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快穿之宿主总想黑化 逃出大山(50)

时间:2020-02-25作者:老夫白又白

    “行行行,别提这点破事儿了。说着说着你就非得拐过来骂我一顿,这事说到底不都是那烂货干的好事儿,要是没她,咱们一家人都齐齐整整的在这里多好,爹你也不用这么累了。要我看,还是买来的媳妇好,不听话打一顿,不中用卖了再买。看大哥取那货,一肚子坏心眼子,咱们家还不能教训她,憋屈死了。”

    他们口中的‘破烂货’就是大哥的媳妇,好像叫李芬的姑娘。

    她不是本村人,早年跟大哥订了亲,好像进城做过工。后来到了结婚的年纪就回来了。印象里这女人确实很有心眼子,为人彪悍,跟王彩霞撕逼了几回,都以胜利而告终。因为她家是出了名的无赖地痞,所以再怎么样石家的怂包汉子也不敢对李芬动手。

    王彩霞只能暗暗生闷气,出去串门子去别人家讲究自己的大儿媳妇。邻居的嘴不严实,那坏话又传到李芬耳朵里,回来又是一场恶战。

    李芬的离家出走,王彩霞虽然生气,但还是有点高兴的。她可受不了这么彪悍的儿媳妇。唯一让她闹心的是她好好的大儿子被拐跑了,还拿走了他们的积蓄,简直气死个人了。

    在原云柯不太真切的印象里,李芬在的日子石小垛的日子分外难受,是两边的出气筒,几次三番想到自杀。

    原云柯感受到了原主的情绪,心有点难受。

    屋里的两傻x老爷们继续骂着李芬,好像也没什么内容了,她刚想回屋子歇歇,忽然一个人的名字落到她的耳朵里。

    “你看着张炳来了?”石福来说。

    石兴志说:“看见啦,我在村口小卖部看着的,看他脸上鼻青脸肿的样子,我也不敢上去打招呼。”

    “蠢蛋,这有啥子不敢的,看你的出息。张炳来小时候还吃过咱家的地瓜呢,你有啥可怕的。那小子挣钱的门道多着呢,打听点门道也好,你这怂蛋,以后别说是我儿子。”

    石福来恨铁不成钢。

    这张炳来在石家村还是个不小的人物,别的不知道,就知道人家是村子里第一个有轿车的,第一个用上手机的。

    一看这家伙就是在外面挣到钱了,听说他跟村长一起做生意了,做的肯定是大生意,村里不少人都眼馋的不行。

    谁不想跟有门道的人打交道,谁不想和有能耐的人攀交情。

    石兴志在屋里叽叽歪歪地否认着,原云柯回到自己的屋子,才联想到那个‘鼻青脸肿’的人,应该就是刚才在石小蝶家见到的‘张叔’。

    听他爷俩的说话的形容,那瘦猴好像没在村长家吃饭,然后还挨了揍……这就有点奇怪了。

    难道两人谈崩了,然后大打出手?

    这种事倒是在男人之间经常发生,她家那片有因为抢着请客抢急眼的,把对方捅死的例子。

    夸张吗?

    不,一点都不夸张,雄性荷尔蒙就是这么尿性,她现在好像也有了。

    算了,不瞎寻思了,还是干正事吧。

    她走到窗子前蹲下,伸手掀开两块砖,从里面的空隙拿出那本得之不易的《m城旅游宣传手册》。

    吹掉上面的灰尘,打开细细看着。

    m城算是四线的城市,以前是十八线,因为溶洞和新挖掘的汉代古墓遗址而升了级。省政府近两年大力投资,所以发展的很快,人口也越来越多。

    她和焦琳琳要想跑必须要来到m城,然后在这里转站。

    城里人山人海,只要进了城,她们就离成功逃走进了一大步。这些土包子,势力再大也不过是到镇上罢了。

    但也不能放松警惕,她已经吃了亏,绝不能再吃第二次。这些人穷坏穷坏的,而且没有下限,一定要小心谨慎,从前的迷之自信都抛弃,从闲杂开始做一个细心精致的女纸。

    夜色降临,石家村显得更加静谧,偶尔传来几声狗叫和几声训斥声。

    石铁柱家今天没有像往常一样招待村里的人来看电视,只说家电视坏了好没修好,将人都打发了。

    今天发生了这么大的事,他们一家人也没心思赔笑脸。

    他们家一宿无话,石铁柱让他们赶紧睡觉,他则趁这天还没黑透拿着电棒出了门。

    石小蝶望着父亲离去的背影,一颗心不由沉了下去。

    他肯定又去见那个混账了。

    石铁柱手里拿着电棒走了许久,来到了村里唯一的小卖部——金鑫小卖部。

    小卖部里还亮着昏暗的灯,他走进去看到张炳来正在桌子上吃花生米喝酒。

    张炳来抬头看到他来了,低头继续吃东西,没有要说话的意思。

    石铁柱将从家里拿来的杜康酒放到桌上,坐到他对面的凳子上,“这是亲戚送俺的五粮液,味正着呢,可好喝,兄弟你尝尝。”

    张炳来哼了一声,“大哥,您别跟我整这事儿,我张炳来今天算是见识了,看看我这张脸,还有人样吗?你家打儿子拳拳到肉啊,差点把我打死!”

    他激动地指着自己脸,鸡头白脸地说:“你看看,你看,我还能去见人?都是那兔崽子干的好事儿!”

    “哎呀老弟,小伟是个小孩儿,你是长辈,哪有跟小辈一般见识的。”石铁柱将酒杯倒满白酒送到他跟前,“来,老弟,喝一杯,喝一杯。”

    张炳来推了推酒杯,“我可不敢喝。”

    “哎——老弟你还真跟个孩子生气啊,你不知道,你走了我把他狠狠打了一顿,到现在还在床上躺着下不了地,咋,你还想让我把孩子打死才能解气?”

    张炳来偏头不语。

    石铁柱拉着他的手,将酒杯塞到他手上,硬硬碰了一下,“大哥给你赔罪了,干了!”

    大半杯白酒咕嘟咕嘟下肚,石铁柱抹了抹嘴,“我干了。”

    见他这么敞亮,张炳来也一口闷了杯中的酒,“今儿个我看在老哥你的面子上这事儿就这么算了,咱一大老爷们还跟不懂事的小子计较个什么劲儿。”

    他的眼睛叽里咕噜地转了转,“哥,我伤了脸不算啥,就怕伤了咱们俩的感情。哥你说实话,兄弟亏待过你吗,挣钱的道子,俺可是第一个想到的是你,所以兄弟我心里难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