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志通鉴 第二百二十八章 须弥幻影
作者:张道仁的小说      更新:2017-10-23
    地面上的散碎岩石,随着三儿的移动是越来越密集,最后几乎成堆的出现,好在这些岩石块比较松散,三儿上手随便扒拉几下便是能将其轻易的拆散开来,暗道前方的路也是不知还有多远,三儿每走一段就会留心的朝着四周瞧上一会,以免出现走上岔路还不知的情况,可是随着三儿越走越远,他这心里头就是有些开始焦虑了,张仁山和小月现在都是不知去了哪里,暗道中只有三儿一人,看似周围平静祥和,但其中暗流涌动也是犹未可知。

    再往前走些,暗道的前面好像出现了一丝光亮,三儿稍微抬头瞧了瞧也是不知那光亮到底是什么东西发出来的,只是不像正常的灯火,摇着头三儿是没敢轻易的继续朝前走,想着回身看看自己已经走出了多远,可三儿又怕出现什么变故,前后不能之际三儿是停下了脚,身子往一侧的暗道墙壁上一靠,本是想歇息一下,但他却是忽然发现,原本在前头朦胧的亮光竟然朝着自己这边的方向慢慢地移了过来,这下三儿可就有些慌了神,身子立即正了过来,瞪着眼睛瞧了瞧前头,现在要说在原地等着那亮光靠近,绝对是个不好的主意,可要说往后退几步,三儿又怕这亮光过来的意图就是想要自己向后走,徘徊不定间三儿是咬了咬牙,现在可是不能轻易离去,既然那光亮敢过来,那就说明它是已经发现了自己,走与不走都会是一个结果,三儿瞧着远处那越来越近的光芒,思来想去间是觉得不能在这么坐以待毙了,身下一动是朝着那光亮迎了过去,远处那朦胧的光亮,见三儿朝着它而来竟然稍微停了一下,就好像是在观察一般,三儿这边正慢慢地朝着那光亮靠近,忽见其稍微停顿了一时,也是感觉有些奇怪,按理说真要是什么妖魔,此时看见这人不退反进必然会欣喜之极,毕竟食人血肉之事,正是它们长干的勾当,身子肯定是不可能停下的,可这光芒却是少钝几分而后才继续朝着三儿而来,明显是停下来观察了一阵,三儿虽说脚下未停但心中却是已经打起了算盘:“怕是这光亮根本不是什么妖物。”

    这边心中稍微拿捏了几分,三儿是加快了前进的速度,刚走了没多久,三儿是猛地停了下来,前方光亮闪烁间,竟然是小月点着一盏狐火蹲坐在了一旁,咧着嘴瞧向了三儿道:“小崽你怎么才过来啊?”

    “恩?仙姑原来是你啊!”三儿听见了声音抬头间是仔仔细细的看了看,还真是之前就不见了踪影的小月。

    “你这小崽动作好慢,我都走到这里了,你才过来”小月看见三儿后就是一通的抱怨,可三儿之前也是听多了小月的话,这些言语在他看来就如同在聊天一样,等着小月发完牢骚,三儿是开口道:“仙姑,仙儿好像不见了,您有没有看见他来这边啊?”

    “有啊!他在前面呐!”小月反手指了指暗道的正前方,三儿偏头看了过去,虽说前头依然没有什么光亮,但至少三儿是知道了张仁山是安然无恙没有出现什么危险,正当三儿准备和小月再说些事情的时候,他是忽然察觉到了一丝不对,小月是在两人之前下到这暗道里的,要说在前头走的话,小月应该是头一个,而后才是张仁山,可现在小月却是说张仁山在前面,三儿细细的思考了一下感觉心中还是有些隐隐的不安便是开口道:“仙姑您刚才说,仙儿在前面是吗?”

    小月靠着一侧的暗道墙壁边,听见了三儿的话她是稍微回过了头道:“是啊!那小崽爬的比我们都快。”

    “不是!仙姑……您不是第一个下的这暗道吗?现在怎么仙儿跑到最前头去了”三儿稍微有些发愣,他感觉这事情有点解释不通。

    本想着等小月回话,可就在三儿抬头的一刹那,小月整个人是直接化为了一片虚幻,而后那盏亮着的狐火也是不见了踪影,暗道中又是只剩下了三儿独自一人,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三儿虽说没有太多的惊慌,但身上也是打了一个冷颤,这暗道里头简直犹如梦魇之地一般,什么是真什么是假简直让人难以琢磨,稍微缓了一回神,三儿是朝着前头尝试着迈动了一下步子,好在地面是真实存在的,脚下那些散碎岩石传来的触碰感,直接是给三儿带来了一丝真实的感受,又是往前移动了一小段,三儿手中的提灯是稍微闪烁了两下,里面的火烛好像是被微风吹动了一般,三儿低头瞧了瞧只感觉有些奇怪,这提灯里面的火烛是被一个罩子套住的,除了上下有开口外,四周全都是被围了个严严实实,主要就是怕有风袭来,吹灭了其中火烛上的火苗,按理说这暗道就算是真的有风吹动,那也是不可能将这提灯中的火苗吹的摇晃闪烁的,瞧着手中的怪异的提灯,三儿也不知是怎么一回事,见周围没有什么异常,三儿也就没在多想,继续朝着前面走,可每走一段,这提灯里的火烛之光,便会闪动几下,三儿瞧着那摇曳不定的光亮浑身都是感觉不太对劲,可哪里有问题他还不知道,咽了口唾沫三儿是硬着头皮继续朝前走,可随着他越走越远,这提灯中的火烛之光就是摇曳的更为厉害,到了最后都是给人一种快要熄灭了的感觉,三儿瞧着那提灯心里已经是打起了鼓,再往后头也许这提灯中的火苗就会忽然灭掉,等到那时四周就会完全陷入黑暗,三儿不敢去想这提灯的光亮熄灭之后的事情,可现在又必须朝前走,安稳了一会心神三儿做好了准备,看清了前方的路,脚下快速的动了起来,连爬在走间,三儿是又行了一大段。

    提灯的光亮随着三儿这次极快的移动,却并没有熄灭,反而平静了下来,火烛上的火苗不再轻轻地摇曳,反而静静地开始平缓地燃烧了,三儿眉头皱了皱想着之前这提灯的事情心中暗道:“难不成我刚刚又是碰见什么虚假之事了?”

    但无凭无据的三儿也不敢轻易的去下结论,扒开几处稍微堵住暗道的岩石,三儿眼前忽然就是一亮,这暗道是走到了尽头,一块朝上开启的木板是显现在了三儿的眼前,木板上面显然被人装饰了些东西,隔着木板间的缝隙看去,外面是长满了杂草,三儿伸手推了推,那顶上的木板是应声而开,身子往上一探,三儿不觉的惊住了,这暗道通往的地方,竟然是那歪脖柳树的一边,起身爬跃而出,三儿低头瞧了瞧,这暗道开口处正好是在自家的墙壁下头,离着那歪脖柳树的树根几乎近在咫尺,只不过其上头被人为的铺上了许多杂草泥土,再跟周围的自然环境一混,只凭肉眼是根本看不出这里有条暗道存在的,仔细琢磨了一下,三儿感觉这地方有些奇怪心中暗暗道:“要说麒麟会的人在这歪脖柳树旁开条暗道直通门房,也不是不可以,但其目的又是什么呐?难道就只是为了方便进出,可门房要都是麒麟会的那些人,这进出的问题几乎就没有任何的阻碍,毕竟到了晚上正门的看守,几乎都是处于门房之中,随意从外面放进来几个人那根本就是神不知鬼不觉,那这暗道到底有什么用途?”

    三儿这边头疼的厉害,他是实在揣摩不透这暗道修建之后到底有和意义,但至少现在三儿是知道,这门房之前那些看守的下人,几乎全都是麒麟会的手下,自家中之前出现的那些异常,估计也是和这些人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举着提灯三儿是向着周围看了看,这歪脖柳树只打两人那夜离开后就是一直没有再回来过,现在这断树的四周,几乎是杂草丛生,地上虽说还是有些散碎的石头,但却也是不足为奇,暗道已经探完,三儿却是依然没有任何的发现,瞧着眼前既熟悉又陌生的一切,三儿只能是叹了口气,摇着头开始沿着自家的院墙墙根往回走,刚离开溪河的范围,三儿便是瞧见自家的正门前坐着一个人,身形不是十分的壮硕但却也是有着那么几分的威严,可毕竟现在处于夜晚,三儿又离的比较远,看得不是那么的清楚,脚下动了动三儿是决定走上前去好好瞧一瞧,可还没等三儿动身,那坐于自家门前的人却是恍惚间不见了踪影,就好像凭空消失了一般,三儿看见后忽然就是一愣,赶紧伸手掐了自己一下,疼痛传来三儿是稍微裂了裂嘴,摇了摇头自言自语的嘟囔道:“我这是看见鬼了吗?”

    三儿这句话刚刚说出在其一旁却是突然的有人搭话道:“是啊!你就是看见鬼了。”

    深夜天上明月西斜,四周几乎没有任何人的存在,只有三儿独自一个站在溪河旁的荒草丛间,那话语突兀传来之时,三儿浑身的血液都是已经被吓的停住了,汗毛倒竖间,三儿赶紧是扭过身朝着周围瞧了瞧,提灯光亮闪动之时,三儿的周围是不见一个人影,冷汗顺着三儿的脸就开始往下滴落,咽了口唾沫三儿声音都是有些发颤道:“谁谁谁啊!?”

    没有人回答也没有别的声响,立于荒草间三儿已经有些不敢在待下去了,赶紧是一闪身朝着自家的正门就奔了过去,只在一眨眼间三儿便是直接到了地方,正门好在没有关闭,三儿一步便是迈了进去,两侧有些看守的下人,见三儿忽然是从外面回来了便是感觉有些奇怪,其中一人便是对着三儿开口道:“管家您什么时候出去的啊?我们怎么没瞧见啊?”

    三儿不想去理这些人摆了摆手也是没有言语,几个看守的下人一看自然也是不敢再说什么,站回了之前的位置是继续立在了正门边,三儿嘴中不断的喘着大气,心里是一直在合计刚才的事情,要说见到鬼怪,三儿到不是那么害怕,但他就是受不了这种事情,明知道那东西就在自己身旁,可你却是没办法知晓他在何处,这种让人发麻的事情,三儿是最为接受不了的。

    抬手推开门房的屋门,三儿本想着进去好好缓一缓,却是发现小月和张仁山竟然坐在了那门房的桌椅旁,一边喝着茶水一边看向了屋门处,三儿满脸都是惊奇,想着开口问几句但是却因为刚才的事情,一时间没办法说话,脚下动了动三儿是站到了门房的里面,反手关好屋门傻愣愣地瞧着两人。

    张仁山喝了一口茶见三儿站在门边一动不动便是笑了笑道:“三儿怎么了?”

    三儿现在哪里还有心情说话,听着张仁山的言语他是连嘴巴都不知该怎么张,小月到是看出了些端倪拍了拍张仁山的肩头道:“他是看见咱们俩个出现在这里,感到十分吃惊。”

    “哦!这样啊!”张仁山听着小月的话是伸手取来了一个茶杯而后给三儿倒了一杯茶,抬手递到了三儿的面前而后接着道:“给……三儿你先压压惊,我跟你解释这事情。”

    三儿没有开口说话将手里的提灯熄灭后放于了一旁,而后接过张仁山递给自己的茶一饮而尽,张仁山见三儿缓和了不少便是在椅子上坐着道:“三儿你也别想那么多,我和狐狸其实没遇见什么危险,你离开那地洞口的时候,我本来是想着朝前走的,但正好是碰见了狐狸从前头跑了回来,我当时也很奇怪为什么狐狸会跑回来,后来她一解释我才知道,原来劫走萧灵灵的那妖物,虽然是走了这暗道,但是其并没有走到头,而是在那拐角的地方,自行的开出了一条路,我和狐狸发现后便是一路追了过去,那提灯其实是我故意留给你的,毕竟你要下来的时候也得用来照亮不是嘛!后来我和狐狸沿着那妖物开出来的地下通道是一路紧追,总算是将它截了下来,好在萧灵灵命大,那妖物还没把她怎么样,之后的事情,就是咱们之前在那山中经常做的了,那妖物叫我和狐狸好好地收拾了一番,可等我们带着萧灵灵往回走的时候才发现,那妖物挖掘而出的地下通道,尽然自行封闭了,后来实在没别的办法,我和狐狸就自己开凿了一条出路,三儿你还别说我们还真是成功地挖回来了。”

    三儿站在一边听着张仁山的解释,虽说有些地方三儿是能够理解,但其中的疑问还是不少,三儿稍微安定了些心神而后对着张仁山道:“仙儿你是说,那暗道的拐角处还有另一条路可走?”

    “嗯!的确有另一条,不过必须得用狐狸施法咱们才能瞧得见”张仁山扭过头看向了已经是稍微正常了点的三儿道。

    “哦!原来如此怪不得我下到那暗道里时,你和仙姑都不见了踪影,原来你们是走了另一头啊!”三儿想着之前自己到达那暗道拐角处的情形口中稍微缓和道。

    张仁山点了点头也是没有再去解释什么,伸手移动了一下自己旁边的椅子而后冲着三儿招了招手,三儿也是没想那么多,动身就是走了过去,坐到了那椅子上,看着两人接着道:“你们是不知道,那暗道里头简直太凶险了,不时就会出现一些怪东西。”

    “哦……你说的是那个啊!小崽你那是看见了那妖物留存下来的妖法,它主要是怕有人发现它挖掘出来的那条通道,所以用了些虚假之术来恐吓你们凡人,好让你们不敢轻易调查这下面的路”小月饮了一杯茶而后对着三儿解释道。

    “这么说……我当时在底下看见的那些都是假象是吗?”三儿迟疑了一下而后恍惚的说道。

    “嗯!没错都是假的,就是为了吓唬你们”小月嘴角笑了笑而后看向了三儿道。

    “呃……”三儿不知说什么好心中稍微有些发气,脸上尴尬笑了笑没有再说别的。

    张仁山身子晃了晃靠在了椅背上眼光望向了门房的顶上道:“仙儿那条暗道最后通往哪里啊?”

    “哦!这个啊!仙儿这条暗道简直让我匪夷所思,你都没想到它最后竟然通向了咱们那个时候去的歪脖柳树旁”三儿眨巴两下眼而后道。

    “通到哪里做什么啊?”张仁山一听就是把头又重新低了回来瞧向了三儿道。

    “这就是问题所在,我到现在也不懂这是为什么”三儿到是没有什么可说的只把自己心中的疑惑讲了出来。

    张仁山一听三儿也没闹清便是无奈的摇着头道:“看来这麒麟会的人做事情,也是有些奇奇怪怪的。”

    “仙儿你这说法还真是有些对,咱们在那山中看见的听见的不都是一些奇怪的事情嘛!”三儿瞧向了张仁山而后道。

    “哼……说的也是”张仁山眨巴了两下眼而后抿了一口茶水道。

    三儿瞧着小月和张仁山忽然是想到了他刚才的遭遇,本想着赶紧跟小月说上一下,可门房的屋门却是突然被人敲响了……

    还在找”鬼志通鉴”免费小说?

    : ”” ,,精彩!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