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志通鉴 第一百八十一章 寒门后视
作者:张道仁的小说      更新:2017-10-23
    “吱呀吱呀”几声金属摩擦的声响,坑洞中的铁门直接是被张仁山推开了一条细缝,一阵阴冷的寒风从铁门的后面吹了出来,地面上头正是炎炎夏日,可是这寒风吹过的那一刻张仁山都是不自觉的打了一个寒颤。

    “娘的……怎么突然这么冷?”张仁山缩回了扶着那铁门的手揉了揉身子好让自己感觉暖一些。

    三儿背着萧灵灵看着哆嗦成一团的张仁山心中十分的奇怪,晃了晃身子向着四周感受了一下也是没觉得有什么凉意无奈间三儿看着张仁山道:“仙儿你这是怎么了啊?”

    张仁山扭过头瞧了瞧三儿道:“三儿你没感觉到这地方变冷了吗?”

    “没有啊?仙儿你这说什么呐?”三儿听着张仁山的话只是感觉莫名其妙。

    晃了晃头张仁山不想再说别的,其实他心里也是感觉有些不对劲,按理说就算是地下凉了一些,但是也不能像现在这般太过寒冷了,简直就跟到了冬天一样。

    缓了一阵手脚张仁山觉得身上开始有了点暖意,点了点头一抬手又是放到了那铁门上,双臂一发力那铁门又是被张仁山推开了一些,等了等缓了缓手上的劲张仁山准备在推那铁门一下,可是还没等他动手小月却是开口道:“停!先停下!”

    张仁山听见了小月的话回头看了看三儿的方向,三儿也是低着头正瞧着自己的胸口,过了一阵小月从三儿身上的黑袍后面探出了头瞧着张仁山又是开口道:“小崽万事小心,我刚才感觉到那门后面有不太对的东西。”

    张仁山点头表示知道了而后一手趴在铁门上另一只手本想着去拿腰间的阔刀,可是张仁山手里还捏着那两盏狐火,实在是没有地方可放,停下身子张仁山在身上找了找想着把那狐火放在哪里,三儿见状冲着张仁山道:“要不然叫仙姑帮着一把吧!”

    张仁山点了点头开口道:“也好,狐狸这狐火太碍事了,你想个招让它能自己照亮,我这连开门还得防备你刚才说的门后的东西,实在是没地方放它。”

    小月抬眼看了看张仁山手里的狐火口中吹了一口烟气而后道:“行了,你直接放手就可以了。”

    张仁山见小月说话了也是没有再多想什么直接是松开了那拿着两盏狐火的手,只见两盏狐火缓缓而起飘到了半空,丝毫没有坠落的感觉,三儿抬头瞧了瞧而后道:“仙姑既然您能叫这狐火自己行动,那为什么还叫我们一直拿着啊?”

    小月看了看三儿扭了扭头道:“小崽你以为操纵这狐火飘动不需要法力的啊!”

    三儿听着小月的话点头表示明白了不再言语,张仁山这边得出了两手直接是将腰间的阔刀抽了出来,单手试着推了推那铁门,还别说这铁门看似沉重巨大,但是却丝毫不费力气,张仁山手上一推这铁门就又是打开了几分。

    随着铁门被张仁山越推越开,这铁门后头的地方也是逐渐的显现在了两人眼前,狐火的光亮缓慢照射,张仁山一手提着阔刀将铁门稍微抵住了一下,抬眼瞧了瞧只见离着自己不远的地方,有一些破掉的瓦罐散落在地上,张仁山想着走过去仔细在看一看,但是又怕这铁门上有什么机关,人一离开就会自行合上,心中不放心所以张仁山也是没动回头瞧了一眼三儿开口道:“三儿你去看看,我这把着门。”

    三儿也是知道张仁山的意思,点了点头没有说什么背着萧灵灵就打算往里走,小月却是突然从三儿的身上跳了出来落在地上看着两人道:“小崽你们还是小心点好,我这一直觉得有些不太对。”

    张仁山见小月是直接跳出来提醒两人心头也是有些含糊冲着三儿道:“三儿要不然你把着这门,我进去瞧上一番?”

    三儿看了看那铁门又是瞧了瞧自己摇了摇头道:“得了吧!仙儿,我这身子骨这铁门要是真自己动起来,估计就算是我使出吃奶的力气也是够呛能挡住它。”

    “也是……那你小心点,我看要不然这样,你把萧灵灵放在我这边,你这要是进去的话也能折腾的开”张仁山瞧着背着萧灵灵的三儿嘴中提醒道。

    三儿也没说什么同意了张仁山的说法,的确这样做的话他是能稍微好一点至少不会有拖累,点了点头三儿将萧灵灵放在了张仁山的脚边,抬着步子就往铁门后面的深处走,小月瞧了张仁山一眼,张仁山正冲着她努嘴,小月明白他的意思叹了口气几步便是跃到了三儿的肩头开口道:“行了小崽我跟你一起去吧!”

    三儿谢了小月一声,而后便是继续朝着铁门里头走,张仁山手里晃着阔刀另一只走撑着那被打开的铁门看着三儿的背影开口道:“三儿要是有危险你就可劲的往我这边来。”

    三儿没有回头手上摆了摆表示知道,而后就带着小月往里而去,临走前小月是将一盏狐火悬在了张仁山的身体一旁为他照亮的,而另一盏小月是带到了身边为她和三儿照路,走了没一阵三儿就已经注意到了之前张仁山开门时见到的那些地上的破烂瓦罐,低下身子三儿上眼瞧了瞧,这些瓦罐几乎已经是碎的一塌糊涂,就算是想要拼凑回来那都是不太可能的,捡起一块瓦罐的碎片三儿翻动着又是看了看,上面到是没有什么特别的东西,只是灰尘比较大,看样子这里应该是好久都没有人来了。

    三儿也是不想多担搁随手将那瓦罐的碎片丢在了地上而后站起了身继续朝着铁门后头的深处走,张仁山靠在铁门边瞧着三儿是越走越远到也没有什么担心的,毕竟小月是跟着三儿一块去了,低头瞧了一眼地上的萧灵灵张仁山叹了口气心中道:“你说你这女魔头平常老是跟我作对,现在还得老子来救你,不过话说回来,这也是我和三儿惹的祸,牵连到你也真是对不起了,你说你这得什么时候才能醒过来啊?”

    这边张仁山还在胡思乱想,三儿那边却是已经走的有些远了,小月不时的吐着烟气晃着那半空中悬着的狐火,三儿一直是盯着脚下,这铁门的后面不知会有些什么,万一要是布置了机关陷阱,那可是麻烦的事情,三儿也是不想出事情所以只好是谨慎行事。

    又是走过了一小段,离着那铁门得有百十步的距离,三儿一偏头只见离着自己不远的地方,岩石墙壁的下头好似躺着一个人,三儿身上立即就是一震,赶紧停住了脚抬头仔细瞧了瞧,小月也是不知三儿为什么停下来正想开口去问他,三儿却是摆了摆手点了点前面,小月扭过头看向三儿指着的地方疑惑道:“怎么了?那不就是个死人吗?”

    “哦!”三儿听着小月的话心里松了一口气抬着步子又是接着往前而去,只是几步远三儿就到了那躺着的人旁边,低下头三儿是瞧了瞧只见这躺着的人已经是变为了一具白骨,胸口处还插着一柄钢刀,看样子应该是被人杀害的,狐火的光亮一直闪动个不停,三儿也是感觉看到有些难受只好是一偏头对着小月道:“仙姑麻烦把这光好好正正行不行?”

    小月点了点头嘴中又是吐出一点红烟飘到了那狐火之上,只是一眨眼的工夫狐火闪烁的光亮便是直接定住了,三儿见光已经好了些就是连忙一低身子蹲在了那白骨旁边抬眼瞧了瞧,这白骨看样子就是有些年月了,有些骨头风干的已经不成样子,三儿本想着上手碰一碰但是又怕这白骨经不住折腾在散了架,只好是拿着眼睛上下观瞧,白骨胸口处插着一柄钢刀,直接是贯穿了那白骨的胸腔,几根肋骨都是有些断裂了,三儿站起了身绕到了那白骨的前头瞧了瞧那钢刀的位置,而后抬手在空处比了比摇了摇头,小月看着好奇不知三儿是在做什么连忙开口道:“小崽你这是做什么啊?”

    “哦……仙姑我就是看看杀死这人的刀是怎么插到这里的”三儿一边解释着一边继续用双手在空处比划。

    小月瞧着三儿又是看了看那白骨不明所以,毕竟她是妖怪杀人只需几句口诀,根本用不着刀剑,自然是不懂三儿到底在做什么,无奈间小月跳下了三儿的肩头蹲在了那白骨的一旁拿着鼻子嗅了嗅而后猛地将脸撇到了一旁口中道:“这人真臭!”

    三儿听见了小月的嘟囔低头看了看她口中道:“仙姑这人枉死,我估计他是一直躺在这里的,自然肉身也是随之腐烂,尸臭味应该也是随着时间沁进了骨头里,所以肯定是有些臭的。”

    小月晃了晃脑袋不想在待在那白骨的旁边又是轻点着身子回到了三儿的肩头,三儿瞧了瞧那白骨胸口处的钢刀,又是望了望这白骨的周围,皱了皱眉头没说什么,转过身三儿想着在往四周找找,看还有没有什么别的东西。

    可是三儿刚一抬脚,就只听地上传来了一声脆响,三儿以为是触发了什么机关连忙是闪着身子向四周去躲,可是等了好一阵却是一点反应都没有,稍微安稳了一下心神,三儿抖了两下腿好让自己机警点,而后慢慢地走向刚才发出声音的地方低下头瞧了瞧,地上落满了灰尘自己刚刚为了躲避危险时留下的脚印清晰可见,在凌乱的脚印旁一个类似玉石做成的东西显露了出来,三儿蹲下了身子瞪着眼睛又是仔仔细细的看了看,那玉石之物成一个环形,就好似一个圆盘一样,通体洁白只是被灰尘盖住跟地面融为了一体,要不是刚才三儿无意间踩到,这玉石之物还真是难以被察觉。

    小月站在三儿的肩头看着他瞧着那地上的东西发愣,自己也不知那是个什么东西只好是开口道:“小崽这是什么啊?”

    三儿听着小月的问话并没有急于开口,一伸手点了点那地上环形的玉石,而后尝试着动了动,小月见三儿没有回答自己以为他也是不知道,晃着脑袋不再去追问了,站在肩头瞧着三儿到底是想做什么。

    三儿抬手间已经是将那环形玉石从地上拿了起来,只可惜三儿刚才无意踏了这东西一脚,这玉石已经是不完整了,有一部分断裂在了地上,三儿虽说心里有些可惜但是毕竟现在也不是为了这东西而来,主要还是找寻出路,三儿定了定神瞧了那玉石两眼,忽然间三儿却是愣住了嘴中嘟囔道:“这东西……怎么会……”

    小月是不明白他到底在说什么看着那环形玉石开口道:“小崽这到底是什么啊?我怎么瞧着像是块破石头呐?”

    “仙姑这可不是破石头,这可是……白玉啊!”三儿瞧着那破损了的环形玉石偏过头瞪着眼睛向着小月说道。

    “白玉?那是什么啊?”小月还是不太理解这种事情,在她眼里没什么是值钱的东西,玉石也只不过是一块烂石头而已,要说真是好东西,那也就是宝物了,张仁山虽说也是认宝贝,但是他懂得人世知道哪些东西值钱,而小月则是这东西对自己有用才会认同。

    三儿见小月还是不理解也不想多费口舌只是简单的解释了两句,告诉小月这玉石在凡人之中很是受欢迎,小月到也是不想太过搀和这人间的事情,听到三儿解释了也就没有太多疑虑欣然接受了这个说法。

    三儿捧着那环形的白玉想了想之前的事情心中隐隐就得有些不太安稳,这白玉他不是头一次见到,之前和张仁山在厢房里时,也是捡到了一块从猫肚子里吐出来的白玉,三儿脑中有些杂乱,瞧着那胸口中刀的白骨和手中这破损了的环形白玉,不知该说什么好。

    小月站在三儿的肩头盯着四周一方面是为了给三儿把风另一方面又是看着那狐火不让其掉落,等了一阵三儿缓缓地从地上站起了身,而后转身来到了那地上白骨的旁边,低下身子看了看那白骨的两只手臂,摇了摇头口中嘟囔道:“不是!”

    小月瞧着三儿的样子也是不知他想干什么,虽说想要问上一问但是却又没有什么兴趣,摇着自己的尾巴小月趴在三儿的肩头随着他在那地上白骨的周围晃了好一阵,直到是把小月的晃的心烦了开口道:“小崽你在这死人旁边晃什么啊?咱们不是进来瞧一瞧的嘛!我这都看累了,咱们还是换个地方吧!”

    三儿也是不知该如何是好听着小月的话他是开口道:“仙姑您先忍一下,我这就完事了,对了……仙姑您不是能看见死去之人的魂魄嘛!这白骨之人的魂魄您现在还能瞧见吗?”

    “你这小崽自己的事情还没说完,到是先指挥起我来了,算了谁让我跟着你一起进来的帮着你一把也是可以,这人的魂魄我是没瞧见,不过这周围可是有不少别人的”小月的眼睛动了动向着四周望了望。

    三儿一听汗毛都快竖起来了,想着之前在山鬼洞窟里面看见的东西,直接让他后背发凉,晃着头四下看了看三儿心中念了几句平安,而后又是瞧了几眼地上的白骨点了点头,转了个身将手里的环形白玉牢牢抓稳,而后朝着铁门的方向去寻张仁山。

    小月以为三儿会接着朝深处走,没想到他是一转身开始往回去了,也是愣了一下但是却也没说话两足踏着三儿的肩头,眼光不住的扫着四周,三儿眼角余光一直是能扫到小月的动作,见她老是不住的朝自己的两侧去看,心里就十分的紧张,毕竟按小月之前的说法她是能看见人死后魂魄的,往后走了一段路三儿实在是有些闷不住了冲着小月道:“仙姑您这看什么呐?”

    小月也是没有避讳直接是开口道:“看你们凡人的魂魄呐!”

    “这……”三儿被这一句话直接是吓得呆住了,可是好在之前有过这般的经历,缓了一阵三儿长出了一口气而后道:“仙姑那这些魂魄都是什么样的啊?”

    “能什么样啊?全都是瞪着你看呗!”小月回过头瞧着三儿口中道。

    “瞪……瞪……瞪着我?”三儿没明白小月话语的意思直愣愣地站住了。

    小月笑了笑而后摇动了一下身后的五条尾巴道:“对啊!这些野鬼也就是能瞪着人瞧了,别的他们也做不出来。”

    三儿听见这句心里是稍微好了一些脚下又是动了动开始继续往铁门的方向走,可是还没等三儿走几步小月又是开口道:“说来也是奇怪,这些野鬼干什么老是跟着你走啊?刚才进来的时候还是好好的呐!”

    这一句话就如同将一块巨石直接扔在三儿的脑顶一样,瞬间三儿的感觉就是从崖上坠到了谷底,他是磕磕巴巴的开口道:“仙……仙……姑……这……”话语还没有说完却是听两人的前方传来了一阵打斗的声响,三儿赶紧是回过了头朝着铁门的方向去看,只见张仁山已经是不见了踪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