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志通鉴 第二百三十九章 铁匠门前
作者:张道仁的小说      更新:2017-10-23
    稍微尝试着动了动三儿见那屋门前的东西,似乎并没有完全压死,就好像是随意堆砌在门口的一样,上手搬了搬屋门前的东西是直接被三儿移了开来,可这门前的杂物十分的散碎,三儿只动了一个,其它的那些就全都稀里哗啦的散落到了周围,两人急忙动身躲了躲,好在这些杂物都是一些小部件,即使散落开也是伤不到什么人,只是一时间飞荡起了许多的灰尘,呛得两人是咳嗽了好半天。

    等着四周灰尘降下,张仁山是赶紧探身往屋中看了看,四周也是有点残破,但家中摆设还在,只是这几日由于没有人管,所以这些摆设的上头都是落了少量的土灰,三儿见屋门也是清理开了,就赶紧把小月抱了过来,而后伸手点着那屋中开口道:“仙姑,这屋子里到底有什么啊?”

    小月晃着自己的狐狸脑袋,偏头往那屋子里瞧了瞧,到是没有立即去回答三儿的话,而是几步走到了房间中,张仁山见小月进去了就是也想着去瞧瞧,但三儿在一旁却是急忙伸手拦住了他。

    这边三儿挡着张仁山,小月却是在屋中道:“小崽这屋子之前应该来过妖物,不过……”

    “不过什么啊?”张仁山起了好奇之心便是开口问道。

    小月转过了身而后探着脸稍微嗅了嗅道:“不过那妖物好像没有待太久,只是进来晃了晃便离开了。”

    “离开了?三儿难道说,铁匠一家被那妖物吃了?”张仁山往后稍微退了几步,现在他的脑中全是之前那怪蛇张口的画面。

    三儿听着张仁山的言语偏头瞧了瞧屋内而后摇着头道:“不像……仙姑您能知道那妖物是什么时候来的吗?”

    “什么时候……你们先稍微等一等啊!”小月说着话就是赶紧将身子又重新转了过去,而后口中吐出一团红烟,逐渐的扩散到了整间破败的房中,随着那烟气越来越浓,小月的身影竟然也是变得模糊了起来,张仁山看着好奇就是一直趴在门边观瞧,可三儿却是不时得回头望一望,毕竟现在两人待着的地方不是自家,小月现在的样子要是被人看见,那可是要引起众口的,到时候自家肯定会成为议论的焦点,那可不是什么好事,毕竟人心不定,说出的话自然也是不同。

    屋中的红烟还在扩散,张仁山也是看得有些疲乏了,只好是转过了身坐到了一旁的地上,正想开口和三儿说些话,却是只听一阵脚步声是从远处飘荡了过来,三儿和张仁山都是不免警觉了一些,赶紧是站直了身子向着四周望了望,远处一个枯瘦的人影,是在那路旁晃晃悠悠地走着,由于离的还是比较远,张仁山和三儿也是看不清那人的长相,喵了几眼后张仁山也没在意,这路又不是自家的,谁走在上面不都是可以,松了一下腿张仁山就是打算再重新坐回地上歇息。

    可三儿却是站在一边皱着眉头道:“这人……为什么大白天的还在路上行啊?这都遭灾了还不抓紧清理家中,竟然还有闲心出来逛。”

    张仁山在一边听着三儿的嘟囔就是笑了笑道:“三儿你这话说的有意思啊!这白天不出来走,难道要晚上出来行啊!再说了人家兴许家中的事情都处理完了,所以才会出来瞧一瞧,就跟现在咱们一样。”

    三儿虽说心里还是有点奇怪,但听着张仁山的话也觉得是这么个道理,远处行走的人影似乎并没有打算奔着铁匠家来,到了一条岔路就是直接走了下去,张仁山坐在地上看着那走开了的人,便是抬头对着三儿道:“怎么样?我没说错吧!这人就是闲着出来逛逛的。”

    “嗯……看来也有很多家都已经清理完了房屋,不过之后的事情可就有些难咯!”三儿摇着头只感觉有点微微的发愁,别的家还好说,可自家由于宅院太大,倒塌的地方又多,真要是想重建就必须请人来清理,可这花销就是一个问题了,要说搬走换个地方居住,三儿也不是没想过这事情,但毕竟张奉天还没发话,自己肯定是不能拿这主意的,张仁山就别提了,他现在除了能吓住自家的其它下人,那也就没有别的作用了。

    晃着头三儿是不再去想这事情,扭着身子看了看屋中,依然是红烟滚滚,小月现在是彻底被那些红烟包围了,身影几乎是消失不见,不过三儿到也没有去担心,转过脸来三儿本想着四下去看一看,可却只见张仁山是蹲到了一处地上,手中点点指指的就好似哪里有些问题一般,三儿出于好奇是几步走了过去,低身看了一眼,只见那地面上一串清晰的脚印是印进了泥土里,张仁山正伸手比量着那脚印的大小,三儿盯着瞧了好一阵只觉得有些奇怪,这几日也没有下雨,按理说就算这走路之人身子沉重也不可能在地上留下这么深的脚印,除非其身上带着一些重物,压坠之下才能在的地面上留下这深深的印记。

    张仁山蹲在一旁眉头也是皱着,稍微合计了一会道:“三儿我怎么感觉这脚印有点奇奇怪怪的,这好像不是人留下的吧!”

    “仙儿……你这说什么呐!这脚印不是人留下的,那还能是什么啊?”三儿听着张仁山的的话就是感觉莫名其妙。

    可还没等两人仔细商讨,小月却是从屋中走了出来道:“那的确不是人的,是那妖物留下的。”

    “啊?”张仁山和三儿几乎是异口同声的喊了出来,而后两人赶紧转过了身看向了自己的身后,只见小月此时竟然变回了人身,立在屋门边偏着头瞧着两人。

    三儿眨巴了几下眼又是看了看那地上的脚印,疑惑间开口道:“仙姑,您的意思是说,这脚印是那妖物留下来的?”

    “没错!我刚才施法看过了,这屋中之前来的妖物就是个人形的,不过它好像是变换之后到了这里,见屋中无人便就是转身走了,这几个脚印应该是它无意间留下的”小月回头望了一眼那破败的房中而后解释道。

    “又是人形妖?这你们妖物就没有固定的模样吗?”张仁山从地上站了起来看着小月道。

    “有!不过因为修炼的缘故,时间一长,就有很多妖物忘记了自己之前的模样,所以也就没有什么固定之说,想变什么就变什么咯!”小月一边说着话就是摇身一动又再次变成了那小狐狸的样子。

    张仁山和三儿互相看了看到也没说什么,可稍过了一阵张仁山却是一拍脑门道:“狐狸,那你们是怎么区分男女啊?既然之前的样貌记不得了,那是不是连性别也会一同忘记啊?”

    “嗯……你这小崽这回算是问个好问题了,性别这种事情,说实在的我们妖物间也是根本不去想这个,只有你们凡人有男女之分,我们妖物间可是没有这些,修炼长了想变男就变男,想变女就变女,反正也没有什么所差的”小月晃着身后的尾巴瞧着张仁山解释道。

    “不不不!狐狸这种事情可是得分清楚咯!”张仁山脸色有点不太好看,他是觉得这妖物都有点让人匪夷所思。

    可小月却是在一边道:“分什么清楚啊!我们妖物间也没你们那么些说头。”

    “这话说的对,仙儿你就别把咱们尘世的那一套,加在仙姑它们的身上,毕竟咱们是人,不是那些妖物”三儿在一边也是看着张仁山说道。

    张仁山听着两人的话自己嘴中也是不知说什么好了,稍微安静了一会,三儿偏头看向了小月道:“仙姑,那妖物何时来的您现在清楚了没有啊?”

    “好像是在前天吧!我只能是大概推算出,我身上的法力还没有完全恢复,暂时只能是知道这些”小月听着三儿的问话便是开口回答道。

    三儿眉头皱了一下,细细地想了想小月的话语,要说是在前天,那正是张仁山和自己从后山回来的日子,思索之时三儿嘴中是自言自语道:“为什么这妖物会找到这铁匠家啊?难不成这里有什么东西引起了它的注意?”

    张仁山在一边也是听到了三儿的话语,虽说知道是他在琢磨事情时的思考之言,但张仁山还是忍不住的插嘴道:“三儿要不然咱们进到那屋中看看吧?”

    “不成……那屋子都塌的不像样了,现在要是进去,万一咱们被砸在里面,到时候都没人能来救我们”三儿摇着头不同意,张仁山却是嘴巴一憋道:“三儿你这就想太多了,咱们不是还有狐狸在嘛!真要是塌陷了,咱们就叫那狐狸施展一下法术不就成了。”

    “哎……小崽你是不是把我当你们家的下人使唤了啊!”小月听着张仁山的话就是在地上瞪了瞪眼睛。

    张仁山尴尬的笑了笑而后冲着小月道:“狐狸,你这话可就是抬杠了啊!我哪里是那个意思啊!这不是怕进到那屋中之后遭遇危险嘛!所以我才好心提醒一下。”

    “嗯……圆你接着圆,我看你这话能说多顺,我跟你讲仙儿,这屋子咱们最好是别进去,你没看那屋中都塌了一半了嘛!”三儿摇着头满脸的严肃,张仁山瞧着他的样子也是知道这事情不好办了,实在是没辙了,张仁山只好是点头道:“那三儿咱们这样,屋子里不进去也可以,但咱们也得好好看上一看啊!你不也是挺好奇吗?”

    “我是好奇,不过……那也不能随便冒风险”三儿虽说嘴中还是不同意张仁山进去,但他却是已经走到了那屋门边,正好那屋中的红烟也是散尽了,三儿便是赶紧扒在门边往里瞧了瞧,这屋中四下也是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唯独一张桌子上是铺了很多的纸张,由于房中一直没人,这些纸上是落了大量的土灰,再加之蛀虫鼠咬这些桌上的纸张也是已经破损的不成样子,上头到底有些什么,三儿也是一时间看不清楚,张仁山站在屋门的另一边,他可是根本没有去注意这纸张的事情,现在张仁山的脑中只想着一件事,那就是这屋中会不会有什么宝物,毕竟连妖物都进来瞧上了一眼,足以说明此处肯定有些不对的地方。

    小月蹲在两人的身下也是没去说什么,摇晃着身后的尾巴便是开口道:“小崽……这屋中我刚才都看过了,没有什么特殊的东西,你们就别惦记了。”

    “不能吧!狐狸你不是说那妖物都进来过吗?那这屋中总得有些吸引它的东西吧!”张仁山不太愿意相信小月的话,瞪着眼睛又是仔仔细细的看上了好一阵。

    可小月却是摇着头道:“我的感觉肯定没错,这屋中真的没有什么特别之处,我估计那妖物就是随便进来瞧上一眼,而后见也是无趣便走了。”

    言语过后张仁山和三儿却是都没有去管小月,两人扒在那门边,都是盯着屋内又观瞧了一阵,三儿是急忙开口道:“仙姑您能不能帮我把那桌上的碎纸拿过来啊?”

    “碎纸?三儿你现在要什么碎纸啊!你赶紧帮着我一块找找这屋中有什么宝物没有”张仁山听着三儿的言语就是皱着眉头嘟囔了一阵,三儿也是不想去搭理他,低头看向了小月,小月也是没说别的,嘴中轻呼出一口气,而后只见那桌上的碎纸是飘动着飞向了三儿。

    三儿是急忙伸手接了过来,可这些纸张也是不知摆在这屋中多久了,三儿的手刚一碰到,一些碎纸就是直接又再次碎裂了开来,三儿见状赶紧是低下了身子将那些纸张全都铺在了地上,张仁山压根就对这些东西不感兴趣,他也是不想去看,动身一闪是直接站到了那屋中,三儿在门边忽见张仁山闪身进去到了里面,就是立即开口道:“仙儿你赶紧出来啊!那里面危险。”

    “有什么危险啊!你看我这都站在里头了,它这房子也没塌啊!”张仁山向着四周转了转,三儿也是一时间拿他没辙只好是在门边开口道:“好吧!你自己小心点,屋中的东西你最好不要随便碰。”

    张仁山可是不想再叫三儿嘟囔自己了便是赶紧点了点头,三儿也是不再去管张仁山了,低下脑袋是看了看地上被自己铺好了的纸张,这些破碎的纸张,虽说有点陈旧但,但上面的书画字迹应该是最近才绘上去的,动了动身子张仁山给头顶的阳光稍微让了让,好能照到这些纸张上头,随着三儿轻轻地吹出一口气,将那纸张上头的土灰吹散后,只见那些纸张的上头,竟然绘制着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看样子应该是某种物件,不过都是一部分一部分的,三儿现在也是不敢轻易的去翻动这些碎纸,因为这些纸张已经是槽的不行,只要伸手上去,就会立即破碎掉一大片,三儿怕将那纸张上头的内容破坏掉,就是只好看向了小月道:“仙姑您有没有什么办法能暂时想固定住这些碎纸,不叫它们继续烂掉了。”

    “哦!这个好办”小月点了点头而后嘴中一动,一道红光直冲那些散碎的纸张,三儿原本是想等一等的,可小月却是在一边道:“小崽你接着看啊!怎么不动了?”

    “好了?”三儿还没反应过来,抬头疑惑的看了看小月。

    小月见三儿望着自己便是点了点头,三儿这才放心的继续翻动那些碎纸,只见这纸张上绘制的东西,都好像是某种物件的一部分,可到底是什么三儿还真是没看出来,翻动来翻动去,三儿也是是看不懂就打算先丢到一边,可正当他要动手的时候,眼角却是憋见了这些纸张的最下头,那掂在地面的一张碎纸。

    这张纸的上面清楚的绘制出了一个圆形的东西,但由于它上头挤压的纸张太多,这最后的碎纸是有一大部分死死地沾在了另一张纸的后面,任凭三儿怎么轻微的撕扯,这掂在地面的碎纸就是不和那另一张纸分开,无奈间三儿是再次看向了小月,小月正爬着一边歇息,忽见三儿的目光过来,便是扭头看了看他道:“小崽……你不会又要我帮忙吧?”

    “呃……仙姑我……”三儿实在难开其口,但现在也没别的办法,要不是不想这最后一张碎纸毁掉的话,那就只能是叫小月来帮忙。

    小月听着三儿的话音就是已经知道了他要做什么,摇着头站起身走到了三儿的一旁,而后嘴中吐了一口红烟,只见那沾到一处的碎纸是轻巧的分离了开来,三儿见状也是对着小月感谢了几句,小月到是把脸一翘看着三儿道:“小崽你这也不行啊!遇见事情就找我,这破纸也得叫我用仙法帮忙。”

    “仙姑……我这不是没辙了嘛!这碎纸沾到一块了,我要是用手撕那是肯定会坏的”三儿稍微解释了一下,可小月也是没想再说别的,反身重新趴在了地上就是继续歇息了。

    三儿见小月也是没有再数落自己便是稍微安了一下心,低头看向了那刚刚分离开的碎纸,可这一看不要紧,三儿是直接倒吸了一口凉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