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志通鉴 第二百六十八章 道法自燃
作者:张道仁的小说      更新:2017-10-23
    飞身落了地小月转眼看了看周围,那人影在摔落后正好是借着四周荡起的烟气隐遁到了别处,抬着鼻子稍微闻了闻小月眉头是皱了皱,这人影除了有那虚无缥缈的身子外,就连气味都是没有,模糊人影消失不见小月也是没辙了,动着三儿刚想再往别出去寻,却是听见一旁的屋中忽然传来一阵响动,听着声音小月是一不做二不休口中一道红光疾射过去,直接将那屋子打成了一地残渣,小月正准备动身再往前走一走补上一发时,那房屋的废墟中是爬出了一小块稍微烤焦了的臭肉,左摇右晃的说道:“莫打是我!”

    “土太岁?你不是被那家伙做掉了吗?怎么还活着?”小月稍微惊了一下,这眼前的土太岁明显照比之前小了不知多少,身子将将只有巴掌大。【】

    土太岁听着小月的话语也是深深地叹了口气道:“那人道行虽然在我之上,但好在我这也有保命的招数。”

    “什么招数啊?”小月升起了好奇之心,这土太岁几次重伤却全都是不丢性命,足以说明其有着什么秘法可以保得自己的周全。

    土太岁听着小月的话却是晃了晃身子道:“这个……不可说!”

    “切……小气,懒得跟你扯了,我还要找那人彻底了结此事”小月说完便是想要动身飞往别处。

    可那房屋废墟上的土太岁却是赶紧道:“仙家别忙走啊!我这有事相告。”

    “什么事情快些讲!一会那人再跑了”小月侧头看了看土太岁焦急的说道。

    这土太岁稍微晃了晃身子而后看向了远处轻声道:“仙家,此处仙府并不是由我一人变幻得来,此宅中还有四位共同与我修炼的仙人,您要是和那人影再次拼斗请务必小心不要伤及他人。”

    “还有别人?”小月一听也是愣住了,这地方一开始她只是觉得应该是这土太岁的家,没有多想那么些,现在一听原来这地下仙府是由土太岁和其它的四位妖物共同合力而建,这可是让小月不曾想到。

    听完了土太岁的话小月只是点了点头,而后一个闪身便是飞向了远处,看着四周不断增多的房屋,小月是只感觉眼睛发花,这模糊人影本来就难寻的厉害,现在它还隐藏在这仙府里头,那可是更为难以找寻,动了动身子小月直接是飞往了半空中,想着用高度来俯看整座地下仙府,可等小月刚一飞高,就听下头是一阵风声传来,几道烟光直飞而上,小月反应极快听得声响便是立即动身躲闪,数道烟光擦着小月的狐尾一闪而过,转过脸小月是直接确认了这些烟光的来源,动着身子低头直接飞了下去,等小月到了下面一看,这烟光发出的地方却是空无一人,四周的房屋虽然被这烟光发出时的威力震碎,但却是没有留下什么踪迹,就好像这人影只是从这里一闪而过随手几发。

    小月把牙咬了咬再这么下去也不是个办法,这人影在暗自己在明,就算是想要找到人,那也得等到那么一个机会,可时间却是不等人,那裂缝上头开出的洞口随时都有可能再次关闭掉,必须得抓紧一切时间将那人影制伏在这里,要不然可就真的再也出不去了。

    动着身子小月也是不管那么多了,几道火球升到半空,将这仙府的上头照得通明,小月飞身到了高处,冲着底下看了看,依然没有一丝的动静也没有一丝话语,摇了摇头小月是轻声道:“土太岁可是对不住了,这地方你们之后有空再重新建好吧!”

    言语过后小月是两手一挥,那天上凝聚的火球是直奔下头而去,正正好好砸在这仙府的中间,巨大的爆炸震得裂缝下头是一阵一阵的摇晃,翻滚的热量犹如炙热的熔岩,烤得裂缝四周的岩石都已经开始融化了,小月暂时用仙法护住了身子,周遭升起了一层淡淡的蓝色薄光,双眼看了看下头,整片的仙府都是被炸出了一个大坑,无数的房屋全都变为了灰烬,有些还在不断的燃烧,动着身子小月向着周围飘动了一阵,忽然间一道身影是从仙府下头窜了出来,小月眼光一转正好是看见了从那仙府中飞身冲出的人影,身子一动是立即跟了过去。

    等着小月到了近前才是看清,这飞身出来的正是那模糊人影,它在下头被小月的火球所生成的热浪所逼,只能是飞往高处躲闪,可真正好是中了小月的计策,只等这人影刚刚露头小月便是已经到了它的一旁,对着其开口道:“小儿,你可是终于露脸了。”

    “你……”这人影刚想说话,小月却是根本不给它这个机会,一抬手两个火球便是照着这人影的面门打了下去,可这人影也是反应极快,立即化为了一片虚无,小月手中的火球直接是穿过了这人影的身体,砸落在了地上发出了剧烈的爆炸。

    小月偏头瞧了瞧却是没有什么懊恼的神情,望着那人影道:“你还真敢再用这招啊!”

    那人影飘动着身子,左右摇晃着就好像十分痛苦一般,等着过了一阵这人才是逐渐平息了下来,小月在一边瞧着那人影就又是开口道:“怎么样?被火烧的滋味不好受吧!”

    “你这……野……”那人影还想着叫骂一番,却是连话语都还没说完,便被小月一掌拍翻砸向了地面。

    随着那人影不断下落,小月也是紧跟其后,一路跟着那人影朝着地面而去,等那人影刚一砸落在地,小月就是在一边升起了数道火球,猛地击向了那人影砸落的地方。

    一阵火焰升腾,那人影砸落之处已经是被一团赤红色的火焰包围了,小月望着那熊熊的火光,稍微是点了点头,正要动身走开的时候,却是听得那火焰之中有人道:“野狐狸……看来今日咱们之间只能是斗个你死我活了。”

    小月听后就是一惊,猛地回头看了看,只见那火焰之中忽然升起了一个高大的怪物,身影朦胧却是壮硕无比,直高出小月不知多少,两只巨大的手臂和高耸的身子,几乎都快将这裂缝撑得爆开了。

    小月眼睛晃了晃赶紧是动身飞往一边,可这怪物却是两手一张,瞬间朝着小月挥来,眼看着那两只巨大的手掌就要拍在自己的身上,小月是赶紧一转身而后猛地聚气了一道火球,直接照着那怪物的脸庞便是扔了过去,这怪物也是懂得躲避,原本要去拍小月的手也是赶紧抽回了一只用以来抵挡那飞向自己脸庞的火焰。

    一阵爆炸传来,小月是赶紧回头瞄了一眼,只见那怪物虽然用手挡住了那火球,但也是被那火焰爆炸后的威力,炸得一个踉跄,小月抓紧这才机会赶紧飞身前往远处,想着要拉开距离以免被这怪物捉到,可就在此时一只大手是直接将小月抓住了,任凭其怎么挣扎都是无济于事,小月晃着头稍微看了看,抓住自己的大手正是这怪物的,随着这手臂越来越往快,小月是被直接递到了这怪物的脸前,抬头细细地看了看,一片模糊之中,在这怪物的脸庞里面,一个朦朦胧胧的人影是悬在其中,小月瞪眼仔细看了看便是开口道:“小儿……你这招数不错啊!只可惜不太实用。”

    “野狐狸……死到临头还大言不惭,我看你真的是活腻了”这怪物张口了大嘴一阵吼声便是传来出来,小月两手堵住了耳朵,毕竟这声响实在太大,等着言语过去小月才是道:“你说什么啊?谁死到临头了,你才是呐!”

    “你……”这怪物还想说话,可突然却是身子一歪猛地朝着一边倒了过去,由于事发突然,这怪物也是没有准备,慌忙间就是松开了抓着小月的手,这下小月可是紧紧地握住了这次机会,一个闪身便是飞到了远处,而后反身扬手数道火球直飞而出,冲着那怪物的脸庞便是再次砸了过去,这怪物正稳着身子一时间没能顾得上这些,等着察觉出了有光亮靠近,却是已经晚了半步,小月飞射而出的火球那是正正好好的打在了这怪物的脸上,数道火焰升起,这怪物是瞬间没了脑袋,硕大的身子一歪,直接倒在了地上,而那头颅却是高高地飞了起来,小月抬头看了看,只见那头颅下头正有一道闪着青光的东西在拖拽着,看样子体形还不小,可由于距离的原因小月也是没能看清那拖拽怪物头颅的东西到底是什么。

    摇了摇头小月动着身子正要歇息一下,却是听半空中炸响传来,那飞起的头颅忽然间是转了一个圈,而后照着小月的位置砸了过来,小月见状立即动身飞往一旁准备躲闪,可那头颅却是像认准了小月一样,无论小月怎么躲,它都是直直地往小月身边飞。

    眼看着这怪物头颅就要砸在自己身上,小月便是一摇身子聚起了一道硕大的火球,而后冲着那头颅便是飞射而去,随着山摇地动般的一声巨响,那怪物头颅是彻底消散了,正当小月要松口气的时候,一道人影却是忽然出现在了她的面前,小月本来都是放松了警惕,这人影忽然出现正好是钻了小月这么一个空子,一道烟光速起,正好打在了小月的身上。

    一阵撞击传来小月是直飞出了数丈远才是勉强停下,嘴角稍微滴血,小月是动手擦了擦抬头看了看自己飞过来之前待着的地方,那模糊人影尽然完好地飘在半空,扭着身子看向了小月。

    嘴中稍微动了动小月是乐了一下道:“你这人……真是……”

    话语未完小月转手一动,几道火球突起,照着那人影便是疾射而去,那人影也是随之而动,烟光凝聚间对着小月也是起手发出,火焰升腾光芒闪烁,这仙府半空,小月和那人影是打在了一处。

    这边半空还在激斗,地面上可是平静的厉害,由于之前小月那砸击而下的火球,现在的仙府已经是处于支离破碎的边缘,三儿倒在一边,胸口的大洞依然还在滴血,土太岁正好是慢悠悠地爬到了一边看着三儿道:“叫你这小家伙搀和到这种事情里头来,现在好了去地府了吧!哎……真可惜你这身子了,要是用来修炼也是可以给我炼些功力的。”

    “是吗?不过我还是想要活着出去比较好”三儿在一边猛地坐了起来看了看地上那只有巴掌大小的土太岁道。

    “不是……你……怎么……”土太岁都傻住了,看着三儿完好无损的重新站了起来,它便是想着要赶紧退走。

    可三儿哪肯给它这个机乎,上手一把抓住了那土太岁道:“仙人莫走啊!咱们好好聊一聊。”

    “这……没什么可聊的吧!”土太岁的身子都抽成了一团,瘫在三儿的手中道。

    “仙人……怎么就没什么好说的,您之前的话我都是听见了,这地方除了您还有四个妖物,它们都是谁啊?”三儿斜眼看了看土太岁轻声问道。

    “这……我不能告诉你”土太岁将身子一歪就准备从三儿的手掌中逃开。

    三儿见状立即是一把死死地握住了那土太岁而后一伸手将其冲向了一边还在燃烧的火焰旁,真土太岁被火一烤立即是发出了痛苦的哀号不断的叫道:“臭小子……快住手啊!”

    “仙人,该说的话您就好好讲一讲,咱们好说好商量不是吗?”三儿依旧冲着那火焰伸着手,而那土太岁已经是被烤疯了只好开口道:“行行行!我说还不行嘛!”

    “这就对了嘛!快些讲吧!”三儿将手缩了回来看着那土太岁道。

    这土太岁一离开了热便是稍微松了口气,听到了三儿的话只好是一五一十的将这仙府的事情讲了出来。

    这地下仙府本来不大,只是这土太岁用以修炼和等待的地方,可后来这裂缝下头不知在何时来了一条蟒妖,修炼也有些年月了,正好是看出了土太岁这仙府的位置,本来两人还要斗上一番争夺地盘,可后来土太岁一想自己长期这么居住,实在无聊便是和那蟒妖商量,一块在此地安家可好,那蟒妖当时的道行也不算太厉害,正好听这土太岁提议两人一同入住仙府,便是痛快的答应了,可好景不长,这裂缝里头又来了两只妖物,兴风作浪的总是能波及到这土太岁和蟒妖的住所,到了后来两人实在忍受不住便是和这后到的两妖大战了一番,结果四人都是势均力敌,谁也打不过谁,到了最后蟒妖提议不如把这两妖一块请到这仙府中居住,一是为了这裂缝下头的安稳,二是毕竟这有地方可住就比没有强,土太岁当时虽然不同意可细一想人多了万一之后有事情还能一块解决,便也就同意了,这样仙府之中便是聚集了四妖,修炼了有些年月后,不知在何时这仙府里面开始出现怪事,时不时的就会有一女子突然出现,而后又再次消失,土太岁起初没有在意,可后来随着这女出现的次数越来越频繁,也是不得不叫人担忧了,后来四妖聚在一块商议,既然这女子出现频繁那肯定也是某种妖物,要不然就将其找到,直接合在这仙府之中,凑集五妖也是一大幸事,土太岁一听便也是答应了,几人分工合力,用了不算太长的时间便是找到了这女子待着的地方,正是一片地下湖泊边,后来在细细的询问下,土太岁才是得知,这女子身前被人所害,掉进了湖中淹死了,可由于那湖水与地下相连,这女子的尸身便是被水流带到了地下,一路飘荡到了这裂缝里头,随着年月增长女子吸入了太多的地下阴沉之气,最后是化为了这片湖泊的水妖,有了灵身之后便是开始在这仙府中四处闲逛。

    三儿听完了土太岁的话语眼睛稍微瞟了瞟道:“这么说,这地方有一个水妖,还有一条蟒蛇,那两个妖物是什么啊?这个你刚才可是没说。”

    “这……”土太岁被三儿死死地抓着,可却是没敢吱声。

    三儿见其又开始含含糊糊便是一伸手再次把那土太岁冲向了一旁燃烧的火焰,土太岁由于现在受不得热只能是开口求饶道:“我说……我说!”

    “快讲!”三儿撤回了手看着那土太岁道。

    “那两为道兄,分别是低树妖和花精”土太岁身上的臭肉都是已经别火焰烧灼的有些发烫了,三儿听着话语眉头稍微是皱了皱一歪头自言自语道:“原来是这么一回事,我说这宅院中的花草为何这般多样又鲜活,原来是有这么两位的存在。”

    “是啊!要不是他们两个,我这仙府也不会这般鲜丽”土太岁也是在一边随着三儿的话语附和道。

    “你……”三儿刚想跟这土太岁打听一下那两妖的去向,却是听半空中忽然传来一阵猛烈的爆炸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