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志通鉴 第七十七章 五雷轰顶
作者:张道仁的小说      更新:2017-10-23
    ,!

    三儿正蹲在地上焦急的在身上翻找着那点火用的的火折子,却听见两人身旁忽然响起了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就好似有什么东西从地上飞快的爬过,三儿当即就吓的摒足了呼吸,两只耳朵恨不得竖起来听周围的动静。

    “三儿难不成那该死的地龙追上来了?怎么跟条癞皮狗似的不依不饶的”张仁山听见了周围的响动轻声的嘟囔道。

    三儿没有回应张仁山而是一边用右手慢慢寻找身上的火折子一边谨慎的听着周围的动静,一但有冲撞声传来便立即带着张仁山逃离。

    没有光亮张仁山和三儿的四周烟的伸手不见五指,三儿知道这个时候就算他能听见撞击的动静但也未必能保全自己和张仁山,毕竟周围都有些什么他根本就不知道,哪边能走哪边不能走完全是凭着感觉,上手在身上又探寻了一阵三儿这才忽然意识到那火折子之前在那地道中就给了张仁山来照明哪还在自己的身上,正想开口询问张仁山还带在身上与否,却只听这洞中忽然传来一声惊雷般的炸响,那声音直冲的人耳根发疼,三儿和张仁山都不由自主的堵上了耳朵以免被这声响直接震聋,但是无奈三儿只有一只手臂能用,左耳完全暴露在这巨大的响声里,声音直刺他的脑海,三儿只觉得脑袋一沉瞬间昏死了过去。

    溶洞开阔无比但是这声音响动极大回荡之声此起彼伏久久不散,过了好一阵才算是彻底平息,张仁山见周围没了动静尝试着把堵住耳朵的手拿了下来,听了听周围只觉得耳中嗡嗡作响显然是自己的双耳还没有从那巨大的响声中恢复过来,张仁山只觉糟糕暗道:“漆烟之中,双目已经丝毫排不上用场,只能是通过声音来辨别周围,可现在自己的双耳在经过刚才的巨响之后也已作废,这可如何是好难道真的要自己和三儿摸索着找到出路吗?正简直是天方夜谭!”

    张仁山正苦恼接下来该怎么办的时候,忽然意识到三儿好像一直没有回应自己。

    “难不成是耳朵在嗡嗡响没听见三儿说话吗?”张仁山连忙伸手摸向三儿之前的位置,上手一探还好三儿还在之前的位置张仁山长出了口气,安下心来刚想开口说些什么却突然发觉不对三儿为什么没有动,照理说在这种情况要是自己碰触到了三儿肯定是会有回应的,可三儿到现在却一点动作都没有,这下张仁山的心瞬间提到了嗓子眼,连忙双手其上摇了摇三儿,可还是没有动静。

    “喂!三儿你可别吓我啊!你要是死了我可咋办!咱们不都说好了要一起把事情探查明白的嘛!你可不能就这么临阵脱逃啊!别睡在这里!要是累了你也得回到咱们家里去睡啊!听见我说的没啊!你个鳖孙!你赶快起来啊……”任凭张仁山如何叫喊说骂三儿就是一点动静都没有。

    过了良久张仁山实在是喊不动了只好静静的坐在了三儿的身旁四周漆烟一片,耳朵依然在嗡嗡作响不过照比之前能好了几分,张仁山心中算的上是五味杂陈想哭但是又哭不出来,想笑可也没什么可以让自己笑出来的理由,跟随自己这么多年的兄弟、家人、朋友就这么硬生生的躺在了这地下的深渊之中,任谁都是难以去接受,但是事实就是如此三儿走了,在一片漆烟的溶洞中悄无声息的走了,干脆、利落倒也符合三儿做事情时态度,不过张仁山可不想就这么放弃,用手拍了怕躺在自己身旁的三儿心中道:“兄弟你就先走一步吧!老子我会把这笔仇算在那些人的头上的,你等着总有一天我会叫那帮人付出十倍的代价来偿还!”

    张仁山正想着事情忽觉洞中一阵劲风刮过那风中裹挟着腥臭之气直扑张仁山和三儿待着的地方,张仁山暗道不妙心说:“这阎王爷刚走,小鬼又跟上来了,看来我今天是非得死在这洞里了,不过也好至少还能跟三儿做个伴,免得路上孤苦无聊!”想到这里张仁山猛的从地上站了起来掏出之前他待在身上的那柄匕首迎着那刮过来的劲风瞪着眼睛看着四周的烟暗高声道:“你个野畜生,你爷爷在这那!有种他娘的吃了老子看看!”

    喊声刚过那腥臭的劲风就已经到了张仁山的近前,一阵恶臭的热浪直接吐在了张仁山的脸上,一阵一阵恶蛇吐信的声音不断的传到张仁山的耳中,张仁山知道现在已然是到了必死无疑的境地,摸着烟掂了掂手中的匕首苦笑了一声,而后冲着那漂浮在自己脑袋顶不远处的两盏红色灯笼道:“去死吧!孙子!”说着话张仁山右臂牟足了劲直接将手中的匕首掷向了那地龙的左眼,由于用力过猛张仁山差点连自己也跟着摔倒在地道,正当张仁山准备稳住身子在看情况的时候,只听自己的脑袋上方传来一声巨大的响动,连忙抬头去看可惜没有光亮照明哪知道周围发生了什么,只是那地龙的双眼消失了。

    张仁山只觉得周围劲风阵阵像是有什么巨大的物体正在不停的翻滚、移动,周围的石柱就像是下雨一般“哗啦哗啦”倒下了一片又一片,洞顶的钟乳石也不停的开始往下掉落砸在地上发出沉重的撞击声碎成无数的石块,可这些张仁山全都看不见没有光亮只能是听着声音,但就算是这样张仁山心中也已经知道刚才自己那拼死的攻击肯定是击中了,可眼下又一个难题来了,就算是成功了那地龙也不可能就这么的死去,绝对会卷土重来而且肯定会比之前还要凶猛还要愤怒的多。

    怎么办?张仁山心中已经没有了任何办法刚才的举动也不过是自己想在死之前狠狠的教训一下这冷血的畜生,可现在自己手里唯一的武器也已经叫自己扔了出去,那还有什么可用的利器,闭眼等死?张仁山心中的一个念头一闪而过,“绝不!”张仁山直接喊了出来,四周漆烟、听力受损、巨大恶怪近在咫尺,除非有仙人搭救否则难逃命丧黄泉。张仁山虽然有勇但是这种绝境他也毫无可退之所,正当张仁山努力想办法的时候却忽然感觉到自己的身旁好像安静了下来,变得悄无声息了。

    “嗯?怎么回事?难不成那地龙伤了一直眼睛就逃跑了?不对……这肯定不对!”张仁山把心都提到了嗓子眼,神经紧张到了极限,他知道那地龙肯定还没走而且这回绝对会要了自己的命。

    正当张仁山焦头烂额不知所措的时候,只见一盏红灯在洞顶忽然亮了起来,而后跟着又亮起了两盏、四盏、六盏……最后连张仁山自己都快数不清有多少盏血红色的灯笼出现在洞顶。“我命休矣!”张仁山唉叹一声知道自己这回恐怕是真的要死了。

    那出现在洞顶的血色红灯就好像是为死者引路的亡灵,悠悠晃荡汇聚一处而后红光一闪夹带着血腥恶臭之气直接就撞向了张仁山和三儿所在的地方,可就在那红光快要接触到张仁山的那一刻,忽然洞顶上猛的一阵炸裂声传来,而后惊雷滚滚洞中回荡之声不绝于耳,一道白光闪过霎时间将溶洞中的一切照的透亮,张仁山只觉眼前瞬间变的一片花白,而后身子好像被什么东西狠狠的撞了一下,整个人都飞了出去重重的撞击在一根石柱上,直将那石柱中断撞的出现了裂痕而后摔在了地上不醒人事。

    溶洞中引雷之声还在回荡,但是却没人听之张仁山和三儿全都昏死在了地上,朦胧间也不知过了几时,三儿慢慢的从昏迷中转醒了过来,四周空气浑浊不堪焦糊味、血腥味、恶臭味掺杂一起,让人闻后不觉直反胃,三儿用右手揉了揉自己还在迷迷糊糊的脑袋,只感觉沉重无比只想在次躺在地上歇息半分,可转念一想不对自己不能在这么躺下去了,毕竟自己和张仁山还没有脱离险境。

    “也不知仙儿怎么样了?那地龙有没有跟上来?”三儿强撑着从地上站了起来,晃了晃神志不清的脑袋,看了看四周只感觉这溶洞当中好像明亮了几分,正觉奇怪却见离自己不远的地方一条无比硕大的东西正躺在溶洞的岩石地上不断的燃烧着,那气味要多难闻有多难闻,三儿刚闻了两下就连忙用手堵住了口鼻生怕自己被这气味在薰的昏死过去,低头看了看脚下那根火把还好好的躺在自己的脚边,三儿连忙弯腰捡了起来而后就着那还在燃烧的东西上的火焰点燃了火把,细细的看了一下周围。

    “仙儿呐?”三儿看着地上无数碎裂的小石块,心中已经出现了不详的念头。

    洞中臭气弥漫,那燃烧的东西显然就是地龙的尸体,不过也不知道烧了有多久了,看样子上面的火苗已经弱了很多了,三儿也顾不得在看几分,拿着火把开始在溶洞中寻找张仁山的踪迹。(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