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志通鉴 第二百八十三章 归语言事
作者:张道仁的小说      更新:2017-10-23
    张仁山和小月见三儿又不说话了便是也没了声音,互相又是去忙着自己的事情了,时间也是不知过去了过多久,张仁山由于一直坐在那椅子上,闲着无事间便就是睡了过去,等他再次醒来时却是发现三儿和小月已经是不见了踪影,摇了摇头张仁山也是没有多想,看了两眼周围便是一转身到了一旁的睡榻边,正要再次睡下时,小月却是从门房的横梁上带着三儿落了下来。

    张仁山听得声响赶紧是抬头看了看,见三儿和小月回来便是开口道:“你们趁着我睡熟这又是跑哪里野去啦?”

    “说什么呐!我只是和仙姑去办些事情”三儿看着一脸睡意的张仁山道。

    “行了吧!你们爱忙什么忙什么,我可睡觉了”张仁山实在有点坚持不住了便是看了两人几眼后一仰身子,倒在了那睡榻上。

    瞧着张仁山这边不再搭理自己三儿也是没想着再去叫他,毕竟从那地缝中出来后,两人都是挺累的自然是得需要休息,这头小月看着张仁山一倒头睡去了便是转过了脸看向了三儿道:“现在怎么办?你这事情还要讲吗?”

    三儿也是没有什么表示,听着小月的话便是一转身坐回到了那桌椅旁,张仁山起初是想睡觉的,但在听见了小月的话后便是立即精神了起来,可他又不想就这样重新坐起身,主要是因为刚才自己把话都讲出去了,实在没那个脸面反悔,可要说硬着睡去,张仁山这心里却是感觉异痒难耐,这要说三儿和小月在趁着自己熟睡的时候发现了什么,那万一这其中有什么关于宝物的事情,自己要是在第一时间错过了那可就有些得不偿失。

    摇了摇头张仁山是直接从睡榻上翻身而起,看向了两人道:“你们到底发现了什么事情啊?赶紧讲来听听。”

    这边张仁山刚刚坐起身,小月就是冲着三儿一乐道:“你看我说他得起来吧!你这可是输给我一只鸡腿啦!”

    “仙儿你这怎么就不争气呐!我还想着你能硬气一回,结果哎”三儿瞧着一脸茫然的张仁山而后摇着头道。

    “你们这”张仁山可是不懂两人的意思,但也大概明白了些,望着一脸笑意的小月他便是气呼呼的一转身重新躺了回去道:“好啊!你们两个又合起伙来骗我玩是吧?那行了咱们以后别说见过啊!”

    “别别别!仙儿我们错了,你大人有大量就绕了我们这一次”三儿看着又转身躺下了的张仁山便是对着小月一挑眉毛道。

    小月见状也是在一旁跟着三儿的意思一块劝说着张仁山重新起来,顶着脾气张仁山实在不想和两人再说话,可是在无奈两人的好言好语,到了最后张仁山只好是重新坐了起来道:“先说好了啊!我起来不代表原谅你们了。”

    “是是是!知道了”三儿赶紧点头哈腰的映衬着,小月在一旁却是看了看张仁山道:“你这人脾气怎么这么怪?有的时候像个小孩,有得时候却又像个成年的大人。”

    “你管我!老子乐意”张仁山扭着身子看向了小月道。

    “你看说着说着这脾气就又上来了”小月伸手一指张仁山而后看向了三儿道。

    三儿站在一旁听着两人的话便是赶紧一摆手道:“停!你们两个怎么又吵起来了,这时候就别互相闹事了。”

    “闹事?三儿你这话说的,这事情明显就是你们先起得头,我可是受害的那一方”张仁山偏过身子看向了三儿点了一下他的脑袋道。

    “我知道但我和仙姑也没有别的意思,只不过跟着你开个玩笑罢了,你这怎么还不依不饶的”三儿瞧着张仁山也是不再顺着他的脾气来了。

    张仁山见三儿也是跟自己杠上了便是一转口气道:“行了我知道我也有点过分,那咱们这样各退一步海阔天空如何?”

    三儿和小月互相瞧了瞧知道张仁山现在的话语,只不过是表面要求进退,实际上他这人的心里还不知憋着什么坏呐!

    摇了摇头三儿是看向了张仁山再次道:“仙儿,按你说的也行,不过咱们之后可不能有报复。”

    “这你们放心,咱们都在一起多久了,我这自然没得说”张仁山信誓旦旦的看着两人开口道。

    小月把头转了转而后眉头便是一皱看向张仁山道:“这可是你说的,要是有人没按着做那该怎么办呐?”

    “那就让那个人浑身臭上几天,而且还洗不掉”张仁山没敢说的太严重,他也是怕真要是灵验了,那自己可能是第一个遭殃的。

    三儿在一旁也是点头同意,小月将这事情说好了便是手中一晃一阵烟尘四起,等着烟气散后,三儿稍微拿手扇了扇道:“仙姑您这是在做什么啊?”

    “咱们刚才不都是立下誓言了吗?我这是将那言语转为现实”小月看了看三儿而后一张嘴吸回了不少烟气道。

    张仁山在旁一听立即是愣住了赶紧是一伸手拍了拍小月的肩头道:“这个狐狸你刚才说的都是真的?”

    “是啊!这事情多好办啊!就一个法术的事”小月摇着尾巴偏头瞧了瞧张仁山道。

    “不是你听我说,我刚才就是随口来了一句没有当真,你能不能暂时把这法术收回来啊?”张仁山咽了口唾沫看了看小月再次道。

    “这个好像有点够呛,我这法术一出就得行个七七四十九天,我现在要是强制解去的话,那可是很伤心神的,万一这个时候来了妖物,你们能保护得了自己吗?”小月晃眼看着张仁山和三儿。

    三儿站在一旁眼睛眨了眨,刚开始的时候他也是以为这事情是真的,但等小月刚才说出那番话后,三儿便是已经感觉出了这里面的不对,按照之前那仙翁所说,两人现在的身子是由那仙符保护的,小月虽然是个半仙,但依然有着妖物的一半,要是她的法术能作用到两人身上,那这仙符岂不就是个摆设了。

    张仁山显然是忘记了这点一个劲的是缠着小月,想叫她解掉自己身上的法术,实在被张仁山纠缠的烦了,小月是一个晃身变成了那小狐狸的模样,而后飞身到了那门房的横梁上,张仁山见小月躲开了便是赶紧抬头道:“狐狸你别逃啊!我错了行不你赶紧把那法术解了吧!这万一要是真的发动了,那以后我还怎么出去见人啊!”

    “你出不出去的又不关我的事,这还不是你自己要这样办的”小月趴在了横梁上头看着下面的张仁山道。

    “我”张仁山这次可真的就无话可说了,稍微叹了口气他便是低头走到了那桌椅旁坐了下去。

    三儿见张仁山这回可是老实了便是在一旁道:“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呐!”

    “你还有脸说这事情都得怪你”张仁山由于说不动小月只好说将邪火全部撒向了三儿。

    可三儿早已经知道张仁山得这么办便是微微笑了笑道:“你呀!怪我没有用,这事情咱们都有责任,但是归根结底还是你这脾气闹的,行了我也是不跟你继续说这些个没用的了,咱们来聊点正事吧!”

    “正事?还能有什么正事啊?”张仁山斜眼看了看三儿想着要和他再次聊上一聊刚才的事情。

    三儿见张仁山不相信便是一转头道:“仙儿你知道我和仙姑刚才到底干什么去了吗?”

    “你这事情叫我怎么猜啊?”张仁山看着三儿便是一脸茫然的说道。

    三儿也是尴尬的笑了笑,抬起头看了看小月而后道:“我和仙姑刚刚又去那裂缝下头了。”

    “又去了?你们还真是爱那里啊!”张仁山一低头是看了看地上,但却是没瞧见那裂缝有重新开启的样子。

    三儿见张仁山低头便是伸手拉了他一把道:“别找了,那裂缝又重新合上啦!”

    “我就打个瞌睡的工夫,你们就跑去玩了,三儿你怎么不叫我一声呐?”张仁山被三儿拉起后便是看着他道。

    “我也想着叫来着,可你那个时候都已经睡得死死的啦!我和仙姑喊了你半天,你都是不醒,最后实在没辙了,我们才将你留在上头的”三儿摇着头也是无奈了,人叫不醒自然是没办法带着一块走,这事情可是由不得自己。

    张仁山听完了三儿的话便是摇着头道:“这不对吧!我不可能睡那么熟的。”

    “嗯你是没睡那么熟,是彻底睡晕了”小月听见了张仁山的嘟囔便是从那横梁上探着头道。

    这下也由不得张仁山不相信了,伸手挠了挠头他是瞧着三儿道:“可能是我太累了吧!不过你们下到那裂缝里头是做什么去了啊?”

    三儿见张仁山终于问到了点上,便是一转手递给了他一只茶杯,而后倒着茶水道:“我之前不是跟仙姑问过吴仙人尸身的事情嘛!我那个时候就再想,要是吴仙人真的死了,那我们从这裂缝中出来时应该能看见它的尸体才对,毕竟吴仙人的道行还没有达到一定的境界,要说尸身仙话羽谢那是肯定不可能的,所以”

    三儿这边的话还没有说完,张仁山便是摆了摆手叫住了他,到不是因为这言语中有什么错误,而是那茶杯已经被倒满了,三儿看懂了张仁山的意思便赶紧放下了手中的茶壶接着道:“所以我就是和仙姑说了一声,想要再次进到那裂缝中看上一看。”

    张仁山听到这里便是先喝了一口那茶水而后扭动着身子看向了两人:“那老吴真的是没有死吗?”

    三儿在一旁听到了张仁山的问话也是没有任何的言语,可此时小月却是从那横梁上跳了下来站到了桌上:“老吴是真的去了,这事情没有什么可以说的。”

    “这不是等于白费力气嘛!三儿你这可是有些过了”张仁山一听两人这次一无所获便是偷笑着说道。

    小月站在桌上看着张仁山在一旁偷偷笑着便是一扭头开口道:“是啊!我们这次的确白走了一趟,不过这里面还是有点发现的。”

    “有发现?是什么啊?”张仁山立马来了兴趣看着小月追问道。

    三儿在一边轻咳了一声望向了张仁山而后道:“这发现其实挺好玩的。”

    “好玩好玩你就别抻着了赶快说啊!”张仁山见三儿慢悠悠地不着急讲出便是赶紧催促道。

    三儿见张仁山又急了只好说正了正身子而后道:“仙儿你还记得我跟说的那土太岁的事情吗?”

    “记得啊!那孙子不是要利用咱们嘛!怎么那发现和他有关啊?”张仁山一听三儿提起了那土太岁便是来了脾气道。

    “嗯这事还真的得从这土太岁讲起”三儿看向了张仁山而后伸手指了指门房的地面道。

    这裂缝下头本来是只住着那地灵和土太岁,两人一同修炼等待成仙,时间短了还好说,可就怕这样的日子越来越长,地灵当时到也没有什么,吃苦修炼最后登仙,但是这土太岁就不行了,他虽然也是想着要登上仙位,可毕竟他的修炼之路需要有缘人上手帮助,等来等去没有人来,这土太岁便是憋闷的厉害,由于修炼到了时候,这土太岁便是挣扎着从这裂缝下头飞了出去,等他到地面一看,正好是赶上了白日出头,一道暖阳直接是照射到了它的身体上,由于这土太岁本身依然带着地下的邪气,被白日之光一照便是浑身痛痒难耐,只能是乖乖地逃了回去,这也是正是它在给张仁山和三儿解释那蟒蛇妖时,为什么会说那白日之光甚是厉害了,等着这土太岁逃回到了那裂缝下头,这地灵早已经是等在了一旁,土太岁见一同修炼的道友正等着自己归来,便也是欣慰之极,但让他万万没想到是,这地灵非但没有跟他寒暄,反而是怪罪了起来,开始数落这土太岁为什么要偷去地上,土太岁哪里受得了这气,一怒之下便是和这地灵斗了起来,这一打不要紧,由于这地灵刻苦修炼,道行法术早已经是在那土太岁之上,眼看着自己打不过了这土太岁便是心生一计,告诉那地灵说是自己刚刚被白日之光所伤,没办法使出全力,约定这地灵等些时日再战。

    地灵本来也没有土太岁那么多的心思,听着他要改日再战,便也就点头同意了,土太岁见自己的这招奏效便是直接逃到了远处,借着身上的道行,这土太岁便是在这裂缝下头招兵买马了起来,首先来的就是那蟒蛇妖,而后陆陆续续的也是有别的妖精感知到了土太岁的呼喊,纷纷前来一探究竟,土太岁心思缜密,知道这些人只是过来瞧个心奇,他便是想了一个办法,用着法术自己是在这裂缝下头变出了一座仙府来,追寻这土太岁过来的妖物一看,也是感觉这土太岁还有些本事,便是跟着其一块到了这仙府中四处观瞧,土太岁则是借着这些工夫,好好地了解了一下这些妖物的本事,有些不称他心的便是被其直接吸到了身体里,化为了他的一部分,这也正是张仁山和三儿在看见土太岁时,为什么他身上会有那么多的手脚。

    随着来的妖物越来越多,土太岁也是不得以将这仙府扩大,可毕竟他的道行有限,即使扩大了那也是只能暂时形成一段,过了一阵便会随风消散,眼看着自己的计划就要被迫停下,土太岁是赶紧将那最先来的蟒蛇妖拉拢了过来,想着叫它帮帮自己,可这蟒蛇妖根本是不愿意,但由于自己来了这仙府中有些日子了,要说就这么等着这里破灭,它这心中也是好土太岁一样不太好受,折腾到了最后,这蟒蛇妖便是给土太岁寻来了那花精和树妖,这两妖对于植物花草那可是十分的精通,既然这仙府无法扩大那就不如用些花草树木点缀其中,土太岁一听感觉这方法也是可行便就答应了,花精和树妖自此也是留了下来,这地下仙府随着时间的变化,名气也是越来越大,最后终于是传到了那地灵的耳中,地灵一听这土太岁竟然不好好修炼,反而聚集妖物滋生事端,一怒之下便是杀到了那仙府门前,土太岁此时也是不知道那地灵来了,正想着该如何将这蟒蛇妖和另两只妖物吸收掉时,忽听仙府外吵闹声起,动身过去后,土太岁便是愣住了,这地灵站身而立正守在自己的仙府门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