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志通鉴 第一百二十三章 入地而行
作者:张道仁的小说      更新:2017-10-23
    ,更新快,,免费读!

    张仁山和三儿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惊的半天没说出话来,这庙宇里面竟然还隐藏着这么大的秘密这是两人始料未及的,张仁山用手扒着神像底座的一边而后探着头往地道里看了看,里面黑漆漆的不过却有一丝微风从里面吹出来显然是连接着哪里至少不会是封闭的空间,三儿伸手从身上掏出之前就已经准备好了的火折子递给了张仁山,张仁山一手接过而后拧开上面的盖子吹了两下火折子就烧了起来虽说照亮的范围不是太大但是总比没有,火折子微光之下张仁山抬手向地道的内部照了照,里面显然也是一处人为挖掘的产物,不过可却比自己家那个地道不知要好上多少倍,不仅宽敞无比还用了些青石砖铺平了道路,一节阶梯正和地道的入口相连方便上下,三儿也是朝里面望了望开口道:“仙儿看来咱们现在终于知道那些人为什么会把萧灵灵放在这庙堂里暂时不管了”,张仁山点了点头回头看了看三儿开口道:“嗯!三儿那咱们就赶紧的吧!”,两人不再废话张仁山打头举着火折子就踩着那往下而去的阶梯下到了地道当中,三儿是紧跟在后面,两人刚把脚踩在地道的青石砖上就听上头传来一阵响动而后整个地道入口就被那神像的底座又封了起来,张仁山见状连忙想拿些东西撑住可哪里来得及,一眨眼工夫整个地道口就被盖了个严严实实,“三儿这……”张仁山用手顶了顶地道口的神像底座牢不可破要是没有什么开山凿石的东西那是肯定破不开的,三儿却没有太过慌乱而是冲着张仁山摆了摆手开口道:“仙儿你别担心这我看这地道应该是上下通用的,这上边有东西开估计下边应该也有,要不然干什么会有这阶梯留在这里,直接往下跳不就行了,这也没有多高”,张仁山听完三儿的话是半信半疑举着手里的火折子又从那阶梯上走了下来,两人朝着四周望了望地道的尽头就是这往上而去的地道口上面就是后山庙,而另一头也不知还有着什么抬眼望去反正是看不见头,三儿伸手在两侧的青石砖上摸了摸湿湿滑滑的好似沾满了地下潮湿的空气,“仙儿你看这地道修的肯定是下了功夫了,这么整齐的青石砖可得花些时间开采,别说是搬运了,这采回来加工成这种方方正正的样子就得是大工程,没个百八十个工匠可干不来这些活,不过他们……是怎么把这青石砖运到这地道里头的呐?难不成一边挖一边运啊?不可能啊!三儿你觉得这地道到底是怎么修的啊?”张仁山看着四周连上在下从左至右铺的满满当当的青石砖不住的感叹道,三儿听着张仁山的话也没什么可说的这事情要是不去问建造这里的人就靠自己猜那是肯定猜不出来的,张仁山一直没听见三儿的回答就赶忙又追问了两句,三儿见实在避不过去了只好开口道:“行了咱们还有正事要办呐!这事情留着以后咱们在慢慢研究”,张仁山听见三儿这么说也就不再吱声了当下两人就离开了地道入口朝着里面行去。

    还没走出去多远张仁山手里的火折子光芒一扫一处青石砖上的一块凸起就立即引起了两人的注意,张仁山连忙将手里的火折子贴近那凸起之处好能看得分明,只见也是和那后山庙里的神像底座上的凸起一样圆滚滚附在青石砖上其后面也不知连接着什么,三儿上眼瞧了瞧冲着张仁山笑了一下开口道:“怎么样我没说错吧!”,张仁山收回照拿着火折子照着那凸起之处的手点了点头,两人也没在多说什么继续朝着地道深处走,反正现在已经知道这条地道可以来去自由也就不再担心退路的问题,要是地道里头真有什么古怪大不了顺着原路返回即可,地道四周全部都是由青石砖铺成,这青石砖每个个头都有半人多大少说也得几十斤重,连绵不绝一直延伸到地道的深处,三儿瞧着前头又看了看四周心说:“这工程恐怕不是一般人所为,这种青石砖多半都得从高山上开采,反正清水铺的周围是肯定没有的,看样子就知道这青石砖肯定是经过反复加工才能成为这种样子,可别说是普通人家了就是达官显贵也不可能折腾的起呀!那这地道到底是何人修建的呐?”,一肚子的疑问搞的三儿脑袋直疼所幸就不在去想了跟着张仁山继续朝着地道深处走,两人行了也不知有多远反正是累的脚发酸,好在这地道够宽敞两个人并排直立而行都没有问题,不至于像之前那地道一般还得猫着腰走动累的半死,歇息了一阵张仁山就扶着三儿站了起来继续朝前而去,两人走走停停四周除了连绵不绝的青石砖外好似什么都没有,也没看见什么危险总之就是不停的往前走,行着行着三儿就觉得不太对劲了叫住了张仁山而后瞧了瞧四周,两侧青石砖依旧丝毫没有变化可宽度却好似增加了,原本两人下到这地道的时候宽度是将将够两人并排而行,可现在却好像能容下三人并立,张仁山也是瞧出了点端倪就冲着三儿道:“三儿这地道是不是越走越宽了啊?”,三儿瞧了瞧冲着张仁山点了点头心中道:“变宽了又能说明什么呐?这地道本来就是方便人进出的修建的宽敞一点也没什么过错,可为什么我总是感觉不太对呐?还有之前待在那后山庙里的时候也有这种奇奇怪怪的感觉,总是哪里不太对,可又说不上来真真是奇哉怪也”,张仁山见三儿一直没说话就拍了他一下接着开口道:“三儿还接着走不?”,三儿看了看他摆了摆手开口道:“你让我在想一会,这地方好似古怪,但是我却不知道哪里有问题咱们现在先别轻举妄动”,张仁山听完话后点了点头举着手里的火折子就在地道四周瞎转悠等着三儿思考完在上路。

    地道里头之前时不时的就有微风刮过可现在却好似全都没有了,张仁山还在一边举着火折子照着地道铺设的青石砖乱看等着三儿,可过了一阵三儿还是没有一点头绪只好走到张仁山的近旁拍了拍他开口道:“仙儿我看咱们要不然往回走一段瞧瞧”,张仁山到是没在意点头答应了,两人就赶紧往来时的方向走了过去,行了一会儿三儿却忽然叫张仁山站住,自己连忙凑到了一块青石砖旁看了一眼而后点了点头自言自语道:“果不其然”,张仁山也不知三儿是瞧见了什么举着手里的火折子靠了过去,冲着那青石砖上一照只见上头好似之前被什么东西撩了一般留下了些许火烤的痕迹,张仁山没瞧明白就冲着三儿开口道:“三儿你看这东西干什么?”,三儿没说话指了指两人的前面示意接着走,张仁山见三儿没有搭理自己也就不再细问了继续往前而行,两人又是走了一会儿,三儿却又叫住了张仁山自己则再次走到了地道旁的一块青石砖边仔细察看了起来,这下张仁山是彻底被三儿搞蒙了开口道:“三儿你这到底是准备干什么啊?”,三儿听着张仁山的话冲着他摆了摆叫他过来自己看,张仁山带着满肚子的疑惑只好不情愿的凑到了三儿的近旁上眼瞧了瞧那青石砖,只见其上头竟然有一个和之前一模一样的火烤痕迹,就连那烧灼后留下的状态都是丝毫不差,“这……”张仁山惊的是半天没说出话瞪着眼睛瞧着三儿,三儿笑了笑开口道:“看来咱们又遇见大麻烦了”,张仁山看着三儿的样子不知说什么好晃了晃脑袋清醒一下开口道:“不会又是鬼打墙吧?咱们怎么这么命苦啊!三儿你还有心笑,咱们现在恐怕走出去都是个事情,诶!不对……你这样都能笑出来,是不是肚子里已经有什么高招了?赶快说出来听听别卖关子了!”,三儿点了点头轻轻拍了拍张仁山的肩旁道:“仙儿首先放心这不是什么鬼打墙,而是一种迷惑人的陷阱,你看这火烤的痕迹虽说一样但是你只要仔细看就能看出来,这上面还是有细微的差别的,这种东西就是用来让进来的人产生错觉以为自己走进了一个怪圈当中怎么走也走不出去而后自暴自弃在其中活活疯癫而死,这地道修建的宽阔幽深,而且很有可能通向一些重要的地方,我之前就一直奇怪这种地方为什么不做些陷阱来对付外来之人,真要是有人一不小心进来了,顺着这地道就能走进去,那还有什么秘密可谈,现在看来原来这地道就是机关所在,只不过这种陷阱机关对付山野莽夫还算可以,真要是碰见像我这样的,那就没什么大用了!”,张仁山听着三儿的解释瘪了瘪嘴开口道:“你看把你牛的!那你在来说说为什么这地道里不安装些厉害的机关陷阱呐?还有这地道变宽了又是怎么一回事?咱们之前可一直顺着一侧墙壁走的这要是突然变宽咱们肯定能察觉才对,为什么咱们走了好久才注意到呐?”,三儿听完张仁山的话点了一下头而后道:“我刚开始也是没有想清楚这是为什么,既然这地道都能变为陷阱而且入口处的消息机关可说得上是巧夺天工,至少说明这修造的人算得上是人中翘楚,再在地道里安装些害人利器也不是不可行,可你也看见了咱们走到现在除了这么个半成不成的东西外就没什么了,后来我仔细想了想可能是因为这地道经常有人进出如果安装些害人的东西,万一哪天进出的人忘记了哪个地方有机关那可就遭殃了,我猜这修造之人应该是考虑到了这点所以就只好做了些迷惑人的假机关好让一些人迷失其中,而没有做实用的害人利器,还有你刚才说的地道变宽的事情,咱们往后走的时候我特意留意了一下四周的变化,才发现这地道修建的并不是笔直的一条而是缓缓向着四周扩展开的,就好似一个展开的喇叭花一样,越往前走越是开阔,越往地道入口那边去越是狭窄,所以咱们才没有注意到地道变宽的迹象,因为咱们都是沿着一侧的墙壁走的,你要是不信你站在地道的中央仔细朝前看一看就知道了”。

    张仁山听完三儿的解释将信将疑的站在到了地道的正中间朝前望了望,事实还真同三儿讲的一样细看之下地道两侧的墙壁还真是有些微微的往外扩展之感,张仁山惊的有些合不拢嘴,三儿看着张仁山的样子知道他肯定是看出来了就开口道:“怎么样我没说错吧!”,张仁山点了点头:“算你厉害!行了吧!不过你是怎么知道的啊?这土木修建的事情咱们也没接触过多少啊!”,三儿看了看张仁山开口道:“你就不长去看老爷子屋里的书籍,那里面什么都有几乎快把人间所做的事情全都囊括了”,张仁山听完三儿的话撇着大嘴道:“我爹那书都是宝贝一样,我也想看,不过只从我小时候拿了他一本书扔着玩之后,我爹就不让我再去他的书房了!”,三儿听着张仁山的话无奈的摇了摇头不经心中感叹道:“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啊!还是老爷子精明要是再让张仁山去那书房,估计什么都剩不下了”,两人解决了眼前的事情就又继续转身朝着地道前面而去,这把张仁山和三儿精明了一点一人一边站在地道墙壁的两侧一同往前走想看看这地道走到最后到底有多大,行了一会儿整个地道已经变成了四人并立的大小,两人正觉宽敞之时却听前面好似隐约传来了“哗哗”的流水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