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特殊魔物收容所 最可怜的影帝

时间:2020-03-01作者:小猫不爱叫

    【..】,。            肆无忌惮, 目无法纪,不,任何词语都足以形容这个人的做法。而这些强横之中, 透露出更多的,是一种警告。

    他在用绝对的暴力警告傅离, 别想逃跑。他, 永远都逃不掉。

    这一瞬间,傅离脸色惨白,几乎吓晕过去。

    直到过了好久, 他才抖着手给经纪人打电话。而经纪人冷漠的回复却让傅离的心更加沉入谷底。

    经纪人说,“每个艺人都会经历这些,傅离你得坚强点。相信公司, 我们会处理的。”

    而他们处理的方式, 就是给傅离换了一个住所。

    一个十分偏僻, 乍一看非常安全的地方。可傅离却觉得, 这里就像是一个巨大的笼子,他每一天, 除了工作以外,其他时间都活在囚禁当中。

    可即便如此, 他也不敢逃脱,因为笼子外面等着他的, 是比这种囚禁更可怕的存在。

    至少在这里, 那个一直盯着他的人,不会进入他的房间, 只是把花还有那些恐怖的小礼物, 放在他的门外。能让他蜷缩着躲在被子里,享受那么一丁点的安静。

    记忆到此结束, 原慕抬起头,怀里的傅离已经疲惫的睡着了。

    它太不安了,即便眼下被原慕抱着,也死死的抓住原慕的衣服不撒手,小小的耳朵就贴在原慕的心口,仿佛只有听着原慕沉稳的心跳,它才能觉得自己是安全的。

    看完这些,原慕也不忍心让它在一个人呆着。索性和谢执商量,带着他一起走。

    “就是房间里没人,万一有人开门进来。”

    “那也没事。”谢执随手把被子弄乱,用枕头塞进去装成傅离在睡觉的模样,“就说人在重案组,这神经病都追到酒店了,还有什么地方会比警局更安全吗?”

    说完,谢执示意原慕把小白先送回山上,然后两人带着小狐狸一起回省局。

    临走之前,谢执留了两个属下在这,“守好这个门,谁也不让进去,包括他的经纪人。”

    “头儿,我们能看住人,可万一那个大明星非要出来可怎么办?”谢执属下有点怵头,这种活儿最麻烦,一旦弄不好,完不成任务还会得罪这个大明星的团队。到时候傅离网上含沙射影的抱怨上一句,傅离的粉丝们一人一口唾沫就能把他们骂死。

    原慕拍了拍他肩膀安慰他,“不会,傅离是我弟弟,他的事儿我和谢执都能做主。”

    “真的呀!那我们就放心了,谢谢原哥!”谢执属下立刻就踏实了。

    谢执贴着耳朵小声和他交底儿,“屋里没人,就一床被子。你注意点,看看都谁来找他。”

    “明白了头儿,守株待兔。”

    谢执满意他的机灵,然后便带着原慕往回走。

    路上,原慕把自己看见的傅离的记忆和谢执大概说了一遍。谢执听完顿时就压不住火气。

    “这孙子别让我逮着。”

    “放心。”原慕的脸色也难得凝重,“他肯定得落你手里。”

    摸了摸怀里还时不时发抖的小狐狸,原慕和谢执几乎同时下定决心,决不能让这欺负幼崽的王八蛋好过。

    酒店距离警局不远,原慕和谢执没几分钟就到了。

    正好两边取证的警察也都回来了,鉴证科那头提交了报告。

    “头儿,这案子有点玄乎了。没有查到陌生人出入酒店那层的电梯记录,也没有查到任何相关指纹。”带着报告回来的这个也是很懵逼。

    “按理说,这有个陌生人进来,怎么都会被发现。这个傅离在离开原公司之后就一直不太消停。我们之前找他那个经纪人做了笔录,得知他现在的安保工作做得很完全。就他住的酒店那层,还安排了四五个保镖。可还真就没有任何一个地方能够看出有陌生人出入。”

    “是啊。”另外一个看录像的也接了一句,“要么就是闹鬼了,那人能隐身。要么就是他们监守自盗。”

    “没道理啊!那么大束花,凭空就到楼上了?”

    “门禁卡呢?门禁卡能查到中途有人刷卡进去吗?”

    “这个不行。我们问了,说是没有记录。”

    “知道了,报告拿给我看看。”谢执拿过来看了一眼,果真和几个属下说的一样。

    这案子也是十分新鲜,六个保镖没看住傅离一个房间,最奇葩的还是这个经纪人。

    不是一次两次,是整整五年,他竟然真的按住了傅离没有让他报警。

    “你觉得正常吗?”谢执把调查报告给原慕。

    原慕摇头,“我觉得这经纪人问题很大。但凡换一家公司,艺人出了这么大事儿,巴不得有刑警近距离保护呢。他到好,恨不得把咱们都排出去,自己看着。”

    “当初绑架案也是。当红流量小生,消失两天才报案?未免太牵强了些。”

    “原哥,我们也觉得这经纪人有问题。就是没找到证据。”有一个属下凑过来。

    “查到什么了?”

    “之前头儿叫我们查傅离的社会关系,我们不是联系了他之前的公司吗?”

    “还挺出乎意料的,公司高层听说傅离的事儿,非常担心。”

    “担心?不是说他和公司闹得很不愉快吗?”

    “不是,这事儿有点问题。不是傅离和公司闹得不愉快,而是那个经纪人从中作梗,公司也没联系上傅离。”

    “其实这个傅离挺可怜的。”属下缓了口气,继续和谢执还有原慕说细节。

    “我问了公司高层,说傅离最早是经纪人发掘的。一开始傅离无依无靠,被从大街上捡回来。头半年,手里一分钱没有,全都用来抵偿公司的各项培养费用了。后来安排出道之后,傅离也很少经手钱的事儿,都是在经纪人手里。”

    “等等,不对啊!”原慕突然想到小狐狸给他的支票,还有带给家里那些东西,“我看网上评价,他是个富二代?”

    “都是那个经纪人强行给艹的人设。就为了维持这个人设,私下里都不放他出去。一直到前年,他被压得不行了。自己趁着经纪人不在,主动找上高层,签了一个对赌协议。”

    “就是类似于多少票房,多少分成那种。”

    “赌了多少?”

    “三十亿。”

    原慕下意识低头看了一眼窝在怀里的幼崽,这孩子恨不得连十万都没在手里经过,狠心对赌票房三十亿是得多绝望?

    “然后呢?”

    “最后一天,三十亿整,差一点就满盘皆输。也是运气好。”

    即便知道已经过去,原慕和谢执还是同时松了口气。

    “公司那头也看出他经纪人不对劲儿,所以这次是直接跨过了经纪人,和傅离联系。”

    “可这次结束之后,傅离就莫名其妙的说要解约离开。”

    “公司开始觉得是傅离心大了,但没想到的是,解约全程只有傅离的经纪人独自出面,傅离根本就没露头。”

    “在联想到之前的事儿,公司高层担心是傅离经纪人威胁他,旁敲侧击了好几次,但是傅离都拒绝了。而且是神志清醒的拒绝了。所以公司那边也就没有在追问下去。这也是为什么会一度闹僵的缘故。”

    谢执皱眉,“解约是几月份的事儿。”

    “暑期爆的票房,九月份傅离解约。”

    “九月,是傅离搬家那个月。就是被人追到家里,砸碎了摄像头那个月。”

    “恐吓。傅离被吓坏了,自然是不敢离开那所相对安全的房子。这个经纪人就趁机给傅离解约,同时脱离公司?”

    “这经纪人不对劲儿。”

    “我明白,我这就叫人去查底细。”

    就在这时,外面有属下进来,“头儿,麻烦了,那个经纪人带着律师还有一大帮记者找上来,说是咱们强行扣了他的艺人!”

    谢执并不惊讶,与此同时,酒店那头也给他发来了信息,“头儿,没拦住,我们刚能拿到手机。”

    原慕和谢执对视一眼,同时决定,要当面会会这个经纪人。

    原慕摸了摸怀里的小狐狸,“宝贝儿,帮哥一个忙好不好?”

    小狐狸抬头看原慕,过了一会才点点头。

    原慕在他耳边说了几句话。小狐狸虽然仍旧害怕,但还是同意了。

    “乖,最多两天,你谢执哥就能把人抓出来。”

    “嗯。”小狐狸蹭了蹭原慕,终于觉得自己不是孤单一个了。

    谢执带着原慕去了重案组他的办公室。

    原慕打开外套,把小狐狸放到地上。

    小狐狸晃了晃脑袋,变成了人形。脸色惨白,一双桃花眼眼尾被雾气染得发粉,没有什么精神。

    原慕摸了摸他的头,“别害怕,一会就躲在我和谢执的身后知道吗?”

    “嗯。都听哥哥的。”小狐狸委屈巴巴的抓住原慕的衣角不松手。

    原慕把他往怀里搂了搂,这才带着他出门。

    门外,经纪人已经迫不及待,开口第一句,就是和原慕要人。

    身后那些记者每一个手里都带着闪光灯,迫不及待的想要拍下这一宗大新闻。

    谢执皱眉,挡在来人身前,上来第一句就是,“把这几个都抓起来。”

    然后他转头看那个跟着来的律师,“你是律师对吗?妨碍公务罪是什么罪名你应该挺清楚,回去准备保释材料吧。”

    “警察局都敢硬闯,怎么的?当法律不存在了呀!”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