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快穿之宿主总想黑化 荒漠奇冤(15)

时间:2020-02-25作者:老夫白又白

    抛去专业术语,里面检验的结果是这药里面有损害人神经的药物,尤其是脑神经。长期服用会使人嗜睡、多梦、忧虑、、轻生、记忆力减退、掉头发等作用。

    所幸每粒药含量不多,要常年累月地累积才会发挥作用。

    “看来我们家老头子很怕我记起来什么呢。”

    看她还有心情说这些,秦道清放下了心。

    他以为她知道了真相会崩溃,会痛哭,这样的反应是意料之外,可能她早就对家人绝望了吧。

    “我也奇怪,按正常逻辑,黎桑青觉得你有辱门风,所以一开始就打算把你扔到地窖自上自灭。后来你因为你大嫂而出来了,如果还是不解气,那就找个借口赶你出家门或是……”他顿了顿才道:“或是弄死你,都是可以轻易做到的,为什么要做这种麻烦的事。而且药也不是致命的,还要长久地吃才有效果,这么费劲到底要干什么?”

    他摇摇头,“想不通,太奇怪了。也许你说的对,他可能单纯地不希望你能想起来什么。”

    原云柯抿了口茶,“我也是这么想的,我确实不记得许多事了。难道这药真有这么大的作用,使人失忆?”

    “先别下结论,你抽出点时间,我带你去医院做个检查。现在你的身体最重要,别的先放到一边儿。”

    “嗯。”

    原云柯完全同意,她身上是有医术技能不假,可是已经到了近代了,先进的仪器和医学已经普及了,很多疾病要用精密的仪器检查后才能对症下药。

    她也想知道黎柯瑶终于忘了什么重要的事,让这些人如此捉急。

    “还有一件事儿很奇怪,黎桑青最近情绪很低落,在家里打鸡骂狗的。后来明艳说,他一个故友去世了,是胡老侩的师父,叫做谭冰。她还试探我认不认识这个人,我觉得说不定是个关键。”

    “有线索就好,我帮你查查看。”秦道清有些犹豫地看着她,“那个……我不是为了利用你打击黎家才帮你的,是真的……”

    原云柯一抬手,阻止他说下去,“秦二公子清风朗月,不屑于此。你帮我是朋友之谊,我心里只有感激,也不会利用你去做这种事。”

    利用也没关系嘛,成年男人的世界不就是互相利用。在这个世道上,秦道清是难得的好人,她是不会这么想他的。

    一席话说的秦道清有些感动,还有些脸红。

    原云柯假装没看到他感动的样子,摆摆手,“算了,不说这些了。今天来还有一件事。”原云柯从手提小包里拿出一个用红布裹着的什物,“这是我送你的礼物,听说今天是你的生日。”

    秦道清眼睛一亮,心头一暖,接过东西,“你知道啊。”

    “当然,我们是朋友嘛。而且你这么够意思,不能给你过生日,礼物得到位啊。”原云柯笑道,“你快看看你喜不喜欢。”

    秦道清嘴角带着温柔的笑意,打开红布里面是个盒子,打开盒子后里面赫然躺着鸡血石的印章,印上居然是‘道清’两个字。

    “我可不是我刻的,是我淘个八宝园和七仙斋找到的古物,我请人看过。是晋朝贤士道清的印章。我看了此人平生生平,觉得和你有相似的立方,都是那么离经叛道,不将礼法规矩放在眼里。”

    秦道清自然是知道道清这个人的,他的名字也是这样由来的。且不说这印章如何贵重千金难得,便是这意义就非凡。

    他小心翼翼地抚摸着印章,嘴角不知不觉翘起,眼底没出息地发酸,“我很喜欢,谢谢。”

    “谢什么,太见外了。”

    她站起身,“我先感动着,我要走了,老头子最近总找茬骂人,我的回去坐班了。”

    看他要站起来说什么,她赶紧道:“不用送。”

    走到门口突然停下,回身对他灿然一笑,“兄弟,生日快乐。”

    秦道清心头一滞,万般滋味化作微笑,“谢谢。”

    直到那抹身影爽快地消失在门口,他才慢慢回过神儿,看着手中的红色印章,又笑了。

    刘领班看着自己的少爷站在那里只知道傻笑,也不送人,替他愁的慌。

    光棍二十七八年是有道理的撒。

    得到了答案,原云柯心里有底儿了。

    黎家不可告人的秘密绝对不会像上一个世界的白家一样美好,直觉告诉她,黎家的秘密会是无比肮脏恶心的。

    但不管是什么,都要挖出来被她无情鞭尸。

    晚上黎胭脂照例来她的房间玩耍,原云柯顺便问了问关于谭冰的事。

    黎胭脂表示并不清楚,胡老侩那个人倒是经常来家里,她只知道胡老侩有个非常厉害的师父。

    熟悉的木鱼声传来,气得黎胭脂堵上耳朵,“烦死了,天天就知道敲敲敲,不管白天还是晚上!”

    她突然意识到说错话了,不由嘿嘿笑了,“不好意思啊,我不是那意思……”

    原云柯自然不会计较,她转而说道:“我妈为什么不搬去院子里小二楼住着,要在这里?”

    见她没计较,黎胭脂放下心来,“你不知道,本来是要搬去的。结果二叔一家非要去外面的花园新建的房子住着,再说了奶奶也不肯啊,她说她要等着什么娇娇回来,死活都不肯。最后只好便宜了二叔。”

    她站起身望向窗外,“二叔可美了,独占一座小洋楼,下面还盖了花房。”

    又是‘娇娇’。

    “娇娇到底是谁?”

    黎胭脂缓缓摇头,“不知道,但是奶奶她还没在佛堂闭门不出的时候,就到处叫‘娇娇’,还把我当成了娇娇。听下人说好像是我小姑姑,在七岁的时候夭折了……”她疑惑地看向原云柯,“你不知道吗?”

    原云柯挑眉,秋素说‘娇娇’是黎柯瑶的小名,这里又是另一种说法,看来秋素知道的也不清楚。

    “我不记得许多事,而且这应该是许多年前的事了吧。”

    黎胭脂道:“可惜我进家的时候太晚,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这些是通过照顾过我的老婆子。不过我觉得这个大宅院阴气忒重,肯定不干净。”

    “少迷信,我们要相信科学。”原云柯抱着黎蓁蓁嗷呜亲了她小揪揪一口,“是不是啊蓁蓁。”

    黎蓁蓁点点头,“妈妈说的对,科学是第一发展力。”

    “乖女鹅!”

    黎胭脂有点羡慕地看着她们娘俩儿,黎蓁蓁心思细腻地拉起她的手,“这是小姑给我扎的哪吒头。”

    “诶,还真有点像,就差两个红布条,胭脂快找一找红布条,给我们蓁蓁扮上!”

    “好啊,我去找!”

    黎蓁蓁溜下床,一溜烟不见了,留下不她二人狂笑。

    “太坏了,两人凑一起太坏了,哼!”

    黎蓁蓁掐着腰站在门口嗔怪着,伸手摸着自己头上的小揪揪,不一会儿脸上又荡漾起幸福的笑容。

    这样的日子真幸福,这样的妈妈和小姑她也喜欢,要是能永远跟她们在一起就好了。

    她正美着,突然从背后传来一个鬼魅般的声音——娇娇。

    原云柯从秋素那里出来,又下楼去了外面小洋楼老二家里接女儿。

    一般这个时候不回来一定是去花房和晓晓玩去了,而且王思娣巴结她,对蓁蓁极好,小孩也愿意去那里玩。

    结果去找了一圈不见踪影,原云柯不由有点急了,“她没来过这里吗?”

    王思娣道:“没有啊,我还纳闷呢,蓁蓁每天都来找晓晓玩,今天怎么没来。我还问晓晓是不是两人吵架了。”

    “那能去哪里,她不是贪玩的孩子,也不可能去外面去。”

    “你别着急,咱们在家里找一圈,说不定她在哪里玩呢。走。”

    原云柯被王思娣拉着走,心里觉得事情没这么简单。黎蓁蓁是什么孩子她很清楚,她敏感会看人脸色,时间观念极强,最顾忌她这个母亲的感受,不会贪玩忘了回家。

    果然找了一大圈都不见黎蓁蓁的踪影,原云柯怒了。

    她把全家人折腾起来,其中包括老头子,她哭诉孩子不见了,找不到她就不活了。

    黎兆彤困的不行,这会被折腾地无法睡觉,心中气愤的很,他不耐地对他大哥说:“给警察署挂个电话吧。”

    黎兆祥无奈摇摇头,“你们确定什么地方都找了?”

    王思娣道:“找了,都找了,脸地窖都找了。还不止一遍,实在没办法了。”

    “那佛堂找了么?”

    王思娣哎呦一声,“那倒没有,但是妈许多天都不出来了……”

    原云柯想起那天她差点被老太婆推下楼的遭遇,后脑瞬间一片冰凉。她的动作比脑子还要快,等众人回过神儿她已经蹿到楼上了。

    佛堂的门被原云柯一飞脚踹开,里面烟气缭绕,看不清东西。她顾不得别的,直接奔向上次那个阳台,伸头往下看了看,微微松了口气。

    还好,还好。

    孩子没被扔下去,这时她听见王思娣的声音传来,“呀,蓁蓁你在这里呀,妈,蓁蓁怎么在你这里啊。”

    原云柯赶紧往外奔,看到人聚集到崔林花的卧房,而黎蓁蓁正揉着惺忪的眼睛,懵懵地看着众人。

    “哎呀蓁蓁,你可把你妈急死了。”王思娣道。

    崔林花抱着黎蓁蓁,哼了一声,“怎么我自己的孙女在我这睡一觉怎么了,你们有病啊。”

    是你有病!

    黎蓁蓁终于迷迷蒙蒙醒过来过来,挣脱崔林花的手,跑到原云柯身边,红着小脸说道:“妈妈对不起,奶奶叫我过去给她穿线我就去了,后来我就睡着了……”

    她的声音越来越低,内疚的紧。

    原云柯不忍心责罚她,又不能指责长辈,秋素赶紧笑道:“妈,你说你跟我说一声啊,这把我们急的,以为蓁蓁跑出去玩了呢,您知道现在多乱啊,到处都在闹匪乱。我们能不害怕吗。”她四下看了看,“李代菊呢,她去哪了?”

    崔林花低垂着眸子,看不清情绪,“她去给我买香了。”

    “我就说她一个人怎么能伺候好您,我去给您再找两个服侍的人好吗。”秋素说这话的时候看的是黎桑青,见他没反对,接着说道:“那就这么说定了,我去给妈找两个勤力话少的丫头。”

    事情解决了,众人都散了。

    而黎桑青是最后一个走了,他眼神阴骘地看了崔林花一眼走出门。

    回到自己的屋子里,黎蓁蓁眼神怯怯地看着原云柯,原云柯不由叹气——这孩子最近好不容易才有些自信,这会子又像刚见她的时候一脸小白兔的样子。

    她将黎蓁蓁抱紧,抚着她的脑袋,“我没有责怪你的意思,只是太担心了……就像你二婶说的,现外面乱成一团,每天都有难民涌进洛北,我们是怕你跑出去被坏人害了。”

    “所以你不要心里负担太大,这是关心,不是责备,坦然接受别人对你的善意,坦然面对别人对你的恶意。”

    黎蓁蓁抬起小脑袋,“可是他们之前不是这样的,他们是真的不喜欢我,现在他们……”

    原云柯低头笑道:“傻瓜,因为现在你妈我有本事,有能力让黎家离不开我,所以他们在利用你巴结我。你觉得这种善意很虚伪是不是?”

    “嗯。”黎蓁蓁点头,“他们不是真诚的,不是真的亲情。”

    “妈妈跟你说啊,人呢是一种很势利的动物,你有钱有势,别人跟你玩能得到好处,就愿意跟你玩,这是人之常情,是人性。不要把这些亲情友情搞的神圣不可侵犯,大家都是凡人,不要对别人有那么高的要求。”

    黎蓁蓁费劲地接纳这些离经叛道的东西,凝思苦想之后道:“妈妈你说的是对的,人和人之间确实是这样,晓晓以前跟我没这么好的。但是我觉得,我还是想真心待人,若是别不怀好意,我就远离。”

    多善良的小姑娘,可惜在这乱世,善良顶什么用。

    算了,以后慢慢教好了,反正不能让孩子当傻白甜。她要用五年时间,把孩子教育成一个有担当、有本事、有梦想的女孩子。

    这事还有的操心了。

    思想道德教育告一段落,她转移了话题,开始问黎蓁蓁刚才发生的一切。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