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志通鉴 第二百四十三章 酒香四溢
作者:张道仁的小说      更新:2017-10-23
    三儿脚下未有一丝停顿几乎一路小跑的就赶到了正门口,抬头间只见自家的看守正和几个脸生的汉子纠斗在一处,街上本来是去铁匠家看热闹的人现在却是全都被这边声音吸引了过来,一圈圈的围在张家的正门处那是里三层外三层几乎密不透风,只为看上一眼到底发生了什么。

    三儿瞧着那些围住的人群心里是直发愁,赶紧动身上前冲着自家的看守道:“都散开都散开,你们这打什么呐?大白天的成何体统啊!”

    几个纠斗在一块的看守听见了三儿的声音便是赶紧扑着身子站了起来,走回到了正门口,其中一个回来的看守是对着三儿说道:“管家您来的正是时候,这些人不说缘由就想硬闯我们家,您看咱们该怎么办啊?”

    “什么?”三儿稍微一愣抬头看了看那几个脸生的外人,几乎可以肯定这几人都不是清水铺本地的,毕竟清水铺就这么大,有几户人家样貌如何三儿是早已经摸清楚了,可这几人三儿的映像里是绝对没有见过,稍微等了等三儿嘴中带着几分笑意看向了那几个外人道:“不知几位为何要闯我家门户啊?”

    这几人听见了三儿的话互相瞧了瞧而后其中一人道:“你是这家管事的?”

    “嗯!正是”三儿也没多想点了点头就是回答道。

    那人一听三儿是此家管事便是正了正身子而后对着三儿道:“哦!既然是管事,那咱们也就别绕话了,我们不是前来闹事的,只是我家少爷刚才进了您这院中,我们现在特意来寻,您看是否可以给我们递上些话语,毕竟我家老爷那边还有事要办。”

    三儿一听此人言语便是立即明白了过来,冲着自己身旁的几个看守道:“你们这也不好好问一下就动手,看我之后怎么收拾你们。”

    几个看守一听就是赶紧往旁边缩了缩,可那外人却是对着三儿赶紧道:“管事,这事情不怨这几位,是我们太过鲁莽,没有言语就想往里走,他们只是本职所在才会拦着我们。”

    三儿点了点头瞧了瞧那外人,虽说嘴中三儿也是想说上两句,但仔细一想又是不妥,毕竟这些人都是那贾公子的下人,自己跟他们一没关联,二没交织,就算是有话也没地方去说,稍微安了一下心三儿是转过身一边朝着那门房走一边对着身后的几个外人道:“你们稍等片刻,我这就把你们家公子请出来。”

    “哦!那就有劳管事了”贾公子的下人看着三儿转身离去就是赶紧道谢了一声。

    三儿也是没在说别的,伸手扣了扣那门房的屋门,房中立即是有人应道:“谁啊?”

    三儿听得声响已经是知道谁在询问自己赶紧是站在了门边道:“我三儿!”

    “哦!管家啊!有什么事吗?”张仁山坐在桌子旁正跟贾泰聊得欢愉,忽听三儿在门外应声便是问道。

    “那个……少爷!贾公子家的几个下人来我们家门口了,说是找贾公子有事,您看是不是叫贾公子出来看一下啊?”三儿没说打架的事情主要是怕张仁山一时间闹脾气。

    张仁山听着三儿的话也是瞧了瞧贾泰,贾泰这边到也没什么不愿,站起了身对着张仁山道:“山兄,今日聊得甚欢,只可惜没有酒水,待他日有缘咱们再好好饮上一顿。”

    “也好也好!”张仁山点着头是走到了屋门边,一手拉开后是将贾泰请到了屋外头,三儿早已经恭候在一旁,等着贾泰出来,三儿是赶紧站了过去而后道:“贾公子今日有些怠慢您还请见谅,毕竟现在各家都多少有些受灾,有些东西实在是一时间难以找到,您就多多包涵了。”

    “哦!没事,管家你这就多想了,我和山兄就是一面之缘酒水之情,今日再次相见也是命中注定,喝不喝得酒水那都是外事,聊得投机才是最好”贾泰也是没有和三儿再多说什么,几步走到了正门边,正好是看见了那几个站在张家正门口的外人。

    贾泰瞧着那几人眉毛就是一拧道:“你们怎么来了?”

    那几人一看是自家少爷出来了便是赶紧围了上去道:“少爷!老爷那头有事找您,看样子还挺急的,您就别怨我们了。”

    “好吧!好吧!好吧!”贾泰一脸的不耐烦可他也是没有办法,稍微转过脸贾泰是对着刚从门房中走出来的张仁山道:“山兄,今就到这里吧!咱们兄弟二人要是能有缘分,应该很快就会再次见面了。”

    张仁山还没等搞清贾泰的意思,便是见他和那般下人消失在了人群里,三儿到也是没在说别的,瞧着贾泰走了便是转过身对着张仁山道:“你这认识的都是什么人啊?”

    “我哪里知道去!当时我都喝多了”张仁山摇着头实在是记不清那天在酒摊的所作所为了。

    三儿听着张仁山的话晃了两下头,瞧着自家正门外熙熙攘攘的人群,无奈间三儿是只好走上前去又是一番口舌才将这围住看热闹的人群说散开,四下瞧了瞧几个看守也是没有受伤,虽说都有些灰头土脸的,但至少是看住了家门,没叫人随便进来,晃着身子三儿是重新走回到了正门边瞧着那几个看守道:“行了啊!这事也就算过去了,你们以后稍微注意些,来人了要是看着面生就先问问,别直接跟人动手,万一来的人有些身手,你们这几个都不够人家揍的。”

    “知道了……管家!”几个看守瞧着三儿谁也没敢多说别的,毕竟这事情两方都有错。

    三儿见街上的人群也是散的差不多了,便是转身朝着院中走,张仁山闲着也无事便是从门房里溜达了出来,跟在了三儿的身后道:“对了!三儿……狐狸去哪了?”

    “哎呦!我怎么把她给忘了,坏咯!”三儿脸上一惊这才是想起前去买酒了的小月。

    张仁山一听三儿说“坏了”就是以为出了什么事,赶紧是走到了他身边道:“三儿怎么了?小月发生什么事了?”

    “没多大事,你们之前不是要喝酒嘛!可你也知道咱们家现在哪里有酒水,所以我就麻烦仙姑去找些酒来,但没想到那贾公子却是这般的走了,现在仙姑也是没回,我估计待会她可是得带些酒回来,这可咋办啊?这酒再带回来也没人喝啊!”三儿眉头皱了皱想着那时递给了小月的散碎银两就是有些发愁。

    张仁山却是没有在意这些,听着三儿解释完便是道:“我还以为多大点事呐!买了就买了呗!我喝!”

    “仙儿你可是别喝酒了,省得喝多了再闹出什么事来”三儿斜眼瞧了瞧张仁山憋着嘴道。

    “三儿你这话我不愿意听啊!我喝点酒怎么了?这是在家里,又不是在外头,大不了我饮醉了就睡呗!”张仁山拍着自己的胸脯看着三儿道。

    “你?可别了,喝多了就不是现在这话咯!”三儿没想再和张仁山扯皮动身朝着院中而行,毕竟现在家里头还是有些事情得等着三儿去办,张仁山可是不打算就这么让三儿跑了,几步追着他道:“三儿你这话什么意思?是说我酒品不好呗!小爷我号称千杯不醉,你要不相信咱们试一试。”

    “得了吧!仙儿你这话也就说给我这不喝酒的人听,还什么千杯不醉,那贾公子是怎么一回事啊?”三儿听着张仁山的话是气得直乐,但他又不知该说些什么,只能是回头瞧着张仁山简单的说道。

    张仁山听着三儿的话也是稍微尴尬了一下甩着脑袋开口道:“那那那是个意外,我那个时候酒量没起来,所以喝了点之后就醉倒了,现在我可是挺能喝的了。”

    三儿瞧着张仁山自己个自己找台阶的样子,他是不自觉的就笑了笑道:“行了啊!仙儿你就别在这里跟我说大话了,你什么样我还不清楚,我这还有事情要办,你就别先缠着我了。”

    张仁山一听三儿有事情要忙便是也不再胡搅蛮缠点着头道:“那好吧!你先去忙,等狐狸回来,我叫你看看什么是千杯不醉。”

    “好好好!我等着看行了吧!”三儿可是不想再去搭理张仁山了,几步朝着院中的深处而去。

    张仁山见三儿走了自己也是实在无事可做,就想着要不要先回门房睡个安稳觉,可他脚下刚动,就听一阵风声传来,而后一人是直接闪到了他的面前,张仁山起初还没反应过来,等那人出现了张仁山才是赶紧倒退了几步,想着动手去拿自己腰间的阔刀,但却抓了个空,回过神时张仁山才是一拍脑门暗道:“我这犯什么糊涂啊?那刀在门房里头呐!”

    可这边人影降下后却是轻轻地一抬手而后道:“我说小崽,你这是准备干什么啊?”

    张仁山一听声音立即是松了口气开口道:“哦!没什么,不过狐狸你下次出来的时候能不能先说一声,老这么无声无息的怪吓人的,要不是我没带着那刀,你现在早就得被我劈了。”

    “呦呦呦!看把你能的,好了!我是不跟你犟,你看我带回来什么了?”小月说着话就是把另一只手轻轻地抬了起来,张仁山低头看了看嘴中是立即咽了一口唾沫稍微擦了擦嘴角开口道:“狐狸……你这在哪里买得酒水啊?”

    “这个……我也不清楚,我就是在天上飞的时候,忽然闻见这酒香的,等着我下去一看那地方好像是个农家小院,不过好在里面的人挺热情,见有人来了,还摆桌设宴的,我当时就想着买酒了哪里有工夫和那院中之人吃喝,交完钱财后我就赶紧带着这些酒水飞回来了”小月提着手拿鼻子稍微闻了闻那装酒的酒罐,酒香扑鼻间还带着一丝甘甜,只需一闻便是叫人心旷神怡,恨不得马上揭开罐口喝上一口。

    张仁山看着酒水就在眼前馋的实在有些受不了,虽说他不是什么爱酒的人,但是他对这酒水可是没有什么抵抗力,只要谁在其一旁饮上两口,张仁山是立即就能馋得掉牙。

    小月看着张仁山的样子微微地点了点头道:“行了小崽,我这酒水也买完了,你赶紧拿去与那人喝吧!”

    “啊?不用了,那小子走了”张仁山一边伸手去拿小月递过来的酒水一边说道。

    小月一听人走了便是立即将手中的酒水收了回来,张仁山一看便是愣住了抬头瞧着小月道:“狐狸你这是做什么啊?”

    “这人都走了你不早说,这酒水可是我费尽千辛万苦得来的,我都还没享用呐!”说着话小月就是想动手解开那酒罐上的封口尝上一口。

    张仁山见状立马站直了身子一手搭在了那酒罐上道:“哎!且慢!狐狸我知道你这得来的酒水不易,但这好东西你总得和别人分享一下吧?”

    “小崽你不会是馋了吧?”小月瞧着张仁山嘴中带着笑意道。

    “我……哪能啊!我就是想喝上一口尝尝味道如何”张仁山嘴巴硬的厉害,明知道小月已经是把自己看穿了,但还是不服气的说道。

    小月瞧着张仁山的样子无奈的摇了摇头反身站到了一侧而后道:“行了啊!小崽咱们今日也就别分什么这那的了,赶快回那屋中,这美酒可是不等人。”

    “好嘞!”张仁山一听小月的话就是已经知道她是什么意思了,脚下一动两人是赶紧走回到了那门房外,张仁山伸手推开屋门,把小月让进去后,两人是动身坐到了那桌子旁,四周也没什么酒器,只好凑合着用那茶杯,酒罐封口一启,门房中是立即充满了一股酒香之气,这香味可是不像一般的酒水,猛吸一口都是觉得香甜扑鼻。

    张仁山两眼都已经放光了,盯着那小月手中已经开了口的酒罐道:“狐狸,这怕是天上的美酒吧!这味道也太好闻了。”

    小月在一边也是点了点头道:“我也头一次闻见酒水还有这种味道,看样子我找到的那个地方,还真有些名堂啊!不过现在咱们也别想那么多了,这酒水就这眼前,开喝吧!”

    说着话小月是伸手取来一个茶杯摆在了自己的近前,端起酒罐轻轻地给自己倒上了一杯,张仁山见状也是赶紧把一直空茶杯递到了小月的面前,小月也是没想那么多直接也是给张仁山倒了一杯,放好酒罐后,小月和张仁山低头看了看那两个茶杯中的酒水,虽不是晶莹剔透但也是浓稠香溢,张仁山可是有些等不急了抬手端起茶杯便是稍微抿了一口,小月到是没着急去喝,瞧着张仁山抿完一口后便是询问道:“怎么样啊?”

    张仁山听着小月的话两眼微微晃了晃而后转过脸道:“世间美酒不如此一饮啊!”

    小月点了点头知道他是什么意思了,赶忙是一抬手喝了口茶杯中的酒水,酒水入口犹如缠绵小溪,清澈之余还带着几分甘甜,可在这酒水入喉的那一刻又像是飞流之下的瀑布,直激的人心都跟着一同荡漾。

    两人互相瞧了瞧都是微微一笑,张仁山抬起手来是将那茶杯中剩下的酒水一饮而尽,不自觉的便是喊出:“好酒啊!”

    小月可是没有张仁山那般的豪爽,依旧慢慢地品着那杯中的酒水,两人也是不知喝了多久,只将那酒罐中的酒水全部饮尽后,便是都靠在椅上睡了过去。

    三儿在院中忙碌多时,白天的太阳几乎把整个地面都烤熟了,热气升腾间三儿是不得不找个阴凉的地方歇息一下,可他这边身上的热气还没散尽,一个下人便是跑过来道:“管家,那个正堂的废墟咱们还挖不?那横梁实在太大,咱们够呛能搬动啊!”

    “那地方暂时就别动了,里面也没埋住什么,先把家中储粮的地方找出来,现在有些吃得比什么都强”三儿擦着脸上渗出的热汗对着那下人道。

    那下人一听也是明白,便是赶紧转身走远了,三儿咽了口唾沫,他现在可是真的有些渴了,毕竟这外面的太阳实在有些太过晒人,稍微歇息了一阵,三儿动身站了起来打算到后院的那口深井旁打些水来喝,可他这边刚动身,起福就是从一边跑了过来道:“管家,厨子叫我问您,什么时候开始准备晚饭?”

    “这事情还要问我吗?到时候就做呗!”三儿嘴巴里面干的厉害,实在不想多说话,可起福现在偏偏又问这种事情,三儿也是没办法不理他。

    起福听见了三儿的话语只好站直了身子道:“管家其实厨子是怕……早做了有人抢饭吃。”

    “哦……明白了!这样吧!这太阳什么时候快落山了,你就叫厨子什么时候开始忙活”三儿现在实在不想跟起福废话,稍微言语了几句便是把他打发走了。

    转过身三儿是赶紧奔着自家的后院深井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