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志通鉴 第一百六十七章 祭坛献祭
作者:张道仁的小说      更新:2017-10-23
    硕大的露天洞窟之中众人合围的中心位置立着一个奇怪的石制高台正好是成五边形,而在其上方正对着那洞窟上面通着外头的透天大洞口,五个形状不一的水缸摆在这高台的的五个角落边,一个幽深的大洞开在高台的正中心也不知底下有着什么,张仁山一直在下面扶着三儿好让他能站得稳些,自己自然也是什么都看不见想着开口问三儿具体的情况,但是之前三儿递过了话到了地方尽量少言以免出现不必要的麻烦,所以张仁山也就忍着什么都没问。

    三儿踮着脚瞧了瞧那人群中心的高台,高度至少得靠两人合力才能爬上去,又是望了望上面摆着的造型各异的五个水缸,三儿点了点头而后轻轻地缩回了身子看着张仁山低声道:“仙儿我想咱们可算是到地方了,这里就应该是李萍口中的血祭坛了,不过好像还是没有萧灵灵的影子!”

    张仁山偏了偏头也是瞧了瞧那远处的五边高台点头低声道:“我估计那些人应该还是没有把萧灵灵带过来呐!咱们也都知道了这地方要靠活人来献祭,我估计时候没到那是肯定不能带人的,现在萧灵灵应该是被藏在了哪里!”

    三儿也是点头同意了张仁山的说法看着周边乌泱乌泱的人群,两人合在了一处尽量的往前挤了挤,离着那五边高台又是近了几分。

    洞窟外面明月高悬洁白的月光是从那洞窟高处的大洞口上照到了高台处,只在那月光接触高台的一瞬间,之前洞中还熙熙攘攘的人群却是突然全都安静了下来,张仁山和三儿赶紧是看了看四周扭头间,之前两人来的地道口旁,人群是自然的分开了,五个带着麒麟面具的人从地道之中走了出来,三儿和张仁山因为想着要救萧灵灵所以离着那高台比较近,自然也就远离了地道口,这五人一出来三儿虽说想要仔细看看但是现在的确有些站的远了,所以他也就只好是先看了个大概,张仁山到是没在意这些依旧盯着高台的上面想着到时候该怎么去救萧灵灵。

    地道口出来的五人也是没有多少客气径自走在散开的人群中间,向着那高台一点一点的移动,每走一段人群就是自动的为这五人让路,几乎是没人敢挡在几人的前方,三儿回身瞧着走过来的五人,随着他们是越来越近三儿看的也是越来越清晰,这五人虽说也是黑袍在身面具遮脸,但是他们身上给人的感觉绝对是与众不同的,只是往那一站就能自然而然的给人一种压迫感,光亮闪动间三儿是抬头瞧了瞧五人脸上的麒麟面具,只见这五人戴着的麒麟面具全都是完好的,并没有断角的存在,而这些完好的麒麟面具额头上全都是刻好了五行之字,三儿点了点头暗道:“这应该就是李萍口中的五位长老了,每一个都是掌管着一个麒麟会里的堂口!”

    人群分为左右,五人脚步未停逐步的走向了高台处,可眼看着就要到地方了,却偏偏得经过张仁山的位置,四周的人都已经散开唯独张仁山自己还是愣愣地瞅着那高台不知想着什么,三儿见状连忙上手去拉了他一下,张仁山回过神刚想开口问三儿干什么,身后却是有人道:“这位金堂的你为何还不让路啊!”

    “谁啊?老子我……”张仁山一边回着身一边向着自己身后转,正想骂几句脏口却是瞧见了那从地道口旁而来的五人,稍愣几分后张仁山赶紧是大步一跳闪到了人群的一旁接着道:“请!”

    五人看了看张仁山全都是乐了一个额头刻着金字的黑袍人走到了张仁山的旁边开口道:“你这小子甚是有趣啊!咱们又不是过来住店还‘请’你这是平常店小二的活干多了吧!”

    张仁山尴尬的笑了笑虽说心里听着这话就来火,但是三儿在其身后死死的拉住了他的衣角,张仁山自然也是忍住了这番调侃自己的话语隐忍着低下头口中道:“是……是啊!”

    金字的黑袍人一听便是笑了笑回身走到了其他几人的旁边,五人就继续朝着那高台走去,人群见五人过去了就是又慢慢地合在了一起,张仁山站在原地嘴中不时的就往外呼着粗气心中怒火腾气,三儿在一旁不断的拉着他的衣角示意叫他再忍忍以免现在暴露了两人,张仁山自然是知道轻重缓急虽说心里万般的难受,但是为了萧灵灵也同时为了三儿的安全他还是选择了忍耐。

    心情稍微平静了些后张仁山跟着三儿一块是又重新挤到了人群的最前头,看着那高台周围的五人到底是要做些什么。

    高台边五位麒麟会的长老是依此走到了高台的五个角落处,抬头看着那高处的水缸,而后其中一人是直接一个翻身跳了上去,人群见状就是一阵欢呼,张仁山看了看简直有些目瞪口呆,这高台的高度就算是他和三儿磊在一块也未必能够得到,那人却是直接翻身跳了上去简直是不可思议,三儿也是瞧见了借着高台上方照下来的月光瞧了瞧那人脸上的面具正是刚刚和张仁山搭话的金麒麟堂的长老。

    “想不到这人还真有些本领,仙儿你跟他比如何?”三儿抬头看着那高台上的金麒麟长老而后低声冲着张仁山道。

    张仁山听着三儿的问题摇了摇头小声道:“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哦……谁在天谁在地啊?”三儿好奇的看了张仁山一眼问道。

    “这你自己看呗!”张仁山抬头瞧着那高台上的金麒麟长老道。

    三儿瞧了瞧张仁山而后又是望了望高台之上,点了点头已经是明白了张仁山的意思。

    这边两人还在讨论着这金麒麟长老的事情,那边地上剩下的四人也全都是各自用各自的办法走到了那高台之上,有是拿梯子的,有是拿绳子掉上去的,有的是靠人举上去的,总之是全都没有这金麒麟长老的招数厉害。

    高台上待五人全都站稳脚立在了水缸旁边时,人群又是恢复到了平静的状态,四周安静到了极点就连呼吸之时的声音也全都能了然于耳中,张仁山和三儿此时是不敢在发出一言一语只是配合着周围的人群静静地瞧着那高台的上面,时间就好像凝固了一样,无人敢动也无人出声,直到半空中突然一道金光闪过,一人从那高处透天的大洞口上飞身飘荡了下来,张仁山和三儿本是盯着那高台去看,没曾想人却是从高处而来,待两人急忙抬头观瞧之时,四周的人群和高台上的五位长老全都是忽然半跪了下来齐声道:“恭迎教主驾临!”

    张仁山和三儿原本就不知道还有这样的规矩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但是好在两人是听见了四周的声音赶紧是学着周围人的样子也是半跪在了地上,虽说没有开口说话但也是基本差不太多,高处飘荡而下的那人摇摇晃晃慢悠悠地落在了高台中心那深不可测的地洞旁边,而后仰首而立双手自然垂在身体两侧,附身看了看周围一阵洪亮的话语在洞内回荡而出:“起身!”

    众人听见后是赶紧全都从地上站了起来,但除了五位长老外其他人全都是低着头不敢轻易去看那高台的上面,张仁山和三儿虽说不想暴露自己,但是这种事情要是不去察看个究竟那两人来到这里的意义也就是没了一半了,三儿站在张仁山的身后点了点他的衣服,张仁山自然也是明白稍微是往三儿的身旁靠了靠替他挡了挡身子,而后三儿轻轻地抬了抬头望向了那高台之上。

    五位长老依然是站立在那高台角落的水缸边,中心的地洞旁立着一人正是这麒麟会的教主,月光由上而下正好是照在了他的身上,只见这位教主脸上戴着一个闪着金光的龙头面具,一件纯白的长袍在身,身材不算魁梧但是却也有几分高大,站在地洞旁双手抬起好似在叫着众人安静,三儿瞧了瞧那面具之后的一双眼睛只是望一下便知此人非同小可,那双眼眸炯炯有神就好似那人身体里有一种说不明的力量只要是被他轻轻地看上一眼就能让人浑身的不自在。

    张仁山替着三儿挡着身子虽说想要抬头瞧瞧可是自己现在站的地方实在是过于靠前,只要是一抬头那肯定是会被高台上的人发现,无奈间张仁山只好是继续低头看着脚下等着三儿那边的消息。

    高台上麒麟会的教主是先和五位长老互相谈了些什么,而后身子稍微正了正走到了地洞旁又是一阵洪亮的话语之声传了出来:“夜已子时,混沌开启,万物安息,地门献祭!”

    声音过后五位长老便开始忙了起来,站在一角的一位头戴木字的长老赶紧是冲着底下点了点头,而后一些人是从人堆里抬着一个东西走了出来,三儿和张仁山虽说身子不敢太动但是眼睛还是向着那边瞟了瞟,只见众人抬着的是一个由玉石打造而成的香案,一旁还有人抱着一个铜鼎。

    张仁山见状差点没管住自己的嘴,三儿也是瞧见了那边的异状心中道:“想不到这铜鼎真的在这!”

    可是两人现在又不敢动身子,只能是干看着那铜鼎和玉石的香案被一点一点抬到那高台之上,摆在了那地洞口的旁边,之后麒麟会的教主是动了动身子走到了那香案的后面也不知从哪里拿出了三柱高香手上一弹这三柱高香是全都燃烧了起来,轻轻地一插便立在了那铜鼎的里面。

    这边麒麟会的教主是刚刚插好高香,那边金麒麟的长老是赶紧冲着底下道:“上祭品!”

    言语过后地道口旁是钻出来了几个人肩上扛着一个木头担架,担架上便是张仁山和三儿苦苦找寻的萧灵灵。

    担架上萧灵灵紧闭着双眼看样子好似沉沉地睡去了,也不知是被下了什么**,张仁山见状想着冲过去救人却是被三儿在其身后死死的拉住了低声道:“仙儿现在不是时候,咱们还得等等!周围的人实在太多,咱们贸然行事必然会失败的!”

    张仁山听着三儿的言语心中虽说已经焦急万分但是却也只能暂时忍了下来,暗暗地将自己袍中已经握住阔刀刀柄的手放了开来,看着萧灵灵的方向死死地瞪着眼睛。

    抬着萧灵灵走路的几人也是不敢太过缓慢,一路小跑着就来到了高台的旁边,高台上金麒麟的长老见萧灵灵被人抬过来了,赶紧是一个飞身跳了下去而后单手一揽萧灵灵的腰用力一夹,反身一跃又是回到了高台之上,剩下的四位长老见人上来了赶紧是走到了其身旁而后将萧灵灵的双手绑住高高地吊在了地洞的上头,就好像是在准备钓鱼用的鱼饵一般,张仁山和三儿看的是心惊肉跳可眼下实在不敢轻举妄动,只是在心里暗暗地祈祷萧灵灵不会突然掉落下去。

    高台上麒麟会的教主见准备已经妥当站在了香案的后头冲着五位长老点了点头,这五位长老也是明白赶紧是走回到角落的水缸边,而后每人都是从衣袖中掏出了一个精致的匕首,轻轻地在自己的手上划了一刀,鲜血四溢间五人都是一抬手将血液滴落到了身边的水缸里,随着鲜血一点一滴的落下,那麒麟会的教主也是口中不住的念着什么东西,张仁山和三儿离的实在有些距离听不见那教主到底是在说些什么,可是三儿袍下怀中的小月却是听得分明,隔着袍子对三儿道:“小崽这人好像是在聚集妖力,你们可要小心了!”

    三儿没听明白小月是什么意思,但是听她说的很是紧急也就不敢懈怠赶紧是一抬手轻轻地拍了拍张仁山的后背小声道:“仙儿恐有危险,提高警惕!”

    张仁山点头表示明白暗暗地伸出藏在黑袍下面的手握在了阔刀刀柄之上,两人站的是又靠近了几分,谨慎的看着周围的一举一动。

    高台上麒麟会的教主依然是口中滔滔不绝,稍过了一阵他身前香案上的铜鼎却是忽然动了动,上面插着的高香只是在一眨眼间便以最快的速度烧到了头,瞬间便熄灭了,三儿虽说站的远但是却也瞧见了那铜鼎的异相赶紧是低声冲着小月道:“仙姑那是怎么一回事?”

    小月隔着三儿身上套着的黑袍呼出了一团热气道:“坏!我说这些人为什么要去捉山中的小妖,原来是为了这事情!小崽你们现在要是想活命就只能有一个办法砸了那铜鼎,否则天地间将迎来一场浩劫!”

    “仙姑这……”三儿听着小月的话瞧了瞧那铜鼎不明所以。

    张仁山虽说没有听见两人的对话但是看着那高台上面的事情,也是心中隐隐觉得不妙,手中紧握着的阔刀稍微颤了颤。

    小月见三儿还是没有明白赶紧是从他的黑袍后面探出了头对着他的脸上吐出一团白烟而后道:“你自己看看就明白了!”

    三儿被白烟一熏想着躲开一下可是鼻前却是没有一丝呛灼之感到是脑中多了几分清凉,瞪着眼睛又是看了看那高台的上面,只见这原本还是普普通通的高台现在却是被一团污浊的黑气笼罩,这团污浊之气正是从那五个水缸之中冒出的,随着五位长老滴落在那水缸里的血液越来越多,这污浊之气也就是越来越浓重,可这黑气却是没有扩散的意思,全都围着这高台打转,直到最后三儿透过一些黑气飞动时出现的空隙才发现,原来这些黑气全都被吸入了那铜鼎里面,看到这里三儿这才明白过来暗道:“怪不得那三柱高香烧的那么的快,原来都是这些黑气搞的鬼!”

    张仁山自然也是什么都没瞧见听着三儿在自己身后自言自语的嘟囔着,就想着去问问他,可是还没等张仁山说话,高台上却是传来一阵巨大的响声,两人赶紧是抬头望了上去,只见那麒麟会的教主双手高高抬起,猛砸在那玉石做成的香案之上,整个铜鼎也是被他这一下震得稍微偏了偏,小月隔着三儿身上的黑袍也是瞧见了那高台上的事情赶紧探出头来对着两人道:“小心这地下的东西要出来了!”

    张仁山和三儿一听身子就是本能的向后退了退,可是后面还是有别人的正好是挡住了两人,张仁山和三儿无奈间只好是继续站在原地愣愣地看着,响声过后那玉石做成的香案已经被那麒麟会的教主拍击成了无数的碎片,至于上面的铜鼎却是被他拿在了手中左摇右晃间,地洞里头也是随之传来轻微的响动。

    张仁山瞧了瞧吊在地洞上头的萧灵灵偏过头看向三儿道:“三儿咱们还不动手吗?”

    三儿看了看周围见所有人几乎都是站在原地发愣点了点头心说:“是时候了!”

    这边张仁山还等着三儿的答复高台地洞之中却是传来一阵嘶吼之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