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志通鉴 第一百二十九章 悬于岩壁
作者:张道仁的小说      更新:2017-10-23
    ,!

    张仁山眼看着三儿冲着那红毛怪物疾奔而去刚想开口问三儿想干什么,却见三儿刚刚站立的通道入口前竟然又伸出了一只长着红色毛发的怪手挤挤压压的正往外钻,张仁山惊了一声心道:“苦也!这他娘的不会是捅了怪物窝了吧?怎么又来一只?”,三儿这边还在往那红毛怪物的身前疾行这其实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刚才三儿站在那通道入口前忽然觉得身后有响动就回头去看,见又一只红毛怪物从里面爬了出来就赶紧想着躲闪,可无奈四周只有往前才有空档,可又被那之前的红毛怪物占住情急之下三儿也顾不得许多只能硬着头皮往前奔希望在那新的红毛怪物出来前离开点距离,要不然两个怪物把他夹在其中那只能是只求多福了,站在两人身前的红毛怪物好似已经察觉了三儿的动作抬起另一只手冲着三儿奔走的方向就拍了过去,千钧一发之际三儿是猛的往前一跃躲过了砸击,张仁山看准这一时机提步上前抽刀便剁刀锋所下之处正是那红毛怪物与巨大红手相连的地方,张仁山本以为这一击肯定能砍下这怪物的一条手臂却不成想这怪物身上的皮毛太厚,张仁山的这一刀只是在那怪物身上砍出了一个巨大的豁口里面瞬间冒出了恶臭的汁水,红毛怪物吃痛显的更为疯狂了甩着两条巨大的胳膊就是在地上一通乱砸,张仁山连忙跳到一旁躲避,三儿刚刚躲过一劫现在见状只能是迈着两腿疲惫的躲闪可却是稍显迟缓了不少有些怪物的拍击三儿都差一点死于手掌之下好在化险为夷,张仁山站在红毛怪物的另一边看得是胆战心惊生怕三儿躲不过去但是见三儿还算是平安也就放下了心,就在两人努力躲闪掉那红毛怪物的狂乱砸击的时候,一声低吼从通道入口的方向传了过来,张仁山离得较近稍微抽出神来向那边看了一眼,只见又一只红毛怪物终于从通道里头挤了出来,不过这只后出来的红毛怪物体形是明显没有两人现在对付的这只大,用张仁山自己的话来说一看就是儿子辈的,三儿也瞧见了那通道入口的异状心说:“这到底是出来了,这只都难对付现在又来一个,真是雪上加霜啊!”,张仁山这边牙关咬地“吱吱响”到不是累的而是气的看着眼前的怪物开口道:“你爷爷的打不过叫帮手是吧!要不是老子手里的家伙不算好使,你现在都得成肉泥了!丫丫个呸的”,一大一小两只红毛怪物几乎快把整个通道外的地面给占住了,两人躲闪的空间要是刚才对付这一只红毛怪那还算是绰绰有余,但是现在一下变成了两只瞬间就显的地方过于狭小了,张仁山被一点一点逼退到了悬崖边,三儿的处境也不太好身子的侧面就是那万丈深渊往前一点就是那红毛怪的硕大躯体,三儿现在是直后悔,后悔没有从铺子里带些利器出来,当时张仁山在铁匠家还要给自己找一把来着,可那时只想着别耽误时间没想那么多现在要是有一把在手那该有多好。

    两人的处境是越来越不妙一大一小两只红毛怪物就好似瞧见出点什么似的一同发出了怪吼而后四只巨大的手掌冲着地面猛然拍动了起来,地面瞬间被震得左摇右晃三儿这边本就站得不算太稳这一下的晃动又十分巨大一个踉跄三儿直接是半跪在了地上,张仁山离着悬崖边只有半寸的距离脚下卯足了站直了身体才没有被这地面上传来的晃动而晃倒眼看着三儿那边要出大事可却是实在是顾不上他只能扯着嗓子喊道:“三儿小心!”,三儿这边摇摇晃晃的刚把身子稳住听见了张仁山的喊就连忙抬头去看只见大一点的那只红毛怪物已经是抬起一只手冲着自己这头猛的砸了过来,三儿现在身上已经没有多少力气脚下简直虚弱的要命眼看着那巨大的手掌就要拍到自己头上本想着跳走躲避却怎么也动不了了,张仁山看着三儿本想着冲过去帮他一把可身前却是被那后从通道里头钻出来的小号红毛怪物给挡住了去路,千钧一发的时候忽然两人脚下的地面好像有些不对头了,不住的传来“噼啪”崩裂之声,两只怪物好像也是被这声响惊住了,那拍向三儿的红毛大手也是陡然停顿了一下,三儿借着这一顿的时机身子是勉强往旁边岩壁边躲了躲算得上是转危为安了,红毛大手几乎是擦着三儿的后背拍在了地上掀起的气浪差点没把三儿吹飞到万丈深渊底下去,好在三儿死死的扶住了一侧的岩壁定住了身体,张仁山这边看见三儿勉强化险为夷心里也是长出了一口气瞪着眼睛看着挡住自己去路的小号红毛怪物,这刚刚从通道里头出来的红毛怪显然也是被地面之下传来的声响惊住了竟然没顾得上张仁山而是呆呆的立在他的身前好似在等着什么,张仁山抓住机会刚想给这小一号的红毛怪物来上一刀的时候,整个脚下的地面却是一抖轰塌声不断的从两人脚下传来,三儿身后的岩壁一道道细小的裂纹从连接着地面的地方开始不断的往上而去,三儿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看见身后的岩壁裂开了就赶紧撒开手以防万一,真要是这岩壁崩坏倒塌下来自己肯定是第一个遭殃的,张仁山同样也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自己手里的刀都已经挨到了那小号红毛怪物的一条手臂上,人却被突如其来的变动惊住了,两只怪物也是呆在了原地四只大手依附着地面身子不住的左摇右晃,三儿瞧了瞧知道时机来了连忙冲着张仁山喊道:“仙儿快去通道那里!”,张仁山听见了三儿的喊声也顾不得细问赶紧是冲着那通道口一路狂奔的跑了过去,可那两只怪物那肯就这么轻易的让两人走掉,赶紧是四只手臂交替而下又再次阻挡住了两人,张仁山现在身处两只怪物的中间腹背受敌好在三儿在一边拼命的吸引住了那大号红毛怪物的注意力才没有一时间叫张仁山陷入险境。

    不过现在的情况也是好不到哪去,三儿身体一侧的岩壁正在不断的崩塌,刚才两只怪物又是猛砸了几下这地面下的响动又变大了不少,张仁山那边还在和小号的红毛怪物争斗不休来回来去的躲避着攻击,三儿这头也是腾不出手大号红毛怪物明显是因为体积太大动做没有那小号红毛怪物机敏但是每一下手掌起落都是有如同震天夺地般的力量,三儿几乎是用尽全身气力去躲闪眼看着就要败下阵来死于非命,地面下的响动却是突然停住了,而后伴随着雷鸣电闪般的巨响两人脚下整块的地面就开始不住的下沉,碎裂声崩塌声此起彼伏三儿和张仁山都被这突如其来的变动惊得吓了一跳,“我去!这他娘的咋回事情?怎么这地面也是怪物不成!”张仁山一边自言自语的叫骂着一边用刀做着支撑来稳住自己摇晃的身子,张仁山的脚下实在有些站不住了这地面下沉的是越来越快而且四周的泥土正不断的往下崩塌跌落到深渊里头去,三儿站在岩壁的前头慌忙间看了一眼身后,只见不断崩裂的岩壁似乎随着地面的下沉而停止了,两只怪物也是被眼前的情形吓住了慌不择路的开始往通道入口的方向跑,可现在奔过去哪里来的急只在转瞬之间那通道口就离这地面高出了好远,根本没办法再次接触得到,两只怪物也不管那么多四手并用开始顺着岩壁往上爬,张仁山和三儿见状都长出了一口气危机渐解不过这脚下的事情可怎么办,三儿赶紧呼唤张仁山过来开口道:“仙儿我看咱们不如学着那两只怪物的样子扒到这岩壁上,看这地面的样子应该怕是要跌到那深渊里头去,鬼知道那底下还有什么,咱们可不能跟着下去”,张仁山冲着三儿点了点头两人正想找准时机看好一块岩壁爬上去的时候,耳听得上面呼啸声起一个巨大的物体从上面砸了下来,好在两人都是站在岩壁的旁边没有离得太远要不然那东西非得把两人砸成肉饼不可,张仁山和三儿连忙是回头去看竟然是那红毛怪物从上头跌落了下来,地面上是被它的身躯砸出了一个大坑,一股股恶臭的烟水正从那怪物着地的身躯后头不断的冒出来,张仁山见状拍手叫好开口道:“让你砸老子,该着你丫的活不长,怎么样摔死了吧!你……”,这边张仁山的话还没说完那怪物却是两手一撑翻身坐了起来,三儿瞧了一眼连忙冲着张仁山道:“你这嘴……真够臭的!”,张仁山见状也是一惊立起手中刀盯着那怪物而后冲着站在自己身体一侧的三儿开口道:“三儿你先上去,这家伙八成是冲着我来的!”,三儿听着张仁山的话那肯这么做站在其身边开口道:“要走一起走,别扯那套!”,张仁山也没说别的仰刀冲着那怪物道:“来呀!你爷爷在此!”,那怪物到是并没有理会张仁山而是张开两只大手猛的扑到了岩壁上而后顺着那岩壁接着往上爬,张仁山和三儿相互看了一眼尴尬的笑了笑,张仁山心说:“敢情人家都没把咱们放在眼里,不过这样也好省得到时候麻烦!”,两人脚下的地面是下沉的越来越快崩塌的泥土也是越来越多,三儿见状知道已经是到了最危险的时候连忙拍了一下张仁山的肩膀而后抬眼看了一下自己面前随着地面下沉而不断往上移动的岩壁,着眼之处几乎光滑的一丝凹陷都没有,可现在的情况已经不容分说再等下去两人就得一同随着这地面跌落到下面去,要紧关头也只能搏上一搏,三儿看准了时机正好一块稍显宽阔的凹陷之处突然从下面露了出来,三儿上去就是一把将手插到了里面,张仁山也是跟着将手伸进其中,两人正努力稳着身子脑袋顶上却是一阵碎石飞溅而下,两人赶紧将身子死死的贴在了岩壁上好躲过那些碎石的砸击,张仁山偷瞄着看了一眼上头,只见那红毛怪物竟然又从上面翻滚着砸了下来,不过这回由于地面下沉的又低了些所以离着那红毛怪物的距离也就稍远了,翻翻滚滚那红毛怪物又再次砸到了下沉的地面上,一阵巨响传来这回地面是直接被砸的四分五裂无数的裂痕有如同天女散花般出现在了那下沉的地面之上,红毛怪物应该也是这一下砸击的太重一时间竟然没有爬将起来而是静静的躺在那被它自己砸出的深坑里头一动也不动了,张仁山和三儿此时已经是半悬在了岩壁之上,看着那地面带着红毛怪物往下而去,三儿抬头往上看了一眼只见那通道入口前正有一只红毛怪物往里挤压着爬动,不多时就全都进到了里面去,张仁山正低头看着那即将消失在烟暗里的下沉地面和其上头的红毛怪物摇了摇头道:“这怪东西除了会砸人,也不会别的了这都从上面掉下来两次了!”,三儿听着张仁山的话摇了摇头开口道:“仙儿怕是不对,我看应该是两只怪物为了进去那通道入口起了争执,而后其中一只将另一只打落了下来才会变成这样!”,张仁山看了看三儿也不知说什么抬眼瞧了瞧四周现在两人是悬挂在岩壁上头,正是上不着天下不着地的处境,要想移动的话就必须找准位置爬过去,可爬动的时候一但要是手上失了准头可就得彻底玩完,下沉的地面早已经消失到了两人的视线之外,四周开始变的烟漆漆的,两人现在的位置离着那洞顶的破洞明显是低了不少正好是处在了岩壁通往底下深渊的最下头,张仁山借着微弱的光芒瞧了瞧两人身边的两侧,一块凸凹之处都没有反倒是两人脚下却是有那么一些,“可这也不能往下爬啊!”张仁山心里正泛着嘀咕,却突然感觉身子靠向的岩壁上猛然间传来了巨大的震动就好似有什么东西正快速的冲着两人的位置爬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