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怎么只有方向键 第一零一章 你死都不会说?(求月票哇)

时间:2020-03-23作者:玄武道君

    “他真的不肯交吗?”

    韩云神色怪异,看向不远处被按在地上的鬼爷,问道。

    那名韩家修士点头道:“是的,我们问过很多次了,他一直拒不配合,就算我们挠他痒痒都没有用。”

    韩云不禁深吸一口气。

    连挠痒痒都没有用?

    别吧,这样不好吧。

    这位鬼爷是不是也太顽固了一点啊。

    说实话,这个情况是他完全没有想到的。

    在韩云一直以来的观念里,老而不死是为贼,他从小到大见过的老头基本都是一等一的人精,不仅实力强大,处理各种局面时也都城府极深,可以说是无比精通人情世故,审时度势能力极强。

    就譬如他们韩家那些长老,一个个都可以称得上是老贼了,就连比较耿直暴脾气一点三长老,看待问题也无疑比年轻人要老辣的多。

    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练达即文章,一个人上了年纪后,总要比年轻人识时务一些。

    正因为这种潜意识里的观念,韩云实在无法理解鬼爷在这种局面下竟然还能摆出一副拒不配合的姿态。

    这鬼爷看上去少说也活了两百多岁了,怎么到了如今这种局面还这么顽固呢,难道硬就是看不清局势吗。

    还是说,鬼爷真就以为,依靠咬紧牙关拒不开口,他就可以保住地煞五肺丸的丹方?

    看上去好像不太聪明的亚子。

    “不配合?”

    韩云心中还在惊奇,孔欢欢已经眉头紧锁,不满道。

    一名孔家的元婴期修士试探道:“大公子,现在这种情况的话......”

    孔欢欢冷哼一声,道:“不配合有什么用,我至少有一百种办法让他说出来!”

    他看向韩云,问道:“韩少族长,是你们家来还是我们家来。”

    韩云耸耸肩,道:“孔兄来吧。”

    他们所谓的‘来’,指的自然是通过一些非常规的办法来令鬼爷说出地煞五肺丸的丹方。

    那都是些很残忍的办法,顶级豪门在这种方面都十分擅长,并且完全没有尊老爱幼的意思。

    两人来之前,这里的修士没有得到授权,没办法真的去逼问鬼爷,顶多给后者挠挠痒痒。

    而此时,孔家的修士得到了孔欢欢的首肯后,眼中俱是流露出骇人的寒光,从储物袋中掏出各种各样专业的刑讯道具,磨刀霍霍向猪羊,把鬼爷密不透风的围了起来。

    鬼爷瞧见这一幕,颇有气概的大喊道:

    “你们来吧,哼,老夫死都不会说的!”

    “敢动鬼市,你们一定吃不了兜着走,想要地煞五肺丸的丹方,门都没有!”

    “来啊,有种就来逼问老夫!”

    啪!

    鬼爷口号还没喊完,就被孔家修士拽住领子直接从地上提起来,狠狠的扇了一耳光,人都差点给扇懵了。

    韩云招呼身边的修士摆了张桌子,沏了壶茶,自顾自的喝了起来。

    他一壶茶还没有喝完,鬼爷那边的情况就发生了惊人的变化。

    一阵鬼哭狼嚎过后。

    “我说,我说,别打我了。”

    “这位大哥,鞭子放一下,我现在就说。”

    “啊,不行,滴蜡不行。”

    遭受了一番现实的毒打之后,鬼爷终于服了软,老老实实的开始交代地煞五肺丸的丹方。

    一旁的韩家修士也过去开始做记录,地煞五肺丸丹方韩孔两家一家一份,是之前就谈好的条件。

    孔欢欢面带笑容的走了回来,道:“韩少族长,这老头儿嘴也没那么硬,稍微折腾了一下就说了,我还以为要费一番功夫呢。”

    韩云把茶杯放下,点头道:“恐怕是这么多年来他都过的太顺,养尊处优惯了,就难免有点膨胀,这种就是看上去嘴比较硬而已,经不起折腾的。”

    他的社会阅历似乎又得到了增长。

    原来不仅是年轻人里面会有温室的花朵,老头里也会有啊。

    所以说年龄这种东西还真是做不得数,有些人活了二十年就已经是一等一的人精,有些人活了两百多年也没活明白,还是个傻白甜。

    没过多久,鬼爷就把地煞五肺丸的丹方默写了出来,两家将其印做两份,一家拿了一份。

    韩家修士把丹方交给韩云,道:“少族长,您看看。”

    韩云点点头,拿起丹方仔细的查看起来。

    丹方这种东西,是完全可以作假的,把某个关键的药材给换掉,或者把药材的分量稍微改一下,药效就会完全不同。

    韩云如今也算是一名炼丹师,看得懂丹方,他查看了一番之后就知道,鬼爷交代的这份地煞五肺丸丹方基本是符合药理的,就算有所改动,也完全能炼,改动的不会很多。

    不过他这么大费周章来鬼市,当然不是为了拿到一份被改动了的丹方,他要的是原版丹方。

    韩云看了看孔欢欢,发现后者拿到丹方后十分满意,正准备带人离开。

    他眯了眯眼睛,留了个心眼,暗中朝身边的鱼叁示意了一下。

    鱼叁领会韩云的意思,带了几名元婴期修士,消失在了阴影中。

    “韩少族长,咱们这算是满载而归了,这一趟来的划算,哈哈。”孔欢欢颇为高兴的说道。

    韩云笑了笑,道:“孔兄说的是,此番确实收获颇丰。”

    孔欢欢看了看时间,道:“时候也不早了,咱们要不,撤吧?”

    韩云点头道:“好。”

    他招呼人把桌子收起来,然后就和孔欢欢一起带人离开了这片药田。

    两家的修行者撤走后,药田上只剩满脸屈辱的鬼爷瘫坐在地上,嚎啕大哭,宛若心爱的玩具被抢走了一般,哭的像个两百岁的孩子。

    但他还没哭多久,鱼叁就带着人出现在他身后,将他再次按在地上。

    “你们干什么.......”鬼爷刚想叫嚷,就被几名壮汉捂住了嘴。

    韩云交代鱼叁的事情自然是用尽一切手段确认丹方的真实性,把原版丹方给问出来。

    就算鬼爷交出来的丹方确实没有改动,真的已经是原版丹方了,鱼叁也要再来逼问一次。

    这种干系重大的事情,多问几次,总归不会有错。

    只可怜鬼爷,一把年纪了,刚被孔家的人折腾完,又要遭受韩家人的拷问,能够有这种待遇的人,上辈子一定是忘记扶老奶奶过马路了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