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志通鉴 第二百八十八章 三层梦境
作者:张道仁的小说      更新:2017-10-23
    门房中安静的厉害,张仁山站在地上是来回来去的踱着步,脸色要多难看有多难看,之前他可是睡得十分香甜,可就在三儿靠着椅子睡去的时候,小月便是叫醒了他,张仁山起初也是不知道小月到底为什么要叫醒自己,正是窝着火想要说上两句时,小月才是忽然解释道:“你先别跟我吵,你那兄弟又招梦了,我看这次有些凶多吉少,咱们得稍微帮他一下。”

    这话语出来了可张仁山却是压根没听懂,本来他就是睡的一塌糊涂,现在被小月的一阵莫名其妙的话语一说就更是不知如何是好了,揉着睡眼张仁山是看了看睡在了椅子上的三儿,摇着头开口道:“不是……狐狸三儿这不是挺好的嘛!你这怎么还说他发什么梦了,那发梦到底是什么意思啊?”

    “你就先听我的吧!你兄弟现在可是进到了危险之中”小月来不及跟张仁山多做解释了,手上一伸便是将张仁山从睡榻上抻了下来,连摔在磕间张仁山被小月带着是直接倒在了地上,慌忙之余张仁山赶紧是对着小月道:“狐狸我能自己动,你就别拽我了。”

    小月见张仁山这么说便是闪身站到了一旁而后道:“你快些,我先去瞧一瞧。”

    等着张仁山这边翻身从地上站起来,小月那边便是已经到了三儿的身旁,伸手在其额头是轻轻地一摸便是立即满面的愁容,张仁山也是在一边瞧见了小月脸上的变化,莫名其妙间便是道:“三儿到底怎么了啊?”

    “他之前一直都是说每当睡熟时总是能梦见一处地方,我当时断定是有人在你们之前斩掉那地龙的溶洞里招他的魂魄,不过现在看来……”小月话语没有说完眉头都快要拧到了一块,张仁山也是不懂这些,但听着小月的话语也是知道现在三儿的情况可能很是糟糕。

    动着身子张仁山是赶紧到了三儿的近旁正要伸手拍一拍时,小月却是一把拦住了他道:“现在咱们可是千万不能碰他,你先在一边等一会,我试着进到他的梦境中看一看。”

    张仁山听着小月的话语就是一愣缩回了自己的手而后道:“这梦境还能进去啊?”

    “当然能……你以为我这半仙之体是吹嘘出来的嘛!”说着话小月也是不在去管张仁山了,手中一扬便是凝聚起了一团淡淡的红色烟气,顺着往三儿的头顶一拍,小月便是嘴中紧念咒语,但过去了好一阵小月额头都是已经渗出汗水了也是没能进到三儿的梦境中,张仁山在一边也是看不懂小月到底有没有成功,等了一阵见其不说话了便是轻声道:“狐狸……你看见三儿了吗?”

    “没有……”小月忽然间睁开了眼睛是把张仁山吓了一跳,身子稍微稳住了一些他便是看向了小月道:“没有?那你这是在做什么呐?”

    “我就是在尝试着进到这小崽的梦境里,不过他现在陷入的梦实在是太深了,光凭我身上的能力是暂时进入不到那么深层的梦境”小月大概的解释了一番,可就算是这样张仁山也是没能听明白。【】

    安静了一阵张仁山是大眼瞪小眼的对着小月道:“那个……狐狸你能在解释一遍不?”

    “你还没听懂啊?”小月看向了张仁山也是无奈了。

    张仁山可没那么多羞臊感听着小月的回问便是道:“没听明白!什么深层陷入的,做梦的人不就是一叫就能醒来吗?”

    “你呀!难怪三儿小子整天愁眉苦脸,你说你怎么就不能好好思考一下问题呐?”小月瞧着张仁山的样子也是不知该说些什么好了,可张仁山到是满不在乎的看了看小月道:“动脑筋不是累嘛!我就不爱想事情,狐狸你就再解释一下呗!”

    “真拿你没办法……听好了啊!你们凡人的梦境总共分为三层,平常要是发梦了,一般都是停留在最外层,也就是你说的一叫就醒的那一种,而第二层梦境则是更为深入了一些,能到达这层梦境的人,基本都是有了点道行或者跟某些带着灵性的东西有过接触,而这第二层梦境也就是你们凡人说的魂魄离身,身子依然处于沉睡的状态,但你们凡人的魂魄却是已经飘离了身子到了外面,不过毕竟是在第二层梦境当中,所以即使你们的魂魄离了身也是走不开多远的,等到了鸡鸣天亮之时,自然而然的这飘离的魂魄便是会回到你们自己的身子里,至于那第三层梦境,这个要是说起来可就有些太过复杂了,因为正常的凡人是根本没办法到达第三层梦境的,只有是像我们这种修了千百年的妖物才有可能进得了那第三层梦境,这层梦境可是最为厉害,你在那梦中基本可以为所欲为,而且有一点要注意这第三层梦境跟咱们现在所待着的凡间是相通的,也就是说你在那梦境里头都是可以跟一些得了道行的人进行对话相谈,或者切磋较量,但有一点要谨记绝对不可以在第三层梦境中受伤或者死去,因为一但你要是在那梦境中受伤死去,那现实中的你也会跟着受伤或者死去”小月瞧着张仁山一口气是将这梦境的事情全都说了出来。

    张仁山站在一侧听得是又呆又愣,但至少他是听明白了,转过头张仁山是看了看三儿而后道:“狐狸……那现在三儿是到了哪层梦境了?”

    “这你还看不出来吗?”小月摆着手是从三儿的一边离了开来,张仁山一看也是知道不妙了便是赶紧道:“那三儿现在要不要紧啊?”

    “不知道……我也从来没有进到过那第三层梦境,毕竟那个地方实在凶险的厉害,要不是高手或者大仙在那梦境中可是很难存活下来的”小月一脸的担心样不断的看向三儿的身上。

    张仁山在一边听着小月的话语便是赶紧开口道:“这不行啊!狐狸你得想个办法把三儿救回来。”

    “我也想救,可是……”小月这边说着话却是看见三儿的手指忽然动了一下,这一动作其实十分的细微,要是不去仔细看是根本看不出来的,但毕竟小月是狐狸观察力照比张仁山好了不知多少倍,瞧见了三儿的手指微微一动小月便是立即停下了话语直冲了过去,一手捏住了三儿刚才晃动的手指而后嘴中直念了几句咒语。

    张仁山站在一旁都是吓傻了,也是不知该如何是好,可等了好一阵小月却是忽然转过了身子而后道:“还好……这小崽也是命大,我刚才透着他的身子给了他点提醒,估计他是能听见了。”

    张仁山一听小月的话语便是一愣而后道:“怎么说?狐狸你能跟三儿对话啦?”

    “不是能……是他刚才……哎呀……该怎么跟你解释呐!就是他刚刚……”小月这边说着话忽然间便是又是看见三儿的手指在不断的撬动,也是顾不得那么多小月便是再一次的冲了过去。

    这也正是三儿为什么在那梦境中莫名其妙间便是能听见一些话语的原因,随着时间过去张仁山和小月已经好久都没有得到三儿的任何反应了,有得时候张仁山都是害怕三儿就这样死在自己的面前,不过小月到没有担心这事情,因为她心中明白,三儿和张仁山都是老仙翁选中的人,既然有袱在身那自然是责任重大,不可能就这么早早的死去。

    门房中两人焦急,梦境里三儿也是好不过那去,刚刚缠着自己的那条地龙,现在就犹如暴了脾气的人一般疯头疯脑的冲着自己而来,溶洞中一瞬间便是充满了战斗之气,三儿平常跟着张仁山基本都是缩手缩脚的,主要是因为自己体力真的不算太好,而且张仁山也是不让三儿去蛮干事情,不过现在是在梦境里,三儿也是不必忌讳那么多,看着那地龙过来便是抄着手里的阔刀迎面而上,可毕竟这地龙身躯过于庞大,三儿数次举刀迎敌都是被掀翻了出去,身子往地上一摔立即是传来一阵钻心的疼,不过三儿也没打算就这么放弃,翻身站起后便是再次迎着那地龙硕大的蛇头跑了过去。

    看着三儿再次过来这地龙便是放声笑了笑而后道:“就你这样的凡人,无论再试几次都是杀不死我的,要不是当时……”

    三儿听见了那地龙的话语猛然间就是感觉到了一丝不对,正想着要接着往下听时,那地龙却是不再吱声了,身子一转是用它那粗壮的尾巴将三儿直接卷了起来,三儿一看就知不好手上赶紧是一发力,那阔刀便是对着蛇尾连砍了数十下,可这地龙的尾巴就如同灌了铁水一样,无论三儿怎么发力,都是拿这蛇尾一点办法也没有。

    眼看着自己就要被这地龙吞下,三儿是灵机一动手中阔刀轻轻一抬对着那地龙的蛇嘴中便是狠狠地一刺,三儿本以为这地龙会因为吃痛将自己丢下,可却是没曾想此招竟然升起了奇效,这地龙被那阔刀刺伤了嘴巴后便是一个转身跑到了烟暗当中,三儿看着那地龙飞速逃走了嘴角便是微微一笑,可他得意的是有些早了,刚才那地龙是用尾巴卷着他的,所以三儿整个人都是悬在了高处,这地龙一走是直接丢下了三儿,高处之上三儿就像是个断了线的风筝,直直地冲着地面砸落了下去。

    三儿也不是那么傻的人,眼看着自己坠落而下便是一转身子脚下一点,一片白云是缓缓升起,架着三儿便是飞往了那地龙逃窜的地方。

    一路上倒塌的石柱、剐蹭间碎裂的岩石,几乎到处都是,三儿也是根本不在乎这些,沿着地面上留下的爬动之痕,三儿是追到了那地龙的身后,看着在自己前面飞窜的地龙,三儿是直接一声暴喝道:“妖物休走!”

    那地龙听见了三儿的声音便是把它那硕大的蛇头猛地回了过来,一口恶气飘荡而出,冲着三儿便是飞了过去,不过这次三儿可是早有准备,毕竟之前吃了一回亏有了教训,瞧着那些恶气过来了,三儿便是赶紧驾着那白云飞往了低处,可三儿这边刚刚往下降落,那地龙的尾巴便是直接扫了过来,三儿见状已知不妙赶紧是一转身子打算暂时从那白云上躲闪开来,可他的体能毕竟赶不上张仁山的好,动作一个迟缓,三儿便是被那地龙的尾巴直接扫飞到了远处,身子向后连滚在翻了好久,三儿才是重重地砸在了地上。

    地龙听见了三儿落地声响便是立即停住了身子,蛇身一盘便是到了三儿的面前,吐了吐蛇信开口道:“怎么样?被撞飞了的感觉不太好吧!”

    三儿虽说被那地龙的尾巴扫到了地上,但身子却是没有受到多大的伤,听着那地龙恶意的嘲讽,三儿是一个挺身站了起来道:“你也不过如此嘛!”

    “好……有点本事,那行你在看看这招”地龙瞧着三儿轻松的站立而起便是把它的蛇头一扬,大口一张便是吐出了一阵泛着绿色的烟气,三儿看着那些烟气对着自己而来便是赶紧闪身躲避,地龙瞧着三儿躲闪到了别处,身子立即是跟着一动而后扭着头是将自己嘴中的绿气再次对着三儿喷了过去,

    那些地龙嘴中出来的绿气就犹如腐蚀的强酸一样,碰见哪里便会立即消融哪里,三儿瞧见了那些绿气的威力,身子是再次往远处站开了些,可这地龙也是不是吃素的,只要三儿移动它便是赶紧跟着一块走,就这样一人一蛇是展开了拉锯战。

    三儿这边还在艰难的对付那地龙,小月和张仁山在门房里面可都是急坏了,在刚刚三儿摔落在地的时候,小月正好是施法瞧见了三儿在那梦境中的遭遇,看着那地龙对着三儿是穷追猛打小月也是只能在一旁干着急,张仁山虽然还不知道这些但他从小月脸上的神情就是能看出三儿现在的情况很是不妙。

    停住了踱步张仁山是对着小月道:“狐狸三儿现在怎么样了?是不是遇见了什么危险的事情了?”

    “怎么说呐!也算是挺危险的”小月不敢把话说的太严重,她可是害怕张仁山在听完后忍不住他那脾气去摇晃三儿。

    张仁山焦急的站在一旁,刚才小月的话对于他来说就是如同谎言一般,毕竟他自己平常的时候说谎说惯了,自然也能听出别人话中的虚假之意,摇了摇头张仁山是对着小月道:“狐狸你跟我说实话,现在三儿到底怎么样了?”

    “这……好吧!这小崽现在的情况很糟糕,估计要是再没有人帮他……”小月说到一半便是不再言语了,她已经是从张仁山的眼中看出了一丝的愤怒。

    稍微安静了一阵,张仁山便是像点燃了的炸药一般,歇斯底里的叫了一声而后对着小月道:“我能进到那梦境里面不!”

    “这个……好像……”小月不敢说这事情能不能,因为她也是不清楚。

    张仁山看着小月难以回答便是更来气了直接上手就要去动三儿的身子,小月见状便是一个飞身拦住了张仁山开口道:“你现在千万不能动他,要不然这人就回不来了。”

    “什么?回不来?”张仁山侧头看着小月眼睛都快瞪的掉出来了。

    小月也是没辙了一边拦着张仁山一边解释道:“这进入第三层梦境的人,一般情况下都是会选择在一处僻静的地方,最好是无人之地,因为只要你进入的第三层梦境,你这肉身就等同于完全失去了魂魄,一副空壳留存世间,等着你回来时这空壳也是必须得安稳存在的,如果有一点偏差,这魂魄便会无法入鞘,到时候魂无定所,那这肉身就等同于死掉了。”

    “现在不动他,那我们就这么白等着吗?”张仁山一脸的焦急,他心里是十分的为三儿担心,可苦于自己又没有任何的办法。

    小月听着张仁山的话也是知道如果自己再不想出些办法来,那张仁山肯定是会不再受自己控制的,一手继续拦着张仁山小月便是赶紧琢磨着该怎么办。

    这边两人在外面起了争执,三儿在梦境中也是不太好过了,那地龙嘴中的绿气就像是无穷无尽一般,不断的往外翻滚而出,三儿虽然能过躲避,但这溶洞里面的空间实在有限,跑了没多远,三儿便是到了一处死路前,地龙也是看出了三儿被自己逼到了绝境,身子竟然不自觉的扭了扭,三儿瞧出了地龙正在沾沾自喜,他便是立即一个闪身,趁着地龙疏忽大意之时,从那死路中逃脱了出来。

    地龙正以为自己能将三儿解决在此,高兴之余却是大意失荆,看着三儿远远地跑开了,实在有些气愤这地龙便是一晃身子猛地追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