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志通鉴 第二百五十三章 铩羽而归
作者:张道仁的小说      更新:2017-10-23
    回头望了一眼三儿也是没瞧见有什么人,正奇怪是不是自己听错了的时候,一个下人是从一边走了过来道:“管家,少爷好像找您呐!”

    “少爷?什么事啊?”三儿看了看那下人也是记不得此人的名字,毕竟家中的佣人实在是太多了,三儿就算是想要全部几下那也是不可能的。

    “不清楚,不过看少爷的样子挺着急的,估计是有什么要紧事,您还是赶紧过去瞧一瞧吧!”那下人也是没想着通报自己的姓名反正三儿也是没有询问。

    点了点头三儿是知道了,挥手叫那下人离开后是直奔门房而去,一路走着,三儿这心里就是好好的底盘算了一番,张仁山在门房吃着饭突然找人叫自己,那肯定是有了什么变故,要不然他是不肯能轻易来寻自己的,可要说真是变故的话,那现在最主要的事情就是小月和金甲蜈蚣的去向,三儿合计好了一切便是微微地叹出一口气,他本以为回到家了能稍微好过一点,结果到了现在却是发生了很多意想不的事,摇着头三儿是不再仔细琢磨动身站到了门房前,三儿是抬手敲门道:“仙儿我回来了,你找我做什么啊?”

    这边三儿敲着那门房的屋门,只听里头的张仁山开口道:“赶紧进来吧!你一看就知。”

    三儿也是没多想推开了屋门便是闪身到了里头,抬眼间向着四周看了看,三儿是直接愣住了,只见小月和金甲蜈蚣已经回来,不过他们两人的身上到处都是鲜血直流的伤口,有些严重的地方都是已经破开到了骨头上,三儿只看了两眼便是不敢再瞧了,晃着身子道:“仙儿……这是怎么了?”

    张仁山在一边听着三儿的话也是晃着身子道:“三儿你这事就别问我了,我刚才也是吓了一跳,这两人回来的时候都成血葫芦了,满身都是伤,不过照比之前现在都是已经恢复不少了。”

    “这……”三儿也是不知道该说点什么,看着小月那满身的伤口,知道现在就算是想要询问发生了什么事,小月也是没办法回答,金甲蜈蚣就更别提了,他身上的伤照比小月还要重,一条腿是不知被什么利器削断了,不过好在这金甲蜈蚣就是不缺腿,只一会就又重新长出了一条来。张仁山站在一边,桌上还留着他吃剩下的饭菜,不过看样子也是只吃到了一半便被这两人打断了,三儿转过身瞧了瞧门房的屋门,谨慎关好后,三儿是坐到了桌子旁轻声对着张仁山道:“他们俩个回来的时候,有说什么话吗?”

    “没有……我那个时候正吃饭呐!他们就忽然从房梁上头落了下来,满身都是伤,我当时也是问来着,可他们都是不回答,而后就像现在这样蜷缩在地上,不动也不出声了”张仁山抬手指了指两人的上头,那屋中横梁的上面还真就是沾了一些小月和金甲蜈蚣身上的血液。

    三儿问明白了过程便是跟着张仁山的手指抬头瞧了瞧,见那横梁上沾有血液便是站起了身,走到了一边想着搬来椅子仔细看一看,张仁山见三儿要动那横梁便是对着他道:“你就别管那里了,现在咱们两人总得想个办法,叫他们恢复的快一点啊!”

    “我们?仙儿你这就别想了,仙姑和吴仙人那可都是得了道行的仙家,咱们一介凡人哪里能管得了人家的事,我看就等着他们自己恢复好了”三儿摇着头是不同意张仁山的说的事,张仁山见三儿不愿意帮忙,那也是自然不再说别的,抬头看着三儿站到了椅子上便是又开口道:“三儿那横梁上有什么吗?”

    “不清楚,不过你之前不是说,两人都是从这横梁上落下来的嘛!我想这上头应该是有些咱们不知道的东西”三儿稍微低眼瞧了瞧地上躺着的小月,也是不见她有什么表情。

    张仁山听到糊涂眼光间是瞟向了一侧道:“三儿那上面能有什么啊!现在咱们就等着好了。”

    三儿可是不想听张仁山的话语,动手是在那横梁边摸了摸,血液还未干透潮湿粘稠之余,三儿是一偏手在那横梁的一边沾起了一撮毛发,晃到眼前三儿是仔细看了看,虽说这毛发被血液浸透也是看不出原有的样子,但三儿凭着自觉还是认出了这毛发的来路,这明显就是小月尾巴上的狐狸毛,动了动身子三儿是从椅子上跳了下来,伸手将那一撮狐狸毛递到了张仁山的眼前,张仁山见三儿有了收获便是凑近了看了看而后低声道:“这是什么啊?”

    “仙姑的东西,不过我想应该是她无意间留下的,没什么大用”三儿将那手中的狐狸毛放到了桌上开口道。

    张仁山见状也是坐到了一边对着三儿道:“你看!我就说那横梁上头没什么,你还不信,现在扯了一团狐狸毛下来,这能有什么用啊?”

    “这个……不是……”三儿刚想开口说话,却是见那放在桌上的狐狸毛竟然自己动了起来,左摇右晃的就好像在找着方向,张仁山在一边也是看得清楚,赶紧是动身站了起来指着那狐狸毛道:“这是怎么了?”

    “不知道啊!”三儿也是满脸的疑惑望着那动来动去的狐狸毛没了主意。

    两人就在这不知所措的工夫,那一小撮狐狸毛是直接飞舞而起,半空中一闪便是钻进到了小月的身体中,张仁山和三儿都是看愣了,想着要上前动一动小月,可两人又是怕在加重她身上的伤势,手足无措间张仁山只好是对着三儿道:“我看咱们还是出去吧!”

    “我看行!”三儿也是赶紧同意了张仁山的话,两人立即是动着身子要往外头走,可还没等两人走到那门房的屋门,就听身后有人道:“哪去啊?”

    “出去避……嗯?狐狸你这怎么……好了啊?”张仁山听着声音就是回头看了看,只见小月已经是从地上坐了起来,身上的那些伤口全都是不见了,就跟之前一般生龙活虎的,根本不像是受了伤的人。

    三儿站在一旁也是有些傻住了,刚才小月还昏迷不醒重伤未愈,现在却是像直接换了一个人,不仅身上的伤口没了,就连那破损了的衣物也是重新恢复到了原本的样子,眨巴了两下眼三儿是望了望小月道:“仙姑,您这是好了吗?”

    “嗯!好了啊!这还得多亏了你帮忙”小月笑了笑一边说着话一边是从地上爬了起来。

    张仁山一听立即是侧头瞧着三儿道:“你帮忙了?”

    “没有啊!我刚才做了些什么你也不是没看见”三儿听着张仁山的问话就是气的不行,明明跟着自己一起做的事,现在却是还跟自己确认一遍。

    小月看了看有些犯糊涂的两人便是道:“好啦!你们这脑袋里头是进了浆糊吗?就是刚才你们从那上头带下来的东西帮的我。”

    “哦……三儿就是那撮狐狸毛!”张仁山一听脸上忽然轻松了一下而后坐回到了桌子边道。

    三儿在小月说完话后就是已经知道是什么了,也是没有搭理张仁山他便是对着小月道:“仙姑,那撮毛发是您故意留下来的吧?”

    “你这小崽真是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聪明,什么时候会糊涂,没错!那一撮尾毛,的确是我故意留下的,就是用来在紧急的时候能够全身退走,本来我以为会用不上,没想到……哎!看来有得时候留下后手还是好的”小月伸手晃了晃自己背后的尾巴,只见五条尾巴中的一条上,是少了一大片的毛发。

    张仁山瞧了瞧小月秃掉了的尾巴嘴角微微笑了笑道:“你这老狐狸够狡猾的啊!不过这尾巴秃成这样可是真够难看的。”

    “可说嘛!我也是心疼了好久,你们不知道,我们灵狐的尾巴那可是宝贝的厉害,少了点毛或者沾了些污物那都是不可以的,我要不是为了你们,才不会动我这尾巴上的毛发”小月伸手抱着自己那秃掉了的狐尾稍微揉了揉道。

    三儿到是不想听这些,毕竟这都是个人的事情,现在主要的就是从小月口中得知,到底是发生了什么才会变成这个样子,摇了摇头三儿是看向了小月道:“仙姑,这毛发肯定是会再长出来的,只不过就是时间长短的问题,咱们现在最主要的事,就是您和吴仙人到底是怎么变成现在这样的,您是遇见什么高人了吗?”

    “高人?没遇见,不过到是遇见了一个难缠的妖物”小月听着三儿的言语脸上就是立即冷了下来,手中放下了自己那秃了毛的尾巴,而后动着身子道:“你们两个小崽,命数一改就是这般的生事,要不是仙翁叫我帮着你们,我早就走了。”

    “不是……狐狸这怎么变成是我们的问题了,你这不是打架没掐过人家吗?你这还怨我们命中多事,这也不是我们能够控制的,三儿你说对不对?”张仁山见小月要把怨气都撒向两人便是赶紧掐着话语说道。

    三儿在一边也是不敢说什么,两个人他都不敢得罪,摇头无奈之时三儿是瞧了瞧地上的金甲蜈蚣,只见其孩童的身子也是恢复了不少,正抬眼望着这边,三儿见状赶紧是开口道:“吴仙人您也好了啊!”

    “呃……恢复的差不多了”金甲蜈蚣见三儿看着自己也是没办法不出声了,身子一正便是从地上站了起来,转过身对着小月说道:“行了狐狸!这事的确不能怨他们俩个,是咱们疏忽了,没想到那妖物手里头竟然有那法宝,也是不知它从哪里得来的。”

    “什么东西啊?”张仁山一听有宝贝便是立即来了精神看向金甲蜈蚣急切的询问了起来。

    金甲蜈蚣刚想着要跟张仁山说上一说,小月却是在一边打断道:“老吴别理他,这小崽看见好东西就想要。”

    “我……就是打听一下,再说了你们总得解释一下这事情吧!”张仁山见小月直接是说出了自己的目的便是尴尬了一下转过话语开口道。

    三儿在一边其实也是想要询问两人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何会如此的狼狈甚至都差点丢了性命,但看着小月和金甲蜈蚣的样子,三儿是感觉此事不宜太多过问,思来想去三儿是瞧着两人道:“仙姑那妖物很是厉害吗?”

    “不算太厉害吧!不过它手里东西确实有点难以对付”金甲蜈蚣听到了三儿的话就是偏头回答了一下,而小月却没有吱声,眼光一直偏向了门房外,就好像那外头有什么东西一样。

    张仁山在一边心里是长起了草,他在从金甲蜈蚣口中得知那妖物有宝贝的时候,就是已经坐不住了,自己的眼前就仿佛已经出现了得到那宝贝的景象,晃着身子张仁山偏了偏头对着三儿道:“我看要不然咱们跟着狐狸和老吴再走一趟?”

    “去哪里啊?”三儿愣了一下歪着头疑惑的看了看张仁山。

    “你这还……就是那妖物啊!他们两个收拾不过,咱们四个人指不定就能打过了呐?”张仁山见三儿没明白自己的意思便是皱着眉头稍微解释了一下。

    可三儿听后就是摇着头道:“仙儿这事情咱们能帮上什么忙啊!那可是个妖物,而且它手里头还有致命的法宝,咱们要是去了顶多是添了两具尸体罢了。”

    “你这怎么还没开打就先泄了气,妖物有什么的啊!咱们之前在那山中不是见了不少了嘛!顶多就是身上受些伤,一会就好了”张仁山可是不愿意就这么轻易的将那唾手可得的宝贝丢掉,瞪着眼嘴中是劝说着三儿。

    三儿这头压根是不想参与到这事情中来,毕竟连小月和金甲蜈蚣都伤成了这样,那等自己和张仁山去了,也是只会有这般的下场,而且兴许还会比这惨,定下了主意三儿是坚决不同意张仁山说的话,可张仁山为了那宝贝已经是豁出去了不管三儿同不同意就是对着小月道:“狐狸那妖物在哪里呐?咱们一会一起找它去。”

    “你呀!省省吧!我还不知道你这小崽在想什么吗?那宝贝你们凡人可是拿不得,一但动了性命堪忧,你就别想你们身上的仙符了,那东西只能挡住妖物,不能挡住法宝”小月的话就像是一桶凉水直接泼到了张仁山的身上,垂头丧气间他也是只好重新坐到了椅子上,眼神也是呆住了嘴巴中一句话都不再去说。

    三儿见状摇了摇头心中暗道:“没气了吧!叫你见钱眼开这下乖乖待着吧!”

    屋中暂时没了交谈,小月眼睛是一直盯着那门房的屋门看,三儿瞧了好一阵便是觉得奇怪开口询问道:“仙姑……屋外头有什么人吗?”

    “别吵!我在听”小月是摆着手叫三儿别说话,三儿也是立即不再言语,瞧着小月而后是又望了望金甲蜈蚣,只见其正站在小月的身旁,眼色也是盯着那门房的屋门观瞧。

    这下三儿就是有点紧张了,要说小月看到是没事,可两人一块盯着那门房屋门,就算是真的没多大事那也是会叫人多想几分,三儿忽然感觉心中不太安稳便是轻声地对着张仁山道:“仙儿要不然咱们出去吧?”

    “啊?去哪啊?”张仁山整个人都像是傻了一般,听着三儿的言语就是一脸呆相的回答道。

    三儿看着张仁山的样子就是皱了皱眉头叹了口气小声道:“你呀!就别想那么多了,仙姑不让你碰那妖物的法宝,肯定是有道理的,你现在这样子,要是被别人看见,那传出去可是得闹多大笑话啊!”

    “你管我……我这心里可是难受了”张仁山听着三儿的嘟囔就是把脸一侧不予理睬道。

    “好啦!仙儿!”三儿想着再说几句,可任凭他再怎么言语张仁山就是不在理睬于他,也是无可奈何三儿只好是安稳地坐在了椅子上,心中不住的默念平安。

    小月和金甲蜈蚣从刚才起就是一句话都没有,眼睛死死地盯着那门房的屋门,身子也是一动不动,就好像被定住了一样,也是不知过了多久,三儿见周围也是没有别的动静,便是想要起身出去察看一下,可等他刚一站起来,小月就猛地一窜扑到了三儿,三儿整个人都是愣住了,直到摔在了地上才反应过来,赶紧是开口道:“仙姑您这是……”

    可话语还没说完,三儿就听见屋中忽然响起了一阵旋风声,一个身影是从高处的横梁间落了下来,张仁山整坐在桌子边,抬头见有人下来了便是开口道:“这又是谁啊?”

    可他这话刚一出口,一道烟光是直冲着他而来,好在张仁山反应够快一个闪身是躲了过去,只可惜了那用来坐着的椅子,直接是变成了一地的木屑,低头看了看张仁山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这要是刚才自己慢了几步,那现在地上的就不只是木屑了。

    这边张仁山刚刚躲过一击,小月就是从三儿的身上飞舞而起,对着那飘荡而下的身影是直冲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