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志通鉴 第三章夜中探查
作者:张道仁的小说      更新:2017-10-23
    众人借着微弱的灯光,慢慢的接近那个躺在溪河中的“庞然大物”。.136zw.>最新最快更新李芳和李桐举着灯走在最前面,王叔和郭叔紧跟其后,走在最后面的是三儿和张仁山。

    张仁山本就半遢了着鞋,在这满是杂草的溪河边行走更是一步一踉跄。三儿看见张仁山走路直晃悠心中不觉好笑心想:“你说你这大少爷非要和我们下人受这一趟的辛苦是为了什么呀?”

    张仁山见三儿在那里一脸的坏笑准知道这回又被他给嘲笑了,但是又不好说什么毕竟是自己要跟过来的,最关键的是脚上还时不时的被杂草划到又疼又痒,又不能说不出来,只好忍气吞声的在那里憋着。

    不多时,众人拨开拦路草,就来到了张仁山所指的“庞然大物”旁,灯光一晃,竟然是一截断掉的树干。

    “唉!不是这怎么会有这么大的树干呢?”李芳看着躺在溪河中央的树干泛着嘀咕。

    三儿也是觉得奇怪,你要说这溪河能捉鱼捞虾,他信。你要是说用溪河运木头,打死他都不信。

    “走,咱们近处瞧瞧这个树干去。”张仁山说道。张仁山其实根本没看清溪河里的东西是什么,是听到李芳说河里的是截树干这才放下心准备到近处去观瞧观瞧的。

    三儿连忙拦住准备往溪河走地张仁山说道:“少爷,这溪河还没断流,这水下就是烂泥,晚上天凉,这水中更是冰冷刺骨,所以您就让我们几个下人去看看就行了,您就在岸边等等,您看行不行?”

    “边儿去!你以为我不知道这溪河水有多深啊!我小时候”张仁山刚想再说,却见三儿一把把张仁山的嘴堵住了小声道:“仙儿!别再说了”。

    张仁山先是一个愣神,然后点了点头,示意三儿把堵嘴的手拿开。三儿见张仁山领会了意思,这才松开了手。网.136zw.>

    张仁山清了清嗓子又道:“那行,我就听管家的不下去了,你们几个好好看看是怎么回子事儿情”。

    三儿听完张仁山这么说之后,当下就招呼李芳和李桐下到溪河中看看那截断树干,让王叔与郭叔陪着张仁山在河边等。

    溪河水还未干,河中的淤泥尚有,李芳和李桐只好深一脚浅一脚的往那截断木处走去,而三儿则在离岸边近的地方举着灯看着两个人。

    “管家,这好像是我们院墙旁边的那棵歪脖柳啊!”李芳先一步到了断截木的旁边仔细的看了一遍说道。

    三儿一听李芳这么说,才忽然想起来院墙外一直有一棵歪脖柳的。一边儿告诉李芳和李桐先回来,一边儿朝着歪脖柳的方向继续走。

    张仁山也同时听见了李芳的回答,也顾不得脚上的疼痒难耐,立即跟上了三儿。王叔和郭叔则留在原地接应李芳与李桐。

    灯光忽闪,微风吹拂着溪河边的荒草丛,张仁山和三儿一前一后的来到了歪脖柳树旁边的杂草丛。三儿借着光亮看了看,原先一人高的苇子儿被压倒了一大片,河边的一些泥土都被外力带到了河里。

    “你看这不就是那个柳树的根嘛!”张仁山指着一个大树桩说道。

    三儿举着灯看了两眼断树桩,突然觉得甚是奇怪可是又说不出来哪里不对劲,只好看着那截断树桩发愣。

    张仁山看三儿站在那里不动了,以为三儿是害怕了,就作势拍了一下三儿的肩旁说:“哎!不就是截断树桩嘛!有什么好怕的”。

    三儿正在想着事情被张仁山这么一拍吓了一跳,正转过头准备出口埋怨张仁山时,忽然脑中一闪,终于知道哪里不太对劲了,于是反问道:“仙儿,你有没有感觉哪里不对劲?”

    张仁山一听三儿这么问,又仔细看了看周围,觉得没什么不对劲的,挠着头疑惑的看向三儿。

    三儿见张仁山不说话就继续追问道:“你没觉得这树断的有些奇怪吗?”

    张仁山看了看那半截断树桩,又看了看三儿说:“没什么奇怪的呀!,不就是一个树桩嘛!”

    “你再仔细看看!”三儿说道。

    张仁山实在是不知道有什么奇怪的地方,摇着头对三儿说:“你就快点告诉我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吧!我是真看不出来就别卖什么关子了,咱早些完事早些回去吧!我都要喂了虫子了,咬死爷了!”

    三儿点点头说:“好吧!你先看看那半截树桩断的豁口。”

    张仁山走到树桩旁边仔细看了看,猛地一拍脑门儿说:“三儿!这断树桩!”

    “嗯没错!这树断的简直怪异,正常的树倒下后留下的树桩肯定会是参差不齐的或者留有一些碎木屑以及断枝,但是这个树桩周边什么都没有,最关键的是你看这个断树桩上一点豁口和碎木都没有,整棵柳树就像是被一把极其锋利的东西从这里直接破为了两截。”三儿一边说着话,一边把疑点指给张仁山看。

    张仁山看了一圈直发愣,这树到底是怎么断掉的,人为?天意?还是有什么不可理解的事情。

    三儿看着张仁山默不作声,准知道这是在想事情呢!也就不再继续说话了。

    荒草丛拨开两端,一双泥脚迈到了柳树桩旁边的空地上,灯光恍惚只听有人喊道:“三儿管家!”

    三儿一听有人喊他闻声望去,定睛一瞧是李芳回道“哦!李芳啊!河里的树干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嘛?”

    “管家还真让你说对了,那树干真的有古怪!”李芳摸了一把头上的汗水说道。

    “哪里不对了说来听听?”三儿看着李芳被吓的惨白的脸示意他坐下慢慢说。

    李芳随手拨了片荒草地,也不管有没有什么蛇鼠虫蚁就一屁股坐了上去开始说道:“您不是让我和李桐去河里看那棵断树嘛!我们俩就深一脚浅一脚的往那棵断树那里摸,也正好这几天河里没多少水,也不算费劲,等我和李桐到了那里仔细一看,就是院墙外的那棵歪脖柳,我就和李桐商量说我去往树顶那头看看,他去树根那头,转一圈之后在树的那面碰头,这样能快点嘛!然后我就往横倒着的树顶那头走,越走越高,最后我都上了对岸了,我这才知道整棵树都把溪河给拦了起来,之后我就准备往树的那边走跟李桐汇合,我刚想转过树顶就发现有不不对劲的地方了。”

    李芳说到这里不自觉的咽了一口吐沫,张仁山听得心急催促道:“快点说,什么地方不对劲?”

    三儿摆摆手让张仁山别太急,毕竟正常人要是见到自己无法理解的事情,第一时间都会害怕,所以这个时候千万不能急着催促,要等到对方情绪缓和之后再慢慢追问。

    李芳又擦了擦头顶留下的不知道是热汗还是吓出来的冷汗继续说道:“那那棵树的整棵树冠上都没有树叶,整棵树的树冠就像被人为的剃过一样。”

    “是不是这棵树早就枯死了啊?所以树叶早就掉光了,只是我们不知道而已”张仁山望着河中树干模糊的身影说道。

    三儿也觉得有这种可能,可再一看李芳的表情觉得事情没这么简单。

    “少爷,我刚开始也是这么认为的,后来我又仔细看了看树干上边的树枝,结果树枝上边的柳条都是新的,这棵柳树根本就没有枯死”李芳一边摇着头一边对张仁山说道。

    三儿看着坐在地上的李芳说:“嗯!还有什么奇怪的地方了嘛?”

    “没有了,我看到了这里,就和李桐打了声招呼过来找你和少爷汇报了”李芳坐在地上整个人都有些呆了。

    “嗯!这真是怪得很了,要不咱先回去吧!”张仁山觉得后背直发凉。

    “好的少爷,李芳你先去和王叔他们汇合,我和少爷随后就到”三儿也觉得应该先回去和张奉天说一下了,毕竟眼下的这种情况他也没见过也不知道该怎么处理。

    李芳点了点头从地上扑棱着站了起来向来的方向走了过去,三儿见李芳走远了转身看了一眼张仁山。

    张仁山正站在树桩上,望着院墙不知道在看着什么,三儿朝着张仁山挥了挥手说:“仙儿,走了回去了!老爷子还等着我去回禀呐!”。

    张仁山应了一声,就跟在三儿的后面慢慢往回走。

    “三儿,你猜我刚才看院墙,想到了什么?”张仁山踢走脚边的一块石头说道。

    “嗯!难不成你还想翻院墙进去啊!”三儿侧过头看了看张仁山说道。

    “不是!我在想要是这棵柳树往院里倒的话,是不是就要出大事了?”张仁山望了望在前面举着灯照亮的三儿说道。

    三儿本以为张仁山又在想一些没什么用的东西,结果张仁山的这一句话,瞬间让他胆战心惊,心中暗道:“对啊!这棵树要是往院里倒的的话,那就真的是要出大事了,而且最关键的是,这棵柳树往院里倒的方向正好是砸向张仁山住的地方。”刚想到这又不觉的冷汗直流,就在这个时候耳听见前面有人喊道:“出事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