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志通鉴 第一百二十一章 无人庙堂
作者:张道仁的小说      更新:2017-10-23
    ,!

    月光朦胧在加之有高处不少树木枝干和叶片的遮挡,到底前面是个什么张仁山也是看不清楚,三儿此时也是缓步走了上来正喘着粗气这山他是实在不想在爬自己这身子骨可经不住这么折腾看着张仁山停住了脚步正半蹲在地上不知干着什么,三儿就以为张仁山也是走累了连忙上去拍了他一下正想开口说话,张仁山却是回头冲着三儿赶紧比了一个噤声的手势而后指了指前头,三儿抬眼望去也是瞧见了那堵住山路的硕大物体连忙压低了音量蹲下身子开口道:“仙儿……那是个什么东西啊?不会是……什么猛兽吧?”,张仁山摇了摇头也是压着声音道:“不能……我刚才见这东西一动都不动好像不是活的,不过到底是个什么这天太暗我也是瞧不清楚,我看咱们最好不要轻举妄动先看看再说”,三儿也是同意张仁山的看法,这天上虽说星月同在但是两人现在正身处山中就算是天上有光亮四周的树林茂密根本透不进来多少两人眼前总是朦朦胧胧的,要不是眼力好正常人早就看不见什么了,两人蹲在地上等了好一阵见那远处山路上的硕大物体丝毫动的意思都没有,三儿望了望冲着张仁山低声道:“仙儿在这么等下去也不是个办法,我看不如咱们慢慢摸索过去离近了瞅瞅,真要是个活物咱们就小心的绕开来看看,要不是实在不行你手里不还有那阔刀,大不了咱们跟它斗上一斗,别忘了咱们可是俩个人呐!”,张仁山看了看也是没辙要想上到那破庙就得顺着眼前的山路走,真要说是绕路的话不是不可行,这山又不是死的那里都能走人谁规定就得走这山路上山,只是这路照比其它的地方方便了许多罢了。三儿见张仁山微微点了点头答应了就赶紧轻挪着步子弯着腰小心翼翼的向那挡着山路的东西慢慢靠近,张仁山也是蹑手蹑脚的抽出了腰间的阔刀以防不备而后跟在三儿的后面缓缓的朝着那硕大的物体走去,两人轻声走了没多久离着那东西还有两三步的距离三儿停了下来瞪着眼睛仔细看了看,那东西烟乎乎的好似一个大灶锅整个翻过来扣在地上,三儿回身看了看张仁山示意他把手里的刀攥紧了真要是什么猛兽别管那么多挥刀劈砍就是,张仁山点头授意两眼紧盯着前面挡住山路的东西一只手死死的攥着刀把,三儿见张仁山已经准备妥当就一回身朝前轻轻挪了两步来到了那东西的身后抬手上去摸了摸湿乎乎的好似上面长了一层青苔,三儿收回摸索的手闻了闻自己手上的味道没有动物的腥臭气而是清新的草木味这才松了口气连忙站直了身子一转身冲着张仁山开口道:“放心不是什么猛兽”,张仁山一听三儿的话自己也是长出了一口气收起刀来走到了三儿的近旁,两人一同察看那物体到底是个什么,三儿上手敲了敲硬梆梆的好像是块岩石,张仁山也是瞧出了什么咂了一下嘴开口道:“我说是什么呐?原来是快长了毛的烟石头啊!真是……害得我们白紧张半天,哎……不对,三儿咱们小时候来这地方有这么块石头吗?”,三儿是晃了晃脑袋没说话眉头皱到了一起,这山里张仁山和三儿其实没来过那么几回,现在的记忆全都停留在儿时长大后就根本没有再来过这山中,真要说这路上到底有没有这石头张仁山和三儿自己都说不好,也许是后来才有的也许是之前就有只是两人不记得了,张仁山见半天都没等到三儿的答复也就不再跟他询问这石头的事情,抬头看了看前面后山庙残破的墙壁已经依稀可见,再走不了多远就能到地方了,三儿这边还想着这石头事情没顾忌往前看,张仁山却是一把拉住了三儿开口道:“眼看到地方了,咱们就先别想这事了赶紧走吧!兴许之前这烟石头就在这呐!只是年头太远你我都记不清了而已”,三儿也是没办法只好跟着张仁山一同朝着那不远处的后山破庙走,暂时就把这地上的烟石头忘在了脑后。两人行了一阵路上虽说还是有些难走但是毕竟山路多艰好在是平安到了地方,张仁山扒着一块残破的庙墙往里看了看,庙里头已经是破败不堪,供奉的神像早就已经不见了踪影也不知是因为年久失修还是人为破坏反正只剩下了一个用来承载神像的底座放在庙堂里,虽说是间庙宇但其实也不大进了门就是庙堂,穿过庙堂后在其后面还有一间房屋看样子应该是给庙中的僧侣用来休憩的,不过现在都已经荒废了,原本庙门口还有两尊石狮子现在也早已经不见了踪影,估计是被某些贪财小人给抬走卖掉了,至于庙门那就更不用说了,在张仁山和三儿小时候来这里玩耍的时候就已经没有了,整间庙宇破烂的不成样子,庙顶上的瓦都已经没了一大半,整根横梁有一半都暴露在外面看样子被风雨侵蚀的十分严重估计再用不了多久这横梁就得掉落下来,到时候这庙宇也就得随着坍塌了。张仁山扒着墙头往庙堂里头窥探着见没什么别的东西就又从墙壁上跳了下来,两人顺着山路过来的位置是在庙宇的一侧并没有直通向庙宇的正门,这墙壁被常年的雨水侵蚀塌了一个窟窿,三儿本想带着张仁山从正门直接进去,可张仁山偏要先看看里面的情况再说,所以就一下扒到了那墙壁的窟窿上,现在见里面没什么动静两人也就放心的绕到了庙宇的前面,张仁山迈着步子就朝里面走三儿是赶快说了句小心,这才跟着张仁山一同朝着庙堂里头而去,两人刚一进到庙堂里头就被灰尘呛得直咳嗽,这庙宇看样子就应该是许久都没有人来过了,地上的灰土一被两人走动的力道一带就立即飞舞了起来,张仁山用衣袖掩着口鼻不停的用手扇走空中飘舞的尘土,可越是这样这尘土被扇起来的就越多,三儿实在没辙了就赶紧拉着张仁山从里面退了出来重新回到了外面,正当两人在外头等着庙堂里头的灰尘归于平静之时,一个烟影却从庙宇中一闪而过。

    张仁山离得庙堂比较近眼角余光正看到清楚赶紧喊了一声:“谁?出来老子看见你了!”说罢便不管不顾的又重新冲击了庙堂的里面激起了更多的灰尘,三儿这边还在平复着被灰尘呛得发痒的喉咙一时之间没有反应过来,等张仁山冲进了庙堂里这才紧跟着跑了过去,两人现在也顾不得里面犹如浓雾般飞舞灰尘了,张仁山和三儿全都看见了那一闪而过人影,那人影很有可能跟萧灵灵有些关系这要是让他跑了之后会发生什么可就不好说了,可两人在庙堂里面寻了半天却什么都没找到,就好似那人影凭空消失了一般,张仁山像个无头苍蝇般在庙宇里面跑来跑去不停的四下翻找可就是一个人都没有,三儿刚开始也是随着张仁山四处瞎转悠可眼见着都快把庙宇翻个底朝天了也没找到人,所幸就不在跟着张仁山四处瞎折腾了,独自一人找到之前人影闪过的地方蹲在地上开始仔细的察看起来,地面上灰尘较多刚才张仁山和三儿一阵折腾被带起了不少,不过好在并不是全部都被带起飘散到空中,还是有一少部分留存了下来,三儿掩着口鼻以免吸入太过灰尘而后瞪着眼睛看向地面要说刚才真的有人从这里走过的话,那地面上肯定会留下那人的脚印,可三儿看了半天却是什么都没有除了自己和张仁山的脚印外四周的尘土上都是光溜溜的,这下三儿的心里可就有些打鼓了:“要说那人真要是从这里走过去的话,除非他能脚不沾地否则根本不可能不留下一丝痕迹的,可现在来看这四周好似根本没有其他人的脚印,难不成……”三儿不敢去想之前在萧家的事情已经给他带来了无数的阴影,不过好在那时有仙人出手搭救,可现在只有自己和张仁山怎么处理这样的事情两人是根本不知道,三儿正想着要不要告诉张仁山一声却听身后不远处传来一阵响动,三儿连忙回头去看原来是张仁山找“人”时一不小心将一个陶瓦罐给踢碎了,三儿是赶紧走了过去询问张仁山伤没伤到,张仁山摇头表示无碍就继续在庙堂里头找寻那人影的踪迹,三儿刚想告诉他别在费力追寻了却低头间瞧见了那被张仁山无意踢碎的瓦罐连忙弯下身子仔细看了看,那瓦罐虽然破裂但是其底部还是完好无损的,张仁山的一脚只是踢碎了那瓦罐的上部,三儿随手拨开几个瓦罐残破的碎片,瓦罐里头空空如也显然什么都没装,伸手捡起一块瓦罐的碎片冲着天上的月光照了照,上面丝毫不见沉积的灰尘就好似被人擦拭了一番一样。三儿连忙又低下身子看了看瓦罐那未破裂的底部也是光滑如初丝毫不见岁月的踪影,“这可就奇怪了?”三儿嘟囔着自言自语道,要说这瓦罐如果是一直都在这庙宇里的那这么长时间的日晒雨淋早已经得落满灰尘长满绿苔,可三儿眼前的这个瓦罐却不是这样到处都透着新颖就跟新做出来的一样,张仁山那边还在不停在庙宇中找寻人影的去向,三儿这边是稍微看出了点端倪就赶紧把张仁山唤了过来开口道:“仙儿你看看这陶罐!”,张仁山也不知三儿想干什么让看就看所幸低下身子看了一眼而后道:“这……就是一个破罐子有啥好奇的?我说咱们还是赶紧找那人吧!”,三儿摇了摇头将手里拿着的那块瓦罐的碎片递给了张仁山道:“你看这瓦罐的老旧程度根本不像是庙堂之前就有的东西,应该是最近有人带着它来到了庙中,走的时候却忘记了拿!”,“那这……能说明什么啊?这后山庙又不是你我二人知道,进山来的樵夫猎户不都知道嘛!也许是他们带着这么个罐子装水喝而后就忘了拿走了”张仁山从三儿手里接过瓦罐的碎片开口道,三儿听完张仁山的话却是摇了摇头:“不能,猎户一般背的都是水袋,他们常年打猎要是背着这么个罐子在身上不方便不说,万一碰在什么地方发出声响惊扰了猎物岂不是断了自己的路数,至于你说的樵夫就更不可能,他们进山砍柴要么是卖钱贴补家用要么就是为了过冬而储备柴薪,这瓦罐看样子就是中部个头的,在装满水不下半斤多,仙儿你也知道咱们上来的山路有多难走,在带上这么个半斤多的水罐在身上,你觉得这樵夫还能砍柴了不?没等走到地方就得累死”,张仁山听完三儿的一番解释点了点头人家毕竟说的头头是道看了看眼前的瓦罐开口道:“那三儿你说这罐子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三儿却是晃了晃脑袋而后道:“我也说不好,这罐子毕竟谁都能拿,也许就是一些闲人散客走到这庙中闲玩时留下的,仙儿我从刚才进到这庙里就感觉有些不对劲,可不对在哪里我又说不上来,还有你随我来……”三儿话说一半就带着张仁山走到了那人影消失的地方指了指地面接着道:“仙儿你看这是那人影闪过的地方,你仔细看看地面!”,张仁山随着三儿的手指瞧了瞧想了一阵没明白三儿的意思只好尴尬的看向他,三儿无奈的摇了摇头道:“仙儿你看咱们要是从这里跑过这地面的灰尘上肯定是会留下脚印的,可你再瞧这人影消失的地方,地上一个脚印都没有,仙儿你说会不会……”,张仁山连忙打断了三儿开口道:“三儿你别说了,咱们既然来了就不能怕这个,反正现在退也退不回去,咱们不如就死马当活马医,把这间破庙翻个底掉老子不信找不出什么蛛丝马迹来!”,三儿见张仁山表了态自己也就不必在跟他多说些什么了,当下两人就接着在庙堂里头四下察看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