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快穿之宿主总想黑化 荒漠奇冤(8)

时间:2020-02-25作者:老夫白又白

    沙暴来时,风吼沙飞,暴风夹带着细细的废砂遮天蔽日,转瞬间把晴朗的天空变成黑夜。沙暴过后,树木被连根拔起,方圆百里人畜不留,是种破坏力较强的自然现象。

    那确实听可怕的。

    “其实你看你这身子骨,跟爸说一声,就别跟着折腾了。”原云柯摇摇头,“要我说全家人都不应该一年折腾(作死)一回,派专业的探险队不是更好,何必全家上阵,也没什么用啊。”

    王思娣激动地快哭了,终于找到正常人的感觉难以言喻。

    “我也是这么想的!你说我这样的去沙漠除了拖后腿有什么用,我真是不明了,不说我了,就你二哥那个身子骨,那回回来不是要脱一层皮,请专业的多好……”

    面前的这位亲小姑子都开始吐槽了,王思娣没有顾忌地说开了。

    天知道每次进沙漠她是多么生不如死,可她是人家的媳妇敢怒不敢言,这会儿说出来心里舒服多了。

    听她抱怨的原云柯终于问出了她的终极疑问:“二嫂你说这是为什么呢,我爸为什么要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啊,他也没老糊涂啊。”

    王思娣环顾四周,起身坐到她身边,贴着她耳朵神秘兮兮说道:“听说啊都是那个胡老脍出的主意!”

    “胡老脍?”

    原云柯想了想,一个胡子邋遢眼神吓人的邋遢男人的形象出现在脑海中。

    “我知道她,昨天去古董行还见到他了。和我爸好像很熟悉的样子,进门都不带敲门的。不过,看他那个德行,我爸能听他的?”

    “怎么不听,就是听他的。我记得有一次他匆匆来到家里,连鞋都没换带着一脚的泥水就进来了。咱爸也没生气,和他去书房里谈话了。你说咱爸说一不二一辈子了,从来没听过谁的,就这个胡老脍可以胡来。”

    王思娣哼了一声,接着说:“你二哥说啊,胡老脍他现在白占了个专家的位置,月月领五十块大洋,成天也不干活光酗酒。咱爸偏偏默认他在古董行吃白食,真是气死我了!”

    “你以后多在古董行逛逛就知道了,每次见他都酒气冲天,恶心死了。”王思娣邹紧眉头说个不停。

    比起进沙漠,原云柯觉得王思娣对这件事显然更生气,真是要钱不要命的两口子,般配的很。

    一顿饭不仅拉近了和财迷两口子的距离,还了解到了重要的信息。

    如果按王思娣的说法,胡老脍这个人真的能够控制黎桑青的话,那多接触接触有必要,正好他对自己的异能很感兴趣。

    她们吃完中饭,已经下午两点了,于是又逛了一会儿街,快到四点时候去学校接孩子,回到家里的时候已经快黑天了。

    一回家发现家里的气氛有些不对劲,放在平常秋素的小儿子会在家里楼上楼下地疯跑,就算是老头子在这也不管他。

    而今天一进门就瞧见黎晓雷直直地坐在沙发上,背着小手,像在上课一样。

    再往前走了几步,真相就大白了。

    原来是黎兆祥回来了,他推了推鼻梁上的眼睛,如深井般眼神紧紧盯住原云柯,像是狼盯住猎物一样。

    王思娣像耗子见了猫一样,声音微抖,“大哥回来了,一路辛苦了。”身旁的晓晓躲在她身后,怎么拽都不出来,“看看你真没礼貌,跟你大伯打个招呼,快!”

    黎蓁蓁得到母亲的眼神支持,拉着黎晓晓给黎兆祥鞠了个躬,“大伯好。”

    黎兆祥点了点头道,低头喝了一口茶:“给你们带的礼物你的丫鬟拿上去了,你们去看卡喜不喜欢。”

    王思娣眉开眼笑地道:“谢谢大哥,那我就和孩子上去了。”

    听到有礼物她顾不得什么了,黎兆祥向来大方,送的东西一定很值钱,嘻嘻。

    眼皮子浅使人快乐。

    原云柯笑眯眯道:“那大哥我也上去了。”

    “你等等。”

    原云柯只好停住脚步,佯装淡定,“大哥有事?”

    “有事。”

    黎兆祥对儿子道:“你和蓁蓁上楼玩,等我忙完了再考你功课。”

    本来黎晓雷听到‘去玩’两个字都快蹦起来了,接着就被‘考功课’几个字弄得耷拉了脑袋。

    两个毛孩儿上楼去,黎兆祥拍了拍他身旁的沙发,“坐。”

    原云柯僵笑了一下,挨着他坐下,身子略斜斜冲向外面,她直觉地觉得这个人透着危险。可该面对的还是要面对。

    “这次我去收获遇到了点困难,乌兰镇上的那些土夫子很不听话,本来答应要给我的货转手卖给了郭家。”

    原云柯只觉肩膀一沉,耳边的低沉危险的声线继续说着:“做这行的人本来就不光彩,能依靠像咱们家这样东家算他们的运气。可惜不珍惜,所以他们只好去牢里享受牢狱之灾,能不能活着出来就看我愿不愿意了。”

    话里有话,这是在吓唬她。

    呵呵,老娘经历两个世界办了多少大事您晓得伐?

    “就这么简单放过他们?”

    原云柯啧啧摇头,“大哥你好善良,这些狗东西吃里扒外,为什么不直接杀了了事?”

    黎兆祥微微讶异,对上她无畏狂妄的眼神,表情停顿了一瞬。

    这不是他熟悉的那个妹妹,可是她本来什么样子他也不记得了。她只从从地窖里出来后没与他说过一句话,眼神永远不敢直视对方。

    可现在的变化是不是太极端了?

    原云柯根本不怕暴露,这个家里的男人根本没跟她说过几句话,也就是说根本不了解她这个人根本是什么样的。

    这个封建家庭看着相亲相爱的一家人,实际上根本没有人情味,可能连人味儿都没有。

    怎么,突然回过味儿来不行吗,突然被刺激了转了性不行吗。

    黎兆祥的手转着拇指上的翡翠扳指,“女孩子家,不要说这种话,不好听。”

    “知道了。”

    空气沉默了片刻。

    “既然早就好了,就不要跟家里人耍这些阴谋诡计了。你有能力为家里做一点事,是你应该的,有家才有你,离了这个家你寸步难行。”

    道德绑架的理直气壮。

    原云柯知道他可能觉得她早就好了,寻找机会在八宝园一鸣惊人,让黎家不能再控制她。

    她并不反驳,“大哥说话总是这么有道理,你说到我心里去了,这个家好,我才能好。大家一起发财多好,所以大哥没事多带带我,让我有资格为这个家献出自己的一份力量,你说好吗。”

    一胡说八道原云柯就格外放松,这会儿已经翘起二郎腿儿了。

    黎兆祥观察她的神态和动作,心头略过疑惑。他也是第一次遇到这么奇怪的事,要说能解释也能解释,就是很牵强。

    黎家能不能恢复以往的辉煌才是最首要的,管她是人是妖,前提是听话……

    让一个人听话,为人所用就须得软硬兼施,让她得到一点甜头才肯卖命。

    可以他向来不把任何女人放在眼里,没和她正经交流过,不知道她的性子,恐怕要费些劲儿来。

    “我听你大嫂说了,你给她开了个玻璃种,这给她高兴的,还和朋友炫耀呢。”黎兆祥努力让自己的语气寻常一些,但还是让原云柯感到一丝诡异。

    “大嫂对我有恩,这恩哪是这点东西能报答的。”原云柯伸了个懒腰,“大哥我做了一天的车怪累的,有什么话明天说吧。”

    还真是胆子够大。

    黎兆祥顿了顿,方道:“那你去吧。”

    原云柯喜笑颜开地说道:“谢谢大哥。”

    不多一会儿,楼上传来她唱歌的声音,曲子怪怪的,不知道又是哪个电影明星搞出来的。

    黎兆祥摘下眼镜,捏了捏鼻梁。

    他听到缓慢的脚步声,随即抬头,黎桑青看了看他,转身去了书房。黎兆祥赶忙上楼跟了上去。

    书房里真的是书房,八排的书架立在那里,上面摆满了古色古香的书籍,散发着特别墨香味儿。

    黎兆祥见他爹立在窗子前,他走到他身边立着,“爸,我问了,她应该装了许久,才下定决心去完成八宝园的那一出事。”

    “我看她的性子变得好生奇怪,你可看出什么没有。”黎桑青道。

    黎兆祥微微摇头,有些尴尬地说道:“我成天忙家里家外的事儿,没有注意过她,一直只有一个印象——她不爱说话,但是胆子很大,不然也不会做出那种事。所以她现在这样的性子,虽然奇怪,但是在情理之中。”停顿了一会儿,他又道:“不然问问兆彤吧,他在家里的时间多。”

    黎桑青笑了一声,“他?哼,还如你呢。他眼里除了钱,还能有什么。娶了了个媳妇是她喜欢的,和这家伙一路货色,都是上不得台面的。”

    他看向大儿子,“不过这样也好,他没有大志向,不会觊觎这个当家人。你以后就养着他们就是了。”

    这个大儿子处事谨慎,办事狠辣,杀伐决断颇有他年轻时候的作风,他会是黎家的当家人。

    “这个当然,他是我弟弟。”

    只要他听话。

    “柯……”黎兆祥想了一下才想起来她的名,“柯瑶她似乎很想进公司。”

    “两天后的‘宝物交流会’就是为她进公司准备的,不把她放到身边看着我还不放心呢。她现在的性子太难以琢磨了,得磨磨她,不能她想怎样就怎样。”

    “好。”

    原云柯回到屋里看到女儿担忧的小脸,不禁心里暖暖的。

    “你不用担心,那我大哥是你大伯,能把我怎么样。”她拉着小姑娘坐下,“跟妈妈说说今天在学校怎么样,有没有人欺负你?”

    “没有,同学好,老师对我也很好,鼓励我回答问题呢,我今天交到了三个好朋友!”黎蓁蓁心满意足地依偎在她的怀里,“妈妈,我觉得很幸福,以后都这么幸福就好了……”

    “那当然了,以后都会这么幸福。”

    这是她此行的目的之一。

    门外传来敲门声,原云柯道:“进来吧。”

    ‘吱嘎’一声门开了,一个长相普通,笑起来很和善的姑娘走了进来,“小姐,要吃饭了。今天大少爷回来,老爷很高兴,让必须都下去,不可以迟到。”

    “嗯,知道了,马上下去。”原云柯道。

    秋谷微笑着跟黎蓁蓁挤挤眼睛,黎蓁蓁咯咯地笑了。

    “怎么了,你们有秘密瞒着我?”

    秋谷忙摆摆手,“没有,没有。”

    黎蓁蓁抬头搂着原云柯的脖子,“是秋谷姐姐教我做给娃娃做衣裳,她手可巧了,你看——”

    顺着她手指的方向,原云柯果然看到两个外国洋娃娃身上穿着这个时候流行的学生装,看着似模似样的。

    秋谷还真是个心灵手巧的姑娘,一天就跟她女儿混的很熟。

    不过这个女孩儿可不是青芽那样值得信任,她推断秋谷的背后不是秋素那么简单,八成是黎兆祥,再延伸一下就是老头子。

    原云柯没有说话,扯了她的手,笑眼弯弯,“走了,我们下去了。”

    楼下的餐厅的气氛比以往热闹几分,黎兆彤是相当活跃,比以往都聒噪,也不知道是真高兴还是假高兴。

    秋素一脸贤惠地给老公夹菜,伺候的无微不至。

    气氛这样热闹,小辈儿们也不太拘束。黎蓁蓁和黎晓晓两个女孩子聊了几句在学校好玩的事情,王思娣夸张地附和着,见缝插针夸黎蓁蓁怎么怎么聪明啥的。

    “我跟你们说,大哥这回算是出生入死了,我听着过程都心惊。”黎兆彤张罗着大家举起酒杯,“咱们一定得敬大哥一杯酒。”

    黎兆祥笑着与众人碰杯,“你们别听他瞎说,其实没那么夸张。”

    “话不能这么说,我虽然没出息,不能代替大哥去收货,可该知道的我还是知道的。大哥为这个家真是……”

    黎兆彤叹了一声,无比认真无比心疼地说:“什么都不说,都在酒里面。”他闷头喝了一杯,黎兆祥只好也干了。

    “不过啊,这事究竟太危险了,你年纪也上来了,要是你放心让你弟我代劳……”

    黎桑青重重地咳了一声,“都闭嘴!这么多年了还学不会吃饭闭嘴,想说话就滚到外面去说个够!”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