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志通鉴 第二百零二章 身离地下
作者:张道仁的小说      更新:2017-10-23
    根条带着张仁山和三儿几乎是以双眼都难以捕捉的速度向高处移动着,小月探着头隔着三儿身上的衣物朝着上面看了看口中道:“小崽好像是要到顶了,咱们小心点,这树精回根的力量非同小可,千万不可大意了。”

    张仁山隐约间是听见了小月的话扭过头去也是瞧了一眼上头道:“我说狐狸这根条最后会收进树精的哪里啊?”

    “树木根呗!那你以为是哪里啊?”小月瞧着张仁山不知他说的是什么意思。

    张仁山点了点头没在说别的瞧着两旁一闪而过的山石泥土,他是叹了口气。

    三儿听见了张仁山的叹气声就是有些好奇连忙冲着他道:“仙儿你怎么了?”

    张仁山回过头看向了三儿道:“三儿我刚刚无意间想到,咱们在这地方还有好多疑问没有解开,可是现在咱们都出去了,我怕这些问题咱们应该是这辈子都解不开了。”

    三儿想了想张仁山的话开口道:“仙儿有些事情,不是咱们解不开,也许只是时机未到,又或者咱们真的是和这些事情的真相没有因缘,我都不强求,你又哀叹什么呐!”

    张仁山笑了笑伸手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道:“说的也是,算了不知道其实也好,终归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三儿也是随着张仁山的话语点了点头,而后两人便是安静地由着那根条将其带得越来越高。

    也是不知过了多久,张仁山和三儿都是觉得眼前一亮,随后耀眼的阳光和一层层地茂密树林出现在了两人眼前,还没等他们在仔细观看一会儿,小月就是在三儿的怀中道:“小心!你们赶紧把那根条割断了,要不然会被那树精一起带进它的根系里面的。”

    张仁山听闻小月的话语眼光朦胧间便是抽出了自己腰间的阔刀,一刀下去张仁山便是直接将绑在两人身上的那截根条斩成了两段。

    然而就在这个根条断裂的那一刻,张仁山和三儿却是忘记了,他们现在还处于半空之中,两人的身子是完全靠着这节根条才能移动的,现在这根条被张仁山砍断了,两人便是直接从那半悬空跌跌撞撞地摔了下来,好在张仁山反应快一把是将手里的阔刀直接插到了那树精的躯干上,而后空出一手是成功地接住了也随之坠落而下的三儿,两人惊魂未定间那树精却是不干了,张仁山这阔刀上毕竟是沾了那怪蛇的妖毒,树精虽说对妖毒没有太大的反应,但是它也是知道疼痛的,张仁山这一刀正好是插在了那树精的根系间,也就像是一刀砍在了人的脚上,自然是疼痛难忍。

    树精摇晃之时就想要把张仁山和三儿甩落出去,可张仁山那敢就这么的轻易松手,他和三儿现在虽说不怕受伤,可萧灵灵却不是这样,三儿几乎是叫破了嗓子让张仁山千万别松开手,张仁山也是知道深浅,身上的力气丝毫不敢松懈,待过了一阵张仁山见这树精不再折腾了便是低头瞧了下自己另一只手拉着的三儿开口道:“三儿你怎么样?”

    三儿脸上有些发白,刚刚树精的一通狂甩使得他难受不以,张仁山现在的言语他是一句都听不进去,两人缓了一阵,张仁山侧过头看了看,现在两人的位置是在树精根部的一侧,几乎是平行于地面,只不过因为这树精往底下扎根时,把这地面的周围破坏了不少,所以现在两人要是想到那旁边的地面上去,就得想个办法在这树精根部和那地面之间架起一些可以攀爬或者走动的连接。

    可是眼前张仁山和三儿的周围别说是可以用来架起东西了,就是两人现在想要动一下那几乎都是个问题,焦急间张仁山想试着把三儿甩到那旁边的地面上去,可等动了几下之后张仁山便觉得不太可能了,因为三儿现在的身上不止他一个人的重量还有萧灵灵和小月在,无奈之时张仁山低头冲着三儿道:“三儿你好点没?咱们现在可是得赶紧想个办法从这里到那边的地上去。”

    三儿缓和不少也是瞧出了现在摆在两人面前的难题,可他也没辙,等了等三儿看了看自己手中一直紧握着的那截树根,心中有了点想法赶紧是冲着自己的怀中道:“仙姑这树根还能用吗?”

    小月点了点头没说话,三儿这下是脸上露出了一丝轻松之意,伸出手来将那树根对准两人远处的地面,而后轻轻地点了点,只听一阵树木枝丫的扭曲响动传来,一大截树木根系是从张仁山和三儿的身下直接扎进了那地面之中,张仁山一看乐了一下道:“三儿这东西可是太好用了。”

    三儿也没说什么动了一下自己被张仁山拉住的胳膊示意他松开手,张仁山到是明白三儿的意图,就是轻轻地将手松了开来,三儿的身子是立即就往下坠去,刚好落在了那树木根系之上,两脚一点那根系三儿就是已经瞧出这些树根还算结识,毕竟自己这身上的重量还是有些的,张仁山见三儿下去后一点事情也没有便也是想要赶紧脱身离开口中道:“三儿你退开些我也要下去了。”

    三儿听见了悬在高处张仁山的话便是动身往前走了过去,腾出些地方好让张仁山赶紧下来,张仁山到也没有磨蹭,手上一用力是直接将那阔刀从那树精身上拔了下来,而后一个翻身直接落在了那树木根系上。

    两人撤下后,那树精也开始动了,左摇右晃间无数的树木根条随之起起伏伏,张仁山一看赶忙是对着三儿道:“三儿咱们得赶紧走,这树精怕是要将它所有的树根收回去了。”

    三儿自然已经是看出了不对,在张仁山说话的同时他就是早早地来到了那地面之上,张仁山见三儿已经是过去了自己也是不再多想,几步飞跃便也跟三儿一块站立到了树精根系外的地面上,两人回身看了看,这树精高大挺拔枝繁叶茂,明显就是这林中的一棵老树。

    脱离了危机离开了险地,两人现在都是觉得疲乏不以饥渴难耐,但这四周皆是杂草树木,根本没办法知道两人现在是到了何处,无奈间三儿是侧头看了看张仁山道:“仙儿我看咱们现在又得找路走了。”

    张仁山也是点了点头可他却是笑着道:“三儿找路那是一定的,不过咱们现在可不急于这一时。”

    “为什么啊?”三儿不明白张仁山是怎么想的看着他笑呵呵的脸疑惑道。

    “三儿咱们可是活着出来啦!再说了咱们从刚才都折腾到现在了,你不累我还得歇一歇呐!”张仁山拍着他的胸口看向四周道。

    三儿点了点头抬眼瞧着两侧,周围虽说树木茂盛遮挡了不少天空照射而下的阳光,可是这一番平静美景,他和张仁山在那地底下也是不知盼望了多时,不到鬼门关不知命可贵,张仁山和三儿这一次的地下寻人,几乎都是九死一生,每一步走的都是万般的艰难,好几次三儿都是觉得两人再也出不去了,可到了最后依然挺了过来,眼前艳阳高照,虽说两人的身后那树精还在不住的摇摆,可却是一点也不影响两人现在的喜悦之情,活着比什么都强。

    张仁山深深地吸了一口周围的空气,只感觉那么的清新那么的凉爽,不像是地下之中浑浊不堪,三儿抖了抖身子想要把背后的萧灵灵放下来,随着张仁山的意思好好地歇息一下,可还没等三儿准备解下萧灵灵的时候,张仁山却是轻轻地冲着三儿道:“三儿好像那树林里头有人!”

    “谁?”三儿被张仁山的话语说的愣住了急忙扭头去看,可两人周围的树林实在是太茂密了,三儿看了半天就是连一个人影都没瞧见,无奈之时三儿想着要不要去问问小月,毕竟她的鼻子比较灵,可等三儿低头看向自己的怀中时,小月这次竟然又不见了,就跟之前在那地下铁门后面发生的事情一样,小月再次无故失踪。

    “哦!好像是我看错了……怎么了三儿?那狐狸有什么事情吗?”张仁山揉了一下眼睛看着三儿脸上的表情就是感觉有些不对。

    “呃……仙姑好像又不见了”三儿合计半天还是把实情告诉了张仁山。

    “啊?这狐狸又玩这套,算了三儿咱们这回别去管她,兴许过了一阵她就自己跑回来了”张仁山这回机警了一下,毕竟之前他是吃过小月的亏上过当,这次张仁山可是不敢轻易地乱说话了。

    三儿瞧着张仁山的样子知道他是怎么个想法笑了笑道:“仙儿你不会是怕了吧?”

    “三儿我这怎么能算是怕了呐?我说的是实话啊!那狐狸来去无踪,咱们就算是想要找,那也得知道她去了哪里才是,什么都不知道咱们上哪里找去!”说着话张仁山是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吸了几口新鲜气接着道:“三儿要我说咱们现在就在这里好好休息一会,那狐狸愿意回来就肯定会回来的,她要是不愿意咱们也就别去管了,毕竟之前我们不也是商量好了的嘛!只要是从这地下出去了,那就互相随意,所以三儿咱们现在最主要的事情就是歇息够了之后,从这里找个方法摸出去。”

    “好吧!我其实也是这么想的”三儿不想和张仁山多说别的,伸手解下了其背后的萧灵灵,放好后三儿便是跟着张仁山一块坐在一旁歇息去了。

    其实张仁山刚刚的说法没有什么错,小月和两人之间除了是在地下之时互相给予了承诺外,那也就没有别的关系,现在小月走了,那自然两人也没有去找的理由,毕竟已经是从地下出来了。

    歇息了好一阵三儿一直不停的看着四周,期盼着小月能够回来,可是等来等去张仁山都在一旁打瞌睡了,小月的身影却是一直没有出现,无奈间三儿是叹了一口气心说:“算了,既然分别之时已到,那就没有什么可以留恋的。”

    动了动身子三儿感觉也是差不多了,伸手推了推一旁打着瞌睡的张仁山开口道:“仙儿咱们该走了。”

    张仁山被三儿一推就是立即清醒了过来,含糊了一下便是从地上站立而起,撑了一个懒腰嘴中哈气不断道:“怎么着?狐狸回来了没?”

    三儿摇了摇头没说话,张仁山见三儿表情有些失落便是又低下了身子道:“三儿你就别操那心了,这狐狸从一开始就跟咱们说好的,只要是到了地面,她是愿意走就走,愿意留就留,咱们没什么可以牵挂的,行了我看这天上的日头也不早了咱们抓紧找路吧!”

    三儿瞧了张仁山几眼也是不知跟他说些什么好,动着手将萧灵灵又是绑在了自己的身上,而后三儿便是跟着张仁山一块开始在四周的树林中寻找出去的方向,但这树林实在过于浓密,身在其中是根本分不出东西南北,张仁山和三儿在四周辨认了好久,就是没有找出一条可以走出去的路,这下张仁山可是急了放眼观望了一阵口中道:“三儿这样下去可是不行,要不然我爬到树顶上瞧瞧去?”

    三儿点了一下头,看了两眼周围没说别的,张仁山得到了三儿的同意,便是立即动身在周围寻着比较高大的树木。

    爬个树对于张仁山来说简直就跟走平地一样,几眼间他便是已经确定了一棵在这树林里算是比较挺拔的高木,手脚并用张仁山几下便是到了那树木的冠顶上,抬眼望了望张仁山只感觉一阵的失落,他和三儿的周围几乎全都是茂密的森林,大到一眼都望不到边,沿着树干缓慢爬下张仁山冲着等在下面的三儿摇了摇头道:“三儿不行啊!咱们好像是从这片林子的最深处出来的,这要是想出去可得有些时候了,关键是咱们现在还不知道该往哪边走。”

    三儿见张仁山一番观望回来后,竟然没发现什么好消息就是有些失望,眨巴了两下眼道:“仙儿咱们现在可是不能就这么的停滞不前,这林子里头先不说有没有古怪,野兽必然也会身居其中,咱们要是到了晚上还没出去,那可就有些糟糕了。”

    “我知道啊!可是三儿现在咱们真的没地方可走啊!这林子也不像别的地方,在这里面要是瞎闯那可是得要出大事情的”张仁山自然是明白三儿的意思是什么,可眼下两人周围真的是无处可寻,走哪边是对走哪边是错没有人知道。

    焦急之时三儿脑中一直想着小月的事情心中不住的暗道:“仙姑此时要是在就好了,她对这山中树林最为知晓,只可惜她走了,现在我和仙儿该怎么办呐?”

    张仁山眉头也是皱着看了两眼周围冲着三儿道:“三儿实在不行咱们先退回到那树精旁边吧!”

    三儿点了点头表示同意,现在既然走不了那就先找到一个最为安全的地方再说,两人没有多做担搁几下钻出了那茂密的树林,来到之前两人歇息的地方,树精现在已经是不再乱动了,直直地挺立在了地面之上,树干下那密布的根系已经是将两人脱身而出的口子盖了个严严实实,张仁山瞧着那树精心中忽然有了一个想法连忙是冲着三儿道:“三儿我看这树精挺高的,要不我试试爬到它的树冠顶上瞧瞧?”

    三儿这下可是不知该怎么办好了,要说让张仁山爬,可那是一个妖精,万一张仁山爬到中途,这树精犯了脾气想要把张仁山赶下去,那可是真的没辙,但如果说不让张仁山去爬,可万一真要是上去后能瞧见出去的方向,那对于现在的两人来说无疑是最好的发现。

    思来想去三儿抬头看了那树精几眼,想了一下之前小月说的话,抬起步子走到了那树精的旁边道:“仙树您能指点一下我们出去的路吗?”

    张仁山站在一旁以为三儿是想叫他往这树精的冠顶爬了,但却突然听见三儿来了这么一句,张仁山只感觉莫名其妙但又不敢轻易的吱声,无可奈何间他是只好看着三儿自言自语地冲着那树精说了一大堆。

    等过了一阵三儿的言语也停住了,可那树精却是一点回应都没有,张仁山心说:“三儿你这不是白白浪费工夫嘛!有你这说话的时间,小爷我早就能爬到树精的冠顶了。”

    这边三儿见自己的言语没有什么效果便是转回了身看了看张仁山道:“仙儿我感觉你还是不要去爬那树精比较好。”

    “为什么啊?”张仁山有些不解抬眼看了看两人眼前高大挺拔的树精而后道。

    “仙儿再怎么说它这树也是有些道行的,咱们能出来也是靠着人家帮忙,所以我看你还是别爬了”三儿的心中一直有着隐隐地不妥。

    张仁山见三儿不同意他也是没在坚持,转回身看向远处茂密的树林道:“那三儿你说咱们现在该怎么办?”

    “呃……”三儿犯了难,之前两人的一番折腾,已经是将周围的情况查明了,现在要是想走,那就必须找到能出去的位置,可是这树林过于茂密,两人是根本辨认不出哪里可行。

    三儿正发愁的时候,一阵微风袭来,一道火红的身影是从树林里头慢慢地冒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