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志通鉴 第一百三十六章 木地浮雕
作者:张道仁的小说      更新:2017-10-23
    ,更新快,,免费读!

    路上断木是越来越多两人就好似进到了一片枯死的林地里,到处可见干枯发白倒塌在地的树干,枝枝桠桠更是多的数不胜数。张仁山瞧了瞧前头远处根本不见这断木减少的迹象密密麻麻铺的到处都是,整片地面都已经被掩盖住了,“这么些的破木头,难不成这地方之前还是片大树林什么的?”张仁山迈过脚下一节断木道,三儿手里依旧攥着之前从地上捡来的那个小铜壶听着张仁山的话抬头看了他一眼:“我想应该不是……这地方不见光树木根本没法生长,就算是有人栽也没法成活,我估计这些枯死的树木都是被人为运送来的,但是扔到这谷底是要做什么那可就不好说了”,张仁山之前只是在自言自语没想到竟然被三儿听见了不过也不妨事毕竟到时候自己想不明白还是得问三儿。两人艰难的在木头堆上行走着脚下的地面早已经被枯木上头掉落下来的枯枝淹没了,也分不清哪里是土地哪里是断枝堆,只能是看着一些能走的断木往上迈,张仁山瞧准一个稍微大点的枯木刚把一只脚迈上去就听脚下传来一阵碎裂之声而后整个人就是一个踉跄摔到了下面的枯枝里头,三儿赶紧是跑了过来低下身子准备去拉张仁山一把,却见张仁山自己从地上站了起来扑了扑身上沾着的小枯枝条而后捡起那正好插在枯枝缝隙里的火把,火把上的火焰好像并没有太过损伤依然在燃烧着,到是张仁山捡起那火把的地方周围的枯枝全都被火焰点燃了正在地上冒着火光。三儿见状连忙学着之前张仁山踩灭那枯枝的样子也去踩那地上燃烧着的零散枝条,稍费了些功夫算是成功熄灭了,张仁山瞧着三儿的样子一时间还没反应过来等看见了地上飞起的火星后才恍然大悟的心中暗道:“还好三儿瞧见了,要不然都得变烤猪不可!”。三儿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见火熄灭了点了点头示意张仁山接着往前走,张仁山也没说话莫过头举着火把就继续朝前而去,这把张仁山是长了记性每向一块断木上迈动的时候都得小心翼翼的确认好一阵见实在没有什么危险了这才迈步走上去,三儿跟在其后面虽说心里发急但是又不敢催他毕竟保险一些就总比大大咧咧的强,掉落摔倒这都好说,可万一那块断木底下藏着危险那可就不是开玩笑一样了,两人缓缓的又向前走了一段,张仁山这边还在确认前面的那块断木能不能站,三儿在其身后等的实在心发慌就朝着四周瞧了瞧,怪木嶙峋崖壁高耸要不是这地方是在这溶洞底下深谷里头没有阳光照耀,真要是拿到外面去也是不错的一番美景,三儿这边还在胡思乱想张仁山已经是走到了那一节断木上冲着三儿摆了摆手就又回过身去试验新的一节了。

    三儿见张仁山冲着自己摆手连忙收了神跟着走了上去,几节断木挨着的是十分紧密,走过一节只要一小步就能直接站到下一节上去,张仁山见状是稍微加快了些步伐,毕竟不能被这东西耽误的太久,三儿本以为张仁山还在慢行就没注意他,一转头的功夫忽见张仁山已经走的有些远了就连忙追了上去,可三儿这一追不要紧脚下可就有些乱了,人一急在加之脚下乱使的力就稍微大了些,耳听“咔嚓”一声响三儿脚下踩着的断木就从中间直接断成了两节,三儿整个人都跌落到了那已经铺满了枯枝的地面上,这些枯枝被三儿重重的一压瞬间折断了不少,好在三儿紧紧的护住了脸颊要不然这一跤非得摔的破了相不可。张仁山还在前头走着忽听身后有响动就赶紧转身去看结果发现三儿竟然不见了正琢磨着三儿去了哪里的时候,断木下的枯枝堆里传来一声响三儿从里面勉强的爬了出来张仁山见状赶紧是走了过去伸手拉了三儿一把:“人有大意,马有失蹄,怎么着?咱们的三儿军师也掉沟了啦?”,三儿看着站在断木上冲着自己打哈哈的张仁山借着他的手上到了断木上而后道:“人都难免有疏忽的时候,你之前不也摔了一次,咱们现在就算是平了!”,张仁山嘿嘿笑了笑帮着三儿瞧了瞧他身上有没有伤到的地方见并无大碍两人就又上路了。断木枯枝铺满的地面也是不知到底有多大两人在其中是逛游了半天也没到头,张仁山手里的火把上头本就没有多少的火油时间一长火光显然已经小了不少,三儿只好拿着手里的铜壶小心翼翼的为那火把上淋火油,为了避免火油接触火把后带着火焰滴落到地上引起大火,三儿只能是一滴一滴的往火把上滴落那铜壶里的火油。三儿在一旁为火把上淋着火油,张仁山只能是闲等着坐在一边看着周围的断木发愣时不时的还问问三儿好没好,三儿只说是就快好了然后依然小心添加着火油,张仁山实在是没什么可干的就沿着火把光亮可照见的地方四处走了走,两人周围基本都是断木与枯枝真心要说还有什么,那就只剩下两侧的岩壁了,张仁山察看完了四周见三儿还没弄完就向着一侧的岩壁边走了走,火把的光亮因为添加火油的关系一会儿明一会儿暗闪烁不定,张仁山只能是稍稍到岩壁边瞧一瞧就打算回来了,可当张仁山正准备转身的时候,三儿手上一抖火油就稍微加的多了些,火把上的火焰瞬时高了不少火光大亮之时,张仁山眼前的岩壁上一节巨大的脚掌显露了出来,“嗯……?”张仁山只在那一瞬间就看见了那岩壁上的怪异赶紧是往前走了两步想看看清楚,可还没等走多近三儿那边手里的火把就又恢复到了之前的样子,光亮暗了下去张仁山这边又是瞧不见了那岩壁之上的东西了,无奈间张仁山只好赶紧转身回到了三儿的那头开口道:“三儿还没好吗?我刚才看见岩壁那头好像有东西”,三儿听着张仁山的话手上连忙停了停扭过头去看了他一眼而后道:“岩壁那里有东西?”,张仁山点了点头指了指两人身旁的一侧岩壁道:“我刚才瞧见的,但是实在离的稍微远了些没看清楚到底是什么,不过样子大致能知道好像是个人的脚掌……不过具体是什么咱们就得离进瞅瞅了!”,三儿听完张仁山的话眉头皱了皱手里的火把也是已经添加完了火油,两人当下就决定去到那岩壁边瞧上一瞧指不定还能是条解释这深谷一切原因的线索,火把的光亮闪烁张仁山在前头领着三儿走,毕竟刚才的事情只有他一个人看见了,而且也只有他知道那出现东西的岩壁在那个位置,三儿举着火把为他照亮,两人一路过来的时候基本都是沿着一侧岩壁走的,张仁山好奇问过三儿为什么要沿着岩壁走,三儿给出的理由就是为了不迷失方向岩壁是死的在深谷里是最好的参照物而且要是岩壁上有攀爬的地方两人也能够第一时间发现。

    没走多远张仁山就带着三儿来到了他之前看见有东西的岩壁边,火把的光亮照了过来,正如张仁山所说岩壁上真的露出了一节人形的巨大脚掌,三儿是赶紧上前瞧了瞧空足踏地未见衣裳,三儿尝试着将手里的火把举的高了些想看看双足的上头还有没有其它的雕刻,可实在是光亮有限照不到那么多,但是在可见的范围内三儿还是瞧见了这雕刻是有腿的,“有腿……那就一定有身子!这难道是一具完整的岩壁雕刻?”三儿举着火把嘟囔的说道,张仁山并没有听见三儿说话而是独自一个人走到那岩壁旁的巨大脚掌边上手拍了拍:“全都是石头的,看样子应该就是在岩壁上这么雕刻出来的,不过这活的量可不小,看样子百八十个工匠没个三年五年的完不了”,三儿这边举着火把也走到了张仁山的近旁一同观看,事实的确如此这种石雕要是变成雕刻小件那也得用上半年左右而且还必须得是老师傅来弄要是等新人估计就没完了,但到了这种大个的要么靠人多没日没夜为你加工,要么就靠时间慢慢精工细琢。三儿又跑到了远处想再尝试着看看这雕刻的到底是哪路神仙,张仁山并没有陪他而是留在了巨大脚掌的周围瞎转悠,可正当张仁山闲来无事准备去找三儿的时候脚掌旁岩壁上的一些东西吸引了张仁山的注意,火把的光亮被三儿带的远了些张仁山也没看清楚,在加之那些东西实在有些细小又跟岩壁的颜色极为相似一时间难以分辨,张仁山见状只好走近了些仔细观瞧,微弱的火光下一排敬而有序的铁制楔块出现在了张仁山的眼中,楔块缓缓而上一直隐没到了谷底上头的黑暗里显然这是通着上头的,这种铁制楔块其实说白了就是一种梯子,只不过这种东西不是用绳索来固定而是将其插在岩石的缝隙里卡住形成可以用于攀爬的地方,单个当然不能形成梯子,这种东西一般都是整排的被在岩壁与峭壁上插好,在实在没办法用绳梯上下的时候这种东西才会派上用场,楔块的旁边就是那在岩壁上的雕刻,很明显这东西就为了方便雕刻的人上下才用的。

    张仁山抬头看了看心中道:“这东西不应该在雕刻完成后收走吗?怎么还会留在这里啊?难不成这旁边的雕刻没有完工?”,“仙儿你站在那里做什么呐?”三儿举着火把走了过来刚才三儿站在远处见实在没有办法看清这雕刻的面貌就只好放弃了,想着叫上张仁山再次上路可来到那雕刻的脚下时却见他冲着一旁的岩壁发愣这才开口询问原因。张仁山听见声音愣了一下而后回过身指着自己身后道:“三儿你来看咱们能上去了!”,三儿一听张仁山说能上去了就赶紧拿着火把照了照张仁山手指的位置只见一段用铁制楔块铺成的阶梯出现在了岩壁上:“这……这东西不是应该在完工的时候收走吗?怎么还留在这里啊?”,张仁山一听三儿说的几乎跟刚才自己想的一样只好无奈的摇了摇头道:“不知道!我刚才也是这么想来着,咱们要不然顺着这楔梯爬上去看看,反正现在咱们也是要到上面去”,三儿瞧了瞧张仁山点了点头,再往前也不知还得走多远,危险那就更不用说了,现在正好有一段有可能通到上面的路那为何不试试走走,两人收拾好身上又检查了一遍见没什么了就由三儿在前张仁山断后爬上了楔梯,三儿一只手举着火把只能是用另一只手和双脚来攀爬实在费力,还没爬多高就已经累出了满身的汗水,张仁山在其身下也不敢抬头看怕被三儿脚下鞋底掉落的灰烬迷了眼睛到时候在摔落下去,三儿拿着火把照了照楔梯的两侧岩壁上都好像是被什么东西凿出了无数的孔洞,有大有小依此往上排列不过看样子都是人为的结果,三儿将手里的火把尝试着插到一个孔洞里正好合适,张仁山侧过头斜眼瞧了瞧开口道:“三儿我看这些洞就是为了插火把照明用的,应该没有别的用途了”,三儿在上头看了一眼底下的张仁山点了点头而后取下了火把,两人又往上爬了爬,旁边的岩壁雕刻已经被三儿手里的光亮照了个大概,随着两人越来越往上这岩壁上巨大的雕刻就越来越清晰,很明显就是一位佛爷的造型,赤足而立站于地上双手合十于胸口前,可等张仁山和三儿继续往上想要看看这雕刻的脑袋时,却见几块残骸出现在了这雕刻的脖颈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