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我的1999年 最后一章+说明

时间:2020-07-29作者:二将

    曹桂珍带着路媛媛,跟夏枫兄妹俩去了张晓燕家。

    张晓燕的妈妈王玉红也在家,看到夏小雨带着人登门拜访,脸色很难看。

    昨天她去夏小雨家告状兼要钱,结果她妈妈不仅不批评教育自己的女儿,还反过来跟她要证据,说什么相信自己的女儿不会拿她家钱。

    简直不可理喻。

    真是有其母必有其女。

    正因为如此,王玉红根本没让夏枫他们进门,而是堵在门口说:“家里不方便,有什么事就在这里说吧。”

    不用夏枫说,曹桂珍一脸尴尬的说:“是这样的,我是路媛媛她的妈妈……”

    本来一脸不耐烦的王玉红,在听完曹桂珍的话后,一脸不敢置信的样子,口中大声道:“不可能的,你开什么玩笑,我女儿那么乖,怎么可能做这种事情。”

    王玉红嘴上说着不可能,但是第六感告诉她,曹桂珍说的应该就是真的。

    可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哪怕回头关起门打,她也是绝对不会让女儿现在出来承认的,这事关她女儿的名声。

    “好了好了,你们走吧,我家不欢迎你们……”王玉红说话间便要关门。

    夏枫一把摁住门,冷着脸说:“事情已经很清楚了,就是你女儿张晓燕偷的钱,你偏袒你女儿我不管,但是你不能冤枉我妹妹。

    如果今天不把这件事说清楚的话,我就不走了。”

    王玉红色厉内荏的喊道:“你想干什么,耍流氓啊……”

    夏枫比她更大声,“你尽管喊,把邻居全部喊过来评评理。

    事情是你家女儿做出来的,你作为一个母亲,知道真相后,不仅不道歉,还试图包庇自己的女儿,你配当一个母亲吗?”

    王玉红红着脸说:“你到底走不走啊?不走我打110了。”

    夏枫冷笑道:“你尽管打。你要是不怕丢脸,那咱们就到派出所去说清楚去。”

    王玉红没辙了,气呼呼的看着他,深v随着急促的呼吸上下颤抖着。

    “进来吧!”王玉红最终还是让开了身体。

    随后便是三堂会审。

    在王玉红家的客厅里,张晓燕和路媛媛双双低着头,把事情从头到尾讲了一遍。

    等讲完后,王玉红没有第一时间去教训张晓燕,而是面红耳赤的跟夏小雨道歉。

    “那个……对不起啊小雨,是阿姨错怪你了。”

    夏小雨抹着眼泪不接受道歉。

    道歉有用,要警察干什么?

    夏枫说:“事情已经发生了,给我妹妹也造成了很大的心理伤害,现在道歉是次要的,最主要是给我妹妹恢复名誉。我希望王阿姨去跟昨天那几个在你家的同学,说明事实真相。”

    “啊,这个嘛……”王玉红脸上露出了为难的神色。

    如果这件事传出去,夏小雨的名誉是恢复了,可是自己女儿的名声怎么办?

    “怎么,不行吗?”

    “恢复名誉是应该的,可是……”王玉红迟疑了一下说:“你看这样行不行,我就说钱是我自己用掉了,跟夏小雨没关系,你看行不行?”

    夏枫冷冰冰的说:“你觉得人家信吗?何况还有路媛媛的指证呢,人家嘴上不说,心里肯定认为还是我妹妹。”

    王玉红尴尬的笑了笑,说:“那你说怎么办?要不……我们一人给你200块钱,这件事就算了。”

    曹桂珍闻言不吭声。

    道歉可以,要钱没有。

    夏枫说:“我们不要钱。除了我之前说的方法,没有别的选择。这是张晓燕跟路媛媛犯下的错误,必须由她们自己来承担。

    如果您不愿意的话,那我只能告诉我父母,让他们上门要说法了。

    到时候闹的左邻右舍人尽皆知,可不要怪我啊。”

    王玉红被逼无奈之下,只好同意了。

    两害相权取其轻,相比于被同学知道事实真相,被左邻右舍知道,影响更大。

    学校可以换,家可不是随便就能搬的。

    一块下楼,叫了辆面包车,然后挨家去说明情况。

    ……

    一直到晚上天擦黑,夏枫和夏小雨两个人回到了家。

    夏小雨脸上笑容满面。

    为了弥补她受的委屈,夏枫下午带着她去游乐场玩了半天,还给她买了双运动鞋。

    当然,夏东平和周玉梅也知道了。

    夏东平对她受的委屈表示同情,并赞助了50块钱作为精神损失费。

    而夏周氏则不认为自己有错,她认为,事情归根结底是夏小雨自己惹出来的,如果她乖乖在家里,不到处乱跑,人家还能跑到家里来冤枉她?

    这件事情就算过去了。

    接下来几天,夏枫每天不是出去跟林婉静偷偷约会,就是到李建国那边扯淡,联络感情。

    李建国也知道了他高中毕业生的身份,不对,应该是“预备役大学生”。

    虽然年龄没有区别,但是“预备役大学生”和“高中毕业生”,这两者可是有本质的不同。

    90年代末的大学生还不像2000年后那样泛滥,在大多数普通人眼里,能考上大学的人,都是非常聪明的,他们比一般人要懂得多,说的话也更能让人信服。

    也正因为如此,李建国不仅没有因为夏枫隐瞒自己的年龄身份而生气,反倒对他更加信任。

    7月15号回校估分。

    夏枫刚到学校门口便看到,跟他一样理了个飞机头的马晓光,正大大咧咧的站在大门口抽烟呢,享受着路过同学“仰慕、敬佩、崇拜”的目光。

    “枫哥你来啦。”马晓光看到夏枫过来,远远招呼到。

    夏枫接过马晓光扔过来的香烟,往耳朵上一夹,径直往学校里走去。

    马晓光扔掉香烟跟了上来,“枫哥,这几天你干嘛去了啊,去你家老找不到你。”

    “废话,当然是去谈恋爱了。”

    “噢噢噢~”马晓光连连点头,表示知道了,然后说:“我爸帮我联系了一个中海的酒店,让我过去学厨师。”

    “去酒店干嘛,去新东方啊~800个床位不锈钢,200个妹子技术强,包教包会包分配。”

    “真得啊?在哪里啊?”

    “煞笔,逗你玩的……”

    还没到高三教学楼,远远便听到喧嚣的声音,路上、树林边、教室外,也到处都是人,所有人脸上都洋溢着欢快的笑容。

    夏枫在诸多人群中,一眼便看到,苏小满和几个同学正站在教学楼前面的常青树下聊天。宋铭睿也在旁边。

    夏枫仔细看了看,真是对a啊。

    不过要是能“一手带大“的话,倒是非常有成就感。

    就在这时,苏小满也转头看了过来,两个人正好四目相对。

    夏枫笑着朝她点点头,就算是打过招呼了,然后转了个弯进了教学楼。

    苏小满原以为他会过来跟自己说话呢,没想到就这么走了,而且一点留恋的意思都没有。

    一瞬间,她心里升起一股小小的失落感。

    也不是她喜欢夏枫,只是……

    一个对你死心塌地,每天嘘寒问暖,目光时时刻刻追随着你的男生,突然有一天不再对你嘘寒问暖,目光不再追随着你,甚至连你跟别的男生在一起都无动于衷时,那种被忽视、被冷落的落差感,真得好难受。

    眼看着夏枫进了楼道,苏小满跟几个同学聊了几句,说:“走吧,回班级。”

    班级里此时人生鼎沸,每个人都在大声的说着,大声的笑着,好像不这样,不足以表达他们的心情。

    这是人生中的第一次离别,虽不刻骨,但却一定是最特别的。

    因为年轻,不识愁滋味,但其中绝大部分人,此后一别,这辈子都不会再相见了。

    往后余生想起,只剩下一张张模糊的笑脸。

    此时,很多同学都拿着同学录,挨个找人留言。

    马晓光也拿着笔记本,找女同学去留言了。

    就在这时,也不知道谁从前面传了个蓝色封面的笔记本过来。

    “夏枫,这是苏小满。”

    夏枫抬头看了眼,正好看到苏小满朝这边张望呢,于是翻开笔记本看了看。

    里面的毕业赠言都是那种浓浓的鸡汤味。

    王梓萌:不管未来有多遥远,不管相逢在什么时候,我们都是永远的朋友!

    黄爱兵:昨天的你最勤奋,今天的你最自信,我坚信,明天的你最成功!

    何广文:回首,是一段青春无悔的岁月,前望,愿你有一个繁花似锦的前程。

    就在这时,夏枫看到宋铭睿的赠言了,很直白。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

    取次花丛懒回顾,半缘修道半缘君。

    “狗日的,你个三一班的,跑到三二班写个几把同学录啊。”

    见他一直拿着笔记本在看,也不写,苏小满忍不住起身走了过来,说:“夏枫,快写啊?”

    周围一圈男同学,纷纷转头看来。

    大家都知道夏枫喜欢苏小满喜欢了三年。

    现在毕业“分手”了,他们都想看看,夏枫会给苏小满写什么毕业寄语?

    夏枫拿起笔想了想,本来想写一句最让人感动的毕业寄语,“借钱找我”。

    但是想了想,觉得太装逼了。

    而且人家苏小满家也不缺钱。

    最后在周围一圈黑压压的脑袋注视下,在笔记本上工工整整的写了六个字:苟富贵,勿相忘。

    ========

    说声抱歉。

    关于这本书,年后其实想到了几个脑洞文,但因为都需要一定的专业基础,写起来太吃力了,然后就选了一个最轻松也自认为最稳妥的重生流。

    结果发书发现,很多人跟我一个想法,一看新书榜全是重生文,我知道我要扑街了。

    本身文笔就不行,再加上又没有创意,扑街也是理所当然的。

    然后我当机立断去写我的创意文了。

    跟一个苏大硕士毕业生学习了半个月,买了大量资料回来研究。

    新书目前正在写存稿,下个礼拜一发。

    最后再次说声对不起。
小说推荐