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志通鉴 第一百七十三章 闪动狐火
作者:张道仁的小说      更新:2017-10-23
    .630book.la ,最快更新鬼志通鉴最新章节!

    抬头间三儿是看了看只见原本挡住这地洞口的两只妖物已经是从上面移了开来,零星的一些碎石是从高处被两只妖物身子一带直接从那地洞口快速的坠了下来,三儿是赶紧向着四周躲闪以免被那碎石击中,张仁山自然也是跟着躲避,几人站在了地洞的岩壁边,等着头顶的碎石全都砸落完毕这才又是站回到了这地洞的正中心,借着上面照下来的光芒看了看四周。

    这地洞的最下头除了那难闻的臭味外,四周几乎是没有什么特别的东西,地上到是躺着一大摊沉重的锁链,正是之前张仁山在天鼠妖的背后瞧见的那条,不过也是已经断成了两截,三儿动着身子本想走到那锁链旁瞧上一瞧,张仁山却偏头间好像在地洞的岩壁旁发现了什么口中道:“三儿快些过来咱们有出路了!”

    三儿听着张仁山的话语赶紧背着萧灵灵走到了张仁山的身旁抬头看了一眼,只见在地洞的岩壁上竟然开出了一个硕大的洞口,那洞口几乎大的出奇两人站在前面都是只感觉渺小无比。

    动着身子张仁山贴到了那开在地洞岩壁上的硕大洞口边探着头往里瞧了瞧而后道:“三儿这地方好像是那老鼠精刨除来的,你看这洞的周围全都是爪子印!”

    三儿听着张仁山的言语也是上前看了看抬头间三儿眼光一扫只觉得这开在地洞岩壁上的洞口有那么一丝不对劲的地方,可是又说不上来是哪里,张仁山见三儿迟迟没说话也是不管那么多瞅了瞅那洞口的四周又是回身看了看开口道:“咱们现在也是没地方走了,就剩下这破洞能钻,三儿我先进去你断后”说着话张仁山身子一低就打算进到那洞口里面去,可是三儿却急忙拦住了他指了指那洞口外面的一处岩石道:“仙儿你看这里好像不太对啊?”

    “哪里啊?”张仁山看着三儿指着那洞口外凸出的一块岩石瞪着眼睛瞧了半天也是没有瞧出什么来。

    三儿见张仁山还是没有理解自己的意思就赶紧道:“你仔细看看这岩石上的痕迹就明白了!”

    张仁山听完话后只好是离近了仔细瞅了瞅,那岩石上虽说有着几道奇怪的爪痕但是在那爪痕的下面却是好像还有着一些人为开凿的痕迹,看了两眼张仁山没敢太过确认扭头又是跟三儿道:“三儿这岩石上边好像除了爪子印外还真的有点不一样啊!”

    “本来就是不一样,你到底瞧没瞧出来啊?”三儿听着张仁山含含糊糊的话语也是不明白他的意思。

    张仁山也是不想再说废话了直接道:“早看出来了……不就是上面有点人为的东西嘛!我刚才只是没敢确信而已,不过三儿这洞口要真是人凿出来的,那他们不怕这妖怪吃了他们啊?”

    三儿摇了摇头道:“不清楚,不过看样子这洞口也是被那妖物瞧见了,要不然这里面也不会有这么多的爪痕。”

    张仁山点点头瞧了瞧这洞口的样子道:“这老鼠精真是能刨这洞口叫他毁的简直不成样子了!”

    三儿听着张仁山的话却是脑中一动抬眼看了看左右而后道:“仙儿你说这洞口……会不会是那些人故意开凿出来专门给这天鼠妖自由通行用的?”

    “通行?应该不会吧?我看这地洞口应该是准备用来看着那老鼠精的,毕竟这东西个头不算小了,真要是那天自己跑出去,那这些鳖孙不就都得完蛋啊!虽说现在已经是差不多了”张仁山听着三儿的言语想了想开口道。

    三儿摇了摇头抬手点了点两人发现的那块岩石道:“咱们刚才也是瞧见了这岩石的上不仅有爪痕还有人工凿成留下的痕迹,要是这洞口真的是为了看护那天鼠妖也不用修建得这般的低,而且还开凿的这么大,这不是正好给了那妖物张嘴便食的地方,我想正常一点的人也不会把这洞口修建在这里,最主要的是咱们看这洞口的大小,几乎跟那天鼠妖的身形差不太多,这么大的洞口要说是用来看着那妖物的,我觉得不太可能!”说到这里张仁山也是瞧了瞧周围点点头摆手示意三儿继续,三儿也是没有担搁赶紧是接着道:“还有一点就是这洞口里的爪痕,真要是说这地方是看护那天鼠妖的,这些爪痕又是怎么一回事?难不成是那天鼠妖被人拉进这洞口里面了?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所以我猜这洞口就是那些人留给这天鼠妖自由出入的地方!”

    “你这么说也是可以,不过……那老鼠精我之前可是看见它脖颈上拴着一根锁链的,虽说是现在已经断了,但是我想之前这锁链应该是完好的,真要是这洞口是留给那老鼠精自由出入而准备的,那这锁链得是有多长啊?”张仁山回身看了看那瘫在地上的巨大锁链道。

    三儿也是被张仁山的这句话问住了心说:“的确……我怎么把这事情忘记了,那妖物身上是备着一根锁链的,要是它能自由出入这里,那这根锁链可是得准备多少啊?还有这妖毕竟是妖,不会跟人的想法走,要是这妖物一去不回,那些人是该怎么将其重新带回这地洞里头呐?”

    张仁山无心的一番话又是把三儿扔进来了迷潭当中,可是眼下两人没有太多时间考虑这种事情了,既然找到了出去的方法那就别在担搁,三儿晃悠了一下脑袋好让自己清醒一点,四周的臭气薰得他有些脑袋发昏,张仁山这边已经是走到了那锁链旁低下身子尝试着去翻动那沉重的锁链,可是他抬手动了好几下,那锁链却是丝毫反应都没有连一点挪动的迹象都不见,张仁山这边额头都是已经见了汗水,毕竟这东西之前是锁在那天鼠妖身上的,无奈间张仁山也是放弃了看着那地上摔成一团的破烂锁链晃了晃头又是走回到了三儿的身旁。

    两人站在那巨大的洞口前张仁山瞧了瞧三儿道:“怎么着?咱们是进还是不进啊?”

    三儿看着张仁山心中道:“这不废话嘛!周围除了这地方也没别处可去呀!”

    虽说三儿心里是这么想但是嘴中却是道:“进!即使是龙潭虎穴咱们也得闯上一番!”

    “老子等的就是你这句话,行了咱们也别管那么多,既然这地方是人先修出来的那就肯定会有出路,要不然那些修建的人该怎么在这里面活动!”张仁山一边说着话语脚下便是朝着那巨大的洞口里面而行。

    三儿背着萧灵灵也是赶紧跟上了张仁山,低头间三儿是冲着自己的怀中道:“仙姑您现在好些了嘛?咱们是找到路了,不过还是缺乏照亮的的东西。”

    小月自打两人瞧见这洞口的时候便是缩在三儿的怀中一言不发,现在三儿的话语递来她只是动了动身子还是依然没有言语。

    三儿见小月还是没有吱声只好是叹了口气接着道:“仙姑我知道您有些累了,不过现在咱们真的需要您的帮助,您就行行好在帮着我们一回,小的我在这里求您了!”

    小月听着三儿的话从他的黑袍后面探出头道:“小崽不是我不想帮着你们,只是这底下太臭了,我实在不想说话,我这鼻子灵的狠,周围只要有一点别的气息我全都是能闻得见,但是现在却全都是叫这臭气堵住了,简直难受的要命,这样吧!我这有两盏狐火,是我奶奶留给我的,你们暂时拿来照明,记住这东西绝对不可以碰在地上,否则会出大事的!”

    小月的话语刚说完三儿的身旁便是直接出现了两盏闪着红光的火焰,三儿本想着伸手去接却又怕那火焰烧到了自己的手,赶紧是看向小月道:“仙姑这东西我们该怎么拿啊?”

    小月看着三儿的样子知道他是怕那火焰燎伤自己赶紧道:“放心这狐火并不是你们凡人常用的火焰,只是一种光而已,但是我刚才的话你们要记住,绝对不可以把这东西掉在地上!”

    三儿点头表示明白等着小月重新钻回自己的黑袍下,一抬手三儿直接将那狐火拿在了手里,这狐火看似像烧着了的火焰,但是等三儿手一上去才知道,这东西根本是没有温度的,既不烫手也不燃烧,总之就是一团会发光的东西,三儿尝试着捏了捏那狐火没有任何的触感,软绵绵地就好似捏着一团棉花一般,看着那在自己手上跳动发光的狐火三儿是微微笑了笑。

    张仁山小心翼翼的走在前头感觉自己身后出来一丝光亮连忙回头看了看只见三儿的身旁飘着两盏类似鬼火一般的东西心中就是一惊赶紧道:“三儿快过来,你身边有东西!”

    三儿听见了张仁山的喊以为是自己身后出了什么危险赶紧是一回身看向自己的身后,可是却什么都没有瞧见,疑惑之时张仁山已经是从前面赶了回来冲到了三儿的旁边抽出自己腰间的阔刀而后比向了那两盏狐火开口道:“三儿咱们快走这些鬼火怕是有危险!”

    三儿看着张仁山是误会了赶紧是点了点他的肩头道:“仙儿这不是鬼火……是狐火!”

    “狐火?”张仁山听着三儿的话语疑惑的看了看。

    三儿只好是跟张仁山解释了一遍,说这些都是他求着小月帮着两人照明的,张仁山听完三儿的解释这才算是明白了过来收起手中的阔刀长出了口气道:“吓死老子,我还以为是那些鬼火找来了呐!这是狐火啊?我还是头一次见”说着话张仁山就伸手想要去抓一个狐火下来拿在手里瞧上一瞧,可是还没等他伸手三儿却是拦住他开口道:“仙儿我刚才说的事情你记住了没有啊?”

    “啥事情啊?”张仁山在听见狐火的时候就完全把注意力集中到了那悬在半空中的火焰上了,根本是没有听进三儿后面的提醒,无奈间三儿只好是又开口道:“仙姑可是说了,这狐火不能着地,否则会出大事,你可小心点千万不可大意啊!”

    张仁山模棱两可的点头答应着伸手就将一团狐火抓在了手里捏了捏开口道:“这东西怎么跟团烂棉花一样啊?不过挺好玩的!”

    三儿看着张仁山也是无可奈何只好又是跟着他嘱咐了一遍小月刚才说给自己的话语,张仁山自然是有些不耐烦嘴里说着知道了,便一边玩着那狐火一边朝着洞口深处行去,三儿虽说告诉了张仁山几遍这狐火要注意的事情,但是却依然不放心紧紧地跟在其后面,时刻看着张仁山手里的狐火,以防他一个大意将那狐火掉落在了地上。

    有了光亮照明两人也是行得快了些,这洞口开凿的十分宽阔,不像之前两人进来时走过的那些要么低矮难行要么凹凸颇多,一路上也是没有什么岔路基本是一条道走到头,三儿和张仁山缓步而行四周人为开凿而成的痕迹也是越来越明显,张仁山举起手中的狐火照了照两人的头顶,高处一排排磨得十分光滑的青石板显露了出来,三儿也是瞧见了两人头顶的异样点头道:“看样子咱们没有搞错,这地方就是人为修建而成的,只不过不是为了人行而是为了那妖物的。”

    “嗯……我还是不懂,这地方修建出来真是为了给那老鼠精自由出入用的?可是那些锁链该怎么办啊?”张仁山将手里的狐火放了下来看向三儿道。

    三儿摇了摇头表示他也没有想明白,两人见没有什么结果也是不在去想这事情继续朝着前方而行,走了一段三儿实在有些背不动还在昏睡的萧灵灵了只好是开口道:“仙儿咱们歇息一会吧!我这有些累了。”

    张仁山也是知道三儿的体力什么样,点头答应后两人找到一处还算干净的地方安置好了萧灵灵,便一起坐在地上歇息。

    抬头见张仁山朝着四周望了望却是突然笑了一声,撤下脸上的面具看向了三儿,三儿见张仁山不知为事发笑就瞧着他愣了一下而后道:“仙儿你是怎么了?”

    张仁山看着三儿脸上的麒麟面具轻轻一抬手也是将其拽了下来,看着三儿的面孔开口道:“我刚才是在想咱们之前遇见的所有事情,简直就好像在做梦一般,你说我们要是那天没有到家的外头去察看那断裂了的歪脖柳,咱们还会不会遇见这么些的事情啊?”

    三儿听着张仁山的话伸手捏了捏自己手里的狐火摇了摇脑袋道:“人各有命,咱们能遇见这些事情,只能说是天上安排好了的,老者不也是说过嘛!这一切都是命中注定,咱们就算是那天没有去看外头的情况,我想也许咱们还会陷到这些事情里头来,只不过到那时可能没有像现在这般陷入的深而已。”

    张仁山听不懂三儿说的是什么意思,但是却也没有说别的,看着两人身后的萧灵灵张仁山叹了口气道:“只可惜这事情还得连累他人,要是只有你我还算是好些!”

    三儿知道张仁山说的是谁拍了拍他的肩膀道:“仙儿咱们不必自责,这种事情不是你我决定的,遇见了就是遇见了,没有办法改变,你和我只能是去努力把遇见的事情解决掉,至于结果我是不敢轻易的去往好的方向想!”

    张仁山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瞧了瞧三儿道:“还好有你这老死人跟着我,要不然老子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呐!”

    “谁是老死人啊?我只是不想咱们家里断了香火而已,老爷子就你这么一个宝贝,我要是在把你看坏了,那老爷子不得扒了我的皮啊!”三儿微笑着看向张仁山说道。

    “我老爹就是多事,我能怎么样啊?三儿我跟你讲……小爷我是谁……横行乡里作恶田间,人称小霸王是也,谁敢把我怎么样啊!”张仁山说着话脸上却是露出一副笑意。

    三儿看着张仁山点了点头道:“好!你是在外面痛快了,我可是累惨了,每回你在外面惹完事情,不全都是我出去给你打点嘛!”

    “嘿嘿……”张仁山尴尬的笑了笑而后接着道:“所以咱们才是好兄弟嘛!谁让我们一块长起来的。”

    “嗯……说的也是,咱们接着走吧!这路还不知道有多远呐!”三儿说罢从地上站了起来伸手想要去把地上的萧灵灵扶起背在自己的背上。

    张仁山见三儿想要去继续背着萧灵灵上路赶紧是冲着他道:“三儿还是我来背着吧!你这身子骨怕是折腾不了太长时间的。”

    “没事,你这开路先锋可不能轻易带上累赘,要不然一会真要是有什么情况,我可是不能打,就得全靠着你来!”三儿冲着张仁山说道。

    张仁山也是没在说别的,既然三儿说了话那就照着他的意思办,可张仁山等了好一阵也是没见三儿从地上把萧灵灵背起来,就赶紧是低头瞧了瞧,只见三儿正蹲在萧灵灵的旁边看着她的样子发愣……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