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志通鉴 第八十八章 三言两语
作者:张道仁的小说      更新:2017-10-23
    ,!

    萧灵灵话一出口三儿和张仁山就是一愣,张仁山压低声量看向三儿开口道:“三儿你没告诉她小德子的事情吗?”,三儿尴尬的点了点头,两人正不知该如何是好的时候,萧灵灵却走了过来开口道:“你们在哪里嘀咕什么呐?我们家的车夫呐?”,“啊!这个……萧灵灵你先听我说!那个你们家的车夫……他……呃……消失了!”张仁山笑呵呵的说道,萧灵灵听的是莫名其妙开口道:“什么叫消失了?怎么就消失了!无赖你说什么呐?”,“那个萧大小姐这事情其实是这么一回事……”三儿只好把小德子的事情说给了萧灵灵听,萧灵灵听完后眨巴了几下眼睛开口道:“你们没有骗我吧!”,三儿和张仁山赶紧摇头表示没有,“好吧!我刚才还在想为什么无赖会知道那烟狗血的事情,原来还有这么一回事!”萧灵灵看了看尴尬的站在房屋门口的两人说道,三儿点点头开口道:“既然事情已经说完了而且马车也已经送到,少爷要不然咱们就回去吧!萧大小姐也挺忙的!”,张仁山狠劲的点了点头,两人迈腿就想往外走,“且慢!”萧灵灵站在两人身后开口道,三儿和张仁山身上就是一震,“既然两位是坐着我们家马车方才脱险的,那么是不是说我们萧家就算得上是两位的救命恩人了呐?既然是救命恩人那两位总得有些表示吧!”萧灵灵看着迈开步子就要走的两人说道,三儿咽了口唾沫看了看张仁山努努嘴示意他先说话,张仁山实在是不知道说些什么好嘿笑了一声转过身冲着萧灵灵开口道:“女魔头!你别忘了你们家的事情还没完事,难道你想宣传出去吗?”,三儿刚听完张仁山的话心中就是一凉:“这是这种时候说的话嘛!”,萧灵灵脸色一变看向张仁山开口道:“怎么无赖你还想恩将仇报不成!”,“哈!老子我还就恩将仇报了怎么了!在说了谁说你们家就是我的恩人了,老子当时只不过是搭个马车找个代步的而已!”张仁山不服气的说道,三儿看着两人心说:“坏了!这又要开战了!”,果不其然萧灵灵和张仁山又开始了一如往常的拌嘴吵架,三儿实在是有些听不下去了只好只身一人从房间里退了出来避避祸事以免在波及自己,正巧房间外还有一些萧灵灵带来的下人守在左右以便随时听候差遣,三儿看了看四周实在不知道去哪里比较好,毕竟自己对于萧家还不算是太过于熟悉没来过几次,三儿从站在旁边的下人招了招手开口道:“你们老爷的书房在哪里,可否带我过去看一下!”,萧灵灵是为萧家小姐自然身旁带着的都是清一色的女仆从,见三儿跟自己搭话很是羞涩,三儿挠了挠头等了半天没有回应,正不知怎么办才好的时候一人忽然开口道:“不知您想到我们老爷的书房去做些什么呐?”

    三儿闻声看去只见一人站于自己身旁不远的地方,看摸样年纪略大于自己,身上打扮朴实干练应该是萧家仆从中高一阶的人物,三儿现行一礼开口道:“哦!我家少爷听闻贵府老爷笔墨称绝特想见上一见开开眼界,所经贵府小姐同意特叫小人我去贵府老爷的书房取上一副以来欣赏!可本人对于贵府甚是不熟所以只好寻人问路,不知仁兄可否能告知一二?”,那说话之人回了一礼开口道:“也好也好!既然贵公子有此雅兴那也有何不可,您且随我来!”说完话那人冲着三儿招了招手,三儿迈步跟了上去,两人前后一起从这萧家旁院中走了出去,一路上那说话之人在前三儿跟在后面,三儿其实就是想先去看看那闹鬼的书房,万一里面有什么自己也好能第一时间发觉出来,这样至少以后能方便许多,不至于像之前一样弄的焦头烂额,那带路的人走在前面不时的回头看看三儿好似在确认什么,三儿被他看得心中直虚,刚过一个转角那人忽然开口道:“到现在还为得知您的姓名,可否能告诉在下得知?”,三儿这才想起来还没有告诉对方自己的名字怪不得他会一直回头看自己连忙开口道:“您瞧我,尽想着要办的事情了!本人张家管家,三儿!”话一出口,之前说话的人就是一愣而后连忙回身开口道:“失敬失敬!您就是张家的管家三儿啊!我说为何如此熟悉,之前多有怠慢!多容多容!本人我是萧家的管家姓李!”,“哦!李管家!”三儿抱拳说福,李管家也回了一礼,两人这才算是互相认识了一二,三儿看着眼前的萧家管家心说:“没想到自己这么巧还能遇见同为管家之人,也好也好询问其他下人还不如询问管家!”,李管家看了看三儿开口道:“常听人说张家的管家,处事公道待人随和而且年少有为,没想到今日一见果然如此!”,三儿笑了笑开口道:“哪有哪有!都是传闻之言不可全信,毕竟为主而自身明是我们管家必有的嘛!”,两人又说了些可气的话就又开始往萧家老爷的书房而去,李管家在得知三儿的身份后就好似变了一个人一样,从之前的一言不发变成了一路话语为停,从周围的风景到萧家的起落说的三儿脑仁直疼,可三儿有不敢打断他,毕竟对方是萧家的人,自己是进来的客,客随主便没法说理,只能是一路听着李管家在一旁不停的说着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没过多久总算是挨到了地方,李管家也收了嘴用手比了比前方一处半阶两层的独楼开口道:“三儿管家前面就是老爷的书房了,您在这里稍等我去为贵府少爷取一副老爷的妙笔过来!”

    三儿一听心说:“这可不行,要是他去取的话,我这一路的罪不就白遭了,我得想个招叫他把我带进去!”三儿脑中转的飞快一个主意冒了出来连忙开口道:“李管家稍慢!”,李管家听见三儿叫住自己不知是何时事情于是开口询问道:“三儿管家还有何事?”,“哦!是这样的,我们家少爷命我为他带去贵府老爷的妙笔,是一副比较特殊的字迹,是之前本服老爷特意跟贵府老爷寻要的,所以这副妙笔只有本人才知全貌,李管家可否带着本人一同到那书房中寻找,以免到时您在拿错更换起来甚是麻烦不是!”三儿看着李管家笑呵呵的说道,李管家一听点了点头开口道:“原来如此,也好也好!不过三儿管家咱们要是进去您且快些寻找,这书房到了晚上是要上锁的,以免老爷的东西有所丢失!”,三儿点了点头道:“嗯!那请李管家带路吧!”,两人说完后就一同朝着那萧家的书房而去,三儿其实心里清楚之所以李管家这么说不过是因为最近萧家的书房“闹鬼”,深怕被外人得知这事情要是传出去肯定会被闹的沸沸扬扬,而这鬼是什么三儿在清楚不过,只是现在不能告诉除了萧灵灵和张仁山以外的人,毕竟这事情关系着两家在外的名声,一旦消息走漏两家也不好继续在这清水铺里住了,李管家一路走前就到了书房的门边,伸手掏出一枚钥匙,拧了拧书房门上的锁,打开后转回身冲着三儿比了一个请的手势开口道:“三儿管家请吧!”,三儿点了点头现在不是可气的时候既然人家说了要快些寻找,就是不想让自己在这书房多待,抓紧一切可用的时间才是,于是三儿点了点头迈着步子就进到了书房里,李管家见三儿进去了也跟着走了进去随手点了一盏灯用来照明,三儿看了看四周陈列摆设种样繁多,有些东西三儿都没有见过,也不知是从哪里来的,李管家看着有些发愣的三儿开口道:“三儿管家咱们还得找老爷的字画呐!您请这边走!”,三儿听见了李管家的话连忙收了神只觉自己刚才有些失态尴尬的开口道:“嗯!好的!”,两人沿着屋内走廊一路而行,到了楼梯口李管家又比了一个请的手势开口道:“三儿管家老爷的妙笔一般都会收于楼上,咱们上去吧!”,三儿点了点头,两人顺着楼梯就爬到了二层,二层空间甚是宽广丝毫没有隔断,就好似一个巨大的储物间,摆架高柜一列接着一列,三儿看了看四周,两侧墙上还挂着些许字画,李管家也跟在三儿的身后走了上来开口道:“三儿管家您请快些寻找吧!”,三儿心说:“我找什么呀!那理由都是我随口编的,仙儿根本不喜欢什么字画更看不懂!不过目的已经达到了,暂且先随便看一看吧!万一有什么线索呐?”三儿也不说话点点头,动身走到了摆架高柜之间,随意的看了看。

    李管家拿着灯为三儿照明,两人在二层走走停停,三儿仔细的观察着书房里的每一处想从其中找出一些蛛丝马迹,可无奈身旁有人,自己施展不开走来走去都不能有太大的动作,只能是用眼睛看,三儿叹了口气心说:“就先这样吧!反正已经知道书房里什么样了,之后在叫萧姑娘带着张仁山和我来这里仔细的搜查一番就好了!”,李管家看了看三儿而后开口道:“怎么了三儿管家!是为找到那东西吗?”,三儿摇了摇头而后道:“这屋中我还不是熟悉,所以找起来比较麻烦,望李管家见谅!”,李管家笑了笑道:“哦!这样啊!三儿管家不必多忙,您且慢慢寻找!这离锁门之时还有些时间,不急不急!”,三儿听着话就知道李管家的意思无非就是想告诉自己快点,可根本就没有的东西怎么找!三儿实在是有些无可奈何看了看周围,见不远处有一摆案,上面好似有些纸张,三儿连忙走了过去,上眼一瞧全都是一些书写字迹,这下三儿可有些欣慰了,连忙随手指着那摆案上的纸张道:“找到了!就在这呐!”,李管家一听点了点头开口道:“那就请三儿管家快些吧!”,三儿点了点头借着李管家手里的灯看了看,摆案上的东西的确是有人书写后留下来的,字迹稍有些潦草不过还算能看,三儿看了两眼上面,抄写的都是一些古诗名句,算的上是能说得过去,于是连忙动手拿起了一副开口道:“找到了!就是这个!”,李管家看了看点了点头而后道:“既然贵府公子要的东西已经找到,那三儿管家咱们就可以回去了吧!”,三儿也没说别的冲着李管家点点头,两人一路开始往下而去,出了书房门天色已经有些变暗,李管家拿着提灯走在前面继续带路,三儿紧跟其后,两人按着原路一路往回走,三儿将手中的纸张卷好拿在手里,望着天上不断冒出的繁星,又不时回头望一眼那已经变得漆烟一片的书房,总有些说不出来的别扭,可又不知道别扭的事情在哪里,三儿晃了晃脑袋慢悠悠的跟在李管家的身后,仔细想了想之前的事情,忽然意识到这书房的朝向有问题,要说小门小户的人家可能因为某些事情没有办法解决房屋朝向的问题,可萧家乃是大户这房屋建起之时肯定会好好计算房屋朝向的,可这书房却好似没有,独院一栋正立而中,四周一点陪景也不见,只是由一道回廊向连,而且正常的房屋应该是坐北朝南的,可这书房却是坐东朝西,书房的门直接是开在了西面,三儿越想越觉得不对看了看走在前面的李管家本想张口询问,可一想又不太妥当只好忍住无声,行了一路总算是又回到了之前的萧家旁院,三儿抬头看了看屋内已经是掌了灯,灯光映照下屏风后萧灵灵和张仁山的人影正坐在圆桌的两侧,李管家回头看了看三儿开口道:“三儿管家请吧!本人还有事情要去做所以就不进去了!”,三儿点了点头说了些感谢的话后就谢别了李管家,独自一人再次进到了屋内,屋内声响全无安静的渗人,可越是这样三儿越觉得要有祸事降临,绕过屏风,只见萧灵灵和张仁山梗着脸谁也不看谁,坐在圆桌的两侧置着气,三儿笑了笑开口道:“两位我这都出去走了一圈了,你们还在吵啊!”,张仁山见三儿回来了连忙开口道:“三儿你这可不仗义了啊!你自己跑了把我扔给那个女魔头,你不知道我有多烦她嘛!”,“臭无赖!你说什么呐!本小姐还没嫌弃你,你还嫌弃起本小姐来了!你也不看看你的样子!”萧灵灵显然还在气头上,三儿看着两人的样子显然是自己逃走那一阵大吵了一场无奈的摇了摇头开口道:“行了二位都少说两句吧!又不是什么深仇大恨,咱们先谈谈正事吧!”,萧灵灵显然比张仁山脾气收敛的快听见三儿要说正事连忙正了正身子开口道:“看来你出去之后好似有什么收获啊!去了哪里了吗?不会是到书房转了一圈吧?”,三儿心说:“不愧是萧家的人,脑筋转的就是快!不过这样也好解释起来能更快一些!”三儿看着一脸好奇的萧灵灵笑了笑开口道:“在这之前我想确认一件事情!”,“什么事情啊?”张仁山听见三儿的话侧着脑袋说道,“少爷这不关咱们的事!”三儿看向张仁山说道,萧灵灵听见三儿的话连忙道:“那就是本姑娘的咯!你问吧!什么事情?”,三儿清了清嗓子开口道:“其实我很好奇,萧大小姐您听了我们之前的事情为什么没有害怕,反而好像还甚是感兴趣呐?”,萧灵灵听完三儿的话看了看张仁山微微笑了笑,张仁山看见萧灵灵冲着自己微笑身上立刻传来一阵恶寒心说:“这疯婆子八成是想看我怎么死的才这么感兴趣的!”,三儿看着萧灵灵一言未发而是看着张仁山想了一阵点了点头说道:“嗯……明白了!那么还有一个问题务必请萧大小姐告诉我!”,张仁山听完三儿的话就是一愣开口道:“不是三儿你明白什么了?她还什么都没说呐!”,三儿看着一脸惊愕的张仁山摇了摇头开口道:“有些事情还请少爷您自行体会吧!”说着话又看向萧灵灵,萧灵灵早已经听见了三儿的第二段问话点了点头表示同意,于是三儿又开口道:“萧大小姐萧家的书房是不是有些问题啊?比如在建设的时候!”,萧灵灵听完三儿的话脸色瞬间沉了下来,三儿看着萧灵灵的变化心说:“看来是问到家中的一些隐私了”于是连忙再次开口道:“要是萧大小姐不想说也可以!”,萧灵灵摇了摇头转了一个身子面色凝重的望了望两人开口道:“你们得保证在听完后不许说出去!”,张仁山和三儿连忙点了点头,萧灵灵见两人同意开口道:“这书房的事情,还得从我父亲早年间的一件事情说起,虽然我也是听别人跟我说的不过这都已经是往事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