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志通鉴 第二百八十二章 形形色色
作者:张道仁的小说      更新:2017-10-23
    门房中三儿站在里屋外瞧着不断坐起又躺下的萧灵灵,而张仁山则是在里屋中来回来去的不断走动着,折腾了好久张仁山实在有些累了便是对着三儿道:“不是我这还得动弹多久啊?三儿你到底再做什么?”

    三儿听到了在里屋中嘟囔的张仁山便是稍微侧过了一点头而后道:“你别急啊!我在看一会。”

    “什么不急!你这就是站在说话不腰疼了,你上我这来试试,看你累不累”张仁山停下了脚瞪着三儿开口道。

    “好啦!我知道,你再走几下,我在看两眼”三儿眉头皱着冲着张仁山说道。

    “不走!要走你自己来走,我是累了”张仁山脾气上来了直接是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三儿在一旁也是无奈了只好说一转身进到了那里屋中道:“仙儿你别闹情绪啊!我是想知道萧灵灵到底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你就再起来走两步。”

    “萧灵灵?她又怎么了?”张仁山疑惑的抬起了头看了看三儿。

    由于张仁山一直是待在这里屋中被三儿不断的催促着走来走去,他也是看不见萧灵灵在那门房中的动作,等着三儿把这话说出来,张仁山这才是知道,萧灵灵那边又出了新的状况。

    三儿一听张仁山的询问便是摇了摇头道:“本来是不想和你说的,不过现在让你知道也是可以,萧灵灵好像跟你之间有点奇妙的关系。”

    “什什什么?三儿这话可不能乱说啊!我我我可是什么都没做过”张仁山吓的都磕巴了望着三儿是从地上直接站了起来。

    “行行行!我知道我也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现在萧灵灵好像跟你之间有种关联,你只要一离开她,这人就会立即坐身而起,可你一但走近了,这萧灵灵便是直接重新躺回去”三儿稍微对着一脸急躁的张仁山解释了一下,可这事情说起了实在有点玄妙,张仁山本来就对这种事不是那么清楚,被三儿说完后他便是一脸的茫然。

    侧头看了看张仁山三儿也是无奈了,只能是将他拉到了能看见萧灵灵的位置,而后伸手指了指道:“你可以自己先试试看。”

    张仁山听完话后眨巴了几下眼,便是动身向后退了退,这人刚走开几步,那躺着的萧灵灵便是直接坐了起来,两眼翻白扭着头望着里屋的方向,张仁山见状立即是又往前走了回来,而萧灵灵也是随着张仁山的离近,重新倒了回去。

    看着就反生在眼前的事情,张仁山便是点点头而后对着三儿道:“这不会是闹鬼了吧?”

    “什么啊!仙儿我感觉这事情应该和萧灵灵尸变有关系,你当时是第一个动过她的,我估计是你身上被萧灵灵施了什么东西,要不然她也不会跟你这有什么关联”三儿稍微分析了一下而后看着张仁山道。

    “不能吧!我记得她当时就是吐了一堆东西出来,也没有做别的啊!”张仁山眉头皱着瞧着那重新躺好了的萧灵灵道。

    这边两人还在盯着那萧灵灵琢磨该怎么办时,小月却是一闪身从门房的横梁上落了下来,两人看着小月重新归来便是赶紧凑了过去,张仁山搬来了椅子正要叫小月坐下歇一歇时却是听她道:“这恶人跑的可是够快的,等下次叫我碰见的,饶不了你。”

    张仁山一听小月将那模糊人影放跑了便是一把挪开了椅子而后自己坐了上去道:“我说狐狸,你这平常不挺厉害的嘛!怎么现在连个人你都追不上啊?”

    “你知道什么!那恶人本来就是用得离魂之类的法术,只要脱了困自然可以轻松回到肉身,我这都已经够快了,但是也没办法追上那回身的魂魄”小月看着坐在了一旁的张仁山,自己是一手抄起了一把椅子,一弯腰坐到了上面。

    三儿听着小月的话也是知道那模糊人影跑掉了,但这种事情谁也是说不好的,本来那人就比小月厉害,要不是仙翁早有预料,将那可以提升道行的黑色仙丹给了小月,两人现在指不定已经被那模糊人影带走了。

    叹了口气三儿是偏了偏头瞧向了小月道:“仙姑回来就好,那人跑就跑了吧!不过仙姑那个人到底是谁啊?”

    “这个还不清楚,不过小崽,你们两个暂且放心,那恶人暂时是没办法再次出手了”小月看着三儿嘴角是带着几分笑意道。

    “为什么啊?”张仁山在一旁看了看小月而后疑惑道。

    “还为什么!你们刚才不是在那地下都看见了嘛!那恶人中了地仙的一招,现在魂魄受了重创,要不是他用法术护住了,我估计刚才那一下他这人就得直接死翘翘了”小月伸手点了张仁山一下而后解释道。

    “哦我说为什么那模糊人影出来时没有袭击我们呐!原来它自己都快保不住了啊!”三儿点了点头稍微是回忆了一下几人从那裂缝口出来时的事情。

    张仁山坐在一旁也是没什么话说了,正要动身倒杯茶水时,眼角是正好看见了躺在一边的萧灵灵,转过脸他便是赶紧对着小月道:“对了狐狸!我和三儿刚才发现了一件怪事。”

    “什么事啊?”小月看了看两人便是扭着头问道。

    “你看着啊!”张仁山说完了话便是动身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而后走到了那里屋中。

    随着张仁山离着萧灵灵越来越远,这人便是再次坐了起来,小月看着萧灵灵从一旁坐身而起便是赶紧动身走了过去,一伸手便搭在了萧灵灵的头上,两眼看了看张仁山的方向。

    张仁山在里屋中也是一脸的无奈,对着小月便是道:“就是这事情,狐狸你好好看看吧!是不是女魔头又要诈尸了?”

    小月一手搭在萧灵灵的头上,而后转着脸看了看,吸了口气嘴中便是吐出一小团红烟,这红烟飘飘荡荡凝聚在了一块,小月稍微是等了等而后另一只手顺势一甩,将这凝聚在一块的红烟瞬间打散了,烟气带着小月甩手的冲劲,是直接全都铺到了萧灵灵的身上,慢慢地一根细小的红色丝线出现在了萧灵灵的胸前,而且这丝线好像还是个活物,不断的飘来飘去抽动着。

    三儿在旁边一看立即就是一惊,正要跟小月说一声的时候,却是见小月摆了一下手,而后又是从她的口中吐出了一团红烟,铺到了这细小的丝线上,沿着着细小的丝线,小月便是一路到了张仁山的附近,最后这丝线的尽头是停在了张仁山的一只手上。

    张仁山现在也是不敢再动了,瞧着小月便是道:“这到底怎么了?”

    “没事你先别紧张啊!我这再看一看”小月一边劝说着张仁山而后瞧着他手上连着萧灵灵的丝线,那丝线在小月红烟的作用下,一点一点的慢慢显现了出来,只见在张仁山的手背上,那丝线头竟然直接扎进了肉里,而且好像还连通了血脉,正不断的从张仁山的手中吸取血液到萧灵灵的体内。

    看到这个时候小月立即是一惊,一伸手聚气一团火球正要狠劲砸下去时,张仁山却是赶紧一侧身开口道:“狐狸你想干什么?”

    “你别躲啊!这女娃身体里的阴暗之气凝聚太久,现在已经初见成形,你这手上的血肉之丝,就是那阴沉之气再为它们的宿主递送食物,虽然这女娃被我和死去的老吴暂时镇住,但只要她吸取足够多的血液一样会变成不死行尸的”小月见张仁山躲闪到了一边便是赶紧追了过去道。

    三儿在门房中一听萧灵灵竟然还要变成那可怕的怪物,便是也赶紧转身到了这里屋门边道:“仙儿你就别躲了,赶紧叫仙姑动手除去隐患,要不然萧灵灵可是就保不住了。”

    “这好吧!”张仁山听见两人都在劝自己也是没有别的选择了,只好是将那中了血肉之丝的手轻轻地抬了起来,小月将张仁山总算是同意了便是一动手中的火球,照着张仁山的手背便是砸了下去,一阵火光四起,张仁山疼的立即是喊叫了一声,三儿站在里屋门前吓的一惊,赶紧转过身去到了那门房的房门边,以免有好事之人过来询问。

    稍微过了一阵,小月便是低头瞅了瞅,张仁山的那只手已经是烧焦了,不过那血肉之丝也是被这火焰直接烧成了两截,正在半空中飞舞乱动着,小月可是不敢放松警惕,又是一团火球聚集,而后沿着那飞舞的血肉之丝便是一路烧了过去,直到了萧灵灵的胸口前才是停了下来,侧头瞧了瞧小月是对着两人道:“你们都看别处啊!我可是要为这女娃脱衣服啦!”

    “脱脱衣服?不是仙姑你不会是想连萧灵灵一块烧了吧?”三儿站在门房的房门边扭着头看向了小月道。

    “你就放心吧!这女娃我肯定不会烧伤她的,你赶紧把脸转过去”小月看着三儿用手指了指一侧的墙壁道。

    三儿也是稍微安了点心直接是转过了身子看向了那房门外,由于刚才张仁山的叫声的确有点大,在正门看守的几个人便是慢慢地寻了过去,三儿听见了门外有脚步声便是赶紧做好了准备,等着那脚步声停下,便是有人在外面道:“少爷?您没事吧?”

    “哦没事,少爷刚才走动时一不小心磕到脚趾了,所以才会喊叫的,你们赶紧继续回去看门吧!”三儿听到了那几个看守的问话便是随便扯了个谎道。

    几个看守一听也是没在说什么,晃着身子便是离去了,三儿见人走了也是稍微安了点心,可现在自己也没办法回头,所以只好是继续待在那门前,静静地等着小月将萧灵灵的事情办妥。

    时间过去了好久,两人都是待得有点不耐烦了,老是这么瞅着一个地方就跟面壁思过一样,张仁山由于手上被烧伤,一直是连呼在喘的疼痛难忍,他正要开口问一下小月还有多久能好时,却是听小月道:“行了,你们转过来吧!”

    三儿和张仁山就等这句话,两人是立即转过了身子,而后看了看小月这边,只见萧灵灵还真如小月所说的一样,没有任何被烧伤的地方,唯独就是在她的头上多出了一丝白发,三儿心生好奇便是走了过去打算离近了瞅一瞅,可小月却是赶紧对着三儿道:“停!暂时别过来,这女娃身体中还有着那阴沉之气,你们现在过来我怕再次激发她的尸变。”

    “哦那仙姑,这萧灵灵也不能就这么一直躺在这里吧?”三儿看了看小月,不让自己过来也是可以,但萧灵灵可得搬走,毕竟现在她的事情也是属于不能被外人知道的。

    小月早已经想到了这层听到三儿问她便是一扬手而后将萧灵灵凭空浮了起来,张仁山在一旁看着也是知道自己现在不能靠近,便是动身从里屋中钻了出来,站到了靠墙的位置,小月见张仁山出来了便是带着浮起的萧灵灵站到了里屋中,重新将其安放到了睡榻上,转身离开后小月是将那里屋的门重新关好了而后开口道:“你们两个听好了,这女娃现在可是不能再见别人,你们也是不可以再去看她,要是真的想要见面,就先跟我说一声。”

    “老鸨啊!”张仁山看着小月忽然是想到了些什么嘴中便是道。

    “什么意思?”小月不知道张仁山说的是什么只好是开口询问道。

    三儿在一旁摇了摇头而后赶紧道:“没没没什么!您别管他,他这嘴您还不知道嘛!一个把门的都没有竟胡说八道的。”

    “哦行了!这事情就这么着了,你们可是得记住了啊!”小月有些不太放心在离开那里屋门前还是再次嘱咐了一番。

    张仁山和三儿都是点头表示知道,而后互相看了看,三儿对着张仁山瞪了一下眼睛,将小月支到一旁坐好后,三儿便是走到了张仁山的一旁低声道:“你这嘴怎么什么话都说呐?幸亏仙姑不懂,要不然咱们可是又得挨顿数落了。”

    “我这不是一时间没管住嘛!下回我注意”张仁山笑了笑看着三儿尴尬道。

    “得了吧!我是信不着你”三儿摇了摇头斜眼看了看张仁山。

    小月在坐在一旁看着两人聚在一边嘟嘟囔囔不知在说着什么便是探着头道:“你们在哪里讲什么呐?”

    “没什么!就是再说萧灵灵的事情,她怎么就会变成这样了呐?”三儿赶紧是扯开了话题。

    小月听着三儿的言语眉头是皱了皱,但却是开口道:“哦!这个事其实跟她现在的状况有关,之前我都跟你们解释一遍了,我也就不再重复了,没了魂魄的人就会如此啊!”

    张仁山和三儿互相瞧了瞧便是走到了小月的一旁,一同坐在了那桌子边,几人再次闲了下来,便都是感觉到了一阵乏累,裂缝下头的事情,可是将三人折腾的死去活来,小月还是好些,到是张仁山和三儿真的是在那下面跑了好久,无数妖魔无数怪事,在经历的时候只会让人心惊肉跳,可等真的挺过去了,留下的却是只有那么一丝感概。

    三儿晃眼看了看周围,张仁山正盯着自己那重新长好了肉的手,而小月则是再次梳理起了她那多出来的尾巴,暂时无话三儿也是闲了下来,脑中闪动着之前两人在这裂缝下头的点点滴滴,三儿是忽然注意到了一间事情,那就是土太岁在追自己的时候,身下突然出现的上百只节肢足,这东西三儿不是头一次见,那金甲蜈蚣的身下也有,吸了口气三儿脑中冒出了一个想法,转了转头三儿对着小月道:“仙姑,吴仙人的尸身哪里去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