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志通鉴 第六十五章 危险重重
作者:张道仁的小说      更新:2017-10-23
    ,!

    “仙儿,我看我们还先回去吧!现在的情况对于我们来说已经十分危险了!”三儿扭过头看向张仁山说道。

    张仁山听完三儿的话有些不甘心的说道:“三儿,咱们就这么回去嘛?”

    三儿其实也想在留下找一些线索出来,虽说现在不知从哪里冒出来这么个鬼东西,但是至少可以证明他和张仁山这次找寻线索的确是触碰到了那些人不想让人知道的东西,可现在两人用来照明的工具已经没有了,虽说有月光但是万一要是再次被乌云遮住,那可真就是两眼一抹烟什么也看不见了,鬼知道之后还会遇见什么,于是三儿只好开口劝说道:“仙儿,你以为我想就这么走了吗?现在不是没有办法嘛!我手里的灯都用来烧那个东西了,没了照亮的工具咱们要是想再找一些线索出来那可真是难上加难了,所以咱们现在还是回去的好。”

    张仁山一听也只好无奈的摇了摇头心说:“的确,现在三儿的手里没了亮,单凭这月光肯定是不行的,唉……算了,反正这地方离家近,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张仁山没说话直接就开始往河岸边走去。

    三儿一看张仁山走了,自己也连忙跟了上去,两人迈着步子就开始往河岸上去,正走着张仁山耳旁一阵阴风刮过吓到得他身子猛的往后一倾,三儿一看张仁山走着走着就要往后倒,以为他是踩到了什么不平整的地方脚下绊到了,就连忙伸手去扶张仁山,三儿的手刚搭到张仁山的后背上就只听张仁山喊道:“有鬼!”

    这一句话张仁山说的突然三儿被吓的一愣下意识的说道:“什么……什么有鬼?哪里有鬼?仙儿,你说什么呐?”

    张仁山后背被三儿扶着嘴巴却没有闲下来侧过头冲着三儿说道:“鬼啊!就是鬼!而且是个女鬼!”

    三儿听着张仁山的话有一句没一句的实在是不知道他想表达什么只好开口再次问道:“仙儿,你先把身子站正了,你在说话!我可不想一直这么扶着你!”

    张仁山听完三儿的话稍微动了动站稳了身子后转过身冲着三儿说道:“三儿,有鬼啊!我刚才听见有人在我耳边说话了!而且是个女的!”

    三儿听完张仁山的叙述感觉匪夷所思张口问道:“仙儿,你会不会是听错了啊!我怎么什么也没听见,哎呀!咱们还赶紧走吧!”

    张仁山见三儿不相信急的直跳脚连忙解释道:“三儿,是真的,真的有一个女鬼在我耳旁说话了,我是真没有骗你!要不然我能突然站在那里嘛!”

    三儿见张仁山说的很是焦急只好说道:“行!那你说说看那个女鬼都说什么了?”

    “她说……她说‘别走,留下来陪我!’”张仁山咽了一口唾沫有些惊惶的说道。

    “留下……陪她?”三儿听说张仁山的话实在是不能理解。

    “真的,三儿!我刚才听见的就是这句话……你说咱们会不会真的是遇见鬼了啊!”张仁山看向三儿说道。

    “鬼!咱们不都已经见过了嘛!有什么可怕的!她想叫咱们留下,那咱们就不留下,赶紧走!”三儿也不再等张仁山说话直接上手拉着张仁山就开始往河岸边走。

    张仁山见三儿根本没有理会自己的话语,也就不想在说什么了,两个人以最快的速度开始往河岸边冲,三儿其实听完张仁山说的,心中也是有些慌乱,虽说他们之前已经通过那面铜镜看见了一些妖异之事,但是那毕竟都是些熟悉的人,而张仁山的话分明就是在说有一个他们都不认识的鬼魂,正在他们的身旁作祟,谁知道这女鬼是好是坏,要真是那索命的厉鬼他和张仁山根本就毫无对策可言,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赶紧离开这是非之地,免得夜长梦多。

    张仁山见三儿一直在前头一声不发的埋头苦走,知道他也是有些慌了,就想劝说一下三儿叫他安心些也许那女鬼没有跟上来,张仁山正想开口走在前边的三儿却突然停了下来,而后一脸惊恐的看向张仁山说道:“仙儿,还真的有……那……那……那女鬼,她要……要……”

    张仁山见三儿连话都说不出来了知道这肯定是事情严重了连忙开口道:“三儿我就说有吧!你还不相信!你别急!你慢慢说那女鬼又说什么了!”

    三儿紧喘了两口气摸了一把脸上刚刚冒出来的冷汗说道:“她说‘不来陪她,她就来找我们’”。

    张仁山一听三儿这么说也是一阵惊惶心说:“我的天!这是要完啊!这可咋办?”

    三儿见张仁山瞪着眼睛望着自己就以为张仁山是想看看自己有没有什么办法于是开口道:“仙儿,你瞪着我也没有用,我又不懂怎么驱鬼!你不是有那神仙师傅嘛!你求他看看,兴许有用呐!”

    张仁山听见了三儿的话也不知道说什么是好挠着头尴尬的说了一句:“三儿,咱们还是赶紧走吧!”

    三儿点了点头见周围没有什么异状,两个人几乎是一路小跑的开始往河岸上赶,张仁山和三儿眼看着就要到了那河岸边却听见身后传来一阵凄厉的鬼哭之声,那声音沙哑尖利刺的人耳朵都疼,三儿连忙堵住了耳朵不想去听,张仁山也是如此,但是那鬼哭声就好像能穿透人骨一样任凭张仁山和三儿怎么用手去捂自己的耳朵都没用,声音就是在他们的脑中不停的回荡,直叫人难受万分。

    张仁山实在是受不了了干脆也不再去捂耳朵了,拉着三儿就开始一路往院墙边跑,想顺着院墙一路摸出去。

    三儿也是实在受不了这突如其来的鬼哭之声,也学着张仁山的方式不再去捂自己的耳朵了,两个加紧脚步一路连滚再爬的就到了自家院墙的旁边,张仁山冲着三儿点头示意了一下,两人就忍着那声音对自己耳朵的摧残,一路顺着院墙开始往回走。

    可就在这个时候那鬼哭之声却停了下来,转而是一阵尖利的笑声传了过来,这下张仁山和三儿差点没把腿吓软了,因为那笑声实在是太过于渗人,这要是胆小一点的听见非得当时就吓昏过去不可。

    得亏张仁山和三儿之前也经历些许事情了,胆色成长了一些,可就算是这样两个人也是冷汗出了一身,强稳住心神借着月光一步一步顺着院墙往回走。

    走着走着那笑声却也停止了,周围开始变的一片寂静,张仁山一看没了动静长出了一口气对三儿说道:“哎呀!可算是让咱们逃过了!诶!三儿你怎么样啊!”

    三儿没说话而是用眼睛看着河道的方向表情显的十分紧张,张仁山看见三儿的样子也十分好奇转回身也瞪眼看了看那溪河的河道,只见在那河道之中不知何时竟然出现了许多之前袭击张仁山和三儿的那烟色怪物,层层叠叠的都聚集在一起,让人看后只觉得脑皮直发麻!

    “仙儿,咱们快走,我感觉那些鬼东西是冲我们来了!”三儿猛的扭过头去冲着张仁山喊道。

    张仁山一听三儿这么说哪敢在怠慢,甩开步子就开始沿着院墙根一路往外跑,三儿见张仁山跑起来了自己也跟着一路开始奔逃,两个人就开始在荒草成堆溪河岸边一路狂奔。

    张仁山在前头正跑着忽然猛的停下了脚步,三儿都没来得及反应整个人直接撞到了张仁山的后背上,两个人是直接都摔翻在地,三儿滚了两滚停下了身子躺在地上是直吸凉气,身上疼的要命,这溪河岸边除了草就是石头,摔一下可不得了,三儿缓了好一阵才有力气站起来,瞪眼借着月光看了看四周,到是没摔多远,院墙就在不远的地方,三儿又看了看身上万幸没被什么石头划到除了衣服上都是土外也就没什么大事了正想开口埋怨张仁山为什么突然停下的时候却听见张仁山的叫喊声传来:“三儿!快来帮我!”

    三儿一听张仁山这么喊心一下子就提到的嗓子眼心说:“这是出事了!”于是连忙寻着张仁山的声音找去,只见在一片荒草丛中张仁山正露出半个身子用手奋力的往外爬,三儿见状连忙冲了过去一把拽住张仁山的一只手想把他拉出来,可三儿还没用多大劲张仁山就从那荒草丛中被拽出来了,张仁山见自己得困就从地上站了起来扑了扑自己身上的尘土,三儿左右看了看张仁山见没啥事就开口道:“不是,仙儿刚才好端端的为啥你要突然停下来啊?再说你停下来的时候你到是说一声啊!你看看这个我摔的!”

    “哎呀!这不是事出突然嘛!我哪有功夫说话啊!”张仁山解释道。

    “什么事出突然啊?”三儿因为是跑在张仁山的后头所以他没看见张仁山到底是因为什么停下来的只好开口询问道。

    “哦!我刚才正跑着呐!突然就看到前边有一个人影闪进了我刚才摔进去的那片荒草丛中,我以为是那些人回来了,我就急忙的停了下来想进到那草丛里瞧一瞧,可没想到你直接就把我撞进去了!”张仁山说道。

    “人影?你真的看见有人进到那荒草丛中了?”三儿听完张仁山的叙述询问道。

    “嗯!我肯定没看错,那人一闪就进到了那片荒草丛中!我当时看的特别清楚!”张仁山坚定的说道。

    三儿听见了张仁山的回答想了想开口道:“仙儿,咱们现在的情况不太可能去管别的事情了,那荒草丛茂密层叠如果那人藏匿其中,单凭咱们两个肯定是找不到的,况且现在又是夜晚我们手里又没有可以照明的东西,更是难寻此人踪迹,我看咱们还是先回到院里而后再说吧!”

    张仁山听完三儿的分析虽说心中不想就这么放过眼前的线索,但是也实在没有别的办法了,事实就跟三儿说的一样,这人要是真的在这荒草丛中跟他和三儿玩其捉迷藏,那还真是一时半会找不到他,更何况他和三儿的身后还有那些不知道是什么的鬼东西在紧追不舍,于是张仁山开口道:“哎!走吧!三儿就听你的!咱们先回去,等拿好了东西再来!”

    三儿见张仁山同意了就连忙又走到院墙的旁边,两个人紧贴着院墙开始往溪河外边走,眼看着就要到头了,可这个时候两人身后却传来一阵悉悉索索的声响,张仁山扭过头去一看只见一大团烟乎乎的东西正压过一大片荒草丛冲着他和三儿就奔了过来,这下张仁山可吓坏了推着前边的三儿就开始拼了命似的往外跑,三儿被张仁山这么一推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正想发问却用眼角余光扫到了两人身后的那个东西也是一惊,这才明白张仁山为什么要推自己,连忙紧捯几步也跟张仁山跑了起来,两个人几乎都快跑断气,终于是冲到了溪河外面,而紧跟在两人身后的东西就好似被约束了一般并没有在跟上来,而是在那里徘徊了一阵之后慢慢的退回到了溪河里消失掉了。

    张仁山和三儿见那怪物消失了,都累的直接坐到了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张仁山本身就体力好歇了一阵就恢复的差不多了,而三儿却不行了喘了老半天,气还是找不匀,憋得脸通红,张仁山见三儿这个样子无奈的摇了摇头说道:“三儿,我看你得去锻炼锻炼了,别的不行咱们这逃命技术得过硬啊!你看你这样,还没跑多久呐!你就这么喘了!”

    “我……我……我哪有你那身体厉害啊!我就是一管家又不是武夫,我练……练那些体力有什么用啊!”三儿喘着粗气回答道。

    “行了!咱们俩也谁也别说谁了!”张仁山看了看溪河的方向说道。

    三儿坐在地上深吸了几口气,尝试着站了几回,见体力恢复的差不多了就跟张仁山两个人开始往院门口走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