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志通鉴 第四章鬼气深深
作者:张道仁的小说      更新:2017-10-23
    前面的一声“出事了”可把三儿下了一跳,连忙循声而去。网.136zw.>张仁山也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声吓得愣住了,等三儿走远了才反应过来,急忙跟上。

    只见不远处,李芳整个人趴在河边上嘴里边是哭爹喊娘的叫,腿也不知道让什么东西抓住了正在往河里边拖,王叔和郭叔脸都快憋绿了死命的拽着李芳的两条胳膊不撒手。

    三儿见状脑中犹如闪电般的划过一个念想:“这水中有鬼!”,但是情形已经到了刻不容缓的地步,没办法细想了。当即三步并作两步,一路小跑的冲了过去,一把抱住郭叔拽的那条胳膊,头也不回的对郭叔说:“走,快去院里叫人,越多越好!”

    郭叔本就已经快要拽不住了,三儿这个时候接手正是时候。又听到三儿这么说,当即就往院里跑。

    三儿这边,刚一拽住李芳的胳膊就觉得这水中之物力气奇大,不得不把吃奶的劲都使出来,还没坚持一会儿就觉得拽住李芳的双手已经开始酸麻了,侧过头看了一眼王叔。王叔现在连说话的力气都已经没有了,额头青筋爆起,显然是已经把气劲用到了极限,在不过多时必然要虚脱倒地。到那时李芳的小命就算是交代在这了,怎么办这可如何是好?正想到这,只听身旁荒草悉悉索索有一人钻了出来。

    这个时候张仁山才慢悠悠的从断树桩那里过来,其实张仁山也想快点过去看一看到底出了什么事情,无奈他手中没有照明的灯,只好看着前面的亮光一点一点摸索嘴中还不住的说“三儿也不个他留个亮什么的”。

    一路摸索出来,再看眼前的情景,张仁山惊的呆在了那里,心中暗想:“这是在干什么,拔河呐?”。

    三儿眼角余光扫到身旁有人,心中一定知道这回李芳你是有救了,也不管什么尊称别号了,趁着身上还有一丝气劲张口喊道:“仙儿!救人啊!这河里头有鬼!”。看最新章节就上网【】

    王叔突然听到三儿这么一喊,以为真是来了什么大罗金仙救苦救难,这手上就松了劲,这一松不要紧,再想去抓就已经来不及了。

    三儿只见王叔松了手,暗道:“不好!”。立即伸手抓住王叔抓的那条胳膊,双手往上一架,扣住两个手肘,整个人斜着往后躺,使出浑身最后的一点劲,三儿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仙儿!”。

    张仁山在刚听完三儿说第一句话的时候就已经抄起身边一块两个拳头大小的石头,准备往李芳腿上砸,只听张仁山一声暴喝:“老子砸死你!”。整块石头照着李芳被抓住的双腿就扔了过去。

    耳听得“当当”几声石头击中金属的脆响,而后李芳与三儿就像是离弦之箭一般飞射了出去,都重重的砸在了地上,王叔早已经累的瘫倒在地动弹不得,三儿在地上缓了很长时间才坐起来,可见这一下摔的有多重,而李芳则整个人趴在地上双手抱着头一个劲的发抖,也不知道是吓得还是摔在地上疼的。

    张仁山则还在朝着漆烟一片的河边猛丢石头,嘴里边不断的咒骂着。

    对于张仁山来说除了张奉天剩下的老子都不怕,就算是皇帝老儿我也能跟你斗上一斗。什么鬼啊!神啊!在老子面前就是个屁,有能耐就跟老子打一架。但是对于这种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张仁山也是打心底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只能在河上乱发脾气。

    三儿这边摔的够呛,不过毕竟是仗着年轻身体好,这么一会儿工夫气力也就恢复的差不多了,抬头看了看站在河边的张仁山,准备从地上爬起来拉住他。网.136zw.>可这一使劲,就发觉手上黏糊糊的,低头一看是血。“谁的?我的?还是李芳的?”三儿这心里头可真就乱成了一锅粥,回头看了看摔在身后不远处的李芳,就看李芳缩成了一个团,趴在那里一动也不动了。

    三儿连忙回身冲李芳喊道:“李芳!”

    张仁山听见三儿在喊李芳这才想到这还有自己的兄弟呐!连忙放下刚捡起的石头,走到三儿的跟前,蹲下身子询问道:“怎么样?哪伤着没有?”

    三儿随口答道:“我没啥事!你先别管我,先去看看李芳是怎么了?刚才摔地上的时候还看他动来着,现在好像是一动也不动了!”

    张仁山点了点头确定三儿没事后,起身朝李芳走了过去,刚想低下身子,就听李芳在地上闷哼了一声而后又没了动静,张仁山先是一惊而后又松了一口气,至少李芳还活着这点他是知晓了,回头冲三儿说道:“放心!这小子命比你硬!”,而后也不管三儿在后面说什么就上前去想从地上把李芳扶起来坐着,张仁山刚把手搭到李芳的身子上就觉手中冰凉,心中暗道不妙,这不像是活人的感觉啊!于是就连忙把李芳的身子摆正平躺在地上。

    三儿这边也看出了不对劲连忙从地上爬起来,也不管手上黏糊糊的东西,就朝李芳走了过去。

    本来几个人过来的时候除了张仁山都带着灯,但就在救李芳的时候基本上都熄灭了,就剩下郭叔留在岸边的一盏灯,也是忽闪忽闪的即将熄灭。

    王叔从地上歇息了好一阵才勉强有力气能坐起来,一看李芳出事了,也不敢多说什么,用尽力气把那盏唯一的灯从岸边拽了过来回头冲三儿说道:“管家!这个给你!”

    三儿闻声望去,这才想起来还有一个人,连忙走过去想把王叔从地上扶起来。

    王叔见三儿过来想扶他,连忙摆手示意自己能坐起来,不用他扶,现在李芳是最重要,我这没什么事。

    三儿点了点头接过王叔手里的灯,照在李芳的旁边,仔细观瞧。这一看不要紧,张仁山与三儿都是倒吸了一口凉气。不约而同的一个想法都从两个人的脑中冒出:“那河中到底是个什么怪物?”

    只见李芳被抓住的双腿上血肉模糊,鲜血不停的涌出,脸上也已经毫无血色可言,呼吸也是有出气没进气,任凭张仁山和三儿怎么呼唤,就是一声回应也没有了。

    王叔恢复了些许气力踉跄的从地上站了起来,走到了李芳的身边低头一看,当即身子就要往后倒,多亏张仁山手急眼快,一把扶住了王叔要不然又差点摔在地上。

    王叔定了定神这才从嘴边挤出了一句话:“这人是不行了啊!”这边说着眼泪就要往下流。

    三儿见状也是鼻子一酸,心想着:“这本来是六个人出来的,结果怎么就趟上了这事情呢?唉!这世间变化真的是神仙有话鬼听闻,人间凡事多俗真。今朝有路今朝走,莫等阎王来敲门人怎么就这么去了呢?”。三儿正想到这忽然觉得不对少了一个人,李桐去了哪里?于是连忙回身对王叔询问道:“李桐呐?”

    王叔被三儿这么一问,愣了一下神儿心中想道:“对呀!李桐呐?这光顾着救李芳了,李桐去哪里了?”

    三儿见王叔良久都没出声,心想:“坏了!这刚死了一个,另一个也不见了,河中还有那个鬼东西,这说不准”

    “哎!我说你们都干什么默不作声的,赶紧找人啊!李桐不是不见了嘛!这保不齐他可能还活着呐!”张仁山看着一声不吭的王叔和三儿说道。张仁山对于这种离别没什么感受,在他心中除了三儿和亲爹以外没有什么人是重要的,这眼看着李芳过世他也只是哀叹一声而已。

    三儿听到张仁山这么说,先是叹了一口气,才慢悠悠的说道:“仙儿,别费力气了,恐怕李桐也是凶多吉少了!”

    张仁山刚想继续劝说三儿陪着他继续寻找,只见三儿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轻声的对张仁山和王叔说:“你们听!”

    张仁山立刻站在原地,竖起耳朵静静的听着。王叔听见三儿这么说也只好大气也不敢喘的听着周围。

    周边除了风吹着芦苇荡子响的“莎莎”声,也没有什么动静了。张仁山听了好一阵只觉得心烦刚想发问,就听见黝烟的河里边,传来一阵“嘎吱嘎吱”声,这声音就好像一扇好长时间都没有用的木门,被人推开后那门轴所发出来的声响。在这漆烟一片的夜里,简直是让人听得毛骨悚然。

    张仁山冷汗就下来了,倒不是害怕而是觉得今天晚上到底是怎么了?撞了什么邪了这是!你要是鬼啊!什么的你好歹让我见一面,我还能知道怎么应对,可眼下的情况,我是真的没招了!

    而三儿听到后也是倒吸了一口凉气,不觉得浑身打了一个寒战,忽觉得为什么这么冷,这可是大夏天,就算是夜里凉快,也不能是这样的啊!

    张仁山看了看三儿,借着微弱的灯光,就看三儿的脸上不是什么好气色。又望了望三儿旁边的王叔,就看王叔已经被吓得脸都变了形了,一屁股坐在地上,堵着耳朵直念阿弥陀佛。

    张仁山刚想说话,就听身后不远处的岸边又传来一阵“嘎吱嘎吱”之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