解开了包着自己脸的衣物而后抖动了一下便是重新穿在了自己的身上,张仁山见三儿都已经松开了裹头的东西也是跟着其一块将自己头上的衣物解了下来,两人都穿戴整齐后便是开始朝着四周闲逛,反正现在也是没办法再次驾云了,三儿是跟张仁山一块在这盆地中自由活动了起来。

    高处的狂风依然刮个不停,但这盆地中却是安稳平静,除了能听见阵阵的风声外四周也是再也没有别的动静了,两人晃着身子也是走了不知多久,张仁山是看见了一座完好的沙土房,虽然有些简陋但至少这间房屋是在这盆地中保存最为完好的一座,两人也是没想那么多便是一起到了这沙土房的旁边,张仁山偏头瞧了瞧只见这沙土房的门上竟然还挂着一把生了锈的锁头,不过由于时间太久这锁头被张仁山一碰便是直接烂成了一块摔落在了地面上,三儿看着张仁山这般的粗心大意便是一伸手拦着他道:“行了……你跟着我,这东西怎么说也是有些年头了,你这一上手可是糟坏了多少啊!”

    “你急什么啊!这里是梦境这东西咱们又带不出去坏就坏了呗!”张仁山可是没觉得有什么可惜,但三儿却是不乐意的说道:“带不出就毁了是吗?做人可没你这样的。”

    “我就这样了怎么着吧!天老二我老大爱谁谁”张仁山倔脾气一上便是伸起一脚直接将这沙土房的屋门踹倒在了地上。

    三儿看着也是没话可说了叹了口气道:“你呀!”

    “嘿……”张仁山傻乐了两下便是一转身子对着三儿一比手接着道:“你先请……免得我再弄坏了别的东西。”

    “现在叫我来了是吗?好吧!”三儿也是没辙了,看着张仁山在一边耍着性子只好是一探身进到了这沙土房中。

    转着头三儿是稍微地看了看,只见在这沙土房中,几乎没有什么可见的摆设物件,就连最为基本的桌椅都是没有,唯独是在这房中的角落边立着一根类似棍棒的东西,不过这棍棒实在有些太多纤细,只有人的小拇指粗,三儿本想着上手摸上一下,但他又怕这东西和那锁头一样一碰便会碎落在地上,只好是暂时没有去动。

    张仁山立在门边歪着头看着里面的三儿便是开口道:“怎么样了啊?有什么东西没有?”

    “有……不过就是一根细木棍”三儿回着头是看向了张仁山道。

    “细木棍?我就说这地方没什么好东西,一根破棍子留给我们了,三儿我看咱们还是赶紧换个地方吧!”张仁山说着话就像赶紧动身离开,可三儿哪里会同意就怎么走开赶紧是一晃身子走到了那沙土房的门边道:“仙儿你别着急啊!咱们刚到这盆地下头,有些事情得慢慢来,你等我在看一看的。”

    “好好好……你看吧!”张仁山有些不耐烦的说道。

    三儿也是不想再去搭理张仁山便是转过了头瞧向了那角落旁的细木棍,可等着三儿目光扫过去的时候,那原本角落里立着的木棍却是悄然无踪了,这下三儿就是稍微惊了一下赶紧向后退了两步轻声地对着张仁山道:“仙儿这地方有问题。”

    “啊?什么问题啊?”张仁山一脸的不以为然嘴中也是慵懒的说道。

    “真的有问题,你就别闲着了小心点”三儿听着张仁山说话的语气心里都是已经烧起了火,想着要跟他解释可三儿又怕这屋中再次出现了变动自己没办法第一时间察觉。

    张仁山站在了门边也是感受到了三儿言语中的紧迫微微的一探身子看着屋中便是开口道:“到底出什么事了?”

    “仙儿那……”三儿刚想解释事情,就听这沙土房中忽然传出一阵响动,而后地面摇晃了几下便是裂开了一条地缝。

    电光火石间张仁山反应那是出奇的快一手是将三儿拉到了这沙土房的门边,而后两人是跌撞着滚到了远处。

    稍微停住了身子张仁山是赶紧翻身而起,点着脚他是往那沙土房中稍微瞧了瞧,地上突然出现的那条地缝也是在三儿出去后慢慢地重新合上了,转了转身子张仁山便是一伸手将地上呆坐着的三儿拉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