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志通鉴 第二百七十章 离开不久
作者:张道仁的小说      更新:2017-10-23
    林中小屋里张仁山已经是搞不清楚到底都是发生了些什么,女子在送完了张仁山水喝后就转身走开了,站在一旁待了好久张仁山这心里就是越来越好奇,这屋子从外面看也就是一间茅草房,可这里面却是精致的厉害,而且还分了左右两屋,跟站在外面看的感觉完全不一样,稍微合计了一下张仁山便是迈着步子在这屋中稍微走了走,正要看看两侧的屋中都有什么的时候,女子却是一挑门帘从一间里屋走了出来,正巧碰见了四处乱晃的张仁山,伸手拦住了他开口道:“你这人别乱走啊!安静地待在这里,一会我就送你出去了。”

    “哦……”张仁山傻住了,他到不是因为女子的话语,而是他无意间瞧见了这女子的样貌,冰清玉洁美不胜收,这女子就好似天上而来,张仁山站在一边都看愣了。

    女子见张仁山就这么傻在了一边,便是稍微察觉到了一丝不对,赶紧是用手把脸一遮道:“别乱看!”

    “好好好!”张仁山听得话语脸上也是一红,这屋中只有自己和这不知身份的女子,要说张仁山现在没有想入非非,就连他自己都不敢相信,不过好在张仁山在对于男女之事时还是比较冷静的,在听得那女子的话后,张仁山便是走开到了远处,顺便找了一个较为干净的位置坐了下去。

    女子见张仁山坐在了地上便是笑了笑道:“这有椅子,你怎么还坐在地上啊?”

    “呃……没事,地上凉快些”张仁山尴尬的笑了笑,他到不是嫌热而是想着先避开这女子冷静一阵,可这女子却是没有听懂张仁山话语的意思,听他说要凉快些,就以为这屋中有些热了,手中一挥,立即一阵寒气升起,张仁山坐在地上都是打了一个寒颤,赶紧抬头看了看,只见那女子正拨手飞转间往这屋子中扬着冬日里的雪花。

    周围是越来越冷张仁山实在有些受不住了只好赶紧开口道:“您这是做什么啊?”

    “你不是热了吗?我这给你稍微降些温”女子依旧扬着自己手里的飘雪道。

    “这……您先停手吧!已经是挺好的了”张仁山听完了女子的话语赶紧是叫停道。

    女子一听温度够了便也就停下了手,转过身一手挑开那门帘而后对着张仁山道:“你就在这外面好好的等着吧!一会就到地方了。”

    “到地方?哪里啊?”张仁山一听便是立即回问了一下,可那女子却是早已经转身进到了里屋中,摇着头也是十分的无奈,张仁山只好继续呆坐在地上,用手不断地搓着身子用以抵御这屋中的寒气,那女子刚才撒下的雪花,简直就如同寒冰一般,几片出现这四周的温度瞬间就开始急降,稍微又坐了一阵,张仁山只感觉后背都快没知觉了,这屋中冷的实在厉害,最后是没有办法了,张仁山只能是从地上站起了身开始在这屋子里转圈跑动,毕竟坐着的时候产生不了什么热量,唯独只有动起来才能好使。

    张仁山跑了不知多少圈,到了最后虽然身子是开始缓和了,可他这两腿却是酸麻的厉害,想着要再重新坐回地上,可转眼张仁山看见了那女子说的椅子,也是没有多想张仁山便就轻迈几步到了那椅子边,转身想要做下时,却是听有人道:“别动!”

    “谁……谁?”张仁山吓了一跳赶紧是直起了身向着左右瞧了瞧,可却是没有看见什么人,那女子也是没有出现,稍微奇怪了一阵,张仁山便是又往后坐去,可就在他要沾到那椅子的前一刻,又是忽然有人道:“能不能别动!”

    “我……你到底谁啊?”张仁山这回可是不敢再坐下去了,晃着身子赶紧是在周围找寻那声音的来源,可寻来寻去张仁山就是什么都没找到,正奇怪的时候,女子是从里屋中走了出来,看着翻来找去的张仁山道:“你这做什么呐?”

    “呃……您听我说,这屋中有……”张仁山的话没说完,那女子便是一挥手道:“行了,我是不想听那么多,给你再把这碗水喝了。”

    说着话女子把手一张,一碗冒着泡的深紫色的液体出现在了张仁山的眼前,张仁山低头看了看,身子往后轻轻地退了退道:“这个……我就不喝了吧!我现在不渴。”

    “那不行!你必须得喝,要不然一会你就得烤焦了”女子一边说着话一边将那碗深紫色的液体递到了张仁山的面前,张仁山想着要摆手推掉,可转念一思现在自己被困在此,要是不听这女子的话指不定会反生什么事,实在有点无可奈何,张仁山只好尴尬的笑了笑而后伸手接过了那女子递来的深紫色汁液。

    女子见张仁山将自己手里的东西接了过去便是欣慰地笑了笑,而后等着了一边,张仁山见这女子给完东西不走,便是苦笑了一声心中暗道:“看来这东西不喝也得喝了,希望别拉坏我肚子就行。”

    憋住一口气,张仁山端起那碗深紫色的汁液一口喝了下去,艰难的咽下后张仁山将手里的碗重新还给了女子,女子也是满脸的笑意瞧着张仁山道:“行了啊!我不能害你的。”

    张仁山现在的心里可是五味杂陈,他不知道是该相信这女子好,还是不相信,这一想法从张仁山一进到这屋中后便就是不断的在其脑海中闪现,就犹如挥之不去的噩梦一样,摇着头张仁山是没说什么,女子在说完话后也是重新回到了里屋中,晃着身子张仁山左右看了看,想着要将肚中的汁液吐出来,正要动手去扣的时候,又是一阵话语不知从何处冒了出来道:“别折腾了,喝进去就再也吐不出来的。”

    “你到底是谁啊?”张仁山现在可是真的有点毛了,这话语频频出现,可自己就是找不到这说话的人。

    屋子就这般大,要说在哪里藏在什么,张仁山不可能看不见,但之前找寻了一番后依然是什么发现都没有,现在听见话语张仁山便是再次朝着屋子中瞧了瞧,四处没有异常,也是没有特别的东西,正要动身走一走,那话语却是有再次传来道:“你就别乱动了,喝下去的东西一会就得起效,你在摔在地上。”

    “不是……你……”张仁山话语未完就是忽然感觉一阵头晕目眩,自己的双脚立即是一软,身子往后一斜整个人都是靠着屋子的一侧墙壁划坐到了地上,那声音在张仁山倒地后便是又再次道:“你看……我说叫你别乱动吧!稍微等一阵就好了。”

    “你……到底……是……”张仁山被自己眼前的眩晕感恶心的不像样,说话都是没有了力气,瘫坐在地上等了好一阵他才是恢复过来,感觉稍微好了一些张仁山便是抬眼看了看四周,这屋中的一切都是没有改变,唯独是原本那关闭了的屋门,现在却是被打开了,而那女子却是不知在何时已经到了那门边,正回身看着地上的张仁山,张仁山见状缓缓地站起了身而后道:“这……什么意思啊?”

    “好了,到地方了你可以出去了”女子轻笑着对着张仁山道。

    “我?不是您还没有说外面是哪里呐?”张仁山稍微警惕了一下,这要是出去是什么万丈深渊,那自己可是没地后悔去。

    女子见张仁山不肯走便是单手一抬,将张仁山隔空举起而后道:“放心吧!我都说了好几遍了,我真的不会害你的。”

    “可是……”张仁山话都没有说完便是被女子直接甩到了屋外,一阵亮光刺眼,张仁山赶紧是用手去挡了一下,等着他回头再想去寻找那屋子时,却是发现自己正站在一处燃烧的庭院边,而那女子和屋子都是已经消失不见了。

    “梦吗?不对啊!可……这……”张仁山不知说什么好了,反身瞧了瞧四周,半空中一团犹如太阳光亮的光球,在不断的闪烁着,张仁山根本不敢抬眼去瞧,只能是稍微看上两眼后便就去寻个躲避的地方了,周围庭院中的火焰依然在燃烧不停,张仁山避开了几处后便是到了一处房檐下,正想着该往何处去时,一阵话语是从远处飘荡了过来:“土太岁你到底行不行啊!”

    “三儿!是你吗?”张仁山闻声就是一惊赶紧动着身子朝着周围寻了一下,只见在自己对面的一处房屋下头,三儿正跟自己手里攥着的东西在说着话,等着张仁山的喊叫声过去,三儿也是愣了一下而后转着身子向着四周去看,张仁山这边见人在远处便是直接飞身赶了过去,三儿听见有人跑动便是循声一望,正好是看见了奔着自己而来的张仁山,两人一对视便是都高兴不已。

    等张仁山到了近前三儿是赶紧开口道:“仙儿你这可是叫我担心死了,你到底跑哪里去了?”

    “别提了!三儿我跟你讲,老子我差点就没能活着回来,要不是我身手好,换个人早就得去见阎王了”张仁山晃着身子站到了三儿的一边道。

    “是吗?看来你这也是经历多多啊!不过你是怎么找到这里来的啊?”三儿其实挺好奇的,因为自己之前是一通乱跑才会到了此处,张仁山肯定是不知道自己在哪里的,要说他也是目无目的间走到了此处,正巧遇见自己,三儿可是有点不相信。

    张仁山听着三儿的话便是把头一歪道:“三儿我跟你讲,小爷我这辈子肯定有美人缘,你是不知道我刚才遇见了什么,那可是真够奇妙的,我当时在一片森林里头,正跟几只妖物缠斗……”

    “小鬼……你这话说的不虚吗?”土太岁在三儿的手掌中扭着身子晃了晃那一身的臭肉道。

    “虚虚什么?我说的是是是……实话”张仁山没找到说话的谁,就是以为三儿看破了自己的言语,身子一晃瞪着三儿道。

    三儿见张仁山望自己,便是赶紧摇了摇头,而后将手里的土太岁放到了张仁山的眼前,张仁山低头看了一眼,立即是把手一抬将三儿手里的土太岁直接扇飞到了屋檐外面的地上,三儿见状都愣住了刚要过去将土太岁重新捡起,张仁山却是一把拦住了三儿道:“你这怎么还拿这种东西啊?恶臭的不知道啊!”

    “不是……那个……它……哎呀!我是不跟你解释了”三儿甩开张仁山拦着的手,跃开几步就跳到了土太岁的身旁,一手抄起后就是将其重新带回到了屋檐下,张仁山见三儿又把那臭肉捡了回来便是赶紧躲远了道:“三儿你是不是有病啊!赶紧把那东西扔了。”

    “这不是你想的那样,这是土太岁”三儿指着那不断抽动的臭肉道。

    “谁?土太岁?它不是死了吗?”张仁山疑惑了一下慢慢地走到了三儿的近旁看了看那臭肉道。

    “你……这……人……下手真狠啊!”土太岁本来就已经被三儿折腾的够呛,刚才又被张仁山一掌扇飞到了外面,身子原本就没剩下多少的臭肉,现在又是焦糊了一大片。

    张仁山看着那有气无力说话的土太岁便是笑了笑道:“早说啊!我不是不知道嘛!”

    “你不知道……也被直接动手啊!”土太岁被张仁山这句话气得不行,挣扎着就从三儿的手掌中立了起来,三儿见状便是赶紧将手一握,将那土太岁重新攥在了手里,这土太岁本来是想对着张仁山来几下的,可被三儿这一握便是立即泄了气,身子变成了一团烂泥瘫在三儿的手中道:“你们两个……我看就是恶鬼转世,专门来祸害我们的。”

    “什么啊!土太岁你没死吗?”张仁山十分的好奇,这土太岁当时都被那人影捏碎了,可现在却是还活着,虽说照比之前的身形小了很多。

    “你知道什么!我可是不那么容易死掉的”土太岁对着张仁山不屑的说道。

    张仁山也是不想再去问了,他可是对这土太岁没有什么好感,毕竟之前两人吃的那些东西实在恶心,三儿在一边见土太岁没有大碍便是对着张仁山道:“你还没说完,你到底是怎么到这里的?”

    “对了!差点把这事忘了,三儿我跟你讲,但是情况十分危机,我要不是反应快都差点成了刀下鬼,我手中一边阔刀,我是左抡右……”张仁山正说到一半,那土太岁却是笑了笑道:“你这小鬼不是偷看人家女妖洗澡,被树精拖进地洞里面了嘛!怎么还跟什么妖物打上了?”

    “呃……谁啊?我才没有啊!”张仁山矢口否认道。

    “仙儿,这……是真的吗?”三儿斜眼看了看张仁山眼光中带着几分怀疑。

    张仁山将脸歪到一边口中道:“三儿……你……别听那臭肉胡说八道,我是那样的人吗?我……我……”

    三儿见张仁山磕巴的讲不出话来便是对着土太岁道:“您老给我讲讲呗?”

    “可以啊!这小子刚刚偷看湖泊中的女妖戏水,后来被树精发现,直接拖进了地洞里面,他可是好容易才挣脱出来的,要不是有花精搭救,这小鬼怕是得直接死在那树林里头了”土太岁在三儿的手掌中晃了晃而后一五一十的将张仁山的经历讲了出来。

    三儿听完了话拿眼瞟了瞟张仁山开口道:“这些可都是真的?”

    “三儿你别听那臭肉胡说啊!我可没有”张仁山依旧把嘴咬得死死的不肯承认这些事情。

    三儿也是没辙毕竟自己没看见,也是不知道张仁山都经历些什么,所以现在的只言片语只能是用以诉说,真要是想知道这事是真是假,那就只有去到当时,可这谁又能做得到呐?

    叹口气三儿也是不想再说什么了,晃着身子看着张仁山道:“得了……我是不想听了。”

    张仁山见三儿不愿意听了便是稍微安了点心,而后两眼看了看三儿手中的土太岁开口道:“三儿你把那太岁给我吧!我看你拿着挺累的。”

    “哦……不过你不是嫌土太岁身上的味道难闻吗?你这怎么还想着要呐?”三儿刚想将土太岁递给张仁山,忽然脑中一动便是开口问道。

    张仁山闻言眼睛便是稍微转了转道:“这个……我是想习惯习惯,你这不是一直得拿着嘛!我这总不能离得太远吧!”

    “也好……不过不准打击报复啊!”三儿其实早已经想到了张仁山是要做什么,可他是懒得去管,反正自己和张仁山是站在一块的,土太岁只不过就是外人而已。

    听着三儿要把自己交给张仁山看管,这土太岁就是紧张了,动着身子开口道:“我不去!他脸上都露出凶相了,我这要是过去,非得死他手里不可。”

    “没事啊!我就是‘好好看看’你!”张仁山嘴角不自主的抽动了一下,两手上已经暴起了数道青筋。

    三儿可是不想去管这些,一抬手是将那土太岁甩给了张仁山,张仁山一把接过后便是轻轻地阴笑了两声而后对着那土太岁道:“你好啊!”

    “我挺好的!你离我远一点”土太岁被张仁山两手死死地抓住,身上的臭肉都是被活活挤瘪了。

    “远一点啊!那没问题”张仁山说着话就是一抬胳膊将那土太岁狠狠地砸到了一侧的墙壁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