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志通鉴 第二百六十二章 急中生智
作者:张道仁的小说      更新:2017-10-23
    搬来一旁的椅子,三儿是立刻动身踩到了上面,伸着手想要去在那横梁上摸上一把,可还没等他找到什么,张仁山却是从底下抬着头道:“三儿你这做什么呐?”

    三儿低头看了看,见张仁山好像是醒酒了眨巴了几下眼是开口道:“仙儿你醒了?”

    “我也没睡啊!”张仁山一脸的奇怪望着三儿是动身走到了一旁,正想要动手在给自己倒杯茶水喝时,三儿却是在椅子上急切的说道:“仙儿别喝了,那茶杯有问题,好像能把倒进去的水都变成酒。”

    “你这说什么玩笑话,这不就是咱们家的茶杯嘛!变成酒?三儿你可别闹了”张仁山满脸的不相信,伸手是倒了一杯茶而后递到了自己的鼻前闻了闻,只在一瞬间这人就是愣住了,抬手点了点茶杯对着三儿道:“这……这……怎么会?”

    “你看我都说了这茶杯能把倒进去的水都变成酒,你还不相信,这回知道了吧!”三儿站在椅子上低头看着下面的张仁山道。

    “这……好东西啊!咱们家的茶杯怎么会有这本事了,这以后要是馋酒了,直接往这杯中倒点水,那什么都省了”张仁山可是不担心这茶杯的问题,动手左右晃了晃赶紧是抿了一口其中已经变成了酒的茶水。

    晃着身子往背后的椅子一靠张仁山是举着那茶杯又道:“好酒啊!这东西真他娘的不错。”

    “仙儿你先把那茶杯放下,一会你愿意怎样都行,我这边还忙着事,你稍微躲开点”三儿见张仁山又喝上了便是气不打一处来,一边伸手在横梁上摸索一边是对着张仁山道。

    张仁山听着三儿的话摇着身子带着那茶杯是走到了一旁,抬头看了看又是喝了一口酒水道:“三儿你这瞎忙什么呐?我从刚才看你就一直在那横梁上摸来摸去的,那里有什么东西吗?”

    “不确定,不过但愿能有那东西存在”三儿眉头皱着手上是更为小心了一点,这横梁偏高,三儿站在椅子上也得是点着脚而后伸长了胳膊才能勉强够到,几下摸索之后三儿的两腿和手臂全都是酸疼的厉害,见这边的横梁没东西,三儿便是先稍微歇了歇,而后动身搬着椅子换了一个位置,继续抬手去摸那横梁的上头,张仁山待在一边也是看得不耐烦了,晃着身子带着那茶杯道:“你继续摸吧!我出去透透风。”

    “哦!知道了,不过你走之前能不能把那茶杯先放下”三儿低下了摸索的手臂,而后半蹲着身子对着张仁山是讨要他手中的那变水为酒的茶杯。

    张仁山哪里肯就这么把这茶杯交给三儿,摇着头而后道:“你要也没什么用,你又不喝酒,我透透风之后就会回来的。”

    “别了,你在醉外面,把那茶杯放我这还能好点”三儿是继续张着手跟张仁山讨要东西。

    也是实在无奈张仁山只好是将那茶杯递到了三儿的手里,转过身一把拽开了门房的屋门而后一声不吭的走了出去,三儿见张仁山走了便是叹了口气,看了看自己手中的茶杯,晃眼间三儿忽然感觉有丝不对,这茶杯好像不是那可以变水为酒的杯子,皱着眉头翻身从椅子上跳了下来,三儿是走到了桌子旁提起茶壶往这杯中倒了一点茶水,探鼻一闻还真的是没有任何的酒气,这下三儿可是气坏了对着那门房的屋门吼道:“仙儿你给我回来。”

    张仁山此时正在屋外,晃着身子到处乱走,伸手入怀低头看了看,那变水为酒的茶杯是正正好好的躺在其怀中,嘴角微微的笑了笑张仁山回头看了看门房轻声嘟囔道:“这东西我能轻易交给你嘛!”

    说话间三儿却是从门房中已经探出了头,正好是看见了已经走远到了一旁的张仁山,两眼一对张仁山是脚下一动奔着院中就跑了过去,三儿见状也是不说什么了,动身在其身后就是紧追,两人一前一后是在院中一通的疯跑,一些下人在一旁都是不知所措,有的想要上前拦一拦,却是被张仁山一把推开呵斥道:“滚开!别挡老子路。”

    三儿在后面也是默不作声的继续追赶,等着两人把院中都跑遍了,才是累的气喘吁吁的坐在了一块,侧头看着张仁山三儿是动着嘴气喘吁吁的说道:“你你你赶紧把那……那茶杯给…给…我。”

    “就…就…就不给!”张仁山也是紧吸了几口气,死死地用双手护住了自己的胸口。

    三儿眼角余光正好是瞧见了这轻微的动作,两手一发力是跟张仁山纠缠到了一块,可三儿的力气哪能跟张仁山比,几下之后是被其直接甩脱到了一旁,而后便是有一番的追逐,到了最后张仁山也是实在受不住了回身对着还在追着自己的三儿道:“好啦!好啦!好啦!我给你还不行嘛!你能不别追了,我真的有点跑不动了。”

    “那……那……那赶紧的”三儿其实早已经到了自己体能的极限了,脸上都已经跑的没了血色,但为了将那茶杯追回来,三儿也是拼了。

    动着身子两人站在了一块,张仁山从自己的怀中掏出了那茶杯,而后是递到了三儿的面前,三儿伸手接过先是看了几眼,想确定一下是真是假,可张仁山却是在一旁道:“放心吧!是真的,没骗你。”

    “那就好……”三儿一句话没有说完便是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张仁山见状赶紧是动身蹲了下去,伸手扶着三儿道:“怎么样啊?三儿你没事吧!”

    “没事……就是跑的太累了,你也是我叫你把茶杯给我,你竟然还给我来了一个偷梁换柱瞒天过海,我不追死你我都不甘心”三儿偏头瞧着张仁山嘴中是嘟囔道。

    张仁山听后是嘿嘿的笑了笑而后也是反身坐到了三儿的一旁嘴中道:“我就是没瞧够,所以才没有交给你,再说了三儿你为什么一定要我把这酒杯放在那屋中呐?这东西既然变成了宝贝,那咱们就最好是随身携带,要不然指不定会被什么人或者妖物给拿走了。”

    “你就这一个心思,你也不想想这茶杯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得了……咱们先回去吧!我在那门房中还有事情没有忙完”三儿不想跟张仁山解释太多,因为这样做也是没有多大用,一但要涉及这种宝物那谁也是劝不动张仁山的。

    张仁山听着三儿的话到也没说什么,跟着其一块朝着门房走,路上由于那茶杯放在怀中实在太碍事,张仁山是顺手将其拿了出来,左右瞧了瞧便是对三儿道:“你说这东西是怎么变成这样的,还是说之前咱们家就有这宝贝,只是咱们一直没有注意到而已。【】”

    “不应该,我估计是跟仙姑有关,她身上有着法力道行,这些普通的茶碗被她一碰就沾了点仙气,自然而然就会变成这样”三儿胡乱的解释了一下,虽然他是不懂这些缘由,但心里的感觉这茶杯应该是跟小月有着脱不开的关系。

    可张仁山却是不这样想,侧头瞅着那茶杯是砸吧了几下嘴巴道:“狐狸能有这能耐?我是有点不相信,对了……三儿这会不会是之前那鬼仙干的?”

    “那我就不清楚了,反正我是这么想的,你愿意怎么合计那是你的事”三儿稍微是回过了一点头看了看张仁山手中的那茶杯道。

    张仁山到也是不知该说些什么了,手中掂着那茶杯两人是慢悠悠地又逛回到了门房前,路过时几个下人也是在一旁匆匆而过,看着两人过来也是没敢吱声,三儿知道刚才自己和张仁山的表现有些太过招引,但现在要是上去解释可就真都会把这事情弄得更糟,倒不如暂不言语,等着过了一阵自然而然就会消停了。

    张仁山可是没在意这些,摇着身子是站到了那门房边,一抬手推开了屋门,转身站了进去,三儿也是紧随其后,回身关好门后两人是各自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刚才一番折腾,三儿也是累的够呛,张仁山虽说还好可脚下也是发酸,两相无话稍微是安静了一阵,三儿便是又重新站到了那椅子上,伸手在横梁上摸索了起来。

    张仁山在一旁是一直不知三儿到底要做什么,看着他又开始忙碌了只好是坐在一边开口道:“我说三儿这摸来摸去的到底是在做什么啊?那横梁上头有宝贝吗?”

    “有啊!你要不要来找找看?”三儿可是没想着要搭理张仁山,随口敷衍了一句道。

    可张仁山却是把这话当真了,毕竟这茶杯就在眼前,既然自己家中的物件都能变成这样,那指不定这横梁上还真的会有什么别的宝物,晃着身子张仁山也是搬了一把椅子过来站到了上头跟着三儿一块去摸索那横梁,可这地方毕竟有限,两人都去摸索的话,必然会有一方受限,三儿被张仁山挤得实在不行便是开口道:“你这干什么啊?我又没叫你帮忙。”

    “不是……这上头是什么宝贝啊?三儿你快跟我说一下”张仁山眼睛瞪的溜圆望着三儿是开口询问道。

    三儿哪里知道这横梁上头有什么宝贝,刚才的话他都是胡说的,现在一看张仁山真的动心了,摇了摇头三儿是无奈道:“这里能有什么东西,我是再找……”

    三儿的话语没有说完,只见张仁山就是一抬手像是在横梁上摸到了什么东西,而后一脸奇怪的对着三儿道:“这……横梁上头是不是遭水了啊?都长毛了。”

    三儿一听张仁山的话就是楞了一下而后赶紧道:“你先别动,你把那毛茸茸的东西拿了下来叫我看看。”

    “拿下来?三儿这太恶心了吧!”张仁山到也是真听三儿的话,这摸索的手还真就停在了那横梁上一动也不动。

    “我叫拿你就拿,我有大用”三儿眼神间有些急躁,望着张仁山催促道。

    张仁山到也是不惧,手中一用力是狠狠地在那横梁上抓了一把,而后递到了三儿的面前,等三儿低头仔细一看,张仁山抓下来的就是一块发了霉的糕点,上面还有一排整齐的齿痕,很明显这东西就是小月在上头吃剩下的,望着那长了毛的糕点,三儿是一把将其扇飞到了地上去,张仁山手上吃痛赶紧是一缩胳膊道:“不是……这长毛的东西要不是你说的那宝物的话,那也别打我啊!你就讲好了了,这手给我打的疼死了都”张仁山稍微是吹了吹自己的手掌,毕竟三儿赶紧扇得太用力了。

    “我这心里焦躁的厉害,实在是收不住力了,你就先忍一忍”三儿看着张仁山那被自己扇红了的手也是有点不好意思。

    张仁山听着三儿的话就是把脑袋一歪道:“你心里焦得慌,就拿我手出气啊!”

    “我哪里说是这个意思了”三儿一看张仁山误解了自己刚刚的话便是急忙解释道。

    “算了……不跟你吵,这横梁上头到底有什么啊?”张仁山看着三儿是满脸的疑惑,他有种被人骗了的感觉。

    三儿瞧了瞧他也是把头一偏道:“仙儿……你还记得之前仙姑回来时我在那横梁上头摸索到的狐狸毛发吗?”

    “记得啊!狐狸不还是被这招救的嘛!等等……你的意思是……”张仁山忽然眼前一亮他好像明白了三儿是在做什么。

    三儿见张仁山已经明了便是笑了笑没在说话,动着手继续在那横梁上摸索,张仁山也是知道自己该做些什么了,晃着身子跟着三儿一块在那横梁上动手搜了好半天,可这横梁上头无论两人怎么仔细去找,就是没见再有小月的狐尾毛,叹了口气三儿也是没招了只好是摆着手对着张仁山道:“罢了,我看是没有什么希望了,看来这次就是我们与仙姑的缘分尽了,要不然也不会找不到东西救她。”

    “三儿在坚持一下,咱们好不容易知道了一个方法,怎么能就这么轻言放手呐?”张仁山看着三儿跳到了椅子下头便是对着其鼓励的说道。

    三儿没在言语低头看着地上也是不知想着什么,张仁山见三儿不搭理自己便是想着要轻轻地踢他一脚,可就在张仁山要抬腿的时候,由于这椅子本身不算太稳,张仁山是一个不注意就踩歪了,眼看着就要摔到地上,好在其反应够快两手一发力便是牢牢地抓住了那横梁,而后整个人是挂在了上头,三儿听得椅子翻倒的声响也是回过了神,转过身子看了看三儿差点没笑出声望着像挂腊肉的张仁山便是开口道:“你这是要做什么?想要飞上去吗?”

    “你就别在一边说风凉话了,赶紧把椅子搬起来啊!我这都快坚持不住了”张仁山低头用眼睛瞪了瞪三儿急切的说道。

    “等着啊!”三儿也是没想这么跟张仁山开玩笑,动手就要把他脚下的椅子搬回来,可就在此时张仁山却是在上面道:“先别动,那边是什么东西啊?”

    三儿也是不知道张仁山说的是什么,看着上头挂着的他便是道:“什么啊?”

    “三儿你看啊!就在这大梁靠着墙的那边,好像上面摆着什么东西?”张仁山由于现在身子挂在这横梁上,实在难以看清楚那横梁架在墙壁上的位置,可隐约间还是瞧见了一个模糊的东西被安放在了墙壁边。

    三儿听着张仁山的话就是反身到了桌旁,取来了那油灯是照了照这横梁架在墙壁的位置,光亮过去张仁山总算是看得清晰了一点,只见那横梁边靠着墙壁的位置正好放着一块碎裂掉了的砖瓦,虽说只有一半,但这东西出现在这屋中却是不那么正常了,门房的屋顶也是没有漏掉,那这砖瓦又是从何而来,张仁山脑中闪过一丝想法便是赶紧对着地上的三儿道:“三儿我估计这东西应该是狐狸放下的,她平常不是就在这横梁上来回窜动嘛!”

    “什么东西啊?我在这地上什么都看不见”三儿举着油灯是抬头瞧着高处的横梁末端,但由于角度的问题,三儿是什么都瞧不见,更别说张仁山口中说的东西了。

    “你等会啊!我想个办法拿下来”张仁山见三儿真的是瞧不见,便是一动身前后摇了摇,借着这力道,脚下瞬间是盘住了这横梁,双手用力一翻,张仁山是直接爬到了这横梁顶上,看着那尽头处的碎裂砖瓦,轻迈几步便是走了过去,伸手揭开一看,一小撮狐狸毛正好是被这砖瓦压在了下头。

    心头稍微一乐张仁山赶紧是对着地上的三儿道:“这老臭狐狸真他娘的狡猾,三儿……东西我找到了。”

    “哦!那赶紧拿下来吧!”三儿见张仁山真的找到了小月留下的那救命狐狸毛,便是赶紧动手将地上的椅子重新摆好,可张仁山压根也不用这么麻烦,一个晃身便是飞身到了地上,虽说还是多了几个踉跄但依然平缓住了身子。

    三儿瞪眼看了看对着张仁山道:“早知道你不用这些东西,我还给你摆什么啊!”

    “不是……这跟那些无关,我上去不也是得用这椅子的嘛!”张仁山微微的笑了笑,没在说别的,伸手将那狐狸毛递给三儿。

    三儿接过后脸上立即是充满了喜悦,这东西之前就能把小月从远处带回来,现在也肯定能将小月救回。

    两人凑到了一块,张仁山看了看那狐狸毛便是对着三儿道:“这东西真能救狐狸吗?”

    “不清楚,不过上次不就是因为有这狐狸毛在,仙姑才脱险的嘛!我想这回也是应该差不多”三儿张开了手掌将那狐狸毛放在其中道。

    “嗯……说的也是,不过三儿……你知道这东西怎么用吗?”张仁山伸手点了点那狐狸毛询问道。

    “呃……”三儿有些傻住了,他还真不清楚这狐狸毛的用法,上回他只是找到了此物什么都没干,现在被张仁山一问,三儿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