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志通鉴 第二百三十四章 三人成虎
作者:张道仁的小说      更新:2017-10-23
    三儿见该吩咐的已经吩咐完了便是低头又瞧向了地上的两人,王大虎咧着个大嘴不停的在咒骂着二虎的不是言语简直难听之极,三儿在一边本来是想上前稍微阻止一下,可后来三儿却是没去这么做,瞧着地上还在不住谩骂的大虎,三儿是一转身走向了别处。

    现在院中已经有不少下人都被声音惊醒了,几乎全都是跑来看个热闹,听着那大虎在地上不住的咒骂,一些围看的下人全都是咧着嘴偷笑不断,三儿动身去寻了一把椅子,放到了那大虎和二虎的跟前,反身做好后三儿又叫一个下人去准备了点茶水,掌了火烛之光,三儿是喝着茶瞧着地上那咧着大嘴叫骂的大虎道:“怎么样了啊?骂够了没有。”

    大虎听见了三儿的言语制住了嘴而后扭着头瞧了瞧,见三儿坐在一边喝着清茶,就好像是在看戏一般,恼羞成怒间王大虎是开口道:“你这龟儿子,看什么呐!要动手就快些,老子可是不怕你。”

    “小贼竟然敢跟我们管家这么说话,我看你是讨打呐!”站在一边的一个下人听着那大虎的话便是来了气,想着要对着他踢上两脚,但由于三儿就在一旁,那下人也是没敢去动手。

    三儿喝了一口茶,抬起手来冲着那刚刚说话的下人摆了摆手,示意他先走开些,那下人也是明白赶紧是动身走到了远处,眼睛却还是一直盯着地上的大虎看,那王大虎也是瞧见了那下人瞪过来的眼光嘴巴一撇道:“你也就是个狗腿子,在你主子面前逞什么能啊!”

    “你……”那下人听见了大虎的话语脸上立即是多了几分愤怒之气,三儿赶紧是冲着那下人挥了挥手叫他离开,那下人到也是没有什么迟疑,得到了三儿的指示,他是赶紧走开了,不再去搭理那王大虎。

    王大虎在地上瞧着那下人离去了,便是想要再说上几句狠话,可二虎却是在一旁低声道:“大哥我求您别在说了,一会挨打了可怎么办啊!”

    “你他娘的怕个球!挨打就挨打顶多受点皮外伤,脑袋掉了碗大个疤,十年之后老子又是一条好汉”王大虎眼睛恶狠狠地瞪了瞪二虎嘴中高声的叫到。

    三儿在一边冷冷地笑了笑而后看向了那王大虎,抬手放下了自己端着的茶杯开口道:“好汉?好汉都跟你一样做这些偷鸡摸狗的事情?你就是一个小贼,别把自己说的那么正人君子,偷个东西你还正气凛然的。”

    “我……你想干什么吧?反正今天我是已经折在你们手里了,要杀要刮悉听尊便”王大虎嘴巴一咬是瞪眼瞧向了三儿。

    三儿到是没有任何的表示面不改色道:“要杀要刮那是给好汉用的,你这样的得砍手知道吗?正所谓拿人手短,吃人嘴短,你这偷盗东西那就只能是砍手来赎罪了。”

    “砍……砍手?别呀!管家爷爷,我们哥三个也没偷到什么东西啊!您放过我们好不好,我们家中还有八十老母需要我们去照顾呐!”王二虎一听三儿说要几人砍手赎罪便是脸色一变嘴中求饶道。

    王大虎简直那他这兄弟没有任何办法了,眼睛瞪圆了开口呵斥道:“二虎,你现在求他有什么用,他这人明显就是想看我们服软的样子,龟儿子!你别想吓唬住老子我,有种你就砍我一只手,我倒要看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

    三儿偏头瞧了瞧大虎嘴中一乐道:“你这人真是嘴巴死倔,刚才要是你也跟二虎一样服软了,我兴许就放了你们,可惜啊!你自己不把握住,那我也没辙。”

    王二虎一听三儿的话立即是对着大虎道:“大哥你看……哎呀!你就服个软吧!”

    “不必了,现在机会已经过了,你们等着砍手吧!”三儿是忽然把脸一横而后道。

    那大虎瞧着三儿的样子嘴巴里面却还是死死地不放一丝道:“行啊!有种你就来吧!”

    王二虎在一旁听着大虎的话连哭的心都有了嘴中刚要言语,三儿却是站起了身走到了一边,两人见三儿走了,二虎便是赶紧对着大虎道:“大哥你就别在顶着人家来了,咱们现在保命要紧,你说万一砍了咱们的手,那以后……”

    王大虎也是不想去听二虎的话赶紧是打断了道:“你懂什么啊!那小子也就是吓唬吓唬咱们,他敢砍我们手?得了吧!”

    这边两人还在地上争执,三儿已经是走到了远处,他到不是不想去管这事情了,而是想要去把张仁山找来,现在这种情况三儿已经是知道了这两人到底是什么货色,王大虎这人脾气倔强而且嘴中不饶人,跟他来硬的那到最后也只不过是会碰上一鼻子的灰,反而是那二虎三儿感觉此人有些好对付,听着他那些话,就已经知道此人生性胆小,而且惧事,要不是有大虎带着他,这二虎也就是个挨欺负的家伙,现在唯独是那瘦小的王三虎,三儿还是没有摸清楚他的底,思来想去三儿是暗暗地点了点头,冲着一旁的一个下人道:“你去到看守哪里瞧一瞧,那个贼人为什么还没有带过来。”

    那下人也是没说别的动着身子就离去了,转过身三儿正准备回到椅子旁继续威逼利诱两人探出一些东西,可张仁山这个时候却是从门房那边走了过来,看见三儿站在院中便是开口道:“三儿怎么样?那两个小贼招没招啊?”

    “还没有!”三儿摇了摇头看向了奔着自己而来的张仁山。

    张仁山一听两个贼人还没有供出自己的罪行,便是脸上一变而后道:“他娘的,这还能叫他们翻了天,三儿是不是你又发善心了没对他们动手,我跟你讲这种人你不打他,他是不会跟你说什么的。”

    “仙儿你别激动,这事情咱们得好好合计一下,这三个贼人有点意思啊!”三儿嘴中笑了笑看向了张仁山。

    张仁山稍微愣一下他是没听懂三儿的话,眼光扫了扫远处地上跪着的大虎和二虎,张仁山是抬腿就冲着两人而去,可三儿却是急忙一把拦住了他道:“仙儿你别急,这两人咱们现在暂时别去管他们,我们先去会会那三虎再说。”

    “三虎?谁啊?”张仁山因为刚才没有待在三儿的身边,他是不知道这几个贼人叫什么的。

    三儿也是赶紧给张仁山解释了一下,听完话后张仁山是笑了几声道:“这名字都是谁给他们起的啊?怎么这么龊啊!”

    三儿摇了摇头也是一脸的无奈道:“人之姓出于父母,叫什么都是从出生之后就定好了的,他们这都做贼了,有点姓名那也总比没有强,仙儿你就别笑人家了。”

    “好好好!我不笑了”张仁山立即是收起了脸上的笑意而后看向了三儿,三儿到也是不知说什么好了,转过身正想着要不要叫张仁山先离开一下,可此时那刚被三儿吩咐办事的下人却是走了回来道:“少爷,管家!那贼人被看守拿来了,您看……带到何处啊?”

    “嗯……这样你叫看守把那贼人带到门房里,少爷和我要亲自审讯他,至于院中的这两个,你找人看好了,千万不能叫他们跑掉”三儿瞧着那下人而后转过身对着张仁山眨巴了两下眼。

    张仁山不明白三儿到底要做什么,但现在只能是先听着他的安排,动了动身子张仁山是又返回到了门房处,三儿也是吩咐完了事情,赶紧是动身走到了门房前,此时正好看守也是将那王三虎押到,三儿赶紧是轻开屋门,而后叫那些看守把王三虎丢到了门房里。

    待人走后三儿是站到了门房中关好屋门,瞧着地上的王三虎道:“怎么样?肩膀上的伤不要紧吧!”

    “多谢管家的好意,暂物大碍,已经上过药了”三虎虽说没有被绑着但却虽说依然跪在地上低着头不敢去看两人,张仁山虽说现在有些好奇三儿到底要做什么,可嘴中又不知道说点什么好,只能是站在一边干瞧着,三儿也是没有那么多的顾虑,听着三虎的话三儿是忽然感觉此人好像还是有些教养的,说话不像那大虎一般蛮横无理,也不像二虎一样满身胆怯,动了动脚下三儿是走到了跪着的三虎旁开口道:“小兄弟,我们不是想要难为你,只是想跟你聊一聊一些问题,不知你愿不愿意回答啊?”

    王三虎听着三儿的话头还是低着但嘴中却是道:“张少爷,三儿管家,其实我也不想做这些羞人的勾当,只是迫于无奈,我大哥和二哥认准了这条路,虽然我十分的不想跟着,但他们是不会放过我的,所以我只能是跟他们混上了这条路。”

    “你这话不是假的吧?”张仁山可是不太敢轻易相信此人,毕竟那个时候在溪河中还被他戏耍了一番。

    王三虎听着张仁山的话语到也是没有什么急躁依旧跪在地上低声道:“张少爷,我知道您现在不会轻易相信我的言语,毕竟我是个贼,可您要知道这做贼的人,也是会有被逼无奈的存在。”

    几番话语三儿是全都听在耳中,暗暗的点了点头三儿是冲着张仁山摆了摆手,两人走到一处耳语交谈道:“仙儿看来这三虎为人还算有些正气,只可惜他那两个哥哥,不带他走上正路,不过这样也好,咱们可以从他这里好好打听一下,他们这三人到底来我们家偷窃什么东西。”

    张仁山也是点了点头同意了三儿的话,两人转身站到各处,而后三儿是低头道:“三虎,既然你从一开始就不想做这事情,那为什么不远走高飞还要跟着你那两个兄弟呐?”

    “三儿管家,其实我本来也不想的,可没有办法啊!我那大哥生性脾气就是暴躁,我和二哥稍微顶撞他一点,都会挨顿好打,我之前也和二哥合计过要离开大哥,可每回都要动身离去之时,二哥都会突然反悔,结果就是到现在我们也是没有各自离去”王三虎的言语中充满了哀叹之气。

    张仁山听着他的话就是气的不行开口道:“你这笨小子,你自己走不就完了,何必带着你那傻二哥呐?”

    “张少爷,兄弟手足的意思您不是不明白,我不能看着二哥在大哥身边替着我挨罪”王三虎不紧不慢的对着张仁山说道。

    三儿在一边摇了摇头心说:“有时候认死理真是害死人啊!”

    张仁山见自己是说不动王三虎便是站到一边看向了三儿,三儿见张仁山望向自己便是低头道:“好吧!既然如此那咱们就说点正事好了,三虎你们兄弟几个到我们家中到底是来偷什么东西?”

    “这……”王三虎稍微停顿了一下,身子微微晃了晃,张仁山在一边见三虎言语止住便是开口道:“怎么?你不会是不愿意说吧?”

    王三虎听着张仁山的话摇了摇头,嘴中叹出一口气而后道:“其实我们兄弟三个,也没想着能偷到些什么东西,因为毕竟周遭都是房倒屋塌的,就算是有什么钱财我们也是难以到手。”

    “哼……三虎你现在最后是说点实话,你别想着为你那两个兄弟开脱,没想来偷东西,那你们为什么要费那么多的精力,在我们家的后院开出那洞口”张仁山瞧着地上跪着的三虎嘴中是冷冷地说道。

    王三虎听着张仁山的话只能是摇着头道:“张少爷,其实那洞口不是我们挖出来的。”

    “不是你们?那是谁?”张仁山一听就是紧张了一下,瞧向了地上的王三虎。

    三虎也是没有什么紧张之感慢悠悠地开口道:“张少爷其实那洞口……是几只野狗挖出来的,后来被我们大哥发现后才被我们逐渐挖成那样子的。”

    “什么?野狗?”张仁山只感觉有些莫名其妙,几只野狗尽然在自家后院墙下开洞,这听来就是有些匪夷所思。

    可王三虎却是又道:“张少爷我说的是真的没有骗您,就是几只野狗先挖出来的狗洞。”

    “好嘛!这年头狗都成精了”张仁山嘴巴一跷而后望向了一旁。

    三儿也是一直没说话等着两人说完了,他才是接着道:“三虎,你们兄弟几人到了我们家,别的不说,偷东西的事情那是肯定做了的,你想要替你那两个哥哥开脱,我也是知道你这么做不过就是为了兄弟间的情谊,但现在你们可是被我们抓到了一处,我要是想治你们,那可是有很多办法的,但我没这么去做,就是想要知道你们到底来我们家偷窃何物,你讲的话是真是假我不管,我现在只想听你说上一说。”

    王三虎跪在地上听着三儿站在一旁的言语,嗓中稍微清了清而后道:“三儿管家既然如此,那我就跟您说了吧!其实我们兄弟来这里,的确是为了你们家中的一些财物,毕竟这周围顶数你们家最为有钱,我大哥当时也是看上了这点,其实我们之前已经来过一回了,但后来不知怎么的,我大哥和二哥被人迷晕了过去,而后丢到了那溪河中,那野狗洞也是在那个时候被我们发现的。”

    “等会……你是说你们之前来过我们家一次?”三儿听着三虎的话,脸上就是一愣。

    三虎点了点头开口道:“没错我们之前就是已经来过一回了,但我大哥和二哥没能得手。”

    “那是什么时候的事?”张仁山也是听出了一些奇怪赶紧是开问道。

    “就在……几天前”王三虎稍微回忆了一下而后对着两人道。

    张仁山和三儿互相看了一眼,点头间三儿是低头看着那三虎说道:“你们当时是不是选得我们家的正堂啊?”

    “正堂?那是哪里啊?”王三虎言语中露出了一丝不解,三儿仔细一想也是尴尬的笑了一下,这三虎当时应该也是守在溪河外的,自然是没能知道那大虎和二虎当时到底摸进了自家的哪间屋。

    门房中稍微安静了一下,三儿是看着张仁山道:“少爷,看来那个时候在正堂中的鬼,就应该是那俩个兄弟了。”

    张仁山点了点头瞧着地上的三虎道:“你那大哥当时到底看上我们家什么宝贝了啊?”

    “不是看上什么宝贝了,我们那个时候就是想要顺些值钱的东西,换点钱财好能吃喝”王三虎现在整个人都是有些发愣,他是不知道两人到底要自己交代什么东西,张仁山抬头望了望三儿也是无奈的耸了耸肩,三儿只好是又道:“三虎,那你们这次又过来,是想偷些什么啊?”

    “这次其实还是大哥带头的,他就是看上了这房倒屋塌的事情,毕竟有很多人家都是逃难去了,在那废墟里头留下了许多好东西”王三虎低头瞧着地面道。

    张仁山和三儿一听也是已经知道了大概,晃着身子三儿走到了屋门边,起手拽开屋门对着站在外头的看守道:“行了,把人带到院中去吧!”

    几人看守听见话就是赶紧进到了屋子里,而后七手八脚的是将那跪在地上的王三虎架了起来冲着院中而去。

    三儿见人走了便是回身对着张仁山道:“仙儿看来有些事情,咱们还得好好回忆一下才行啊!”

    张仁山也是点了点头没说话,两人离开了门房,动身开始前往自家的院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