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志通鉴 第九十二章 夜幕降临
作者:张道仁的小说      更新:2017-10-23
    ,!

    三儿看着桌子上自己带回来的纸张不知说什么好,是自己凑巧带回还是冥冥之中自有安排,萧灵灵望了望上面的字迹开口道:“这好像是我父亲的笔迹!”,三儿听到后扭头看向萧灵灵道:“你确定?”,萧灵灵点了点头,张仁山听见了两人的话语又看了看桌子上三儿带回的诗句开口道:“要是这么说的话,萧灵灵你家老爷子年轻的时候还真的见过狐狸精啊!这也太匪夷所思了!”,萧灵灵不爱听张仁山说话但是看着眼前纸上写的诗句她自己也不知该说些什么好,纸上的字迹肯定就是家父所写的没错了,可什么时候写的萧灵灵却不太清楚,那间书房萧灵灵很少去也就偶尔能去上那么几回也全都是去找自己的父亲,但是自从两人去了漠北之后那书房就上了锁再也没有人进去过,三儿看着眼前的诗句上手摸了摸上面的墨汁,发觉竟然好似刚写没有多久的样子那墨汁显然还没有干透依然有些微潮,萧灵灵看着三儿用手点了点纸张上的诗句而后愁眉紧锁,自己也连忙用手碰了碰也发觉出了不对看向三儿疑惑道:“这……”,三儿冲着萧灵灵点了点头,张仁山看着两人在一旁打着哑实在是不知道他们又发现了什么,只好学着三儿的样子也用手碰了碰那纸张上的诗句而后点点头道:“嗯……我说萧小姐你家这书房不行啊!这纸都返潮了!”,三儿和萧灵灵听完张仁山的话哭笑不得不约而同的摇了摇头而后萧灵灵看向三儿道:“三儿管家这么些年苦了你了!”,三儿听着萧灵灵的话叹了口气做了一个无可奈何的样子,张仁山不明白两人什么意思挠着脑袋开口道:“你们到底说什么呐?我一句都没听明白!这纸上的诗句到底怎么了!不就是潮了些嘛!咱们赶明拿出去晒一晒不就好了!”,三儿实在是听不下去了扭过身子冲着张仁山开口道:“少爷!三儿求你了咱们以后去读点书吧!真的对您对我都有好处!”,张仁山听着三儿的话正想问为什么可忽然间意识到可能是自己又干什么傻事了闹了笑话所幸挠着头开口道:“呃……三儿!我是不是又闹什么笑话了!哎呀!你就明说吧!你们刚才在这纸上到底又发现什么了?”,三儿看了看张仁山又回头看了看萧灵灵而后开口道:“嗯……好吧!我刚才用手碰了碰那纸上的墨迹,发现那纸上的墨汁还有些微湿,但是肯定不会是像你所说的那样是返潮了,因为要是那书房里有水汽的话,那里面的东西不早就都得出霉了嘛!”,“哦……那这纸上的墨迹为什么是潮的呐?”张仁山看向三儿问道,“很简单这肯定是刚写下没多久,所以墨汁还没有干透!”萧灵灵抢在三儿说话前回答道,张仁山看了看萧灵灵点了点头。

    望着桌子上的诗句张仁山忽觉不对连忙开口道:“萧灵灵你刚才说这字迹是你家老爷子的,可你之前不是说老爷子还在漠北吗?怎么……他回来了?”,萧灵灵被张仁山一问也是一愣摇了摇头道:“我也是刚刚才注意到这点,这诗句明显是最近才写到这纸上的,可我父亲根本就没回来啊!真要是回来了也肯定会跟家中之人打招呼的,不可能不声不响!”,三儿听着萧灵灵的话又望了一眼自己带回来诗句开口道:“萧小姐您真的确定这诗句是令尊所写的吗?”,萧灵灵听完三儿的话又仔仔细细的看了一遍桌上的诗句无奈的点了点头道:“这字迹肯定是我父亲所写无疑!毕竟我父的字我看了不下千遍了!肯定错不了!”,“要真是这样的话,那么问题就来了!”三儿听完萧灵灵的回答开口道,“诶!什么问题三儿?”张仁山看向三儿说道,“你们想!要是这桌子上的诗句是萧小姐的令尊所写,那么他是在什么时候写下的,萧小姐刚才也说了,她的令尊并没有从漠北回来,可这桌子上的诗句明显是刚写完没有多久,那也就是说那书房近几日肯有人进去过,可咱们之前也说了那书房几乎平常都是挂着锁的,也就是说没有钥匙是根本不可能就去的!对了!萧小姐那书房的门锁的钥匙贵府都有谁持有?”三儿看向萧灵灵和张仁山说道,萧灵灵听见三儿的话想了一阵开口道:“那书房门锁的钥匙,我记得好像只配了两把,一把在我父亲手里,还有一把好像在管家手中!不过最近你们也不是不知道那书房不是不太平嘛!所以管家就经常带人去那里看守!打不打开书房门我就不知道了!”,三儿听完萧灵灵的话点了点头而后开口道:“嗯……不知贵府的管家是否姓李啊?”,“李?不是啊!我们家的管家姓王!三儿你这说什么呐?”萧灵灵听完三儿的话后只感觉莫名其妙,三儿听完萧灵灵的话顿时只觉不妙嘴一张紧道一声:“不好!”,“什么不好啊?”张仁山被三儿突如其来的一句话说的一愣,三儿连忙起身就要往外走,萧灵灵和张仁山不明白三儿想干什么瞪着眼睛看着他,三儿见两人还坐在圆桌旁纹丝未动连忙开口道:“你们别坐着了赶快跟我走,怕是那书房要出事了!”,萧灵灵听的一愣但是见三儿语气急躁肯定是又有了什么发现也不多话连忙站起身来跟着三儿一同往外走,张仁山见两人都出去了自己也连忙跟了上去,三人从屋内一同到了外面脚下不缓,三儿凭着之前的记忆直寻着去往那书房的道路一路往前而去,张仁山和萧灵灵紧跟在后面,萧灵灵看着走在前面火急火燎的三儿开口道:“三儿管家你这到底是准备做什么去啊?”

    三儿走在前面听到身后萧灵灵的问话头也不回的开口道:“方才我去询问去往贵府书房的道路,有一位自称贵府管家的李姓之人,上前搭话并把我一路引领到了书房位置,之所以我能待着那写着诗句的纸张回来也是这个原因,可刚才萧小姐您不是说了嘛!贵府的管家姓王不姓李!”,萧灵灵听完三儿的解释也觉得事情麻烦了话不在言跟着三儿一同往书房的方向疾走而去,张仁山听明白了原因也紧跟在后面,三儿整个神经都崩了起来想着之前见过的那位李管家心中不住的悔恨:“要是我能早点注意到就好了,这萧家的书房与其说是书房,倒不如说是一间藏宝室!看着那里面奇珍异宝花样繁多,肯定外人是不会轻易被带到里面去的,而且书房的钥匙只有两把一把在萧灵灵的父亲手里,一把在管家身上,而那李姓的管家手中也有那钥匙,肯定是从萧家的管家身上拿来的,那时他之所以为我领路一定是怕别的仆人告知真正的萧家管家,到时一但真管家察觉钥匙丢失,岂不是麻烦了嘛!所以那时他才出此下策,怪不得从我进到那书房里他就不停的催促我快一些,是怕我误了他的好事!可这李姓之人到底打算干什么呐?难道说偷东西?可看着不像啊!要是偷窃,拿到钥匙就可以动手了而后悄无声息的离开就可,为什么还要这么的节外生枝呐?难不成那李姓之人是断角麒麟的!”,三人一路无话直奔着那书房而去,转过最后的一个院门,三儿迈步就又来到了那书房的院落,抬头一望四周毫无变化,萧灵灵和张仁山也跟着三儿走到了书房的院落里,张仁山是头一次看见这怪异书房的面貌望了两眼而后看了一下天空开口道:“这书房还真是坐东朝西开啊!我还以为是你们说着玩呐!”张仁山话还没说完,萧灵灵忽然指着书房的正门开口道:“你们快看哪是什么?”,三儿和张仁山连忙顺着萧灵灵所指的方向望去只见你书房的门口好似有微光闪动,三儿连忙瞪大了眼睛细看喝道:“不好!失火了!”,张仁山被三儿的一声暴喝吓了一跳连忙也仔细瞧了瞧那书房的正门,果真如三儿所说那样书房的正门前正有数到火苗窜出,萧灵灵已经被眼前的事情吓傻了不知该怎么办好,毕竟她在怎么玩闹也是女儿之身,害怕之时就会手足无措,三儿见萧灵灵愣住了也不管那么多了冲着张仁山就放声喊道:“仙儿赶紧叫人啊!”,张仁山听完三儿的话一转身冲出书房的院落放开嗓子就是一声喊,四周萧家的下人都被张仁山的喊声惊的一愣,走到身旁询问何事,张仁山忙说书房失火快取水来,萧家的下人们一听连忙开始互相传唤,全都一路向书房这边赶动手灭火。

    张仁山喊完后转身又走进了院落里,只见那刚才还只有微微火苗的书房正门已经不知在何时变成了泱泱大火,火势顺着书房周围不断的开始蔓延,整整绕着书房一圈,三儿正拿着身上脱下来的衣服不停的拍打着书房正门窜出的火苗,但是只显的有些杯水车薪,萧灵灵依然傻愣在原地看着书房火光窜天,张仁山连忙走上前去轻轻拍了拍萧灵灵而后道:“萧灵灵你往后靠点没看见火烧起来了嘛!,赶快去多找些你家的里下人来,这里就交给我和三儿了!”,萧灵灵被张仁山这么一拍这才回过神来点了点头连忙从院子里跑了出去,张仁山见萧灵灵出去叫人了紧走几步到了三儿的跟前开口道:“三儿你这么扑火没有用的,你看这火势明显收不住了,咱们还是多等些人来在一起动手灭火吧!”,三儿听着张仁山嘴里的话又看了看手里已经被书房的火苗烧的破烂的外衣无奈的点了点头,两人看着书房的大火越烧越大只觉心急如焚可又没有办法只能是看着大火不断的烧灼着书房,木头被火焰生气的热浪烤的劈啪作响眼看着火势就将难以控制,院门忽然大开几十人冲了进来,三儿和张仁山一看都是萧家的下人手中都拿着一桶一桶的清水,“总算是来了!”张仁山见到萧灵灵终于把人叫来了连忙跟着三儿一起指挥着萧家的下人们开始救火,一桶清水直接泼到了书房烧起的火苗上,可奇怪的事情却发生了那火焰好似根本不惧水泼一样反而还越泼越大了,三儿只觉不对连忙叫住所有的人,走到稍微靠近火焰的地方看了看而后又拿鼻子闻了闻心中猛然一惊连忙开口道:“这火不能用水救,这是……火鳞油!”,火鳞油是一种由百余种动物的脂肪炼化后所形成的油脂糕遇明火片刻既着,其烧出的火焰用水是无法完全扑灭的,只能用压盖的方式将其压灭,众人听完三儿的话都是一愣不知该如何是好,三儿看着停下手的人群连忙开口道:“取土!快去多取些土来!往上扔!才能灭火!”,萧家的下人们一听连忙将手里的清水放到一旁随手开始从周边取地上的泥土不断的往书房的火苗里扔,张仁山和三儿也顾不得那么许多也跟着下人们挖着地上的泥土往火焰里面砸,几经忙活总算是将书房的火势控制住了,三儿看着一脸泥巴加汗水的张仁山笑了笑,张仁山见三儿看着自己哈哈大笑不知其意歪着脑袋看了看而后望向那已经被烧成一片烟的书房,好在三儿和张仁山他们看见的比较即时要是在晚那么半分这书房的火势根本无力回天,火光熄灭书房的四周瞬间陷入了漆烟当中,下人们连忙在四周掌了灯用来照明,刚才的大火热劲还没有过去,书房周围依然热浪扑鼻谁也不敢靠近半步,生怕被热浪灼伤,三儿和张仁山坐在离书房不远的地方歇着身上的气力,刚才为了救火两个人忙的不可开交,现在火熄了这才能有点喘口气的机会,张仁山望了望书房的正门借着四周的灯光只见那书房的门好似被火焰烧塌了一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