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志通鉴 第二百六十九章 处境不同
作者:张道仁的小说      更新:2017-10-23
    仙府之上随着一阵巨响,而后就是爆发出了猛烈的亮光,光芒照耀下三儿都没办法抬头去看发生了什么事,只能是躲着身子避开到了一旁房屋的飞檐下头,等着自己头上的耀眼光芒散去,土太岁由于一直被三儿捏在手里实在是动弹不得只好是跟着其一块躲在屋檐下,稍微过了一阵这仙府上面的亮光一直是没有退散的意思,三儿不得不偷偷地瞄了一眼,可他刚把头冲着上面一瞧,便是眼前立即一花,这半空中的亮光实在是太过耀眼,人的眼睛那是肯定受不住的,三儿有点担心被晃瞎了便是赶紧缩回了头,用一只空着的手揉了揉眼睛道:“这是发生什么了?”

    “小家伙……还不快跑,那狐狸和人相斗已经到了殊死关头,你要是不想被波及其中,就赶紧溜吧!”土太岁在三儿的手中摇摇晃晃地说道。

    “仙姑?土太岁你赶紧把情况讲明了,到底上面发生了什么事?”三儿一听刚才土太岁的话就是心中是立即升起了一阵不好的感觉。

    听到了三儿到底言语这土太岁却是三晃两晃的没有吱声,三儿在一边等的着急便是接着追问道:“你到是讲啊!别什么话都不说行不!”

    “废话……我也想知道上面发生了什么,你这不在房檐底下躲着呐!我能看见啥”土太岁说着话还来了脾气扭动着身子是拿一小团臭肉狠狠地丢了三儿一下。

    三儿轻轻地拿手一挡便是将土太岁丢来的小团臭肉甩在了地上,看着它开口道:“你还上脸了是吧!行……这也算是我的错,现在你可得好好看看。”

    说着话三儿是一伸手将那土太岁递到了房檐外头,稍微等了一阵,三儿是感觉手上传来一阵炙烤感,便是立即缩了回来,等着他在一看,这土太岁已经被烤糊了,还好三儿捏着的部分没有多大烧焦,要不然这土太岁就得变成一块烧肉了。

    稍微提手晃了晃三儿是将那烤糊了的土太岁放到了自己的眼前,仔仔细细地看了看,可观察了好一阵这土太岁是一点动静也没有,就好像死了一般,三儿眉头稍微皱了皱将那土太岁从自己的眼前拿了开来,而后细细地琢磨了一番,一伸手便再次将那土太岁送到了房檐外面,可三儿刚把手伸出去,那土太岁却是扭动了一下道:“别……我没事了!”

    “哼……就知道你跟我装呐!你先再好好看看吧!”三儿伸着手瞧着那不断挣扎的土太岁道。

    “我错了!我真的错了!可别在烤我了,这都没剩什么了”土太岁带着几分哭腔不断的对着三儿哀求道。

    三儿也是狠心的人,见那土太岁这般对着自己求饶,他便是又把手缩了回来,稍微等了等土太岁缓了一阵,重新整理了一遍自己身上烧焦了的地方,才是对着三儿说道:“你这小家伙一点仁慈之心都没有。”

    “你……再废话我还把你送出去”三儿歪着头看着自己手里的土太岁威胁道。

    “好好好!我怕你了行吧!哎呀……狐狸刚才和那人都是用了自己最狠的招数,这天上的亮光就是这两人的法术对撞所产生的效果,要是在之前我还能稍微抵挡一下,可惜现在我道行尽毁,一被这法术而成的波光照射便是会立即烧灼全身,所以小家伙,咱们还是在这里安心地躲一会吧!”土太岁虽然现在只有巴掌大了,但话语说的还是十分的清晰,三儿在一边听完了话便是一扭头道:“谁叫你看这个了,我是问仙姑怎么样啦?”

    “狐狸啊?!她……这个……没看清”土太岁稍微磕巴了一下而后缩到了三儿的手掌中道。

    “你……真……你不是还有点道行嘛!再出去看上一眼”三儿说着话就想将那土太岁再一次的放到屋檐外头去。

    可这土太岁之前被那半空中的亮光照怕了,听到了三儿的言语便是立即在其手掌中道:“不去……我可是不能再出去了,一会我身上仅剩的这些道行再没了,那我可是真的就要灰飞烟灭喽!”

    “有什么的啊!不就是重新修炼嘛!你这无所谓的”三儿学着张仁山的厚脸皮对着自己手掌中的土太岁道。

    “无所谓?小家伙你是真不知道修炼的苦啊!像我这种有实无灵的存在,要是一但身形被毁那就是真的没有翻身的机会了”土太岁稍微从三儿的手掌中探出了一点肉而后道。

    “我知道……但……您先去看看吧!”说着话三儿也不等土太岁同不同意了,一伸手就是将其暴露在了屋檐外头,手掌猛地一开,这土太岁立即就被仙府上头的亮光烤熟了大半,痛苦哀号了半天,三儿是将手缩了回来而后道:“怎么样?看见些东西了吗?”

    “你……你……你……”土太岁已经是有点奄奄一息的样子了,说话的语气都是虚弱了好多,磕巴了好久就是没有讲出别的来。

    三儿摇了摇头无奈间是嘟囔道:“得了……看样子您还是什么都没看见,要不这样吧!咱们这次慢点来,我的手晚缩回一些,这样您好能看见的多一点,您看行不?”

    这土太岁一听三儿的话差点没昏死过去,只好是摇了摇身子撑着一口气道:“别别别……折腾我了,我说……我说。”

    “您到是快些讲啊!”三儿侧耳听着这土太岁说的话便是扭着脸道。

    “不就是狐狸的动向嘛!她还在半空中和那人纠缠,不过……说真的,你这小家伙是不是……什么恶鬼转世啊!怎么这般的毒辣?”土太岁说着话都是已经差音了。

    三儿在一边笑了笑而后道:“您还别吃惊,我这都是皮毛,您等到了仙儿的手里,那可是比我这厉害多了,就刚才我这做法,那在仙儿的眼中就是小儿科。”

    “谁?”土太岁不知道张仁山的别名叫什么,等三儿说完了话它也是不知其意。

    三儿也是没想着解释,而且现在土太岁由于被那亮光所照,变得十分虚弱说话声音也是小了不少,三儿压根也是没听见这土太岁又跟自己说了话。【】

    亮光依然在半空中持续也是越来越耀眼,这地下仙府那是被照得通透,一处院落之中,低矮树木间的一个地洞里,张仁山正奋力的抽出自己腰间的阔刀,砍断了绕着自己身子的好几根藤蔓,这些断裂的藤蔓中不约而同都是流出了大量腥酸恶臭的汁液,薰得张仁山脑袋直发晕,不过好在这些汁液没有毒,要不然张仁山可是得直接倒在这地洞里头了。

    上身脱了困,张仁山便是赶紧动手去砍缠着自己双脚一条粗大藤条,可他刚一动手就听周围又是传来一阵爬动的声音,速度极快而且还十分有规律,张仁山晃着眼稍微向着四周看了看,之前地洞上面的火烛都是随着张仁山被拖进这地洞后熄灭了,可现在由于半空中那光亮的缘故,这地洞里面也是能看清了一些东西,转头目光稍微偏了偏,张仁山便是瞧见在地洞的两侧,正有几根类似蛇盘一样的东西,再朝着自己而来。

    手中阔刀握稳,张仁山便是晃了晃身子,可由于下半身还未挣脱,张仁山也是没办法抽身抵挡,只能是先用阔刀做好防备,地洞两侧蛇盘一样的东西,虽说之前稍微动弹了几下,可在张仁山举起阔刀防备的那一刻,便是攀在两旁如同定住了一般没了什么动静。

    张仁山侧头瞧了瞧也是不知发生了些什么事,不过见那些东西不动,他便是赶紧用那阔刀去砍缠住脚的藤条,几刀下去这缠脚藤也是解了开来,张仁山身子一松便是立即飞身一跃直接是爬到了这地洞的外面,探头稍微瞅了瞅,四周暂时无事,张仁山便是立即钻出了地洞站直了身子,摇了摇两手得了轻松,张仁山可是不愿在这里多留,赶紧寻路开始往低矮树木的外头走,可他刚走了一阵便是隐约地听见身后有声音,而且就好像是什么爬动之声,稍微惊了一下,张仁山便是回头看了看,可光亮照耀下这低矮树林中却是什么都没有,除了几条从树木上低垂挂下的藤条外,张仁山的周围便是再无它物,稍微摇了摇头张仁山也是感觉奇怪,但实在找不到有什么东西,他便是继续朝着这树林的外面而行。

    又是平安的走了一段,忽然间那爬动之声却是又冒了出来,而且这次离着张仁山更近了,几乎就在他的身旁响起,这下张仁山可是冷汗都冒了出来,转着身子而后道:“谁啊!我……可没惹你们啊!别跟着我。”

    说完了话张仁山撒开腿就是一路的狂奔,想着赶快从这树林中跑出去,可他左转右转就是没有找到进来时的路,这下张仁山可就是有点急了,拿着阔刀便是一通乱砍,周围的低矮树木几乎全都是变幻而来,张仁山阔刀砍杀过去,瞬间便是将数十棵矮树变成了粉末,可就算是这样,张仁山依然是被困在原地动弹不得,实在有些无奈了他是只好叹了口气道:“我说……不知哪位仙家挡路,咱们这也没愁没怨的,您不好就高抬贵手放我一马得了。”

    言语过后张仁山的周围却是一点回应也没有,安安静静地就好似进到了一片死地,咽了口唾沫张仁山摇了摇头,而后继续在这树林中穿梭,绕过几棵树木,张仁山忽然眼前一亮,一段道路出现在了远处,而且在那路旁好像还有被点亮的火烛,这下张仁山可是高兴坏了,脚下飞快的朝着那道路直奔而去,可就在他要到地方的时候,不知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张仁山是立即连滚再爬的摔在了地上,这摔倒的劲头可是不小,张仁山险些没有磕掉自己的两颗门牙,稳住了身子后,稍微从地上尝试着爬了起来,一阵的磕伤疼得张仁山是龇牙咧嘴,不过好在没有伤到筋骨,只是一些皮外伤而已。

    两手揉了揉自己摔疼了的地方,张仁山便是从地面站了起来,晃眼一瞧,之前那出现的道路现在却是完全消失了,只留下了一段深深的沟壑,往下一看那可是深不见底,张仁山见状倒吸了一口凉气身子往后退了好远虚了口气道:“这太娘的吓人了吧!这要是刚才老子过去了,不得直接摔成肉泥啊!”

    稍微镇定了一阵,张仁山依在地上朝着周围看了看,四周的地面虽说有着一些落叶但也不是那般的松软可以达到挡脚的深度,动手稍微划拉了一下,也是没有什么硬物和藤条,这下张仁山可就是有些奇怪了,刚才自己分明被东西绊倒,而现在却是根本找不到绊自己的到底是何物,摇了摇头张仁山缓缓地站起了身看着周围的低矮树林道:“不知哪位仙家出手相救,我先在这里道谢了,不过既然能够救人,那为何不让我出去呐?”

    此话说出依然是没有任何的答复,周围安安静静一切就仿佛是张仁山自己在胡言乱语,实在有点无可奈何张仁山便是动身绕开了前方的沟壑,大概寻了个方向就走了过去。

    也是不知走了有多久,迷迷茫茫间张仁山是恍惚的一抬头,一间林中小屋出现在了他的眼前,这屋子不算太大,但周围却是花草茂盛,而且四周低矮的树木就好像故意避开了这里一般,直接是在这屋子的周围空出了好大一个圈,张仁山眨巴了两下眼,虽说心里知道这林中小屋绝对有问题,但现在自己又不知该往何处走,硬着头皮张仁山便是直接从树林中走了出来,站到了这屋子的前面,伸头往里看了看,屋中没有点灯也是不见有人的样子,动着脚张仁山绕着这林中小屋转了一圈,也是没看出什么异常,正不知所措之时,只听那屋中有一女子道:“进来吧!别在外面闲逛了。”

    张仁山听得话语立即是愣住了,身子一动站到了远处,看着那屋子是一句话都不敢讲,等过了一阵,那屋子又是传来一阵响动一个女子便是从那屋子里头走了出来对着稍显惊惶的张仁山道:“叫你呐!赶紧进来!”

    “你你你……谁啊?”张仁山吓的都有一点磕巴了,毕竟之前地下湖泊边的事情依然没有过去多久。

    女子听着张仁山的话轻声地笑了笑道:“我是谁?你们之前来的时候不是已经见过了。”

    “哦……你是……不对啊!你……难道不是那土太岁的帮手?”张仁山愣了一下左右晃荡着看向了那女子道。

    “土太岁?谁啊?”女子显然不知张仁山说的是什么意思,只好开口询问了一下。

    张仁山一听立马明白了便是开口道:“看来你还真的不是,那你到底在这里做什么啊?”

    “你管我做什么,赶紧到这屋中来”女子一伸手指了指那林中小屋而后对着张仁山道。

    张仁山现在头皮直发麻,不知是该相信这女子好还是不相信好,稍微琢磨了一下,张仁山回头看了看周围,低矮树木依旧成片,自己要是想走的话肯定是出不去了,现在唯一的一条路就是跟着这女子进到那屋中,可进去了又能有什么用,自己是要出去这林子,不是安身立命在此。

    为难之际张仁山是一步都不敢动,那女子也是等的不耐烦了,一抬手数朵花瓣飘到了张仁山的跟前,等张仁山反应过来时却是已经晚了,那几朵随手而去的花瓣瞬间是爆出了无数粉末,张仁山来不及堵住口鼻便是身子一软倒在了地上,那女子见张仁山被麻倒在地便是动身走了过去,两手一抬便是将张仁山抱了起来,带着其一块转身进到了那屋中,张仁山一看暗暗地叹口气心中道:“得了……这下可好了,我这刚出龙潭,又入虎穴,老天爷你这是非得要我死在这里是吗?”

    女子抱着张仁山转身便进到了那屋中,等着那屋门合上,张仁山都是准备慷慨赴死了,那女子却是两手一甩将张仁山扔在了地上道:“你这人重得要命,可真是累死我了。”

    张仁山一听话语眉毛就是挑了挑而后打眼看了看周围,灯火通明这屋中摆设齐全的不像样,稍微试着动了动手脚,张仁山就是感觉刚才浑身的酸麻感已经消失了,猛地从地上站起身,张仁山便是晃了晃身子吃惊的说道:“这……是……什么……地方啊?”

    “我的家啊!”女子取来了一碗清水递到了张仁山的面前,张仁山低头看了看却是没敢伸手接过来,那女子瞧着张仁山的样子就是抿嘴一乐道:“放心吧!这水是能喝的。”

    “真的吗?”张仁山虽说嘴中这么问,但还是将女子递给自己的那碗水接了过来,一口喝下后张仁山便是感觉自己这身子里有股止不住的清凉,舒服得不能再舒服了。

    女子见张仁山一口气喝完了清水,便是收回了那水碗道:“你这人到是急的厉害,慢点喝不会嘛!这水可是精贵呐!”

    “什么?”张仁山动手擦着嘴角沾着的几滴清水看着女子疑惑的询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