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志通鉴 第二百零九章 忽上忽下
作者:张道仁的小说      更新:2017-10-23
    随着时间流逝树木的变化也是逐渐停止了下来,张仁山看着高处那些依然张牙舞爪的灰毛猴嘴角微微一动道:“烂猴子都他娘的给老子闪开。”

    小月瞧了张仁山几眼嘴中乐了一下而后道:“小崽你这话根本不管用的,这些猴子只听那猴王的命令,你就是骂破天去,它们也不会逃开半步。”

    “是吗?那小爷我可就不客气了”说着话张仁山便是动身朝着树干旁走动了两步,打算爬上去将那些灰毛猴通通赶走,可还没等张仁山动弹几下,那些上头的灰毛猴便是朝着他扔下了几根折断的树枝,身处树上张仁山可是不敢轻易被这些树枝砸中,只好是闪身躲过,可这些灰毛猴扔下的树枝简直多的厉害,张仁山刚躲过一根立即就会又坠下两根,险中求稳间张仁山是勉强应付了下来,抬头看了看那些灰毛猴,只见其正手舞足蹈的一同瞧着自己。

    这下张仁山可是有些恼了,低头向着小月道:“狐狸你有招没有?”

    小月站在一旁的枝干上听着张仁山的话点头道:“有是有不过……咱们要是真的这么办的话那可是有些危险啊!”

    “有什么危险啊?有招你就赶紧说,瞧着这几个烂猴子的样子,小爷我这气就不打一处来”张仁山抬起头看了两眼上面,那些灰毛猴依然是攥着几根折断的树枝盯着张仁山和小月这边。

    小月也是不再拖沓了看着张仁山开口道:“这办法其实就在你的手中。”

    “我手中?这阔刀?”张仁山闻言就是看了看自己的双手,除了那柄阔刀外张仁山的手里也是没有它物了。

    “嗯……没错”小月点了点头看着张仁山道。

    “狐狸这阔刀还能有什么用啊?”张仁山不明白小月想干什么只好是看着自己手中的阔刀大眼瞪小眼。

    小月见张仁山还不明白便是对他道:“小崽之前你都砍过一回了,现在怎么还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呐?”

    “哦!原来你是想叫我做这个啊!可这事情有什么危险的地方吗?”张仁山侧过头看了两眼自己身旁的那树木躯干道。

    小月没说话抬眼看了看上头的那些灰毛猴而后重新低回头道:“小崽这树木不比之前,咱们上来的时候这树是被那猴王动过手脚的,所以那个时候这树木才能支撑住你我包括那么些灰毛猴的重量,可之前你那一刀已经是将这树木上的妖法解开了,虽说暂时无事,但现在你再一刀下去很有可能会直接将这树上残存的最后一丝妖力驱散掉,等到那个时候别的我不敢说这树木上的妖力一但要是没了,你和我包括这些臭猴子都是很有可能会直接摔到地上去。”

    张仁山一边听着小月的解释一边低头往下看了看,虽说现在的确是能看见地面了,可现在两人所处的高度却也是不低,真要说是掉落下去那后果可是不堪想象。

    眉头皱了皱张仁山只感觉脑顶上传来一阵响动,动身往旁一闪,又是一节折断的树枝砸落而下,而其还伴随着几声猴子的叫声,抬头看了一眼张仁山鼻子都快气歪了,那些上头的灰毛猴在看见张仁山抬头望的时候竟然将屁股对准了他,这下可是彻底的将张仁山惹毛了手中阔刀一晃,张仁山嘴中怒喝道:“你们这帮小玩意,还敢跟你爷爷我装大个,看招吧!”

    说着话张仁山是举起手中阔刀,一刀便砍在了其身旁的树木躯干上,只在这一瞬间一阵剧烈的晃动传来,而后整根树木都是猛烈的收缩了一下,张仁山只感觉脚下一阵摇晃而后身子就是立即朝着一旁栽倒,好在他手中一直攥着那阔刀的刀柄才没有被从那树木枝干上摇晃下去,小月早就已经跳到了张仁山的身上,抬头瞧着树木上头,那些刚刚还耀武扬威的灰毛猴现在却也是纷纷开始抱头鼠窜,可这树木本就是有些高耸,四周哪里还有可以供给它们逃离的地方,又是一阵晃动传来,一只灰毛猴由于没有抓稳是直接从高处跌落了下去,身子滑过张仁山一旁时,这灰毛猴还不忘冲着两人鸣叫了几声,但终归它是摔落而下,眨眼间便是已经摔到了地上,这灰毛猴的生死两人自然不知,可这个高度真要是掉下去那不死也得残。

    张仁山死死地抓着那阔刀刀柄一刻也不敢放松,但这毕竟不是长久之计,再这么耗下去那别说是人了,就算是来个罗汉那也未必能坚持得了,轻轻地摇了摇头张仁山甩掉了一些额头上渗出的汗水,眼睛一扫看向了已经窜到了一节树木枝干上的小月道:“狐狸还有多久结束啊?”

    “你再坚持会,我估计快了,这树木上附着的妖力已经散的差不多了”小月左右晃着头看向四周道。

    “你说的轻巧,你来试试看,这么挂着难不难受”张仁山的两只胳膊现在酸疼的不像样子,可他又不敢轻易的放松,只能是坚忍着继续等待。

    小月也是知道张仁山现在的处境,可这事情又不是她能左右得了,只能是等待着来,随着那树木上的摇晃逐渐的平息,小月赶紧是冲着张仁山道:“小崽可以了,你试试看能不能站到你旁边的那节枝干上去。”

    张仁山也是不管那么多了,身子挂了这么长时间,两手都快失去知觉了,点头间他是赶紧一步就踏在了那节枝干边,点着脚踩了踩还算是结实,而后一动身张仁山便站到了那树木枝干之上,两只手臂一得松快,张仁山便赶紧甩了甩,好让其加快血液的流动,一边甩着胳膊张仁山一边抬起头瞧了瞧,之前树木上头的那些灰毛猴已经是全都不见了,现在这树木顶上只剩下了张仁山和小月。

    心中得了安慰张仁山也是笑了笑冲着小月道:“狐狸你这招挺管用啊!那些烦人的猴子真的没了。”

    “不是没了,它们是都逃走了”小月低下头看向了处于她身下另一根枝干上的张仁山道。

    “一个意思没什么差的,没有了就跟逃走一样”张仁山捶了捶自己的一只手臂,好解开上面因为刚刚悬挂之时血液流动缓慢而造成的酸麻感。

    缓了一阵张仁山看了两眼上面,手上的力气恢复得已经差不多了,将阔刀重新收回腰间张仁山又是准备开始往那冠顶攀爬,小月听见了底下的响声低头看了看只见张仁山又是沿着树木躯干爬了上来,便赶紧是跟着他一块而行,这次明显好爬了许多,毕竟之前那些挡路的灰毛猴全都已经逃开了,稍过了一阵两人便是已经到了这树木的冠顶之上。

    张仁山动手拨开几处这冠顶上的枝叶,隐约间一道身影是从里面窜了出来,张仁山赶紧是侧身去躲,可这冠顶上实在是挤压的不成样子,根本没有地方能够叫张仁山用来躲闪,好在这窜动的东西并不是冲着张仁山来的,有惊无险间张仁山是长出了一口气,小月跟在张仁山的身后,看着前头一闪而过的身影没说什么,催促着张仁山赶紧再往前爬一下。

    张仁山也是没去管小月动着身子就又往这树木的冠顶深处爬动了几分,稍微一探身,张仁山只感觉眼前一阵花白,而后耀眼的阳光从上面照射了下来,瞧了瞧四周张仁山眯住了眼睛开口道:“狐狸好像咱们到顶了啊?”

    “是吗?我看看”小月跳动着身子勉强的从张仁山的身后挤了上来,瞪着眼睛看了看四周小月是点头又道:“这臭猴子跑的到挺利索,小崽咱们下去追。”

    “啊?还要下去啊!不是狐狸咱们折腾到现在是图个什么啊?”张仁山一听小月的话就是觉得有些冤,这费了老半天劲爬到了上头现在又得下去。

    小月也是知道张仁山辛苦叹出一口气道:“小崽你不算是为了我,你也得想想你兄弟和那女娃的命啊!”

    “好吧!”张仁山不想说别的了,为了三儿他也是只好豁出命去。

    张仁山和小月动着身子往下攀爬,这树木在刚刚两次的变幻中已经是彻底缩了水,不再像之前那般的高大挺拔,还没爬多久两人便是已经到了地上,张仁山脚下一踏地心中便是只感觉安稳许多,脑中想着之前那跌落而下的灰毛猴张仁山便是赶紧向着地上看了看,可这树下却是什么都没有,摇头不解间小月却是在张仁山的肩头道:“小崽你就别想了,之前这树上的猴子可不是一般的存在,只不过它们不想随便在人前暴露自己而已。”

    “哦!这么说那些灰毛猴全都是装成那样的?”张仁山疑惑的看向了小月而后道。

    “没错!”小月也是不避讳这些直接是肯定的回答道。

    “为什么啊?”张仁山的好奇心是直接被小月的话点燃了,他赶紧是追问道。

    “过一会我在跟你解释,现在咱们赶紧去找那猴王要人”小月将头点向一侧给张仁山指路道。

    张仁山也是没说别的了赶紧是按着小月的意思,沿着她所指的方向走了过去,路上小月虽说是催促了张仁山几次但也是将灰毛猴的事情给张仁山大概讲了一下,这些灰毛猴之所以要在人前装成那种样子,就是因为它们不愿意将自己修炼的事情暴露的太多,毕竟有的时候还是有人会送给它们一些吃的,要是那灰毛猴突然那天开口言语,这些人送吃得的人都得直接将其认为妖物,但是这些只不过是一部分的原因,小月也没有说全,张仁山本想着细问可小月却是再也不做具体的解释了,无奈间张仁山也是只好作罢,按着小月所指出的路又是行了一大段。

    树林茂密张仁山也是不知走了有多久,小月趴在其肩头上不时的就会探头看向四周,稍微过了一阵小月猛地抬起前足点了张仁山肩膀一下开口道:“小崽别走了,那臭猴子就在这附近。”

    “哪里?在哪呐?”张仁山听着小月的话赶紧是抄起腰间阔刀向着四周警惕的察看,过了一会儿一阵刺耳的鸣叫声从张仁山的周围传了过来,随着那鸣叫声越来越响,一大堆的灰毛猴从两人周围的树上飞快的爬了下来,张仁山抬头看了看这些灰毛猴的数量,只觉得脚下发软,两人周围几乎没有空出来的地方,树上地上到处都是这些灰毛猴的身影,就好像两人是掉进了由猴子组成的包围圈。

    咽了口唾沫张仁山冷汗冒了一身一偏头看向自己肩头的小月道:“狐狸现在咱们怎么办?”

    “不知道”小月话语说得十分镇定一点急躁的意思都没有。

    可张仁山就有些受不了了瞧着身边成片成片的灰毛猴,他是深吸了一口气而后大声叫道:“你们的猴王呐!老子要见它!”

    小月还在看着四周想着该怎么办,可没曾想张仁山突然来了这么一句,她是直接愣住了,扭头刚想开口说话劝张仁山不要着急,可就在这时候一只离着张仁山比较近的灰毛猴却是突然开口道:“你这人为什么要见我们猴王啊?”

    张仁山愣了一下神急忙寻找那声音的来源,因为这地上和那些树上的灰毛猴在他的眼里几乎长得都一个样,没有任何的分别,苦苦寻了半天还是小月能分辨的清扭头间她便是冲着刚刚开口说话的那灰毛猴道:“小妖我们找你们猴王是有些事情要跟它谈,你们识相的就赶紧把它叫来,要不然后果你们自己承担。”

    “老狐狸你这话说的好像你们挺厉害一样,我们这么多兄弟在,你们还能翻上天去啊!”在那刚刚说话的灰毛猴旁边另一只猴子开口道。

    张仁山还在四下找着是哪只灰毛猴在说话,而小月却是看着地上的那两只灰毛猴道:“猴子你们别给脸不要脸,再怎么说我也是你们的前辈,你们还没开窍的时候,我都已经会飞天之术了,少说废话你们猴王到底跑哪里去了?”

    “好好好!您厉害我们都是后辈,您要找我们猴王,那您就自己看着来呗!何苦问我们呐?”那离着两人最近的灰毛猴又是开口道,它这话一出不要紧四周的灰毛猴也全都是跟着一块附和起哄,这下小月可就是有些下不来台了,她现在的情况别说是找到那猴王了,就是想寻到三儿的踪迹也是费劲万分,要不是小月的鼻子还算灵敏,下树后是正好闻见了一些三儿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要不然她也不可能带着张仁山追到这里来。

    等了一阵小月看着那些得意洋洋的灰毛猴嘴中道:“好!我自己找就自己找,不过你们可是得让开一条路。”

    “好啊!咱们今天就看看狐狸前辈有什么高招,不过您带着这么一个凡人是干什么啊?”那灰毛猴看了几眼张仁山而后望着小月道。

    “谁啊?谁说我?”张仁山还是找不到哪只灰毛猴在说话,但之前小月的对话他是听得一清二楚。

    “小崽你别管,我来说”小月扭头凑到张仁山的耳旁轻轻地嘟囔了一声而后转过脸看向地上的那只灰毛猴道:“猴子你说这是凡人?我跟你们讲这位可是老仙翁亲自救下的,你们要是敢得罪,这后果……我就不必说了吧!”

    “又拿老仙翁来压我们,好……狐狸看在仙翁的面子上,咱们就给您让条路,不过猴王说了,人可以过去您得留在这歇一歇”那灰毛猴看着张仁山肩头上的小月稍微晃了晃尾巴道。

    “不行!你们这帮猴崽子想干什么?这狐狸对我现在有大用,你们都躲开点”张仁山一听就不干了,小月现在要是离开他,那就等于把三儿扔进了鬼门关一样,哪里还有活命的机会。

    这边张仁山想要带着小月赶紧走,就只听地上那只灰毛猴道:“兄弟们堵住他!”

    言语刚落一大群灰毛猴是直接窜动着围在了张仁山和小月的两旁,这下两人是根本动弹不得了,虽说这些灰毛猴还没有攻上来的意思,但张仁山看着那些堵住两人去路的灰毛猴就是知道,他们两人要是硬闯那是肯定不可能得了。

    刚刚说话的灰毛猴见两人也是不再迈动一步便动着身子移到了张仁山的身旁看着其肩上的小月道:“我说狐狸前辈,您这答应还是不答应啊?”

    “好!我答应了,不过咱们可是说好了,这小崽你们得安然无恙的将其放出去,要不然我这可是手下不留情”小月眼睛瞪得溜圆瞧着那地上的灰毛猴道。

    “这您放心,猴王嘱咐的事情,咱们肯定照办”那灰毛猴一边说着话一边向着身后摆了摆尾巴,只在一瞬间那成群的灰毛猴便是让出了一条道路来给张仁山通过,张仁山本不想抛下小月独自离去,因为要是没有小月的在其一旁帮衬,他是根本不可能找得到三儿在哪里的,可眼前这事情只能是这么去办,这四周的灰毛猴实在太多,就算是张仁山想要拼杀一番,那也是根本不可能的,万般无奈下张仁山也是只好冲着自己的肩头道:“狐狸你能行吗?”

    “放心吧!小崽你还不知道本仙姑的能耐?”小月嘴角笑了笑看了张仁山几眼而后飞身一跃站到了地上。

    张仁山点了点头什么话也没说脚下一动走到了那灰毛猴群让开的通道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