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志通鉴 第一百一十五章 挖地三尺
作者:张道仁的小说      更新:2017-10-23
    ,!

    “老人家这是什么意思啊?咱们……咱们到这里来干什么?”张仁山瞪着牛眼看着四周好不容易从这院里走开了现在竟然又被扔了回来实在是不解其意。三儿盯着站在两人身后的老者瞧了瞧点了点头事情他是已经猜了个大概就抬手扒拉了一下张仁山而后道:“仙儿稍安勿躁,咱们先听老人家的!”,张仁山本想着再问问老者可一听三儿叫自己先别言语也没多想就暂时住了嘴,老者听见了两人的对话拄着拐杖冲着地面点了点开口道:“两位小辈,现如今老朽有一件事情想拜托二位去做,不知你们……敢不敢?”,听完老者的话张仁山到是没多想点着头答应心说反正现在不知该怎么办既然人家救了自己的命两次替人家办件事情又有何难,三儿见张仁山不假思索就爽快的答应了直摇脑袋看了看老者叹了口气,老者听见了三儿的叹气声双目一转看了他一眼开口道:“小辈你为何叹气啊?”,“老人家实不相瞒您要拜托我们的事情是不是和这院里的那个水缸有关?”三儿朝着那先前被自己和张仁山砸的稀烂的地下水缸口望了一眼,老者笑了笑冲着三儿点了点头,张仁山见状心中大惊望着老者开口道:“我说老头,你刚才不还说这水缸里头封着恶鬼,怎么现在就叫咱俩去送命啦?不去……老子才不干呐!”,老者听完冲着张仁山点了点手指开口道:“你这小辈到是惜命,刚才不还点头答应老朽的吗!怎么现在却突然变了?”,张仁山哪管那些架着胳膊脸一扭说什么也不管了,三儿看着张仁山知道他实在是不想再去那水缸旁转悠毕竟之前这水缸里出的怪事已经够多的了但是现在要是想解决萧家的现状也只有通过这地下水缸才可以,好说歹说张仁山总算是暂时能听得了话了跟着三儿两人又看向了老者,老者见两人稍微稳定了些就又开口道:“两位小辈误怕,这次再去那水缸旁不会再出什么事情,老朽之前埋进两位身体了的避退符可以驱百邪避百害大可放心,只不过这回拜托两位小辈的事情到是会费些体力,不知两位小辈身体现在可好”。听完老者的解释张仁山和三儿这下可算是安了心可一听接下来两人要干的事情破费体力就有些十分不解了,三儿冲着老者抱了抱拳开口道:“老人家,您不会是让我们去把那水缸挖出来吧?”,老者听后捻着胡须笑了笑而后点了点手里的拐杖冲着两人说道:“小辈此言差矣,并非是水缸!而是在水缸底下的东西”,“水缸底下的的东西?”张仁山听见了老者的话皱了下眉头仔仔细细想了想之前在水缸旁的经过忽然深吸了一口气开口道:“老头你不会是想让我们把那盒子挖出来吧?”,老者看着张仁山笑眯眯的点了点头。

    “这……不是老头……那盒子里头古怪的狠,之前三儿就着了道差点就没命了,要不是当时天上出来了光亮,都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咱们还是别去动它了吧!”张仁山想着之前三儿被盒子里的烟色丝线缠住时那痛苦的表情就觉得脊背发凉,老者听完张仁山的话摇了摇头冲着两人道:“到如今老朽就跟两位小辈实讲吧!那盒子里封的并不是什么恶鬼,而是一只万年的妖物,之前它在世间为非作歹,仗着道行高,地上的仙家几乎都拿它没有办法,后来上天见其太过为乱已经搅闹的三界不平,只好派下尊者前来收服此妖,十天十夜的激斗,虽说妖物没有占得上风但是尊者也已经有些疲累了,最后妖物趁着尊者一个疏忽竟然遁地逃窜,尊者连忙驾云寻追,岂料这妖物只顾逃窜却没辨方向直是撞到了一户人家当中,这家中只有一女眷被动静惊扰后直把手里的梳妆盒掉落在了地面,整砸在那妖物的身躯之上,尊者见时机已到,口中念诀便将这妖物收进了这梳妆盒里加了封印埋与山中以保世间太平,可未曾想这冥冥之中却有天意这梳妆盒本埋的不深,加之山中一年四季雨水不断竟被从土里冲了出来,恰巧被路过的进山砍柴的樵夫看见拾回了家中,樵夫好奇心起变自行起了梳妆盒的盖子妖物见有了光亮便想冲破封印夺路外逃,却被一会寻天问事的高人算定了再次出世的时辰寻到了樵夫家中,千钧一发之际夺过了樵夫手中的梳妆盒重新盖好,可还是晚了半步那盒子里的妖物依然将一丝妖气附在了那樵夫的身上,樵夫被妖气所附全然失去了人性跟着高人开始争夺那梳妆盒,高人见装实在是进退两难只好丢出随身的一件法宝震水琉璃钵,将这名樵夫和手里的梳妆盒全都封在了里面,在梳妆盒收到那钵里面前高人还用樵夫家里的几层油布将其包的结结实实以免到时妖物自行解开盒盖撑破钵体为祸世间,待盒子和樵夫都被收进钵中之后,高人深知自己的这件宝物是根本镇不住这妖物的,只好做法将自己肉身化为九个童子一同收进钵中以至阳之气镇守钵体四壁以防妖物出世,而后这震水琉璃钵便落于了地面之上,山中本身进人就少,长年累月下来樵夫的家变被风雨所化消失的无影无踪,山川地貌逐渐改变这震水琉璃钵也随着一点一点埋进了地下当中,直到你们二人又将其挖了出来!”,张仁山和三儿听完老者说的故事相互看了一眼,张仁山是只觉得心疼不以看着那水缸的方向道:“原来这水缸是个宝贝啊!早知道我就不砸了,这要是收来给自己用那岂不是……不过现在说什么也晚了,这宝贝都已经被我砸的稀巴烂了!”,三儿到是没在意这些看了看老者开口道:“要是按照您老这么说,那岂不是这妖物已经被我们放了出来,那我们还去挖那盒子有什么用,赶紧想办法收服了此妖才是啊!”

    老者听完三儿的话没做声而是看了看四周而后开口道:“小辈你有所不知,这妖物被收于这盒子里已经有些光景,基本和这盒子已经融为了一体,好在它的法力已经大不如前,要是还像之前一样,不光老朽动不了它,就算是现在世间的仙家合力也未必是它的对手!”,“老头那你怎么不自己去挖呐?反正它现在又打不过你,你动动手指头不就把它降服了”张仁山撇着嘴看着三儿,老者抬起拐杖轻打了一下张仁山的腿而后道:“小辈解铃还需系铃人的道理你还不懂嘛!这祸是因你们而起,自然得你们来解决,更何况老朽之前到这里时还是吃了一次亏险些就伤了身子,现在更是不敢轻易去和这妖物正面斗法”,张仁山和三儿一听先是一愣而后点了点头。“的确这祸是自己和三儿惹下的,谁让咱们不偏不倚挖出了这地下的水缸,既然做了错事就不能等着别人来帮助你,只能是自己解决”张仁山心中思索了一下而后冲着三儿点了点头,两人也不再说别的动身就往水缸旁边走,三儿心里一直对之前的事情感到奇怪可听完老者的话后总算是知道了现如今的事态到底是因为什么了。两人走到了那水缸旁,张仁山这时才想到:“这挖是可以,可手里没东西怎么挖,难不成拿手刨啊!”,张仁山正想回身去跟老者说手里没东西怎么挖的时候,黄狼子精却从天上飞了下来,手里攥着两把挖锹递到了两人面前开口道:“用这个”,张仁山和三儿接过黄狼子精手里的挖锹点头谢过,就转回身看向水缸里头,现在的水缸可不比之前里面破乱不堪到处是缸壁的碎渣,有些都是尖朝上不知得有多扎人,张仁山拿手里的挖锹拨了拨水缸里头,立刻就飞舞出了一片烟色的粉尘,张仁山和三儿是连忙闪身后躲,之前可吃过这东西的亏要是不是老者搭救两人现在早就得在奈何桥喝汤了,老者见两人躲闪着身子知道他们又看见那烟色的粉末了就连忙开口道:“两小辈莫怕,现在你们身上有符护身这些妖毒不会再侵害于你们了放心动手即可”,张仁山和三儿一听点了点头安了心,当先一步张仁山就跳到了水缸的里头,这水缸甚是狭小只能是容一人站立再其当中,三儿见实在是没法再进去别人只好立在水缸的一旁等着张仁山去挖,待他挖累了自己再替换于他,两人就这么你一锹我一锹也不知向那破裂的水缸底挖了多久,直到是抬头只能看见缸口那么大的一片乌云天空才算是停了下来,张仁山站在水缸里头抬头看向外面,三儿正往下顺着一根被黄狼子精找来的绳子,作为上下水缸挖掘所用的阶梯,水缸底下挖出来的泥土都装在一个老者递过来的袋子里,无论张仁山和三儿怎么往里头铲土这袋子就好像填不满一样始终是瘪瘪的,张仁山看的是眼睛直放光这袋子肯定是件宝贝,几次和三儿交替上到地面后都想跟老者讨要,可老者都是一句话不给,张仁山气的是抓耳挠腮可也没有办法。

    两人挖来挖去只是越挖越深,始终不见那盒子的踪影,三儿想了想之前的经过那盒子的确是掉进了水缸里,底部还出现了一个四方的洞口心说:“难不成这盒子里的妖物已经遁地跑走了,那还挖这地面有什么用?”。三儿正想着事情张仁山却从水缸口探出头来冲着底下的三儿喊道:“三儿……老头说了再挖两锹就别在挖了,那东西自然会出来的!”,三儿听见了张仁山的话说了句知道了就刚忙动手朝着脚下又挖了两下,果不其然那盒子还真的露了面,泛着青光的盒面直照到三儿的脸上,三儿是赶忙站在了一旁按照刚才老者的话这盒子现在就是那妖物,自己现在可千万不能再去碰它,三儿抬头看向水缸口扯着嗓子喊道:“挖……到……了!”。张仁山就站在水缸口的一旁听到三儿在里面的喊声连忙低头往下看,也瞧见了那泛着青光的盒子连忙转回身冲着老者道:“老头挖到那东西了!好家伙这钻的可够深的”,老者听见话音从书房的门口走了过来俯身往水缸里头瞧,这边老者正探头往里看却忽见那盒子青光一闪,猛的从地面弹了起来,三儿就站在一旁眼看着那盒子从地上飞舞而起朝着上面就窜了出去,张仁山看的真切连忙拽着老者躲到一边以免被那盒子撞到头上,谁知道这盒子里的妖物到底想要做什么能躲就躲才是最好的选择,老者被张仁山一拉身子就是一斜踉跄的躲过了从地底下飞身出来的盒子,三儿还在下面看着盒子不知为何飞了出去连忙就顺着身边之前用来上下的绳索往上爬,张仁山见自己和老者好在是躲过了就连忙正了一下身子两眼死死的盯着那飘在半空的盒子想看它到底要做什么,老者也不慌紧紧攥住自己手里的拐杖跟着张仁山两人看着那飞在半空的盒子,三儿这边还在手脚并用的往上爬,黄狼子精从天上落了地立在老者的身旁,霎时间周围陷入死一般的寂静,天上乌云凝重,三儿总算是从水缸底下爬了出来抬头观望了一眼,盒子飘在天空之上就好似俯视着众人一般,张仁山看了看老者见其面不改色两眼紧紧的看着半空中的盒子几乎都快眯成了一条缝,三儿扑了扑之前在水缸里沾的一身泥土本想小声询问一下老者到底现在是什么情况,可看了又看现在的情况实在是不得说话的空档,盒子还立于半空突然一道青光却从盒子里面透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