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志通鉴 第八十九章 醉卧山溪
作者:张道仁的小说      更新:2017-10-23
    ,!

    事情还得从萧晓早年间说起,当时的萧家在清水铺里是正真称得上是数一数二的大户,因为那时张家还没有回到这清水铺里扎根,萧晓自然是铺子里的大人物,走到哪里都会受到人们的尊敬,家财万贯人生的又俊朗真是人中翘楚,可唯独没有什么作为,整日闲庭信步的在铺子里闲逛,你要说萧晓自己愿意这样,那可就错了,萧家长辈留有训话,凡为萧家后人必有所成,如若不成不载族谱,也就说只要是萧家的当家之人一生之中必须要有所成就要是没有就不能被记载进家族的族谱中,这条规矩几乎是萧家人代代都会遵守的,但也是奇了怪了几乎萧家代代的当家一生中都会干成些东西,而到了萧晓这里就好似所有的事情都被之前的先人做完了一样真不知道还能做些什么好,萧晓本想发奋读书考取功名,可却被萧晓的父亲阻止了,说家中家业庞大要是考取了功名必会委身于朝廷之上无暇顾及家中之事,到时难以两全,所以就不让萧晓去考取功名了,萧晓生性随和见自己的父亲极力阻止也就放弃了这个念头,跟着自己的父亲打点家里的一切事宜,至于萧晓的母亲在生下萧晓的时候就去世了,连萧晓自己都不知道母亲长什么样子,多年后萧晓的父亲也在一次重病中世事了,萧晓不得已只好接过自己父亲手里的担子来操持萧家的一切,虽说当家难事多,可萧晓凭着多年跟着自己父亲打点家里时积累下来的知识好歹是能勉勉强强的维持着,待到萧晓成年这就算是真真正正的当上了萧家的当家,可萧晓也记着家中的祖训,想着要干成一番事业可看着眼下却毫无施展拳脚的地方,萧晓也就只好每天闲时出去走走看看散散心了,萧晓甚爱字画,看见什么好看的妙笔或者美画都会想着买回来欣赏,可当有人为他何时开始喜欢字画的时候,他却答不出来,萧晓偶尔也会心生疑虑自己什么时候开始喜欢字画的,可绞尽脑汁也没有答案,干脆随性而走,所以一般想要巴结萧晓的人都会拿着一些名人字画前去萧府拜访,而萧晓自己也明白那些人的来意正所谓:“无事不登三宝殿”,萧晓都会加着小心听着那些登门拜访之人的来意,一日萧晓也是闲来无事正坐家中看着水塘里的荷叶欣赏,一下人走了过来开口道:“老爷门外有人求见!”,萧晓闻声一看是家中的管家开口道:“哦!周管家啊!又是何人啊?”,“回老爷!是赵公子找您”周管家回道,赵公子本名赵旭,算的上是萧晓当时的知己好友,家就住在里萧家不远的地方,虽说不算是大门大户不过也是有些家业的,因为两家住的近所以经常有所往来,萧晓也就是在那时认识的赵旭,两人也算得上是发小。

    萧晓一听是赵旭来了就动身带着周管家去门口迎接,刚到门口就见一人拿着把折扇站在道路之上,折扇轻摇发絮随风飘散,好一个清闲雅士的作派,可一张口说话却让人只觉得身份掉了八成:“萧公子!哎呀!咋这么慢啊!我这都等了好半天了!”,萧晓看着赵旭尴尬的笑了笑道:“望赵兄海涵,多有怠慢了!今日找某不知所为何事啊?”,“嗨!这不是县城里一个什么文纺整什么书画赏什么的,我看萧兄平常挺爱字画的,就想来告诉你一声,咱们要不要一起去看看兴许能有你萧兄感兴趣的呐!”赵旭扇着扇子支着笑看着萧晓说道,萧晓听完赵旭的话想了想反正现在自己无事可做,这字画又是自己所爱看看也无妨,于是就点头答应了,回头叫周管家备好自家的车马,两人一同往县城而去,正直夏天天上日头高照炎热多时,萧晓本身不怕热坐着马车挑着车帘看着路两旁的风景悠然自得,到时赵旭扇着扇子热汗还不停的往下下,看着一点汗都没出的萧晓开口道:“萧兄你没感觉到热吗?”,萧晓正看着风景忽听赵旭的问话把头偏过来开口道:“没有啊!赵兄!”,“你这好啊!热时不见汗,我这都快热死了!”赵旭跟着萧晓看了一眼外头的风景说道,“赵兄!心静自然凉!你现在就是太急躁了才会出汗的,我们只是去看场字画展而已,没有必要这么着急吧!”萧晓看了一眼汗流浃背的赵旭道,“萧兄你说的轻巧,何人能做到心静自然凉,那都是清心无欲之人,像我这样的肯定是做到不了!再说这去看字画展怎么能不着急呐!人家可只开这一天,要是错过了咱们指不定还得等到什么时候呐!”赵旭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说道,萧晓听后不在说话把头一歪看着外头一片接着一片飞速而过的绿茵,赵旭看萧晓没有回答也不好在说别的,毕竟是自己邀请人家出来一同前去的,之所以要这么做其实就是因为自己家中没有可供外出的马车,要是去租借还得花去银两甚是破费,赵旭又想要去看仔细合计想到萧家有自己的外出的马车,而且萧晓还正好喜爱字画所以赵旭就直接来找萧晓了,但是你这种事情没有办法去说明,要是说明了不仅传出去不好听,他和萧晓的关系也得就此打住,赵旭只好找了个借口说给萧晓听,也是正好萧晓这天闲来无事,两人在马车上就这么收了声,马车缓缓向前赵旭身上的热劲也减退了不少,看了看外头冲着车夫开口道:“还有几时能到地方啊?”,车夫隔着车帘听见了赵旭的问话答道:“回公子!还有半个时辰吧!”,赵旭听后点了点头回答道:“知道了!”而后看向坐在一旁的萧晓,萧晓还是扭着头看着马车外的风景一声不吭。

    赵旭实在有些没有意思想了想开口道:“萧兄!小弟不才昨夜做了首打油诗我读给你听听看啊!”,萧晓点了点头而后看向赵旭,赵旭清了清嗓子开口道:“清水铺中积水潭,积水潭中荷花现,荷花开后出仙姑,仙姑美名人人传,萧兄我做的这首打油诗如何?”,萧晓听完赵旭的诗差点没笑出来憋着顶到嗓子眼的笑意开口道:“还算可以!不过赵兄咱们以后多读点书吧!这样赵兄你才能做出更好的诗句来!”,赵旭听完萧晓的话以为是在夸他连忙满脸笑意的说道:“是嘛!那就好不过这读书什么的,我实在是看不下去,之乎者也的太烦人!”,萧晓看了看赵旭的神情摇了摇头嘟囔道:“愚人者自愚之啊!”,“诶?萧兄你说什么?”赵旭显然没有听清萧晓的话开口询问道,“哦!没事”说着话萧晓又将目光看向了马车的外面,赵旭见萧晓又不理自己了也就不再说话了,马车行行走走总算是到了地方,萧晓和赵旭前后下了马车,车夫说这城中这条道不让马车行走,必须得绕到侧门马车坊停放所以只好叫两人步行进城,萧晓也没说别的反正这都是正常之事跟着赵旭两人就进到了城中,左行右让人声鼎沸,到处都是行色匆匆的人群,三教九流都在其中,你也看不出高贵也看不出低下,来过往往皆都是人,萧晓和赵旭看着身边熙熙攘攘的人群,也不知道往哪里走才好,毕竟城中甚大要是仅靠着自己去找,那肯定是一时半会也找不到,赵旭看了看人群随手叫住一人开口道:“这位仁兄多扰!可否借话问个路?”,那人见有人拦住自己询闻听言不像是坏人于是开口道:“哦!您问吧!”,“我和我朋友听闻这城中有一间文坊在展字画,可我们是头一次来这城中不太熟悉那文坊的位置,您是否知道一二啊?”赵旭说着话看了看被自己拦住的人,“哦!你说那里啊!知道知道!你们顺着这条道直走,差不多就能看见了!”那人开口回答道,赵旭连忙道了声谢就跟萧晓两人一同顺着道路往前而去,道路两旁买卖店铺无数两人走走停停看着周围的东西,也不知是过了多久总算是走到了位置,萧晓和赵旭看了看周围虽说人不多但是也不叫少,闲人墨客皆聚于此对着眼前的字画评头论足,也有些家中富贵之人出手购画买字,赵旭看着周围的人群冲着萧晓道:“这人还不少啊!萧兄咱们赶快吧!免得好字好画都叫别人给抢了!”,萧晓点了点头就跟赵旭两人进到了文坊之中,其实萧晓本不打算来买字画只是想来看一看,而赵旭以为萧晓喜欢字画肯定也会买走的,两人就都按着自己的心思看着挂在文坊屋中的字画,萧晓观了几幅发现没有太好的作品,正摇着头打算出去透透气,赵旭却忽然拉住了萧晓道:“萧兄我刚看见一副画,真属精品可我这水平有限,不知你能否过来看上一眼!”

    萧晓一听是赵旭看上的画眉头一皱,你想赵旭做的诗都是那般的,这看画自然也不由明说了,可萧晓又不想当面拒绝只好点头答应了反正看一看也无妨,赵旭见萧晓点头答应就连忙带着他一路走到了文坊的里头,赵旭指了指墙上开口道:“萧兄就是这幅了!”,萧晓顺着赵旭所指抬头一看,墙面上高挂一长幅卷,上画有一美人枕卧于溪边,身旁酒瓶酒杯翻倒于地,看样子应该是喝醉了,溪水潺潺而流美人双脚沉于水中,身后山林相衬远处一亭角微露,好一幅美人美景,萧晓看后只觉心中一动瞬间就对这幅画上了心,赵旭看萧晓半天没吱声又等了一阵开口道:“萧兄这幅画怎么样啊?”,萧晓听见赵旭的声音后这才缓过神来开口道:“这幅画的确算的上是好画,只不过这画上却没有题词,也不知是何人所画,看着画轴和画纸应该是有些年头了,画工比较工整虽说算不上是大手之人所做,但看样子也是用心所绘!”萧晓正跟赵旭解释着却有一人走了过来开口道:“这位公子对画好似颇有研究啊!难不成是大手之人!?”,萧晓寻声望去一位身材有些的发福的中年之人站在了自己的身旁,萧晓看了看开口之人回答道:“哦!鄙人只是对这字画有些喜爱,所以经常去研究这些,只是能看出一些毛头,算不得上是什么画中大手!”,“哦!这样啊!对了还为介绍本人呐!鄙人姓王是这间文坊的坊主!”那中年之人说道,“哦!王坊主,失敬!失敬!鄙人姓萧名晓!”萧晓听完来人之名回答道,“哦!萧公子!方才我见公子对这画评论颇多,是否是有喜爱之情啊!要是想买走欣赏也可!”王坊主看着萧晓说道,“啊……是有一点,不过这幅画是我朋友先看见的,所以……”萧晓画还没说完赵旭连忙开口道:“不碍事!不碍事!只要萧兄喜欢我怎么都行,对了!王坊主我还未解释自己呐!鄙人姓赵!是萧晓的好友!”,王坊主听完冲着赵旭点了点头,萧晓听完赵旭的话心中也是有些激动开口道:“赵兄真的将此画让给某!”,赵旭点了点头开口道:“哎呀!不都说了嘛!只要萧兄喜欢怎样都行,反正我也是来陪你看字画的!”,萧晓听完赵旭的话也就不再说别的了冲着王坊主道:“坊主,您看这画多钱能卖?”,王坊主看了看萧晓开口道:“五十两!”,赵旭听完王坊主的话身子就是一震心说:“就这画居然值五十两!”,萧晓到是没当回事拿手掂了掂自己身上的钱袋子开口道:“行!”说着话就把钱递给了王坊主,王坊主见钱到了手里连忙差来几个下人将墙上的画取了下来包好交到了萧晓的手里,萧晓见画已到手本想带着赵旭这就回去,可突然想的这手里的画还没有名字也不知是何人所画,就又一转身看向王坊主道:“不知坊主可知此画的名字啊?还有所做之人是谁?鄙人想那天登门讨教一二!”,王坊主笑了笑看向萧晓开口道:“此画名为醉卧山溪图!”(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