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怎么只有方向键 第八十五章 午夜灵堂(求推荐)

时间:2020-03-14作者:玄武道君

    午夜后。

    曲终,人散。

    在马起灵的安排下,所有签订了保障合同的艺人都在宇飞公司的职工表上做了登记。

    韩云对这些文娱圈的人士只有一个要求,每个月上交一次新作品就行,无论质量高低。

    这样他就算是有一个稳定的灵感来源了。

    很快,两个包间都散了场,变的冷清下来。

    韩云还靠在沙发上,把手里的果酒喝完,这才起身。

    “少族长,您明天还来吗,我看还有不少人呢。”韩金金小声问道。

    韩云摇摇头,道:“不来了,明天你和马老板按照今天的标准签吧,家里看重这块产业,你们遇到什么问题直接联系我就行。”

    韩金金欣喜道:“是是。”

    韩云点头,道:“金叔,好好干。”

    说罢,他就带着零离开了包间。

    ......

    半刻钟后。

    黑色的轿车在午夜的街道上逡巡。

    穿着黑色西装的韩家司机不时朝外面张望。

    “少族长,要不去市中心吧,开发区这边的烧烤店都关门了。”司机一阵搜寻,但街边的店铺都已经关门,无奈的说道。

    韩云也透过车窗看到了外面的情况,轻声道:“算了,回去找家里的厨师做吧。”

    司机回复道:“好。”

    他转动方向盘,掉头朝韩家大宅驶去。

    韩云是突然想找个地方吃点烤串的,他平时不太喜欢吃这种平民食物,偶尔吃过几次也是因为实在对其他食物没了食欲。

    但现在他有点想吃,一想到香辣可口的烤串就不禁食指大动。

    不过紫江科技园区这边是实打实的开发区,除了宇飞大厦那一块还算繁华,其他地方连个像样的餐饮街都没有,路边的店铺也都关门了。

    韩云不是那种一意孤行的人,既然没有条件吃,那就算了。

    去市中心那种顶级繁华的地带难免又要碰见熟人,韩云有点疲倦,不想跟那些公子哥们打交道。

    轿车转向后,驶过了两条街道。

    前方街道的路口处,却挤满了人。

    那群人里,有老有少,俱是披麻戴孝,嚎啕大哭。

    花圈。

    白色的花圈,陈放在两列,中间则是一个临时搭建的灵堂。

    灵堂正前方,一名看上去只有十五六岁的少女穿着一身白色的丧服,跪在那里,眼中空洞无比。

    显然这死去的是少女的亲人,只是不知道是父亲,还是母亲,亦或是,双双撒手人寰。

    旁边有请来的哀乐队正在演奏乐曲。

    那是非常令人耳熟能详的一段乐曲,似乎是世界上所有哀乐队的保留曲目一般。

    ‘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

    ‘晚风拂柳笛声残,夕阳山外山。’

    跪在地上的少女眼中划下一道泪痕,竟意外让她显得无比俏丽。

    “少族长,我直接开过去了。”司机并没有因为这一幕感到什么奇怪,回头朝韩云问道。

    韩云点点头,道:“嗯。”

    他知道司机所谓的直接开过去是什么意思,当然不是指开车碾过去,是用道术转移过去。

    这司机也是韩家的金丹期修士,虽然不是摩诃卫队的成员,实力弱上不少,但转移个轿车没什么问题。

    “诶等一下。”

    司机正要开过去,韩云突然出声道。

    “怎么了少族长?”司机收回灵力,问道。

    韩云仔细的瞧了瞧那跪在地上的少女,道:“她不是葛家那个大小姐吗。”

    司机一愣,也定睛看了过去,神色诧异。

    “我去,好像真是,对了,葛家之前在这里开过一个什么望仙楼吧。”司机想了想,道。

    韩云点点头,道:“嗯,我记得也是,这怎么回事,葛家哪个人去世了,不在家里布灵堂,倒来这街头。”

    葛家,也是s市南边的一个豪门,实力大概跟之前那个白家差不太多,主要业务是餐饮业,韩云依稀记得两年前葛家说是要在这里开个顶级酒楼,能跟金楼和韩家太子楼媲美的那种,但后来好像遇到什么事没成功。

    韩家对葛家向来没什么关注,这家族一来比较小,二来葛家高层也没什么扩张的雄心,比较安分守己,也不参与什么豪门争斗,属于中立型的家族。

    而此时那个跪着的少女韩云以前见过几面,是葛家的大小姐,也是葛家主家唯一继承人,不过两人没什么交际,葛大小姐才十六岁,和他都不算一代人了。

    司机赶紧连上韩家内网查了一下,震惊道:“少族长,您看,今天刚出来的重磅新闻,葛家家主和夫人前些天死在了探索区,主家一脉的长老这两天也接二连三身死道消,现在葛家主家一脉就剩这葛大小姐了,据说葛家主家已经被支脉长老夺权了。”

    韩云看了看那新闻,暗自咋舌。

    这真的太惨了。

    怪不得葛大小姐在这里跪灵堂,恐怕是葛家已经不承认她所在的主家了,那灵堂十有八九就是这位大小姐父母的灵堂。

    家族权势斗争,就算是葛家这种小家族也极其残酷,一旦主家被夺权,像主家大小姐这种身份特殊的人,轻则被夺权的人关押,严重一点的甚至会被杀死。

    这种事情历史上发生的并不少,一些小家族的主家地位不算稳定,一旦出现了不可预知的巧合,像突然死了一个重要人物这样的,就容易导致主家被夺权。

    韩云不禁对这葛大小姐有种兔死狐悲的同情感。

    他们都是豪门中人,十分能够理解。

    “少族长,您看......”司机显得有些为难。

    他也十分同情这位葛大小姐,鬼知道这位大小姐跪完灵堂之后回家会遭遇什么,一段时间之后离奇消失了也很正常。

    韩云摇摇头,只要葛家还是对他们韩家持友善态度,他没有理由管这个事,肆意插手其他家族族内斗争是非常忌讳的事情。

    尽管他现在已经在家里有点地位,但也不敢随意做这种决定。

    “走吧。”他轻声道。

    司机心情沉重道:“是。”

    韩云眯了眯眼睛,道:“诶,等等,你说我如果让白侃去追这位葛大小姐,天天缠着,是不是能保她一命。”

    司机一愣,道:“啊?”

    白侃,就是之前在ktv里那位白大公子。

    如果能一直保持葛大小姐的社会关注度,确实不至于会有杀身之祸。

    “这,能行吗,白大公子会愿意吗。”司机好奇道。

    韩云笑道:“不愿意就让他还钱,欠我三十万呢,他还是瞒着他爸妈找我借的,现在就给白侃发消息。”

    三十万,对于白家这种普通豪门,已经能算一个小目标了。

    虽然也不多,但用来要挟白大公子追妹已经足够。

    司机赶忙应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