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章节目录 第三十三章 郭凌峰VS船越文夫(一)

时间:2020-02-27作者:老王大爷

    陈真带着船越文夫和山田光子来到霍元甲的墓前。

    船越文夫凝视墓碑上霍元甲的照片,良久这才接过陈真递来的香在烛火上点燃,喃喃道:“霍元甲,这辈子让我船越文夫佩服的人不多,你算一个!如果说我这辈子最大的遗憾,恐怕就是你在世时没能和你较量一次!”

    说完,他双手举香,恭敬地鞠了三躬,然后把香插到了香炉里。

    一旁的陈真拉过山田光子问道:“光子,你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听你说船越先生这次来中国是为了……要和我比武?”

    山田光子歪着脑袋想了想,娇声道:“船越叔叔他说这次来中国,主要就是为了要拜祭一下你师父,还有就是想和你比武,其他的我也不是很清楚。”

    陈真道:“船越先生为什么想和我比武呢?”

    “因为我最敬重的中国武术家就是你师父霍元甲先生!”船越文夫踱步过来道,“而你是他最出色的徒弟!既然这辈子没办法和你师父较量一场,那我和你打一场,我想应该和跟你师父打一场差不多吧?”

    陈真微微一笑:“你还真看得起我!”

    船越文夫傲然一笑道:“我看人的眼光向来都很准!”

    陈真问道:“那你决定我们什么时候比武?”

    船越文夫笑道:“择日不如撞日,就现在如何?你我在你师父墓前比一场,也让你师父在天之灵能见证到这一刻!”

    陈真苦着脸道:“我也很想和你打一场,不过今天恐怕不行了!”

    船越文夫奇道:“为什么?”

    陈真试着抬起左臂,露出痛苦的表情道:“刚才我和大师兄他表叔打了一场,手上受了点伤!这样跟你打,好像对你不太尊重!”

    “霍廷恩的表叔这么厉害?居然连你也不是他的对手?”

    船越文夫楞了一下,这才注意到陈真手臂是真伤得不轻,于是想了想又道:“这样吧,我把左手绑住,只用单手和你比武,你看怎么样?”

    陈真失笑道:“我们用单手来打,恐怕都尽不了兴吧?要不,你等几天,我伤好了再和你打?”

    船越文夫凝神想了想,叹了口气道:“可是这次来中国我的时间很少,后天我就要回日本去了,恐怕没有时间来等你伤势痊愈!”

    陈真也有些无奈了,山田光子在一旁拍着手笑道:“你们不打了正好,嘻嘻!”

    船越文夫挥手就轻轻给她头上一个爆栗,笑骂道:“你这个死丫头!你不希望我和陈真比武,到底是担心我这个叔叔,还是在担心陈真啊?”

    山田光子摸着头冲他做了个鬼脸,笑道:“我当然是担心陈真了,谁会担心你啊?你可是日本第一高手啊!”

    船越文夫露出自嘲的笑容道:“什么狗屁日本第一高手?还不是那些人封的?我可从来没说过我是日本第一高手!……嗯,什么人来了?”

    陈真也听到了远处传来的脚步声,于是定睛看去,发现来人是郭凌峰。

    “这不是你说的那个霍廷恩的表叔吗?”船越文夫小声问道,“刚才你就是和他比武时受伤的?”

    陈真点了点头,见郭凌峰已走到近前,于是向他打了个招呼:“表叔,你怎么来了?”

    郭凌峰笑道:“你们前脚刚走,后脚船越先生的挑战书就送到精武门来了!”

    船越文夫楞了一下,脸色突变道:“我知道了,肯定是藤田那个家伙背着我干的好事!”

    “藤田是谁?”陈真问了一句。

    “他叫藤田刚,是日本军部在上海的最高负责人!”船越文夫冷笑道,“芥川龙一回国后和我面谈过一次,他怀疑霍元甲的死就是藤田搞的阴谋!”

    郭凌峰点了点头,道:“应该就是他了!”

    陈真面色不虞,问道:“船越先生,如果是这个藤田刚害死了我师父,那我想报仇可就不容易了吧?”

    船越文夫点了点头道:“那是当然!藤田刚每天身边都有亲卫队保护,而且我知道他的武功很强,恐怕还在我之上!”

    听到此言陈真吃了一惊,郭凌峰却是丝毫不奇怪。

    船越文夫又叹了口气,道:“后天我就要回日本,这次来中国,我最遗憾的就是不能和陈真你打一场!你这伤……还真不是时候!”

    郭凌峰微笑道:“船越先生,陈真有伤,我和你打一场怎么样?”

    船越文夫一愣,就听郭凌峰笑着又道:“先正式介绍一下,我叫郭凌峰,霍元甲是我表哥!我虽然不会霍家拳,不过我也是从小就开始苦练少林功夫!你想找人比武,不如就由我和你打一场怎么样?”

    船越文夫思索了片刻,露出微笑道:“你能打败陈真,看来是个高手!”

    郭凌峰傲然笑道:“是不是高手不知道,不过我相信你会满意的!”

    船越文夫哈哈大笑,良久才道:“好!我喜欢你这个年轻人!好吧,我们这就在霍元甲的墓前比武吧?”

    说着就要拉开架势开始了。

    郭凌峰忙拦住他,问道:“你我这场比武,是分生死还是分胜负?”

    船越文夫楞了一下,道:“这是决斗,当然是既分胜负又分生死了!你我这样的水准,普通的切磋又怎么能全力以赴呢?”

    郭凌峰笑了笑,道:“好吧!那我就舍命陪君子了!”

    陈真拉着山田光子退后十来米,给他俩腾出了地方。霍元甲墓前挺大一片空地,别说就他们两个人,就算来几十号人群殴也绝对足够了。

    “陈真,你说船越叔叔能不能打赢你们馆主的表叔啊?”山田光子面色有些紧张了。

    如果是陈真和船越文夫比武,她可能还不会如何担心,毕竟她知道这两人就算打起来估计也不会有性命之忧(其实电影中两人决斗前才把这事告诉她,仍旧让她狠狠担心了一把)。她可不认识郭凌峰,不过看到连她心爱的陈真都败在他手里,看来船越叔叔还真是遇到对手了!

    郭凌峰走到船越文夫面前,朗声道:“船越先生,我这就来了?”

    说完,背心一个激灵,“奋神”发动,顿时感觉头脑清晰了许多。

    船越文夫看着他眨了眨眼露出戏谑的笑容,突然扭腰摆臂地开始做起体操来,边做操边道:“年轻人,别忙!……我老人家要先活动活动身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