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志通鉴 第一百七十八章 活死生魂
作者:张道仁的小说      更新:2017-10-23
    三儿抬头看向小月见她的嘴里冒出了大量的红色烟气,这些红色烟气照比之前她吐出那些都要浓重许多,一片片的红烟就好像一朵朵天上的云彩,互相层叠但是却又不融为一体,只是环绕在小月的身旁,一点一点的飘荡着,小月身子浮在半空四足之下踩着一团红烟仰头看着那驼背老者。

    稍过了一会儿驼背老者点了一下头而后手中一动将那像是盒子的东西轻轻地抛了起来,小月看准时机一闪身踩着几团红烟飞身到了那盒子上面,嘴中呼出一大口热气吹向了那飞舞在半空中的盒子,翻翻转转间盒子在半空中被小月嘴里的热气一吹直接是定住了,驼背老者见状也是脚下一抬来到了那盒子的旁边看了看小月嘴中道:“小仙怎么样?”

    小月晃了晃脑袋看了看驼背老者而后又是望了望地上的张仁山和三儿没有说话,驼背老者看着小月的样子点了点头就好似已经明白了些什么伸出手来拍了拍那盒子,而后带着小月一起,两妖都是重新落回到了地上。

    半悬空大量的红色烟气也是随着小月和驼背老者落地后全都自行飘散了,三儿见两人都是落了地赶紧动身走了过去开口道:“仙姑,老先生,这刚才是在做什么啊?”

    小月看着三儿侧头瞅了瞅驼背老者,老者到是没有做什么太大的表示只是伸手又拍了拍那盒子,小月点了点头扭过头来望向张仁山和三儿道:“你们俩个最好都过来,这事情你们不太好理解。”

    “哦?仙姑难不成是你们妖界的事情?”三儿听着小月的话品了品她言语中的意思。

    “不算是,但是也有些相关”小月到是没有什么遮拦看着三儿说道。

    张仁山站在远处听见了小月的话见其是叫自己也过去虽说有些好奇,但是心里却是不太想,最主要的原因就是那驼背老者,张仁山趁着三儿和小月聊天的工夫暗自点了点头心中道:“死就死吧!这天大的祸也是自己闯出来的,谁也不能代替自己!”决心一下张仁山也就不管那么多了迈着步子就走到了三儿的一旁。

    小月见两人都是到齐了动身晃了晃自己的五条尾巴嘴里面嘟囔了两句,而后一阵红烟四起夹着着一些奇奇怪怪的味道,恍惚间一位少女出现在了两人眼前,三儿瞧了瞧心中稍微松了一下暗道:“还好这回可是穿了衣裳了。”

    张仁山见小月又是变回了人形虽说心里还是有些惊奇但却也没有什么太多的激动口中道:“女狐狸你这是干什么啊?”

    “疲乏了老是用那个身躯实在有些难受”小月瞧了瞧自己的身上而后动了动自己脑顶的两只狐狸耳朵。

    “仙姑你这变化的不太好啊!这狐狸耳朵还露在外面呐!”三儿本是好意提醒一下。

    小月却是歪了歪嘴道:“这不是我没变化好,只是现在我的法力还没有完全恢复,只能是先变出一部分而已。”

    “哦!可是您叫我们过来不会就是为了看一下您变成人形吧?”三儿不明白小月到底是什么用意,看着眼前少女姿态的小月三儿也是有些不太好意思了,毕竟之前小月一直是待在他的身上。

    张仁山眼角余光扫了一下三儿见其脸上泛红知道他有可能是在想小月与两人见面时候的事情,无奈间张仁山一抬手狠狠地拍了一下三儿的肩头道:“醒醒!别睡了!”

    三儿被张仁山一拍脑子里就是一愣看了一眼他而后才反应过来口中道:“我…我…这没睡觉啊!”

    “还没睡呐?你这白日梦可是美好啊?”张仁山调侃着三儿嘴中轻飘飘地嘟囔着。

    三儿知道张仁山是什么意思推了推他而后道:“仙儿你这多想了,我这只是有些累了而已,没有想别的事情。”

    “累了?那你这脸红什么啊?”张仁山不依不饶继续逼问着三儿。

    三儿看着张仁山的样子满脸的坏笑喜上眉梢,知道他是想让自己难堪一回,三儿可不打算和张仁山折腾抬眼看了看他而后道:“仙儿你这有什么话就全都说出来吧!别东拐西拐的咱们这兄弟一块有什么话不能直说?”

    “呃……没什么!”张仁山被三儿这一句话噎住了嗓,真要是把话说明了那也就没什么意思了,张仁山主要就是想看心里有事但却又不能说时的那个表情,可要是把事情说穿了,那也就是失去了乐趣。

    小月看着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的互相逗着趣也是觉得有意思便没有插言阻止,驼背老者看了看这头也是没有说什么低下身子蹲在了萧灵灵的旁边伸手悬在其头上而后将整个手掌猛地收拢,驼背老者悬着的手臂只在手掌收拢的那一刻就是猛地向下一沉就好像是抓住了什么沉重之物一般,小月站在一旁正听着张仁山和三儿互相斗嘴可是她的狐狸耳朵却是微微动了动,眼神一晃小月是已经注意到了老者这边的动静,叫停住自己面前的两人小月抬脚走到了驼背老者的身旁,低头间老者也是注意到了小月的到来嘴中动了动道:“小仙会用寻根法否?”

    “大王,这个……”小月脸上露出了为难的表情,张仁山和三儿还真是头一次见到小月会为难,赶紧是走了过去来到了她的身旁看向了那地上的老者,张仁山这回是不敢多说话了微微动了动手拽了一下三儿的衣角,三儿点头表示明白抱拳冲着小月和老者施完礼后开口道:“仙姑,老先生,你们到底是在做些什么啊?我和我兄弟到现在都是看的云里雾里的,寻根法又是什么啊?是什么法术吗?”

    驼背老者看了两眼三儿又是侧过头瞧瞧隐在他身后的张仁山,微微点了点头将自己收拢的手掌放在了那四方的盒子上而后站起了身冲着两人道:“你们两个小儿……知道这人其实已经死了吗?”

    “死了?”张仁山实在是管不住自己的嘴听着老者的话他是直接脱口而出。

    三儿到是没有立即言语低头瞅了瞅萧灵灵,见其呼吸尚在脸上也没有将死之人的那种气色,心里就十分的好奇点头间三儿瞧了瞧一旁的小月,小月脸上到也是没有什么惊奇的表情看着三儿眨巴了几下眼。

    “老先生,您从刚才就一直再说我们的这位朋友已经死了,可是您看她现在依然呼吸均匀也没有断气啊?您为什么说她死了呐?”三儿看着驼背老者恭敬的问道。

    驼背老者到是没有直接跟三儿说话而是瞧了瞧小月,小月见驼背老者看向自己连忙是尴尬的笑了笑嘴中道:“不好意思啊!刚才一时间贪玩把正事耽误了。”

    驼背老者听着小月的回答叹了一口气道:“你这小仙真是顽劣,赶快些吧!”

    说罢驼背老者便是又蹲回到了地上看向了萧灵灵。

    三儿见老者并没有直接跟自己解释而是将事情丢给了小月来管,到也是没有在意反而觉得有些轻松了,毕竟小月和两人已经是相处了一段时间,说起话来也是能好上几分。

    张仁山没什么想的他现在是根本不想和那驼背老者再有上什么联系,最好是一句话都不说,毕竟张仁山之前跟驼背老者是打过架又吵过嘴。

    小月见驼背老者又是蹲在萧灵灵的旁边了,就赶紧一转身将两人带到了远处而后看向了三儿道:“小崽你们真的想知道那女娃的事情?”

    “仙姑您就别跟我们说这些了,咱们都已经走了这么一大段路了,互相间能有什么啊!您就快些讲来吧!”三儿急切的看向小月嘴中道。

    小月点了点头将两人拉进而后道:“好吧!那咱们也就不说别的了,你们知道你们凡人有魂和魄吗?”

    “魂和魄?那不就是魂魄吗?这谁不知道啊!我平常没事的时候经常听那些说书的讲这些故事怎么了?”张仁山听着小月的话不假思索的回答道。

    “哦?你知道,那你说说要是一个人没有了三魂会怎么样啊?”小月斜眼看向张仁山开口问道。

    “呃……”张仁山这下可不知该怎么回答了看了看三儿想求着他来帮一下自己,三儿却也是爱莫能助晃了晃脑袋冲着小月道:“仙姑您的意思是……萧灵灵现在没有了三魂?”

    小月点了点头回头看了一眼地上的萧灵灵而后转过头来道:“怎么说呐?那女娃现在的确是没有了三魂但是……”

    小月这一句话只是说到了这里而后脸上的神情便是凝重了几分,三儿看着小月的样子心中陡然一震一种说不出来的怪异之感让三儿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张仁山到是没什么感觉听见了三儿说萧灵灵没了三魂他也是一惊但心中却没有十分的慌乱。

    小月的话语说了一半想了一阵终于又是开口道:“嗯!算了既然咱们能在这山中相遇走到这里至少是说明咱们有些关联,那我也就实话实说了,小崽你们要知道,你们凡人的三魂要是少了一个都有可能会直接让你们殒命的,可这女娃从我们救出她的时候就已经是现在这样了,但你们自己也瞧见了她依然是活的好好的,你们说这事情是不是有些奇怪啊?”

    “少了一个都会死?这……”张仁山听见了小月的话想了想刚才几人说的话语,扭过头看了看萧灵灵。

    “仙姑您的意思是萧灵灵有比常人特殊的地方?”三儿皱了皱眉头看着小月道。

    小月晃了晃脑袋眼光扫了扫四周道:“不清楚啊!刚才我和大王一起做法,本是想着把那女娃的三魂招回来,可是……现在她的魂好像是被困住了,没办法被招回来!”

    “困住了?这魂还能被困住?”张仁山听着小月的言语嘴中嘟囔道。

    “能!不过这得用些法术才可以!”小月点着头看向张仁山道。

    三儿听着小月的话语脑中一动道:“仙姑你说有没有这种可能,萧灵灵现在被困的三魂,会不会是被困住她三魂的人,给从她的肉身里取出来的。”

    “嗯!有这种可能毕竟解铃还需系铃人,那人要是能困住那女娃的三魂,那也就是能将那女娃的三魂从她的肉身里引出来!”小月点着头看着三儿。

    张仁山实在是听不懂两人在说什么稀里糊涂间张仁山是随口道:“你们都说什么呐?现在萧灵灵到底是怎么了啊?是活着还是死了?”

    三儿看了看张仁山想着跟他解释一下,小月却是抬手拦住了三儿冲着张仁山道:“小崽我知道你听不明白,那我这么跟你说吧!那女娃现在的状态就是跟死了无异,但是她身上虽说没有三魂可七魄还在,依然能支持她的身体,只是无法让她跟常人一样能说能走,就像是睡着了。”

    “哦!这样啊!那她什么时候能醒来啊?”张仁山看着小月问道。

    “不知道!那得看收她三魂的人什么时候将魂放开!”小月点着头看了看萧灵灵。

    “放开?那要是一辈子不放呐?”张仁山听着小月的话嘴中道。

    “那……这女娃就一辈子这样睡着呗!”小月眨巴了一下眼道。

    张仁山瞧了瞧萧灵灵心中实在不知说什么好,人都已经救回来了,可是却得一直这样睡下去,简直就跟那驼背老者说的一样救个死人有何意义。

    三儿看着张仁山的样子知道他有些不好受,自己其实也是一样的拍了拍脸三儿振作了一下走到了张仁山的一旁道:“仙儿咱们没什么可慌的,这事情你和我都知道是谁干的,咱们大不了先出去,准备妥当了咱们在杀回来,掘地三尺也要将这事情办妥。”

    张仁山到是没有说什么点了点头继续看着昏睡的萧灵灵,三儿见张仁山没有任何的表示却也不再多说别的了走回到小月的身旁开口道:“仙姑这三魂离了肉身靠着七魄人还能活多久啊?”

    “小崽你还是没听懂啊!这凡人要是没了三魂那是即刻就亡的,七魄和三魂密不可分,人少了一魄还可以支撑,但是魂却是缺一不可的!”小月瞪着眼睛瞧着三儿嘴中道。

    “这……怪不得您说萧灵灵有些奇怪,原来是指这个事情啊!”三儿这才明白小月的意思跟自己之前的理解稍微是有了些偏差。

    小月点了点头看着萧灵灵而后道:“嗯,也不知这女娃到底是有些什么神通,她的三魂都没有了肉身却依然能活着,真是奇怪啊!”

    “我说女狐狸你是什么时候发现萧灵灵没有了三魂的?”张仁山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转回了身看向了小月。

    小月听着张仁山的话也是没有多做思考嘴中道:“就在刚才啊!”

    “刚才?”张仁山愣了一下他以为小月早就知道只是没有跟两人说,却是没想到小月也是刚刚得知的。

    “对啊!这还是大王告诉我的,要不然我也以为那女娃还是在昏睡呐!”小月晃了晃自己身后的五条狐尾道。

    “不是你们……不都是妖精吗?怎么你没看出来,那……老……大王却是看出来呐?”张仁山眼光间已经是瞧见了那驼背老者瞪了他一眼,赶紧是将自己的话语改了改而后道。

    小月皱了皱眉头瞧了瞧张仁山而后把头一仰道:“你这小崽懂什么,这妖间也是分能力的好吧!就不兴我有不擅长的地方。”

    “你……”张仁山本想着和小月吵上两句缓解一下自己心里的不痛快,可还没等他说别的地上的老者却是道:“她的道行尚浅自然是看不出你们凡人身上的不同!特别是这魂魄之道,没有千年以上的修为别说是看了,就连感觉都感觉不到的。”

    三儿见驼背老者言语赶紧是拱了拱手而后道:“老先生,既然您几次三番的跟我们提起此事,那您一定是有破解的方法,后辈别的不说只求您发发好救一下我这位朋友!”

    驼背老者扭过脸看了看三儿而后轻出了口气道:“小儿,不是老朽不想救治于她,只是你们的凡人魂魄不是我等能用法术就能支持的了的,招魂回来十分容易,可是这魂一但被物困住,就算是施法回魂,那也是没有任何作用的,必须得找到那困住魂的物件,而后将其损毁或者带回,才能将魂重新降回到你们凡人的身上。”

    “老……大王那你的意思是,萧灵灵现在没治了呗?”张仁山还是不习惯现在的叫法但是为了不再起冲突只好是逼着自己去这么说。

    驼背老者瞧了瞧张仁山没有太多的表示等了一阵而后道:“小儿,你们要是真想救她,那现在只有一个办法,找到收了她三魂的物件,带回来或者就地损毁,在找高人施法招魂便可将其救活了。”

    张仁山和三儿听着驼背老者的话互相看了看不知说什么好,小月到是站到了一旁冲着那老者道:“大王,那您知道这物件在哪里吗?”

    驼背老者看了看小月道:“小仙,你难道是想和这两个凡人一同而行吗?”

    小月看着老者嘴角笑了笑道:“是啊!山里好没意思了,到人世上走走不也是可以嘛!”

    驼背老者瞧着小月愣了一下而后转过了身开口道:“小仙你可想清楚了,人世不是你这样的妖就能待得了的!”

    “我知道啊!不过……该走的时候就该走嘛!”小月依然微笑着看向那老者。

    驼背老者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而后道:“老朽劝不住你,但小仙你可好自为之!”

    “嗯!知道啦!”小月点着头看了看张仁山和三儿而后一转身变回到了小狐狸的样子。

    张仁山和三儿瞧着老者和现在变成小狐狸的小月,两人也是不明白他们之间到底说的都是什么,不过现在萧灵灵的事情比较紧要三儿清了清嗓子看向了老者道:“老先生,我这朋友的三魂到底是在哪里困着呐?”

    驼背老者回过了身点了点自己手中的四方盒子而后道:“不是三魂,现在是两魂”说罢老者直接手中一抬扬手好似丢着什么东西而后冲着地上的萧灵灵点了点,忽然间萧灵灵的手是动了动,张仁山见状赶紧走了上去蹲在萧灵灵的旁边开口道:“女魔头,萧灵灵,你醒了吗?”

    驼背老者见状走到了张仁山的一旁开口道:“她还没有醒呐!这三魂还缺两魂,人是根本不会有反应的!”

    三儿赶紧谢过老者毕竟这萧灵灵的一魂是老者发力招回来的,驼背老者到是也没说什么看着两人开口道:“你们要是想救你们的朋友就快些去寻那装着她其它两魂的物件吧!要不然再过些时日就算是老朽也是回天无力了。”

    “不是老先生,这要寻也是可以,但是您终归是给我们个方向吧!这茫茫人海的我们上哪去找这装魂的物件啊?”三儿听着老者的话知道他的意思是什么,可眼下两人真是不知该怎么去办,这找东西也得知道要找的是什么才是。

    驼背老者晃了晃脑袋瞧了瞧两人道:“不是老朽不想帮着你们,这物件老朽也没有查出是什么!”

    “大王,您……”小月听见了驼背老者的话简直是目瞪口呆。

    老者没有迟疑点着头道:“没错,这收魂之人绝对道行不浅,要不然也不可能叫老朽看不出那物件是在哪里!”

    张仁山和三儿一听两人的脸上都是一阵丧气,张仁山看着三儿心说:“这下好了,人救到了可是有什么用啊!这就跟抬着一个死人回来了一样。”

    三儿看着老者想着问些什么可是却又不知该怎么说,低着头瞧着萧灵灵,三儿叹了口气,老者瞧了瞧几人对着小月道:“老朽能帮的也就是这些了,剩下的全看你们自己的造化,我还得去寻我的坐骑咱们有缘再会吧!”说罢老者直接消散到了黑暗当中。

    三儿这边听着驼背老者的言语本想说几句道谢的话却是没来得及,只好说对着周围吼道:“多谢老先生指点了!”

    等了一会儿黑暗中老者的话语却是递了回来:“小儿别谢我,要谢就去谢你们身上的仙符吧!”

    “仙符?”三儿拍了拍自己的胸口不知老者到底是什么意思。

    小月见老者已经走远嘴中呼出一团热气又是重新站到了三儿的肩膀上而后道:“咱们快走吧!别在这里多担搁,趁着那老家伙还没改变心意。”

    三儿听着小月的话心头紧了一下想着开口询问,可是小月却冲着他摇了摇头,无奈间三儿只好是拍了拍张仁山,张仁山也是长出了口气接过了三儿手里的狐火,小月瞧了瞧地上的萧灵灵,钻到了三儿的怀中。

    三儿见都是准备妥当蹲下身子将地上的萧灵灵背起而后两人便又是朝着前头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