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志通鉴 第一百九十九章 高见低迷
作者:张道仁的小说      更新:2017-10-23
    张仁山听着周围的响动心中就是烦躁的厉害开口道:“这老妖竟然还没死?”

    小月听见了张仁山的话眉头动了动道:“小崽你以为你之前的方法对于一个妖物来说能有效嘛?”

    两人的话语刚刚说完,周围的尖啸声就是瞬间止住了,不一会儿远处的一节根条上就是慢悠悠地飘起了一层黑烟,随着那黑烟不断扩大,地上之前那妖物散碎的恶臭血肉也是逐渐的消失了,三儿看了看感觉事情有些不妙就是冲着张仁山道:“仙儿我看现在咱们最好是赶紧走,这妖物怕是又要卷土重来。”

    张仁山也是点头表示明白,立即是动着身子向着两人周围打探,瞧了一阵张仁山感觉有些不太好,现在两人的四周都是平坦的根条,根本是没有可以用来躲藏的地方,就算是说想跑,可没有地方那又能往哪里去,这下张仁山是没辙了,扭过头看向三儿想等着他说些办法出来,可是三儿只顾着赶紧走路,并没有注意到周围的情况,见张仁山回头看自己,三儿就是急切地开口道:“仙儿你别愣着了,咱们赶紧走啊!”

    “三儿走是肯定得走的,可是咱们现在往哪里走啊?你自己看看,这四周连可以躲藏的地方都没有,除了这树根下面还能待着一下,其它地方都是光秃秃的一片平地,咱们总不能就待在那平地上吧?真要是那样的话,都不用那妖物去找,只是扫一眼就能看见我们了”张仁山伸手指着周围好让三儿能注意到。

    三儿跟着张仁山的手瞧了瞧,两人的四周除了这里还算是有些遮拦,别的地方还真的是没有任何的遮挡之处,思考了一阵三儿觉得现在还是先走开些比较好,毕竟那妖物现在离着两人并不算是太远,走开些拉远点距离,也是总比现在直接面对着强。

    张仁山本以为三儿会想出些好主意,却是听见三儿道:“仙儿咱们现在别管有没有可以躲藏的地方,先走开点才是最好的,这妖物刚刚散而重聚,我估计它肯定会比之前还要凶猛,咱们可是不能在这里冒着风险和它拼,暂避锋芒才是最好的选择。”

    “三儿你的意思我也明白,可眼下咱们总得找个地方吧!”张仁山感觉就那么干跑可不是一个事,这妖物分秒之间就是能追上两人,到时候不说是一场恶战,就想是要躲开那妖物,也是没有可以利用的地形。

    三儿见张仁山还是在磨蹭就是急忙开口道:“仙儿咱们就别在担搁了,你看那妖物都快成形了。”

    张仁山赶紧是回头看了看,只见那离着两人不远的黑气,是已经越来越浓密,看样子要不了多久这妖物便会重聚回来,事不宜迟张仁山也是只好听了三儿的话,一转身从树根的下面跑了出去,三儿见张仁山动了自己也赶紧跟着他一块从树根底下往外走。

    两人几乎是同时从那树根底下跑了出来,也是没有任何的方向,张仁山就是胡乱的找了一个位置一头扎了过去,三儿也没说什么,现在两人的目的就是能跑多远跑多远,最好是能将那妖物甩脱掉。

    可还没走几步,张仁山就立即停下了,回身看向三儿道:“此路不通,三儿咱们换一边走。”

    三儿一直跟在张仁山的后面,也是不知前方到底怎么了,探着脑袋三儿是瞧了瞧,只见张仁山的脚边,已经是走到了一处根条的尽头,在往前一点是一大段垂直往下的树木根系,这地方别说是走人了,就是想要过去那都难上加难。

    无奈间三儿也是转过了身,朝着周围看了看,见两人的右侧还算是比较平坦应该会有些地方,三儿也不顾张仁山同不同意自己一动身就走了过去,张仁山见三儿没说什么话就自顾自的动了身子,连忙也是跟着他一块而行,走了一阵三儿抬头一看,两人现在是已经走回到了之前张仁山往上攀爬的那节根条的下面,点了点头三儿看了一眼自己身后的张仁山道:“仙儿我看我们不如这样,这底下也就这么大,不管咱们往哪边走那妖物也会很快找到我们,倒不如咱们上去躲着如何?”

    张仁山听完就愣了一下抬头看了一眼他之前那用来攀爬的根条开口道:“三儿我这是没什么问题,可你这……”张仁山的话还没说完,三儿就是抬起他的右手晃了晃,张仁山这才反应过来嘴中道:“嗨!我这脑子真是笨,咱们哪里用爬啊!三儿赶快趁着那妖物还没什么动静,咱们先上去再说。”

    三儿也是点了点头一动手里的那截树根,朝着地上一点,两人脚下是立即升起了一大截根条,直接是托着两人飞快的升到了高处,张仁山点脚试了试见高处这些盘踞在一块的根条还算是结实,点点头他是一步就从那托着两人上来的根条上走了下去,三儿见张仁山下去了自己也是赶紧跟着他一块往边上去,等两人都是下了那根条,耳听的一阵收缩之声,这刚刚托举两人上来的根条是直接又慢慢地落回到了地上,张仁山低头往下望了望,还挺高看得人直发晕,好在张仁山不畏什么高处,瞧了一阵张仁山是把头扭了过去,三儿打眼看了看四周,现在两人待着地方还算是比较安全了,不过有些地方也是露出了点危险,毕竟这里是根条的高处,互相盘踞的根条间还是会有点缝隙的,脚下要是一个不注意就很有可能从这些缝隙里掉落下去,加着小心之时三儿也不忘给张仁山提了一个醒:“仙儿你注意点。”

    张仁山也是听见了三儿的话点了点头没有吱声,走动了一阵,两人是来到了这高处根条的最中心,一大段向下长去的树木根系出现在了两人眼前,好在这些根系过于密布没有露出什么比较大的空档,两人是安稳地在其旁边歇了歇,张仁山透过一些身下根条间微小的细缝向下瞧了瞧,可是现在由于狐火是一直跟着两人飘动的,这下面的地方在两人走后,是直接变成了漆黑的一团,什么都是望不见,无奈间张仁山也是摇了摇头看向三儿道:“三儿你说那妖物会不会跟着我们上来了啊?”

    “不能吧?我记得咱们走的时候,那妖物还在底下没成形呐?”三儿回答完张仁山的话后,就是觉得四周有些奇怪但他又不知奇怪的地方在哪里。

    张仁山听完三儿的话没说什么眼光朝着四周扫了扫,心中隐隐觉得有些不对劲,就好像周围有什么目光在盯着两人看,找了一阵张仁山没有任何的收获,回过身子张仁山这才想到还有小月在这里,就是赶紧看向三儿的胸口道:“狐狸你出来看看啊!”

    小月在两人来到这高处之后就一直缩在三儿的怀中好像是在歇息,听见张仁山在叫她,小月就打了一个哈气而后从三儿的怀中探出了头开口道:“又怎么了?”

    张仁山见小月出来了就是赶紧道:“狐狸你用你那双眼睛看看,那妖物有没有跟着我们一块到这地方来了?”

    “它啊!早就到了”小月歪着头看向了张仁山嘴角中挤出了这么一句话。

    张仁山和三儿一听小月的言语浑身的汗毛都炸起来了,这边取着阔刀,那边就是动身闪人,互相间都是加紧做着准备,可小月这个时候却是嘿嘿的笑了笑道:“你们两人真是……”

    小月的话还没说完,张仁山就是看出了她的不对一扭头对着小月道:“狐狸你该不会是骗我玩吧?”

    小月笑得更开了嘴中道:“你这小崽竟然是最先反应过来的真是厉害。”

    “三儿你把那狐狸给我扔出来,老子我弄死她!”张仁山听完了小月的话就已经知道她是什么意思了,刚才的一切都是只不过是小月戏耍了一下两人,三儿这次也是被小月的做法惹的有些不高兴了,手中一动就是将小月从他的怀中放到了地上,小月见三儿竟然敢动自己,也是满脸的不乐意,但还没等她说什么,张仁山就是已经到了小月的跟前一手将起从地上提了起来瞪着他那双眼睛看着小月道:“狐狸你吧!说实在的我不想和你有太多的冤仇,可是你这做法真的让我受不了,咱们现在是什么处境,上头有妖蛇还有那臭老鼠,下头还有那老妖,我和三儿都是想着法的怎么去避开,你到好还拿我们耍开心,你可别怪小爷我心狠,三儿心善不说你,我可不同,狐狸你说吧!你想怎么样?”

    小月后背的皮毛被张仁山死死地抓着,本来她就难受张仁山又是冲着她的脸说了一大堆,小月无奈间只好是开口道:“好了,我知道了,我保证再也不耍你们了可以了吧!”

    张仁山见小月服软了也是没去再说别的一撒手是直接将小月扔回到了地上看着她道:“狐狸你知道就好。”

    三儿站在一旁见事情已经解决了就是走到了小月的身边,低下身子坐到了根条上望着小月道:“仙姑我知道您秉性不坏,可是咱们现在是在逃命,您是最好别在说些没用的话了,刚才您的玩笑我是没什么怨气,可您得看看这是在什么时候,您说是吧?”

    “小崽你这话为什么不在刚才去说,现在等那猪头说完了你才来跟我讲”小月不算是怪着三儿,只是刚刚三儿把她放在地上的时候,小月就是恼他这一下。

    三儿听出了小月话中带着三分怒意赶紧是抱着笑脸道:“仙姑咱们之间您还恼怒什么,都走了这么一段路了,等出去了您不还想到我们家中吃那酒肉嘛!仙姑咱们都是互相谅解一下吧!”

    小月看了看三儿也是提不上自己的怒意无奈间她是点了点头道:“好吧!你这小崽嘴巴里头都是道理。”

    “哪里哪里!仙姑您才是智慧多多”三儿赶紧是客气了一下。

    “怎么了?可以啦!狐狸你呀!真是狐狸呀!算了这事情要说真的找根,那还得是我的毛病,要不是我去问你,也没这事情了”张仁山见三儿和小月互相聊完了就是看着他们二人道。

    “没错!这事情就是得怨你这小崽,好好的问我干什么啊?本仙姑正歇息呐!”小月看着张仁山赶紧是顺水推舟的说道。

    “嘿!狐狸你也跟我一样啦!”张仁山见小月也是把责任往外抛就是看着她道。

    三儿没说别的反正张仁山和小月互相间的斗嘴他是没少听,等他们吵够了也就消停了,这边张仁山和小月还在拌嘴,三儿就是起身打算好好看看周围,刚才张仁山和三儿的感受几乎相同,这高处四周的黑暗里绝对是有东西的。

    可三儿还没等走多远,只感觉他的脚下根条上传来一阵轻微的晃动,三儿连忙是低头瞧了瞧,却是什么都没看见,想了想三儿回头望了一眼张仁山那边,只见张仁山此时已经是坐到了那根条上,正和小月吵得不可开交,点了点头三儿在心中暗道:“看来是张仁山坐下的时候正好碰见了这根条,所以才会传来这轻微的晃动。”

    又是走了一阵三儿借着狐火的光亮向着四周看了看,这高处的地方不算太大,根条错综复杂互相盘踞,有些地方都是已经被那些根条缠绕的打了好几个结,根本是看不出哪头是这些根条的生长之处,停下间三儿就想要坐下歇一歇,可是就在他一低头的瞬间,一道身影是从那根条缝隙的下面一闪而过,这下三儿是彻底的呆住了,等了好久三儿才回过了神几步跑到还在吵嘴的张仁山身旁喘着粗气不知说什么好。

    张仁山这边还在和小月拌嘴忽然见小月是瞪着眼睛停住了,张仁山就是赶紧扭过头去看,只见三儿是喘着大气脸上发白的站在自己一旁。

    张仁山一看便知这指定是出了事情了,伸手将三儿拉过来而后看着他道:“三儿怎么了?”

    三儿深吸了两口气看着张仁山道:“仙儿那妖物来了,就在咱们的脚下。”

    “啥?脚下!”张仁山赶紧是低头看了看,可是却什么都没瞧见。

    小月望着张仁山没说别的一闪身她是跳进了三儿的怀中,三儿到是没有去管这些,跟着张仁山一块两人是在这高处根条上开始找寻别的出路。

    等过了一阵依然是没有任何的发现,张仁山就是有些急躁了看着三儿道:“三儿我看不如这样,咱们就和那妖物拼了,它这样老是跟着我们也不是个事啊!”

    三儿摇着头道:“仙儿你冷静一下,现在咱们可是不能轻易和这妖物接触,你忘了之前的状况了吗?”

    张仁山听完也是琢磨了一下,三儿说的的确是对的,这妖物要是没有厉害的法术对付它,那就算是你有一身蛮力在,也是伤不到它分毫,没有多做商量,张仁山就是加紧和三儿在这高处去找可以暂时躲避的地方。

    这边两人还在苦苦找寻躲避之处,而那高处打斗的两妖却是已经停住了,怪蛇身上的鳞片已经是有多处被那天鼠妖的利爪撕扯掉了,鲜血四溢间那怪蛇也是自知不能再过缠斗,就架着利爪逼退了那天鼠妖几分,而那天鼠妖也是看出了怪蛇的意图,虽说想要在上前一点,可它的身上也是被那怪蛇伤到了多处,伤口也流血不断,两妖互相都不敢在往对方的面前而去,便是安静了下来。

    这一安静不要紧,这两妖都是注意到了下面的动静,可虽说是注意到了但它们两个都是不敢去动弹一下,因为只要是其中一妖动身,另一个就必然有机可乘,无奈间两妖就只好是这么僵持着,谁也不再去管下面发生的一切。

    张仁山和三儿此时还不知道他们刚刚是避过了一场大灾,毕竟那两妖都和他们两个照过面,一个是被张仁山杀了一回,而另一个也是被张仁山用阔刀狠狠地在后背处捅了一下。

    根条高处张仁山和三儿简直是焦头烂额,路没找到不说,连那妖物现在在哪里也是不知,两人正发愁的时候,一阵尖啸之声是从黑暗当中传了出来,张仁山一听赶紧是抻出了他腰间的阔刀,眼光扫向四周警惕了起来,三儿也是不敢在走了站到了张仁山的身后,帮着他一块提防着周围。

    等了等一道黑影是直接从狐火光亮的外面闪身跃了进来,张仁山也是瞧见了一动手里的阔刀便是想要砍落过去,可就在张仁山动刀的一刹那,闪身进来的黑影却是开口说话了:“两位停手,我这次不是来害你们的。”

    张仁山听到言语就是一愣可他细细地琢磨了一下感觉不是那么的可信,三儿也是在一旁拽了拽他的衣角小声道:“仙儿小心有诈!”

    张仁山点头表示明白一边高举着手里的阔刀一边嘴中道:“你这老妖还想骗人?”

    那刚刚闪到狐火光亮里面的黑影一听张仁山的话语就是立即又退回到了远处接着道:“你们听我把话说了,然后咱们在考虑别的。”

    张仁山见那黑影闪开了就是用眼睛扫了扫三儿,三儿这边眉头皱着也是不说话,两人正不知该怎么办好的时候,小月却是从三儿的怀中开口道:“小崽你们不妨先听它讲上一讲。”

    张仁山和三儿听到了小月的言语都是一愣,三儿连忙是低头看向了自己的胸口而后道:“仙姑这是为什么啊?”

    小月没有说话抬起头看了两眼三儿,又是闭上眼睛歇息了。

    张仁山见小月在三儿的问话下没有任何的回答就是感觉莫名其妙,思考了一阵张仁山也是没得出什么好的结论,看着那远处的妖物,张仁山把牙一咬打算冲过去和那妖物再拼斗一番,可他刚要动身子,三儿却是一把拦住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