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章节目录 第二十六章 老兵的回忆

时间:2020-02-26作者:弃疗的兽医

    正在大家都感觉非常绝望的时候,城墙两侧迅速有几人接近,竟然是侦查部的士兵,没有厚重的铠甲使得他们可以迅速登上城墙,正在怪物即将脱离城墙的时候,侦查部的士兵手中寒芒一闪直接与怪物开始了近身搏斗。

    为什么会说是寒芒一闪呢?侦察部队的武器基本上标配是匕首,一是为了保证携带方便,二是因为侦察部队是不可能配备重甲的,所以在战斗中力求精准致命,而匕首则是精准攻击的不二之选,灵活多变的同时又能很好的发挥轻甲职业的优势,此刻的侦查部队都是反手持刀,高大的城墙遮挡了黄昏温和的阳光,而城墙上侦查部队手中的匕首刚好将阳光反射到城下,刺眼的光芒在款速的移动中宛如流星一般瞬间集中在怪物的身上。

    怪物的身高在4米以上,本应算的上是庞然大物,但因为全身枯瘦,所以在六位侦查部队的士兵近身后也显得有些支撑不住,可能是因为看到团长也未能砍断怪物的四肢,所以侦察队的人员直接奔着怪物的头部而去,但因为有两张硕大的翅膀阻挡,所以一时没有得手。

    六个匕首不停的在怪物身上抽插,但似乎并没有太大的作用,怪物调整好姿势以后宛如坐在了城墙上,有了着力点的怪物疯狂的挥动俩只钢铁一般的硕大翅膀,顿时有两个侦查队员被甩下了城墙,而即将攻击到怪物面门的侦查队员也被怪物前肢的尖刺刺穿,血液随着怪物的身体留下,就连一直被怪物后肢抓住的团长也被溅的满身是血。

    “侦查队即刻撤退,这是命令!”团长明显已经看出侦察队只能拖延怪物的时间,却并不能真正的击杀怪物,所以果断的做出了决定,避免更多的人员伤亡,但团长心里也明白如果自己被怪物抓走或者杀掉,整个军团将会陷入什么样的处境,所以团长在喊出命令的同时果断挥剑将自己被怪物抓住的手臂斩断,少了一只手臂的团长马上从城墙上掉了下来。

    看到团长已经脱离怪物的掌控后,侦察队的队员直接从怪物的身上一跃而下,而城墙下面除了在最外侧抵御零散僵尸的中装步兵,其他人都将注意力集中在下落的团长身上,虽然少了一条手臂,但团长终究是被大家接住没有进一步受到伤害。

    受伤的怪兽直接飞出了城,而军团的治疗者也这努力的治疗团长以及其他的受伤人员,城里的丧尸在一点点的减少,且没有其他的丧尸再次从地下爬出,但有一只丧尸却始终立在哪里不动,直到附近所有的丧尸都冲上来被杀死后,这个丧尸才一步步的靠近了军团。

    “大家小心,所有不寻常的状况都可能是敌人的阴谋。”刑布毅虽然已经无法站起身指挥军团,但仍然在不停的提醒大家各种注意事项。

    整个城镇里唯一的丧尸在诡异的扭动了几下不成形的身子后竟然开口说话了:“寻死......冒进.......边界......不得而为......撤退避免......警告......再次......死。”

    丧尸的声音有些诡异,似乎并不是从嘴里发出来的一般,虽然吐字并不怎么清晰,但是某些关键字还是可以听清楚的,随着这些话的说完,丧尸的身体瞬间爆炸,和其他被炸死的丧尸有些本质上不同的地方,丧尸的尸体周围因爆炸而盘满了很多小虫子,在地下挣扎了一会后都迅速的萎缩死去。

    “团长,这是什么情况?你刚才听到了吗?那个丧尸说话了。”围在团上身边的一个治疗者惊讶的说道。

    “大家不必惊慌,这应该是瘟疫恶魔在控制死去的尸体给我们传达信息,虽然我们和瘟疫恶魔的语言不通,但是他们可以通过控制人类的身体向我们传达信息,虽然语句不通顺也没有语法可言,但从里面的词语应该可以看出,他们应该是已经将这里以外的区域视为他们的领地了,应该是在警告或者说威胁我们。”团长说话的声音很小,说完后又有气无力的发出了命令:“马上抢救伤员,所有人将帐篷搭在城墙上,虽然可能晚上会冷一点,但应该是最为安全的办法,侦查组尽量在入夜前布置好对空的机关陷阱,晚上由没有带伤的士兵和新兵成组搭配轮流守夜。”

    一切都如团长安排的样子进行,不得不说33团的执行能力真的是强的可怕,虽然团长已经躺在帐篷里不能指挥了,但一切都如团长安排的一样并没有出现什么差错,不仅如此,刚才的战斗其实让很多人心里有些承受不住,虽然团里都是一些身经百战的老兵,但真正与瘟疫恶魔的对战却很少经历过,想起抓起团长的巨大怪物和能够口吐人言的丧尸,军团现有的战力已经很难给人安全感了,但这些舍身往死的战士却没有一个不是信念坚定视死如归。

    在阳光刚刚照射在城墙上的时候,以为侦查部的士兵骑着团长的战马离开了城堡,站在城墙上守夜的小明赶紧问向旁边的老兵:“有人骑着团长的马离开了。”

    “嗯,我看到了!”老兵是神色淡定的说道:“这位是侦查部的首领,团长应该是让他去和其他部队联络了,毕竟以我们现在的战力,如果再次遇到袭击的话可能会全军覆没。”

    “那我们是不是要在这里驻扎一段时间了?”月娜顶着黑眼圈也提出了问题。

    “是啊。”老兵说话的语气有些低沉,然后像是犹豫了一会后说道:“你们也看到现在33团的配置了,无论是从军械、马匹、人员、还是从任务的分配都很不合理,如果真的有一天军团覆灭了,那凶手一定不是瘟疫恶魔,而是人类本身。”

    “啊?”小明对老兵的话似懂非懂,但道理上将却又有些能理解,现在33团的配置确实很差,甚至都不能称之为一个团,但任务却似乎非常的艰巨,调离那么远来执行任务,却只有团长一人有马匹的配备,于是接着话茬问道:“为什么会是这样啊?难道有人在暗地里想要抹杀33团吗?”

    “哎。”老兵长长的叹了口气,有些无奈的说道:“瘟疫恶魔是真的厉害,十年前曾经发动过大规模的进攻,虽然开始的时候瘟疫恶魔势不可挡,但最终在人类的齐心协力下还是成功的将其阻断在现在的国境以外,自那以后就再也没有在国境以内看到过瘟疫恶魔,然而许久的平静并没有让人类找到夺回领土的办法,反而是因为没有瘟疫恶魔的入侵,人类开始了自相残杀,争名夺利,甚至不惜谋害曾经的战友,这可能就是恶魔真正狡猾的地方吧,它们能看透人性。”

    “发生了什么吗?难道团里现在的情况是被害所致的吗?”小明好奇的继续询问着。

    “十年前的团长曾在与瘟疫恶魔的战斗中立下赫赫战功,虽然团长精与作战,但却从不涉足政事,所以即使当时的官职非常高,却从来不曾与人合作,因为那些人并不是为了驱除人类的敌人,而是为了谋利,为了能让自己往更高的地方爬。”老兵咬牙切齿的说道:“为了能让靠近国界边缘的人民有更为安定的生活条件,团长常年在外帮助建造防御工事或清除瘟疫恶魔在国界处的残存,渐渐的时间淹没了团长的战功,而那些阿谀奉承的人却一直在国王面前打压团长,久而久之,团长的军衔也一降再降,军械和必需品的发放也一减再减,作为最初就在团长身边的老兵,我是亲眼看着33团慢慢的走到了现在的样子。”

    “那为什么军团的人数会被减到这么少呢?”月娜也忍不住问道。

    “在在战斗中牺牲了,而且并不是都死在了瘟疫恶魔的手里,这是让我们这些人最为痛心疾首的事情。”说道这里老兵不禁有些神伤。

    “难道现在国家还有瘟疫恶魔以外的敌人吗?”小明有些不解道。

    “是的,他们自称为十字军的正统,并扬言要净化整个世界。”老兵说话间已经陷入了回忆:“当然我是一个士兵,所以并不是知道的非常确切,但事情确实是发生了,正统的瘟疫十字军一共有48个团,分别由四个将军带领,其实团长本来也是将军的,但因为不想参与政事,也舍不得我们这些和他一起出生入死的战士,所以主动辞去了将军的职位回到了团里,然而就在半年前,有一位将军叛国了,他将自己手下的军队也带离了国境,在布满瘟疫的恶魔领地建立了灭世十字军,他们的理念就是清洗整个世界,将所有不是灭世十字军的人都看做瘟疫恶魔,而他手下的12个军团中正好也包括了我们33团,当时离开国界的时候将军并没有将真正的目的告知手下的团长,而刑布毅团长却坚持不肯在没有国王批准的情况下离开国界,最后遭到了其他11个团的围杀,最后400多人的战团逃回都城的时候就只有不足100人了。然而国王却在其他将军的唆使下囚禁了人数不多的33团全员,随着将军的叛国得到证实,33团才被解除囚禁,但王城内却都在怀疑团长是叛变的灭世十字军留在皇城的间谍,所以指派团长去国境以外打探灭世十字军的消息。”

    “那为什么最后又来到了这里呢?”小明继续问道:“而却灭世十字军的事情我们可从来都没有听说过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