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志通鉴 第六十九章 死中求活
作者:张道仁的小说      更新:2017-10-23
    ,!

    张仁山和三儿都以为自己是看花了眼,连忙一起揉了揉眼睛,再向那墙壁望去依然没有找到地窖的入口,这下张仁山可有些懵了紧走几步到了那突然出现的墙边用力的敲了敲,发现的的确确是一堵墙,三儿听着张仁山敲击墙壁的声音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地窖的入口竟然就在两人眼皮子底下悄无声息的消失了,张仁山在那墙壁上敲击了半天丝毫没有传出空心的回响可见这面墙实心的准没错了。

    “三儿,这……”张仁山看着眼前的一切说不出话来,本想去问三儿该怎么办,但是话到了嘴边却问不出来!

    三儿此时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看着眼前突然出现的墙壁一筹莫展,脑海中不住的在回想他和张仁山进到这地窖中之后,到现在的所以经历,想从中找出些线索来,可想了一遍又一遍连一点蛛丝马迹都没有,三儿只好捂着脑袋蹲坐在了地上,叹了口气自言自语道:“这下算是完了!”

    张仁山一听三儿这么说连忙道:“三儿,什么就完了?你到是说清楚啊!”

    三儿摇了摇头道:“仙儿,恐怕这回咱们真的是进了‘死地’了!”

    张仁山听完三儿的话猛往后退了两步,只感觉身子发凉他还是头一次听见三儿说这种丧气的话,稳了稳心神继续对三儿说道:“三儿,我感觉咱们还没到那种地步吧!不就是出不去了嘛!指不定那些下人会来救我们呐!”

    三儿听见张仁山的话没做声而是站起身来走到了那突然出现的墙壁旁用了的敲了敲而后道:“仙儿,你刚才敲这墙的时候,你就没听见这墙壁上的声响,嘛!这是实心的!也就说这后面除了土就是土,我们现在真的是被困在地下了!”

    张仁山其实早就听出那墙壁上的动静了,可他不想说也不想去相信,因为一但你要是去相信了眼前发生的一切,就会陷入无尽的绝望当中!

    听完了三儿说的张仁山并不想接受事实而是开口道:“三儿,兴许我们搞错了,这地窖的入口是在别的墙后面呐!”张仁山现在已经开始顺口胡说了。

    三儿听见了张仁山的话不自觉的笑了笑道:“仙儿,你认为这入口还能变化是吧!那行!咱们在敲一敲别的墙看看!?”

    张仁山连忙拉住三儿道:“别!别去敲三儿!”

    两个人就这么尴尬的站了一阵,而后就又都心平气和的坐在了地上,三儿看了看张仁山只见其脸上不住的有汗水往下流,三儿心里明白张仁山不让他继续去敲其它墙的原因是什么,但是现在的情况已经没什么可以去顾忌的了,不去敲也许这入口就在某堵墙的后面,去敲了也有可能让现在的情况变的更糟。

    张仁山见三儿一直望着自己十分的无奈只好开口道:“三儿,你一直看着我做什么啊!?我知道我刚才说的可能有点不对,可眼下我们也没有什么可做的啊!入口没了,鬼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

    “其实我也没有胆量去敲其它的墙壁,毕竟每敲完一面就代表我们的希望少了一点,要是真能找到还好,要是没有的话……”三儿说到这里不敢在往下说了,没有就意味着他和张仁山这辈子都会被困在这莫名其妙的地窖里,连尸骨都有可能没人帮他们收,这个场景在三儿看见那突然出现的墙壁后就已经浮现在了他的脑海中,犹如一个梦魔钻进了他的梦境。

    张仁山听三儿话讲了一半不讲了,知道他是不想说下去,也就没在去问看着四面墙壁挠了挠脑袋忽然想到之前地窖顶上出现手印的时候,周福被吓昏了,现在应该躺在地窖入口的位置,难不成他被夹进墙壁里了,想到这里张仁山连忙冲到那突然出现的墙壁边用力的敲击着那墙面,三儿看着张仁山突然的举动吓了一跳心说:“坏了,这肯定是受不拉眼前的事情,又发疯了,不行我得阻止他,这要是把手敲坏了,可怎么办!”想到这里三儿连忙一个飞扑直接将张仁山摁在了墙面上。

    张仁山只感觉后背被人猛的压住,整个人贴在了墙面上顺嘴就来了一句:“我你姥姥!谁啊!?搞偷袭!”

    “我!”三儿说了一句。

    “三儿,你……干什么啊!你松开我!”张仁山扭过半个头对身后摁着他的三儿说道。

    “松开你可以,但是你得答应我不能在去敲墙了!而且无论你想到了什么都必须对我说出来,否则……呃……我就还这么摁着你!”三儿本想劝告一下张仁山不老实就收拾他,可细一合计自己好像打不过他,所以只好改了口说不老实就这么一直摁着他。

    张仁山一听三儿话中的意思笑了笑道:“三儿,我听你的意思是想收拾我啊!你松开!咱们好好较量一番!”

    “不是,我就是担心你过于焦虑了,把手在敲坏了,这才这么摁着你的,谁想跟你打了!?”三儿松开了摁着张仁山的手道。

    张仁山一听三儿原来是担心自己才这么做的,也就不再计较了转回身对着三儿说道:“三儿,我不是因为你说的那样才去敲这墙壁的,我是想到那周福还躺在地窖的入口呐!这墙壁突然出现,要是按你说的话这后面是实心的,那这小子现在会不会已经被压成肉饼了啊!?”

    三儿听张仁山这说也是一惊心说:“对啊!这……这周福还在地窖的过道躺着呐!要真是这样的话,他现在肯定已经变成肉泥了!哎!但愿他平安无事吧!可这根本不可能啊!怎么可能没有事呐!这墙壁的后面就是实心的准没错了,哎!可怜的周福啊!”

    张仁山见三儿听完自己的话之后一直没出声,就上手冲着三儿眼睛的前边晃了晃害怕他因为伤感过度在晕了过去,三儿看了看张仁山在自己眼前晃悠着的手掌,忽然好像看见了什么,一把抓住了张仁山的手。

    张仁山一看三儿猛的抓自己的手,吓了一跳连忙把手往回拽,可惜是晚了一步三儿已经是把张仁山的手牢牢的掐住了,瞪大了眼睛看着张仁山的手掌嘎巴着嘴半天没说出话来。

    张仁山看着三儿的异状以为他是受不了周福可能死了的打击疯掉了连忙开口道:“那个……三儿咱们有话好说是吧!你……只要别咬我的手就行,周福兴许还……还活着呐!你可千万别……别干蠢事啊!”

    “什么啊!?仙儿,你难道就没有感觉你手上有什么不对的嘛?”三儿听完张仁山莫名其妙的言语后一边松开了张仁山的手一边说道。

    “我手上?”张仁山见三儿松开了手连忙看向自己的手掌,只见上面竟然不知何时被人写了两个字“墙角”。

    这下张仁山可有些毛了,连忙用那写着字的手往身上蹭了几蹭,结果那两个字就像是被写在张仁山的皮肉之下一样,任凭张仁山怎么折腾就是不褪色。

    三儿看着张仁山在那里玩了命的搓自己的手连忙一把拉住了他说道:“仙儿,你别折腾了,我看这东西应该是弄不掉的!”

    张仁山听完三儿的话死命的摇了摇头道:“弄不掉也得弄啊!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这字是怎么写到我手上去的!哎呀!我的天啊!”

    “你听我的吧!省点力气,你刚才在我眼前晃手掌的时候我就仔细看过了,那两个字就好像是长在你手掌里的一样,除非你把手砍了,否则绝对是弄不掉的”三儿叹了口气道。

    张仁山一听三儿这么说当时就泄了气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什么话也不想说了,三儿上前拍了拍张仁山的肩旁道:“行了,仙儿咱们现在的情况可比你手里突然多出来的那两个字要严重的多!”

    张仁山听见三儿的话想了想也是这个理,都快没有命了那还有时间想这些事情,连忙抬头看向三儿说道:“三儿,你说这两个字是什么意思啊!墙角?难不成是有……‘人’,告诉我们墙角哪里有什么吗?”

    三儿没说话暗暗的点了点头拉起坐在地上的张仁山准备在往墙角那里察看一番,张仁山刚被三儿拉起忽然间好像又想到了些什么连忙开口道:“诶!三儿,我才想到我们会不会又是中了那幻毒了啊!?这情况真的是有些……相像啊!”

    三儿听见张仁山的话也是一愣道:“嗯!也有这个可能,不过咱们一直都没有闻见那幻毒的臭味啊!就这样还能中毒吗?”

    “哎呀!你就不兴许人家换一种配方炼制这种毒药啊!指不定这回用在咱俩身上的就是这种新的幻毒呐!?”张仁山辩解道。

    三儿听完张仁山的话想了想心说:“也不是没有这种可能,就算现在真的是处于幻觉之中,可这也未免太过于真实了吧!”

    张仁山见三儿没说话就又开口道:“诶!三儿要不咱们这么办吧!我一会打你一巴掌你看疼不疼,要是疼那咱们就没有中毒,要是不疼那就是在幻境里!如何?”

    “你怎么不打你自己呐!?”三儿听完张仁山的话没好气的说道。

    “我……我嫌疼啊!这万一是真的,挨一巴掌可不好受!”张仁山尴尬的说道。

    “你呀!行了,我刚才想了一下,我们不可能是中了毒了,吕郎中之前跟我们讲过这种毒必须经过处理才能使用,而方式就是通过动物食用排除来进行过滤,臭味是一定会有的,要真是换了方式,那咱们现在也是没有办法醒过来的!再说了,我们从刚才到现在要是真的中了毒的话,那幻觉中的怪物应该早就出现了才对!可你看现在我们不是安然无恙的嘛!除了入口变成了墙壁以外!”三儿解释道。

    张仁山听完三儿的解释点了点头可还是不太相信,于是用手狠掐了自己大腿一下,这一下张仁山用力稍微是猛了一些疼的他直咧嘴,三儿看着张仁山整张脸都扭曲到了一起十分的奇怪连忙开口问道:“诶!仙儿你又怎么了?”

    “没事!我……就是眼睛里进了点沙子不太舒服而已,没多大事的!”张仁山一边用手偷摸揉着自己的大腿一边对三儿扯谎道。

    “哦!那咱们还是去那个墙角先看看吧!”三儿一转身就开始往之前他和张仁山看到手印的墙角走去。

    张仁山见三儿转了身连忙借这个机会使劲揉了揉被自己掐疼了的大腿,而后跟了上去。

    两人就又来到了那地窖的墙角处,只见那墙角旁的墙壁上有多出来了两个手印,三儿看着那多出来的手印实在是不知道说什么好,张仁山也看见了那墙壁上的异状用手点了点道:“这怎么又多了,这都五个了!”

    三儿看着那五个手印,手指的方向全都冲着下方,就好像是有人反手印在上面的,手印由大到小依次排列最上边的比最底下的至少是大了两圈。

    “仙儿,你说这些手印上的手指为什么都要冲着下面啊!?”三儿看着张仁山问道。

    张仁山摇了摇头心说:“我上哪知道去!”

    三儿见张仁山没回答就继续说道:“这地窖现在是四面封死,我们就好似被人关在了一个大一点的棺材里,上不去出不来,而这些手印却莫名其妙的出现,还有你手上的那两个字……仙儿,你觉得会不会是李桐他们在跟我们表达些什么啊?”

    张仁山听着三儿的话不知道是点头好还是摇头好想了半天开口道:“三儿,这要真的是李桐王叔他们想跟我们表达些什么,也不用这么做吧!鬼咱们是见过了,那铜镜还在失了火的正堂里,我当时就忘了拿了,要是现在还在身边就好办了!”

    三儿也是想了想他刚才说的话忽然有了一个想法连忙开口道:“李桐!王叔!要真是你们的话,能否证明一下啊!”

    张仁山看着三儿怪异的举动吓了一跳刚想说话,忽然听见自己身后传来一阵轻微的响动,张仁山连忙回头一看只见原本堵住地窖入口的墙壁竟然消失不见了。

    这下张仁山和三儿可乐开了花两人心中算是有了答案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