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志通鉴 第九十六章 云开雾起
作者:张道仁的小说      更新:2017-10-23
    ,!

    萧灵灵看着张仁山一脸惊恐的攥着从自己手里抢走的辟火珠只感奇怪开口道:“无赖你又发什么神经啊!我就看一眼这东西就能没命吗?”,张仁山听着萧灵灵的话猛的点了点头道:“这辟火珠可不能用凑到眼前来看!”,“这是为何?”三儿看了看张仁山开口问道,“我其实刚才讲的故事中还忘记说了一点,这风尘辟火珠其实还有一个别名叫凤凰眼,只要是谁将此珠拿到双眼之间静静瞧上那么一阵,五脏六腑就会慢慢的燃烧起来顷刻毙命的!”张仁山攥着那辟火珠说道,萧灵灵听后看了看张仁山道:“我才不信呐!你又骗人!”,张仁山连忙摇头道:“没有!这是真的!”,“那你为何在刚才讲故事的时候没有说出来呢?”三儿偏过头看向张仁山道,“我都说了,我刚才忘记讲了!”张仁山看向两人解释道,三儿和萧灵灵看了看张仁山相互一望也不知说什么好,三儿心说:“仙儿这又是要闹哪一出啊?难不成是看上了这宝贝想占为己有才想编个瞎话来哄骗萧灵灵,可这说法也太难以让人信服了,再说了这东西本来就是萧家的就算是在想要也不可能给你的!”,张仁山见两人半天没有出声长出了口气道:“女魔头这东西你还是先收好吧!记住了千万不能拿到眼前观看,否则真的会出事的!”,萧灵灵听后只好无奈的点了点头伸手接过了张仁山手里的辟火珠,三儿见张仁山这样愣了一下本想开口说话可又憋了回去,“你们进到那书房里就只看到这个东西了吗?没有别的?”萧灵灵看向三儿和张仁山道,张仁山不知该怎么回答毕竟他跟在三儿身后的什么也没看见,三儿望了望萧灵灵道:“萧小姐那书房里烟漆一片,只是这珠子发出红光所以我们才能将其找到,其它的东西我们实在是看不清楚啊!但是那书房里的确是未见什么明暗之火燃烧,应该是十分安全的,就是还有些之前的烟气没有散出而已!”,萧灵灵听着三儿的话点了点头望了望自家的书房看向二人道:“你们说这书房到底为什么要被烧呐?”,张仁山和三儿听见萧灵灵的话互相看了看不知该如何回答,三儿摸着脑袋想了一阵开口道:“我想应该是为了销毁一些蛛丝马迹才这么干的吧!”,萧灵灵摇了摇头道:“应该不是,三儿管家你想刚才救火之时这火是从外头开始烧的,可正常来说要是真的有什么蛛丝马迹必然应该是书房的里头,那只要从里头开始放火不是更容易烧掉踪迹,而且那火也更难被扑救,可你们现在在来看这书房的火就好似随随便便放的一样,别的不说要是真的想做成失火的样子,那应该也是用自然之火点燃,可三儿管家不是说了嘛!这书房的火是用火鳞油点燃的,那这岂不是告诉所有人有人故意放火嘛!”

    三儿听完萧灵灵的话心中一惊暗道:“对啊!这书房的大火就好似向萧家的人告知消息一般,唯恐别人不知道这火是有人故意放的一样,那些人要是真的想从萧家暗中行事必然会加倍小心,怎么可能会故意的引起周围人的警觉,可这大火一起,摆明了就是想告诉所有人这萧家之中有人想做些坏事!”,萧灵灵看着两人半天没有回应也不知该说些什么好,只好站在一边静静的看着,三儿望了望书房开口道:“萧小姐,我之前和少爷也想过这个事情,这书房的大火就是想让你们萧家搬运书房里头的东西才这么干的!”,“搬运里面的东西?”萧灵灵看向三儿询问道,“嗯……没错,那时我和少爷就说这火被扑灭后,贵府定会搬运书房的里的东西来妥善保管,以免到时这书房里再生什么变故,而那些人的目的就是想要做到这点,好在贵府搬运东西时拿走那他们想要的东西,可刚才听见萧小姐所说后,事情又好似不是这个样子了!”三儿望了望张仁山看向萧灵灵道,萧灵灵听完三儿的话点了点头道:“那现在的事情又是什么呢?”,三儿低头思索了一阵开口道:“咱们现在看这火,要是没有那火鳞油,谁也不会知道这火到底是为什么烧起来的毕竟现在身处盛夏气节干燥水汽稍无,可现在只要是个明白人都会看出来,明显是有人故意为之,那些人就算是在没有脑子也不会这么去干,因为这样等于是直接把自己暴露到了所有人的面前,到时做起事来岂不是颇为麻烦!要说是想像之前在我们家一样故技重施一次,可现在我和少爷就身在贵府,这种计谋是个人就不会在去用了,可现在这书房还是被烧了!”,“我猜那些人就是没招了,狗急跳墙才这么干的!”张仁山听完三儿的话道,三儿在一旁摇了摇头道:“应该不是,一计不用一身的道理那些人不会不明白,书房的大火应该还是另有玄机,就像我刚才说的明知道会暴露而且对方还知道自己接下来会做什么,怎么可能还会这么去做,要说真是走投无路,那还情有可原,可那些人的手段我们不是没有见识过,怎么可能还会这样做!”,萧灵灵看了看张仁山和三儿也不知说什么好,张仁山看了看被烧成一片漆烟的书房晃了晃脑袋不知该干什么好,三儿喝了两口茶水望着周围聚成一堆的歇息的下人忽然心中一惊连忙冲着萧灵灵道:“坏了!萧小姐令尊的书房到底在何处,那其中是否还有重要的东西?”,萧灵灵被三儿的问话说的一愣想了一阵开口道:“那里除了几幅画和几个瓶瓶罐罐外也就没有别的东西了!在不就是我父写剩下的一些妙笔!”

    三儿也不做多说连忙道:“萧小姐请快些带路,怕在晚些就得出大事了!”,萧灵灵听完三儿的话本想问其原因但是见三儿的面色急切也就不再废话了回身说了句跟我来,就迈着步子朝着书房院落的外头走了过去,张仁山看着三儿不知他想干什么只好也随着萧灵灵一起往外走,一路外行萧灵灵不住的回头看向一脸急切的三儿想着要去问话可又不知该问些什么好,张仁山走在三儿的身后看着两人走的急迫却不知是为何冲着三儿开口道:“我说三儿你这到底又怎么了?”,三儿听见了张仁山的问话头也没回的开口道:“我们之前的猜测都错了!那些人真正的目的根本不在这间书房里!”,萧灵灵和张仁山一听心中都是一惊,三儿也不等两人发问继续开口道:“这事情从一开始就是被计划好的!”,“什么计划好的?”萧灵灵走在前面开口道,三儿长出了一口气而后道:“先是萧小姐那一日对我们说的这书房的嘎吱嘎吱声,我想只不过是那些人为了将贵府人的注意力都引向那书房才这么做的,一但成功贵府必然会调用府中的人去看守书房,多余的人被支开后,那么接下来就是如何将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到这书房来了,一把大火正好出现,救火之时几乎府中上下都会来到这书房的周围,可这样也就正好达到那些人想要的目的了,而那墙壁上的‘引’字我想也不过是一种传递的信号,是想告诉潜进贵府中的人行动的地方和目的,也就是吸引目光!到时一但这边得手,那剩下的人就可以行动了!”,“好一招声东击西啊!可三儿管家为何能认定这些人的目的就是我父的另一个书房呐?”萧灵灵开口道,“很简单!是我带回来的那首诗句!我猜那李姓之人肯定是有同伙的,在当时我只说是到贵府的书房去取些妙笔来,可我却没有说要到那个书房去,而那李姓之人却毫不犹豫的将我待到了贵府的藏宝书房去了,咱们要是按正常来说,自己人正想打这书房里东西的主意,谁会将外人待到自己作案的地方,而且我想那地方一般人是不会让进的吧!”三儿说着话看了看走在前面的萧灵灵见其点了点头而后开口继续道:“那时他带我进去,我开始并没有觉得奇怪,直到刚才我想到了一点才明白过来,萧小姐这藏着宝物的书房,令尊会在里面写东西吗?”,萧灵灵摇了摇头道:“家父一般都是在自己的书房写字练笔,不会到那间书房里去,但是那书房里的确是有家父的几张写好的笔墨的!”,“这就没错了!我想到到这一点后就觉得奇怪,你们还记得那时我们沾了沾那诗句上的墨迹嘛?”三儿看向身后的张仁山道,“潮湿的嘛!”张仁山见三儿望向自己点头道,“没错!那张诗句我想应该是那李姓之人的同伙,在我跟着那李姓之人去往那藏宝书房时,在另一间书房复写而成的,也就是在原有的纸张字迹上重新湿了墨汁,而后将一张新纸盖在上面待墨迹湿透,拿起之时就成了新的妙笔,之所以那时萧小姐认定这诗句是令尊所写,就是因为这诗句是复写真的令尊手笔而成的!而等我到了那藏宝书房的时候,那李姓之人的同伙就将那纸张待到了二层,放在了摆案上,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我跟那李姓之人说要的是贵府老爷的一张最近的手笔,而最近的手笔只有那真正的书房里才有,所以那些人才错将这首诗句当成了令尊去往漠北前写下的最后妙笔,给带了过来,可我当时只是随口编造了一个理由而已,并没有注意到这些!现在想来真是应该警觉一下的!那么到了这里事情就很是明了了,那些人就算是暴露了身份也必须要把我的目光聚集到这藏宝书房,只能说明那些人不想让我注意到还有一间书房的存在,那么既然这么的不想,那也就是说明另一间书房必然是那些人真正的目的!”三儿跟着萧灵灵一路解释道。

    张仁山和三儿一路跟在萧灵灵的身后,步下生风转过几道回廊后算是到了萧晓所待着的另一个书房的地方,三人往里就进只见书房门口大开,三儿带着张仁山连忙冲了进去,书房里头到是平平常常工整万分,丝毫没有凌乱的迹象,萧灵灵望了望书房的里头看向三儿道:“三儿管家你确定没有猜错?”,三儿看了看书房周围挠了挠头道:“应该不会错的!”,张仁山随手动了动挂在书房墙壁上的画卷又看了看书房里头道:“三儿你可别忘了那些人只是想要一样东西,而且早已经知道了东西的所在,女魔头你赶紧看看这书房里到底有那样东西缺失了!”,萧灵灵一听连忙朝着四周望了望可看了半天还是一点变化都没有只好摇了摇头道:“好像没有什么东西少了!”,“你在仔细的看一遍!”三儿望向萧灵灵道,萧灵灵听见了三儿的话只好又重新仔仔细细的察看了一遍书房里的东西,可真的就是没有一样缺失,“这可就怪了!”三儿看向冲着自己摇着头的萧灵灵道,张仁山也觉奇怪回身看了看书房敞开的大门道:“这书房肯定是有人来过的,要不然这书房的门不可能就这么开着!”,萧灵灵也同意张仁山的看法点点头道:“没错!可我刚才又看了一遍,家父的书房里真的没有什么东西缺失了!”,三儿听着萧灵灵的回答心中道:“难不成自己又猜错了并不是这里?可这书房的门都打开了不可能是没有人进来过的样子!”,“诶!三儿你说会不会是之前那个什么姓李的人的同伙进到这书房的时候走了之后忘记关门了!”张仁山看向三儿说道,“不可能!再说了就算是忘记关了,那走过路过的下人也会随手关上的!”萧灵灵看向张仁山解释道,三人正看着书房的四周不知如何是好只听书房的外头传来一阵脚步之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