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志通鉴 第二百五十一章 一身恶臭
作者:张道仁的小说      更新:2017-10-23
    张仁山见三儿不管不顾的走了便是气的一乐,甩了甩手低头看了两眼,虽说是不疼了,但之前被金甲蜈蚣咬着的那股劲头却是依然还在,稍微缓了缓张仁山是身子往椅背上一靠,哼着小曲喝起了茶水,他倒是不因为三儿走了高兴,而是因为在这热天里能有一处这么凉爽的地方待着实在是有些惬意的厉害。

    刚喝了几口茶张仁山就是想着再到里屋中瞅一瞅,毕竟那地洞口现在还开着,要是有什么东西摸进来那可就糟了,站起了身张仁山是前脚刚踏进里屋的门槛,就听身后有人敲着那门房的屋门道:“有人在吗?”

    张仁山听见了声音只好说扭过了头开口道:“有人!谁啊?”

    “呃……没事了”门房外的人听见了里面的动静立即是转身就走,脚步声刚刚见远张仁山就是已经到了那屋门前,伸手拽开门后探着头往外面瞧了瞧,只见正门处几个看守正连点头在哈腰的送走了一个人,张仁山看着奇怪就是开口对着几个看守叫道:“刚才那人是谁啊?”

    “回少爷!是……”看守满脸都是堆着笑可话刚说了一半,这人脸上的笑意便是立即消退了下去,转而变成了困惑之色,上下打量了一下张仁山道:“你是咱们叫少爷吗?”

    张仁山站在门房的屋门边听着那看守的话就是只感觉莫名其妙,心中稍微带着点火气张仁山便是一闪身站了出来开口道:“我不是你少爷,还能是谁?”

    “这……这……不是……”那看守显然是被吓坏了望着张仁山口中是磕巴不止,抬头瞧了瞧那看守张仁山把手一甩冲着另外几个一同看守正门的下人道:“刚才那人到底是谁啊?”

    “不就是您吗?”另外的几个看守都是互相瞧了瞧,回答完了张仁山的话眼神间都是透露出了一阵后怕和好奇。

    张仁山就是不爱动脑到了现在他也是明白过来了,刚才在门房前叫门的人正是三儿口中说的另一个自己,摇着身子张仁山对着那几个已经有些害怕了的看守道:“没事啊!我就是拿你们开玩笑呐!怎么样?我这回来的够快吧!”

    几个看守互相间都是愣了一下,而后全都是带着尴尬的笑容瞧向了张仁山,嘴中一句话都是没说,张仁山知道自己的这个胡乱而来的说法肯定劝不住人,但至少现在是能散出一阵迷烟,先将这几个看守镇住要不然等这事情传出去,那可就要真的起些波澜了。

    稍等了一会儿张仁山将这些看守是重新安排回了正门处,偏头看了看街面,也是少有人出来,毕竟天气太热谁会没事跑出来闲逛,呼出口大气张仁山心里是稍微安稳了一些,好在这事情暂时只有自家的这几个看守知道,要是被其它人所知,那要是堵起口来可就是费劲了。

    走动了几下张仁山身上是立即出了一层热汗,稍微抹了一把头上的汗水,张仁山是不想在待在外头了,一反身是重新回到了门房中,刚一进屋子张仁山就是感觉到了一阵清凉,小月的法术也是厉害,这屋中犹如早秋之时,不冷不热不寒不暖十分的舒服。

    刚才事情发生的太过突然就连给人反应的时间都没有,张仁山也是知道自己刚刚错过了一个绝佳的机会,可以将那冒充自己的人抓到手,但现在说什么都晚了,那人已经走了,摇头无奈间张仁山是又重新向着里屋中走,毕竟他之前想着的事还没办完,脚下轻迈张仁山是到了萧灵灵躺着的睡榻边,低头向下瞧了瞧,那洞口依然开着,木板则是放在一侧,张仁山也是不再管那么多,伸手将那木棒重新盖在了那地洞口上,而后是站起了身,正想着要往外走时,萧灵灵却是忽然动了一下。

    张仁山看得真切他只离着萧灵灵半步的距离,她身上一丝一毫的动作张仁山全都是能看得清楚,刚才萧灵灵身子一动张仁山就是立即定住了,屏住了一口气他是静悄悄地看了看萧灵灵,可等好久萧灵灵却是一点动静都没有了,仿佛又重新回到了那丢失了魂魄的空壳样。

    看着萧灵灵也没什么动作了,张仁山便是直起了身子喘出了一口气想着要从里屋中退出去,可等他这口气出来的一瞬间,萧灵灵的身子却是忽然又再次抖动了一下,瞧得正好张仁山是疑惑的望了望萧灵灵,眼睛紧闭胸口虽然还在起伏但因为丢失了魂魄整个人都是沉睡不醒,摇着头张仁山也是奇怪的厉害,尝试着又呼出了一口大气,而这次萧灵灵的身子居然又抖动了一下,上眼瞧了瞧张仁山点了点头暗道:“难道说萧灵灵现在能感觉到别人的呼吸了?才会跟着动身子,可这有什么用啊?”

    疑惑间张仁山只好是凑到了萧灵灵的一侧看着她的脸道:“我说女魔头,你要是能听见我说话,你就动动身子表示一下。”

    言语说出张仁山静静地站在了一侧,等着萧灵灵的表示,可过去了好久,萧灵灵的身子却是一点动作都没有,偏头看了看张仁山也是不知该做些什么好了,脑中想着刚才萧灵灵的反应,张仁山便是长长地从自己嘴巴中吹出了一口气,等这口气刚刚飘出,萧灵灵的身子便是在那睡榻上猛烈的抽动了一下,张仁山见状就是一愣,咽了口唾沫他是偏着身子又再试了几次,结果萧灵灵都是随着张仁山呼气而动,不解其意间张仁山也是不敢轻易离开了,毕竟现在萧灵灵出了怪状,万一自己一离开间萧灵灵再发了怪症,没人看管可是会出事的。

    可想是这么想,但张仁山又是不敢就这么待在一旁不动,毕竟这怪事自己没办法处理,只能是叫来三儿或者小月才能有些商量,眨巴了两下眼张仁山是看了看萧灵灵道:“女魔头你先等着啊!我去找人来。”

    此话一出也是没有得到任何的回应,张仁山动身就想着要往外走,可他这刚起来萧灵灵的一只手却是忽然搭在了其肩头上,张仁山吓的一愣连忙是回头瞧了瞧,他是以为萧灵灵醒来了,可等张仁山回头看时,却是见萧灵灵依然闭着眼睛,只是脸上出现了一丝狰狞之色,就好像要咬人一般,萧灵灵的嘴角不住的抽搐着,不时的就露出两排牙齿,张仁山看得发虚立即是想着挣脱开萧灵灵搭在自己肩头的手臂,可不知为何萧灵灵这只手是力量大的出奇,张仁山挣脱了几次都没能挣脱开,摇着头无奈间张仁山是对着萧灵灵道:“我说姑奶奶,你这就放手吧!我是去找人来帮你。【】”

    可萧灵灵依然是没有说一句话,一只手死死地抓住了张仁山的肩头而后嘴中发出了一阵一阵的“咕噜”声,就好像是从胃中往外反着什么,张仁山听着那声响简直慌张的厉害,他是觉得萧灵灵可能要吐,自己现在离的实在太近,要是萧灵灵真的反胃呕吐的话,那自己是绝对跑不脱的,晃着身子张仁山赶紧对着萧灵灵道:“我说姑奶奶!您可省点劲,我这还在一边呐!赶紧把手松开。”

    可萧灵灵那能听见张仁山在说什么,一阵“咕噜”声过后,萧灵灵嘴中的声响是戛然而止了,张仁山见状以为是萧灵灵忍了回去,就是一偏头看了看,正要松口气时,萧灵灵却是大口一张,一股黄汤恶食是直接飞溅而出,整个是吐在了张仁山的身上,只这一下张仁山是差点没恶心过去,动着身子想要走开,但自己的肩头却是被萧灵灵死死地用手锁住,怎么挣扎都是没有,捏着鼻子张仁山也是一脸无奈了,回身望着萧灵灵道:“你等着啊!你等老子我哪天喝多了,我也吐你一身。”

    说的是气话但张仁山也是没有去怨萧灵灵,毕竟她现在都是半死之人,有些出奇的反应那也是在情理之中,晃着身子张仁山是用手将自己身上的一些污秽之物甩到了地上,侧过头忍着一身的恶臭道:“我说你这女魔头都是吃了些什么啊?这吐的也太恶心了,你还叫不叫人活啊!”

    张仁山用一只手掰着萧灵灵搭在自己肩头的手掌,可试了好久张仁山就是掰不动萧灵灵的一只手指,肩头被死死锁住张仁山也是没办法动了,摇着头他是无奈的继续待在睡榻边,顶着一身的恶臭道:“女魔头你到底想干什么啊?松手听见没?我要去换身衣服,这臭的都不行了。”

    可话语要是对萧灵灵有用,那现在张仁山也不会是这个样子,依然是抓着肩头不放,张仁山也是没办法走,最后实在是被逼急了,张仁山是打起了砍断萧灵灵这手臂的主意,看着那闪着寒光的阔刀,张仁山是开口道:“我说女魔头你要是再不松手,我可就把你这手臂砍断了啊!”

    此话一出萧灵灵还是没有任何的反应,张仁山也是知道自己说了这么些其实都没有什么用,毕竟萧灵灵已经是副空壳了,要是真有什么意识,也不会吐自己一身,可这紧抓着的手又是怎么一回事,张仁山现在就是闹不清这个原由,要说没有意识,那应该一动也不动,可萧灵灵从刚才起就好像恢复了一定感觉一般,不时的就跟着自己的呼气起伏身体,而且现在伸手抓着不放,这明显就不是没有意识的人能做出的事。张仁山搞不清楚这都是怎么了,回身看了一眼萧灵灵他是一咬牙准备背着她一块出去。

    主意定下张仁山正想着要反手将萧灵灵扶到自己的背上,却听门房的屋门被人打了开来,急忙间张仁山是偏头一望,只见进来的不是别人,正是小月和那金甲蜈蚣,两人的眼神全都是望着张仁山这头。

    张仁山也是觉得有些尴尬急忙解释道:“我这不是……那个……她好像醒了!”

    “行了小崽,我们知道发生了什么,要不然也不会这般急忙的赶回来”说着话小月是几步就站到了张仁山的身边,而后一偏头瞧向了萧灵灵,眉头皱了皱小月是前前后后地仔细打量了一下而后是点头道:“还好……回来的正是时候。”

    金甲蜈蚣变成的孩童也是站在里屋门边歪头看了两眼道:“得亏咱们脚程快,要不然这丫头可就要见阎王了。”

    “什么啊?萧灵灵又怎么了?”张仁山听到了那金甲蜈蚣的话便是赶紧对着小月询问道。

    可小月却是摆了摆手叫张仁山安静,而后低头看向了萧灵灵,手中一指便是直接是点在了萧灵灵的眉心间,嘴中稍微念了些话语,张仁山就是感觉肩头一松,等着他再回头看时,却是见萧灵灵原本抓着自己的手,已经是慢慢地重新放回到了睡榻上,身子得了轻松,张仁山是赶紧站到了一旁,本是想着要瞧上一瞧的,可金甲蜈蚣却是对着张仁山道:“行了小子,你赶紧走吧!你在这里只会添乱的。”

    “哦……可……”张仁山还想着要问一问,可金甲蜈蚣却是摇着头打断道:“行了啊!有什么话等着之后咱们再说。”

    张仁山见金甲蜈蚣不愿现在说明,只好是摇着身子离开了里屋,等着他一出去,金甲蜈蚣是立即将里屋的门关了起来,张仁山也是不敢进去看,只好是趴在了那门边,侧耳听着里头的动静,刚听了一阵,门房的屋门就是又被人打开了,张仁山只好赶紧回身瞧了瞧,只见是三儿走了进来,晃荡着身子三儿也看了看张仁山,见他身上一堆的呕吐之物,三儿就是立即站住了脚缩在门边道:“仙儿你这是干什么去了?赶快拿水冲一冲,你这太臭了。”

    “不是你听我解释……萧……”张仁山的话还没说完,三儿就是捏着鼻子打断道:“你就别说话了,赶紧冲冲去,你这味道太难闻了。”

    “不是……三儿你听我……”张仁山还想着强解释完,可三儿根本不给他这机会,脚下大步一迈是一把拽住了张仁山,带着他从门房中直接走了出去,一路上三儿是一句话都没说,两人连跑在晃的就到了自家的后院,张仁山刚站好想着要跟三儿解释一番时,一桶井水就是劈头盖脸的浇到了自己的身上,被这深井中的凉水一激,张仁山哪里还想着说话,动身就要看看三儿在哪里泼水,可还没等他抬头,另一桶井水就是又泼到了自己的身上,张仁山抹了一把脸上淌下来的深井水而后是急忙开口道:“停一会!”

    可这话等于没说一样,三儿又是一桶水泼了过去,浇的张仁山整个人都傻住了,三儿在泼完这桶水后是停下来看了看张仁山,而后探着脸稍微闻了闻,恶臭味还是存在,但至少是比在那门房中少了许多,摇着头三儿是对着张仁山道:“仙儿你到底干什么了啊?不会是掉到哪里了吧?”

    “不是……三儿我都没出那门房,能掉到什么地方去?”张仁山抖着身上的潮湿的衣物无奈的看着三儿道。

    “你要是没出去,那你身上的这臭味是从哪里来的?”三儿稍微站开了些瞧着张仁山道。

    “我就想跟你解释这个呐!这臭味是……”张仁山话说了一半却是又被三儿打断道:“行了啊!你先等会再说吧!你身上这股味道太恶心了。”

    说着话三儿是又从那深井中提出了一桶水直接泼到了张仁山的身上,摇着头实在无奈张仁山是只好任着三儿不停的往自己身上泼水,用以清除那因为萧灵灵的呕吐物所带来的恶臭味。

    过了好久三儿见味道也是散的差不多了,便是叫来了不远处的一个下人,吩咐其找些衣物来,毕竟张仁山现在浑身都是水,总得换洗一下才能好些。

    张仁山见三儿也不再动手泼水了,便是赶紧将刚才发生的事情说给了三儿听,三儿在听完了张仁山的解释后眉头就是皱了皱道:“仙儿你说的这些都是真的?”

    “我还能骗你啊!我这身上的恶臭就是你女魔头吐出来的,要不然我能这样吗?”张仁山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甩着他那湿溻溻的衣袖道。

    三儿也是没在说别的,等着下人带来了换洗的衣物,三儿是走到了张仁山的身边道:“给……你先把身上的衣服换了吧!”

    “你不说我也得自己换去”张仁山伸手接过三儿递来的衣服,找了个没人的位置便是换下了自己身上潮湿的衣裳。

    得了清爽张仁山也是好了很多,虽说天上的太阳还是十分的火辣,但因为三儿刚刚泼水的原因,张仁山也是没感觉到有多晒了,反身朝着三儿走,张仁山也是一手晃着那湿溻溻的衣服道:“这衣服都能拧出半桶水来了。”

    “得了吧!要不是我叫你换身行头,你还得在那门房里面待着呐!”三儿听着张仁山说的风凉话就是来气。

    “我知道啦!咱们回去看看啊?”张仁山侧头瞧了瞧三儿开口道。

    三儿也是没说话动身站了起来,随着张仁山一块两人便是朝着自家的门房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